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12|回复: 9

记音时有区别ɦi-~j, ɦu-~w, ɦy-~ɥ的必要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1 22: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先不说我的观点,请根据你的第一反应投票。
单选投票, 共有 9 人参与投票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发表于 2011-10-11 22: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像煞有点歧义,不过关于ɦi-~j,有人写过文章,实际上记/j/比较好,凭啥hi不存在,偏偏存在个ɦi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1 22: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崇明启海话是有 河/hɦu/湖/ɦu/ 对立的,我倒是觉得不妨记作 河/ɦu/湖/w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1 22: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人 发表于 2011-10-11 09:46
据说崇明启海话是有 河/hɦu/湖/ɦu/ 对立的,我倒是觉得不妨记作 河/ɦu/湖/wu/。 ...

tsyjy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3 21: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的几句题外话
恰如这次调查的结果一样,一般的观点是认为两者“差不多”,“不妨”“凑合着”混用:这是很狡黠的,但也可以算是一种不太负责任的逃避(连朱晓农的《语音学》这类论著也暧昧地回避这些问题任由读者见仁见智,尤其不应该)。也有一些人说两者表示不同的音,不能混用,虽然不占主流,却言之凿凿。但是我还没有见过公开地咬定说两者根本没有区别的。现在就由我来咬定:理论上确实如此,即C,两者没有区别。至于“理论下”的情况,后面再说。
先岔开一点,妄揣一下何以大部分人宁可“秉中道而行之”,却没有敢出来说一句“一模一样”的。说“不容混淆” 的,凭的是他们主观上认为的“差得多”,而不用管他人能否认可他们的审音;而又都知道,说无远比说有难,即使自己觉得一样也不敢说是不是自己审音能力有限。不过,如果有充足的语音学知识,就可以用理论的工具去分析语音问题,而不必纠缠于口耳之间的“玄之又玄”了,这也是B中很大一部分人的遗憾。我只是想通过这个问题说,没有语音学知识固然不是不能凑合,但毕竟会对我们的音系学研究造成阻碍,总之我们中的各位了解一点语音学常识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即便我下面的看法不一定正确,但是本帖就这一点意义来说已经足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3 22: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0-15 21:21 编辑

1.-i-, -u-和j-, w-一样吗?
有人会揣测符号的不同本身就暗示了摩擦强弱的差异,其实这是没有根据的。看一个熟悉的例子:-ʅ=-ʐ̍, -ɚ=-ɻ̍(加上‘-’是为了避免发声态造成的不必要的歧义)。这下强擦和无/微擦之间的界限就很明显了:ʅ /ʐ是强擦,ɚ/ɻ是无/微擦;除了在音系学上各有分工之外,两对在语音学上是没有区别的(成音节与否是音系学关心的事)。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知道,擦化元音对应擦音,元音(一般是高元音;这里是那个‘小尾巴’充当了高元音的高度)对应近音,都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那么平行地,-i/j, -u/w也应该同音。
此处-i-, -u-和j-, w-在音系学上都是前滑音的标写方法,只不过前者是汉语记音的习惯,后者是更一般的用法罢了。
∴-i, -u和j, w在语音学上同音,而-i-, -u-和j-, w-在音系学上同样可以用于标写前滑音。
那么问题就归结到ɦ上面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5 21: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2. ɦ是什么?
有人会笑我:ɦ是“声门浊擦音”呀!这么说固然没有错,但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虽然名为“声门浊擦音”, ɦ却根本不是擦音,甚至连辅音也不是!事实上ɦ是气浊声发声态(语音学上不是音素,但语言学上可以作为一个音位),而我们称之为“声门浊擦音”只不过是沿袭历史上的习惯罢了。
可能有人对发声态不熟悉,这里有必要稍加阐释。一个音素一般由三部分组成:气流机制(大多数由肺呼气)、发声态(由声门控制)、调音(唇齿舌软腭等作用)。不过1.喉塞ʔ(声门紧闭)是唯一的例外,因为喉部持阻时上声道的调音是不起作用的,所以可以处理成辅音。2.清声/送气h(声门大开)是最容易从书面上辨认的,因为它在标音从不省略,不像其他三个发声态那样。最基本的发声态是3.常浊声(没有专门的发声态标记。发声时声门放松自然振动),浊辅音和大多数元音都伴随着它。如果常浊声的声带振动伴随着清声的声门送气,这就是4.气浊声/浊送气ɦ以上四种就是常见的基本发声态(这里为了简明起见,对清声和耳语、气浊声和耳语浊声不加细分;其区别在于送气还是漏气)
不同音素的发声态的IPA表示方法略有差异。
1.阻音(如b, t, dz, x)的发声态或清(送气h)或浊(常浊声)已经蕴含在字母中;2.响音(如鼻音m流音l, r近音j, w)和元音默认的发声态是常浊声;3.遇到响音发声态是清声时,则用下加圈(如m̥, l̥, j̊),或从音系学的角度出发形式上用前加h(如hm, hl, hj)的办法表示;4.对于元音,这两种方法表示的清声含义是有区别的:ḁ表示从头到尾是清声,而ha表示先清后浊,即ḁa。
在许多语言中,上述的常浊声位于声母位置时往往可以在前面加上喉塞ʔ-作为变体,并不构成对立。事实上由于常浊声与前喉塞ʔ-听感常常比较近似,要在音系学上构成对立并不容易。比如在普通话中零声母和响音声母前喉塞ʔ-的有无是无所谓的,宽式标音里就不写ʔ。
不过上面叙述的通例在另一些语言里遇到了一些麻烦;这些语言中的零声母或响音声母有两套对立,其中一套带前喉塞ʔ-。这时另一套就不能是常浊声了,而需要通过气浊声ɦ的强烈浊送气形成足够鲜明的语音对比;吴语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此时我们必须把发声态标出:
对于响音(如m, l, j),前喉塞ʔ-,气浊声(ɦ),如ʔm-, m-
对于元音,前喉塞 (ʔ-),气浊声ɦ,如a, ɦa
我们发现实际操作中我们对响音和元音的发声态省写原则是不同的,这主要是考虑到与大多数可省略的发声态的汉语方言保持形式上的一致。(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9 23: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觉得ɦi 不像 j。但是ɦu 和 wu 读音很像。

甚至连普通话的第二声“啊?” 都很像 ɦ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0 03: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我所知,hri和j绝对是不一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1 18: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大懂楼主的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5-22 11: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