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82|回复: 5

转贴:上海公墓劫难亲历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10 21: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ly]上海公墓劫难亲历记[/fly]

■ 姚克明

                              
《海上文坛》2004年第8期  通俗文学-记忆


      我在一年中最阴冷的日子里,踏进了沪闵公路边上的长安公墓,天上正飘着小雪。这是1967年1月。  
    
  听说上海的公墓里正在“造反”,“扫四旧”,父亲着急了,让我马上去看看祖父、祖母的坟地。我看到了什么?我呆住了——方圆数百亩的公墓,到处石碑倒地,棺盖撬出,坟穴变成窟隆。触目皆是被掘出的石灰和风化了的寿衣碎片。无数白骨七零八落地暴露在青天之下。悲哉!我的祖父祖母也不能幸免于难。面对着棺木的残段和凄惨的头骷,我浑身冰凉,瑟瑟抖颤,木然不知应该如何回复父命

  仅仅两年多前,刚去世的祖母才葬到这儿,重新又与解放前就去世的祖父为伴。当年的长安公墓是上海历史最悠久的公墓之一。奇松古柏参天,百鸟千虫鸣和,超世脱俗浑如天国。一块块墓碑,则是墓地上的文化,不仅雕工古朴、俊秀、而且大多数的墓志铭,文笔简约隽永,述说着墓主人的生平经历和品性好恶。如果一一读来,便能合成世相百态。我隐约记得,有一块石碑,记述着李鸿章的第四代曾外孙女,婚姻不幸,又回娘家不成,终于年纪轻轻在忧郁中死去。我还为此叹惜,豪门也有不如意。想当初,我来此安葬祖母时,虽然心有悲伤,却也宽慰自解。老人生前善良,身后倒也有一方恬静优雅的善终之土。如今,怎么会是这样一种结局?于是,急于想找公墓的管理人员质询。结果兜了个大圈子也见不到人影,据说都去“大串连”了。但是在公墓的边角地带,仍然有人在掘墓开棺。大约是中心墓区已经挖完了,他们对这些存余物资更加不肯放过。脸膛赤黑,棉袄也是黑色的,从模样上看,像是农民,或是船民。这些人执镐握锹,正在砰砰猛击一口水泥封胶的棺盖。终于,棺盖翻起,一阵臭气冲出。但,那具棺椁中已经积着厚厚一层黑水。这些人竟然也不顾肮脏,挽起裤管,扑通跳进水中,估量着遗骸的头部、手部、脚部的方位,胡乱摸索,时而将手伸出水面,仔细查看,把什么塞进口袋;时而又将一把碎骨乱扔。我恍然明白他们是在偷盗墓葬中的金玉珠宝。这便是公墓遭到劫难的原因了。
    
   在无奈和悲愤之中,我离开长安公墓。隔日又是长途跋涉,赶去广肇山庄,探望我的曾外祖母的墓地。  
    
  广肇山庄最初建于清同治11年(1872年),几经变迁,上世纪20年代取地于如今的彭浦江杨南路、场中路、汾西路一带,坟地面积从最初的300亩扩展至解放初期已近千亩,可以称作上海最大的公墓之一。这儿原先的园林景致虽然不及长安公墓,但是墓区的清洁、整齐、有序,给我留下过深刻印象。这次我看到的疯狂、肮脏、悲惨,完全不亚于长安公墓。数以万计的墓穴,几乎没有一个不被挖空,而且是挖了一遍又一遍,到处还是有人在挖。无独有偶,这些挖墓人的穿着打扮,居然同我在长安公墓看到的十分相似。我很是怀疑,这些人是上海邻近地区的村民船民的帮派团伙。我的曾外祖母的坟墓虽然也只有6年历史,我却怎么也无法找到了。墓区的小路已经被散乱的坟土掩埋得难以辩认。绝大多数的石碑早已倒在土中。有人还在接龙似地把石碑一块块搬上三轮拖车拖走,有的则搬上附近河道里的小船,不知是运去哪儿铺路还是砌房子。这使我联想起在一些乡间和村镇的屋前宅后,也看到过一些墓碑。人世间墓地的废没,原因并不一样,结局的形式是有相似之处。这次我是有备而来,带上了购买墓地的地契证书,准备交涉一番。好不容易在一间小房子里找到了墓地工作人员。他却两手一摊,摇摇头说:“你给我看地契证有啥用?现在造反了。啥人再管地契证?要不你到联义山庄去问问,上海公墓的‘战斗总部’,设在那儿。”
    
