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96|回复: 13

[语音] 请教:“阎”字的声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3 11: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阎”,按韵书和字书,都是零声母。但在吴语中,除杭州外,大都有nyn声母。这个现象如何解释呢?
附:字表中咸开三以母的同音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发表于 2013-11-23 12: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阎,零声母,上海音hriI。
发表于 2013-11-23 14: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年的,估计是避讳炎黄
发表于 2013-11-23 22: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為聲母應是泥母(n),同聲旁字中“諂”屬徹母(thr),“萏”、“啗”、“窞”屬定母(d),餘者還有匣母、以母,而“閻”可能經歷了與“鶴”相似的聲母鼻音化過程,與“鶴”一樣,應該從上古漢語推導。
发表于 2013-11-24 06: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Salomé 发表于 2013-11-23 14:35
我读年的,估计是避讳炎黄

南吴"黄"、"王"不同音的地方,"阎"不念“年”吗?
发表于 2013-11-24 08: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阎罗=泥螺
发表于 2013-11-24 11: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是個困擾我交關年數箇事體了。
粵語 愛、川語 安,也有聲母的錯讀現象ɳ ŋ
发表于 2013-11-28 10: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韓 于 2013-11-28 10:05 编辑

1、声母增生“n”
2、大妈说的那样是避讳“炎黄”
发表于 2013-12-3 06: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古漢語中同屬云母的"芋",在寧紹還有白讀,我處甬西四明腔白讀為n。
发表于 2013-12-10 19: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nyien224年严俨酽阎鲶
发表于 2013-12-12 14: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13-12-10 19:53
nyien224年严俨酽阎鲶

鲶鱼的鲶不是读nyien吧,我处读niang
发表于 2013-12-14 14: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12-3 06:20
中古漢語中同屬云母的"芋",在寧紹還有白讀,我處甬西四明腔白讀為n。

+1   芋艿 n na
发表于 2013-12-14 22: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越木香 发表于 2013-12-12 14:35
鲶鱼的鲶不是读nyien吧,我处读niang

可惜我处无niang之音,鲶实别读成阎。
发表于 2014-5-28 10: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katinginbc 于 2014-5-28 20:19 编辑

閻: 成都 /ȵian/, 長沙 /ȵiẽ/, 雙峰 /ȵiĩ/, 蘇州 /ȵiɪ/, 常山 /ȵiẽ/, 福州 /ŋieŋ/, 潮州 /ŋiǝm/, 客家話惠州 /ɲiam/.  
嚴: 成都 /ȵian/, 長沙 /ȵiẽ/, 雙峰 /ȵiĩ/, 蘇州 /ȵiɪ/, 常山 /ȵiẽ/, 福州 /ŋieŋ/, 潮州 /ŋiǝm/, 客家話惠州 /ɲiam/.
簷: 成都 /ian/, 長沙 /iẽ/, 雙峰 /î̃/, 蘇州 /jiɪ/, 常山 /iẽ/, 福州 /sieŋ/, 潮州 /iǝm/, 客家話惠州 /zam/.
「閻」(咸開三平鹽以)照理應與「簷」(咸開三平鹽以)雷同, 但實際卻與「嚴」(咸開三平嚴疑)相似, 在湘語, 吳語, 閩語, 客語中被當作疑母字處理.  這不是吳語內部發展的特色, 而是許多南方方言的共通現象.

為什麼「閻」在南方方言被當成疑母字呢? 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閻羅王」一詞始於《長阿含經》, 乃後秦弘始十五年(413年)於長安由罽賓佛陀耶舍口誦,涼州竺佛念譯為漢文,後秦(Qiangic 羌), 罽賓 (Kophen, crossroads of Bactrian and Prakrit), 涼州 (crossroads of Tocharian, Hunnic and Qiangic)皆與外族有關, 就連譯者竺佛念也可能是天竺人後裔. 用「閻」這個余母字 (Old Chinese *ʎ-)與梵文 yama- 對音, 在當時是違反漢語傳統習慣的.  漢語原本無 y- ([j-]) initial, 一直到晉朝, 外語 y- ([j-]) 仍以疑母字對音 (e.g., 鱷 *ŋɑk < Proto-Austroasiatic *jɑ "crocodile").   五胡亂華後異族統治的北方和漢族統治的南方在語言上產生了重大差異.  當時的余母字 (Old Chinese *ʎ-)可能在北方已變成 [j-]了, 但在南方還保持古音.  可是佛教傳播速度比語言演化速度還快, 不久「閻羅王」一詞便出現於南朝的《梁皇寶懺》(蕭衍 464年-549年)了.  南人因此將「閻羅王」的「閻」當成破音字, 以疑母讀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5-28 20: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