  从广肇山庄到联义山庄不算太远,有一辆公交车可以到达。这个山庄可算是上海最有名气的公墓了。  
    
  据说,1924年时,是一个姓林的广东富商的私家坟地,因为林木扶疏,风景独特,被周围居民称为林家花园。后来粤商联合会看中了,通过种种手段买人,又扩大面积400余亩,办成了公墓。地址就在如今的广中路共和新路交叉口。起先,公墓里主要安葬广东人,后来上海的不少有钱人和名人也到此择穴。墓地价格昂贵,一般人是买不起的。墓穴有5个等级,特等、甲等、乙等、丙等、丁等。每等又根据面积、地段、朝向、风水等情况,分为3级,这就从总体上分为5等12级。据说,特等要卖几千块银洋,而丁等3级则卖五、六十元。这个山庄因为修筑得豪华,又因为葬有一些著名人士,如国民党上海市长吴铁城的父母、永安公司老板郭氏的家族、自杀身亡的电影明星阮玲玉、工运烈士梁士达……所以一度成为上海不收门票的公园。我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带我们去吴淞春游,在返回的路上,就特地停一下车,让我们参观联义山庄。可见得山庄的景色之美。它根本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公墓那般阴森、凄凉。浓密的林木和造型奇特的石料建筑组合成别具一格的园林。大门朝东,即对着共和新路。但从共和新路进去,先要走过长长几里的煤渣路,还要经过一座名称奇怪的蚂蚁桥。它的围墙很高,约有3公尺。进了围墙,先看到的是具有中国传统古典风格的好几幢建筑,大都是平房型的,只有办事楼好像有两层。所谓庙、堂、场、厅之类的公墓设施,一应俱全。庙内停放棺柩,堂内设置经堂,场内刻石凿碑,厅内供奉佛象,还有服务于丧家的休息厅、饭店。从这些建筑通往墓区共有好几十条网络相连的水泥路。我小时候去参观时,曾经看傻了眼,怎么人死了以后,住的房子有这样的漂亮、豪华、古色古香?在特等墓区,几乎是很少见到泥土的。每一个墓地中,都有几个圆形石桌,周围还有几只石凳,案几形的石供桌旁立着石马石羊石牛,墓碑高达二三公尺,圆拱形的坟墓外面都包裹着水泥,墓后还有大屏风一般摭挡的石壁,上面雕龙雕凤,篆刻文字,整个墓地都用石栏围住,外围栽满珍稀树种,还架起葡萄棚,很象供给活人享用的私家花园天井。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唐家墓地,墓前进口处有一个很大的石牌坊,上书“唐庄”。地上的富丽堂皇不去说了,它还设了地道和地下室,棺柩不是埋人土中,而是放置在地下室中。这种做法不知是否是从帝皇的十三陵中得到启示而仿效?相比之下,阮玲玉的墓地就小得可怜了。她的坟墓外面也是包裹水泥的,但隆起的圆拱也就一公尺高,墓碑也是一公尺高,碑上镶有一个圆蛋形的黑白瓷照,阮玲玉面带微笑。现在想来,这确实是最后的微笑,最后的苦笑了。1967年1月,我踏进联义山庄时,阮墓已经变成大窟窿了,“微笑”的碎片都见不到了。至于那些豪华型墓地的惨相更是不忍一睹了。我特别记得,有一口几寸厚的铜铸的棺椁被敲击得奇形怪状。不知就里的人,还会以为整个墓地挨了炸弹。到处是碎石、坑洼、白骨、石灰”…·我实在无法理解,如此坚固、庞大的水泥石块建筑,是怎样用手力敲开、挖掘的?我现在经常看到拆毁旧房建筑时,吊车、堆土机、铲车一齐奋力,好像还累得直喘粗气。可见得人类中的一部分,在邪念邪欲躯动时,会爆发出何等样的魔力!看来,联义山庄的命运同长安公墓、广肇山庄如出一辙。

   面对着混沌一片的惨状,我也不想多看一眼了。我急于寻找“战斗总部”,讨一个说法,解决私事。想不到“总部”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带红袖章的老头儿手捧热水袋,脚烘煤炉边,呼呼打瞌睡,任我千呼万唤,他就是不答腔。我长叹一气,还有什么办法呢?  
    
  这几次遭遇,给我刺激很大。想到几位长辈如今尸骨无存,亡魂不安,父亲很是难过,要我再找找市里有关部门,讨个说法。  
    
  我跑了几天,也没着落,都是一问三不知。我心存侥幸,顾不得疲劳,又去了很远的中国公墓、虹桥公墓,\永安公墓,看看有何线索。结果仍然一无所获,这些公墓遭到的劫难·,无一幸免。我筋疲力尽,心灰意冷,终于明白:公墓,本是安置人的末日。想不到它自己的末日也来临了。

  寻根问祖,儒教文化底蕴深厚的华夏古国,历朝历代是尊重死者、优厚死者的。殡葬,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传统礼节。且不去说位高权重的王候将相,生前择定墓地,身后山高水长,陵寝万方。也不去说有功于国的英雄人物,每个时代总是有墓、庙流芳后世;即便是造福乡里的贤者,人民群众也会立祠造墓,以载恩德,像革新纺织技术的普通村妇黄道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至今上海地区还有她的多处墓、祠。再退一步说,即使对于冻死饿死的穷人,社会也应该伸出慈善之手。早在前清时期,上海就有了普善山庄,专门收殓马路遗尸。到了民国年间,普善山庄发展迅速,规模扩大,标上蓝底白十字的三辆卡车,每天清晨巡视全市,收殓路尸。至今尚在的普善路就是因为普善山庄所在地得名。在“8.13”抗日战争中,国民党飞机轰炸日本军舰返航,途中失控误落炸弹炸在“大世界”边上,死者极多,普善山庄不断运尸,竟花了两天多的时间。人,既有生,便有死;普通老百姓同样重视发生在自己家庭里的这种变化。上海地区规模宏大的公墓出现,大约也就是一百年前。城市的逐步拓展,人口密度的增加,自然就会出现对死者的有序化的安排。谁能料到1967年1月会对上海几乎所有的公墓发生毁灭性的一击。也许,动乱的社会,往往就显示出人性中最贪婪、肮脏的一角。为了劫掠死者的钱财,人性可以泯灭!中国历来就有盗墓者,但如此光天化日、成帮结伙的盗墓行为,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了。古代曾有“十恶不赦”之律,盗墓即为其中之一。不知当年的盗墓人,至今何以自律?

  据我所知,上海原有的公墓十之八九在当年都毁了,甚至无法整理、收场。长安公墓以后平整了,改建成一个工厂;广肇山庄原址,变成了彭浦新村的一部分;联义山庄原址,也陆续造起了工厂、学校、邮电局、饭店;中国公墓平整后,成为一个公司的仓库,在如今的老沪闵路的梅陇镇南面;虹桥公墓也曾造起了工厂。建于1909年的万国公墓,幸好未毁,主要是得益于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干预。那儿葬有宋庆龄先生的父母。、一开始,曾有人冲人墓区,毁坏宋墓。宋庆龄闻讯后难过得流下眼泪,求助于周总理,周总理便及时下达指示保护宋墓,并派军队人驻。幸好宋墓的地基未毁,得以保存,以后又重新修建。1981年5月29日,宋庆龄在北京逝世以后,遵照她的遗嘱,将她安葬在父母陵墓的东边。上海如今才有了这样一处供人瞻仰的胜迹。

  逝者俱往矣!我所见过的丑陋的场景毕竟成为了历史。上海新的公墓近些年已经修建了不少;不过,每当我去公墓祭奠亲朋,有时会想,从长远的目光看去,毕竟没有永恒的墓地。社会的动乱,还有历史的变迁、土地的重新利用……岁月终将淘汰某个人的墓地。一个普通老百姓,不必太看重身后之事,重要的还是应该看重生命中的每一天,珍惜人生之旅。



[ 本帖最后由 东东 于 2007-11-10 21:10 编辑 ]
发表于 2007-11-10 21: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那个年代。。。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0 21: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遥远啊
发表于 2007-11-10 21: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在我们父辈、爷爷辈的记忆里。。。
发表于 2007-11-10 21: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哪个年代……
发表于 2007-11-11 10: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东东 于 2007-11-10 21:03 发表
我实在无法理解,如此坚固、庞大的水泥石块建筑,是怎样用手力敲开、挖掘的?我现在经常看到拆毁旧房建筑时,吊车、堆土机、铲车一齐奋力,好像还累得直喘粗气。可见得人类中的一部分,在邪念邪欲躯动时,会爆发出何等样的魔力!

这种邪念邪欲的驱使,在中国的“新时代”变本加厉
看得见的城市文脉,看不见的文化生态,都在他们暗算之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20 10: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