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079|回复: 6

杭州的陈芝烂麻---绰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1 21: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人有号,字或者别称,现在有网名。我们小时候,人人有绰号。所不同的是,字,别号和网名是自己取的,多有褒扬之意。而绰号是别人取的,为绰号的事常常大打出手。

  小时候,人人有绰号,有人还有一大堆,到后来自己都忘了。我有一个同学,绰号有铜板癞痢,麻油屁股,接二连三等,最有名的是铜板癞痢,到现在都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有时同学聊起来,也是那个铜板癞痢怎么,怎么了。

  绰号可以分生理特征取,这占大多数,而且叫的最远,皮肤白的,叫白条儿,黑的叫黑炭,瘦的叫昌条儿,胖的叫烂番薯。男生中,叫铜板癞痢的最多,那时候,小孩营养不良,男孩的头发长不齐,头顶有圆愿的铜板大小的一块缺发,被称作铜板癞痢。还有烂苹果,这用在女孩,脸上长了冻疮,冻疮这东西,每年都会生,看到女孩红红脸蛋上的冻疮疤,烂苹果真贴切。还有一个叫3斤半的,据说生下来只有3斤半,这和九斤姑娘异曲同工。每每用生理特征取绰号,常常会让被取者很反感,打架的事经常发生,每次告诉老师的时候,都会说,他骂人,我才打的。老师常常会在课堂上教育一番。我们班的铜板癞痢,很会给人取绰号的,那时候他和我同桌,经常看他写检讨,有次,他的检讨写道,我们班大多数同学的绰号都是我取的,但是很像的。比如,老头儿,他就是少年老成。

  绰号的另一个就是名字谐音,真搞不懂有些家长会取读音好怪的名字,有些话普通话很好听,杭州话就不好听了,比如有姓左的,叫冉兵,结果杭州话就是传染病,连我人都没见过,就知道我们学校有叫传染病的,比校长名气大吗。我们班姓劳的,就叫老头儿。那时候,有姓应的老师,就叫应家培,我们学校有叫家培老师的。有次我们出去玩,碰上别的学校的学生,为挤一个位子,差点闹架儿,结果,我的一个同学说,家培老师太恶了,把我的卷子都打叉了,其实我式子对的,计算错误,结果对方说,你们学校也有家培老师,然后就互相控诉起家培老师来的。一般被称作家培老师的,一要姓应(读音)二要对学生要求严格,还要严肃。于此相反的是,马老师,也称作马尾巴老师,那是和善,拖长音,有点古板的老师。

  小孩间除了互相取绰号外,也会给大人取绰号,但一般都是背后叫叫的,生命力很短,还没叫出头,就被扼杀了。当然还有给老师取绰号,那是乐此不疲,一个老师都有一到两个绰号。那时,我们的校长连上有几颗麻子,被称为麻校长,他曾经担任我们班的数学老师,有次家长会,有个家长让孩子领着到校长面前,家长恭敬地说,麻老师,我家儿子很调皮,您要严加管教,或打或骂都可以。话没说完,校长还来不及问是那个学生,那同学就溜的快不见踪影了。我们在边上都笑死了,看到校长的脸色都有点灰了,也赶紧溜。

  绰号大多是善意的贬义,但也有褒义的,很例外,就那铜板癞痢,也被称作,小科学家,他特聪明,还有,活字典啊,当然,还有八级钳工,是我的邻居,他是纺织厂的机修工,什么活都会做。

  我的绰号叫孙悟空,不知道是褒义还是贬义,而且用在女生上,我小时候,很会玩的。
转自
  1. http://bbs.hangzhou.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50505&highlight=%BA%BC%D6%DD%B5%C4%B3%C2%D6%A5%C0%C3%C2%E9
复制代码
发表于 2010-12-11 21: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都是照着外形来的
发表于 2010-12-12 10: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像长络腮胡的一半都冠以“老胡子XX”,也有按性格特点起的。记得小时候每年固定几个月都有船上人家来的,其中一个名叫“茂兴”的颇还讲“落头话”,后来一旦发现某某人讲“落头话”,就以“X茂兴”为其宣传XD
发表于 2011-5-13 19: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有弗少“差號”根據其人姓名諧音而來
发表于 2011-5-14 09: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互相起绰号,好像是天性。绰号通常带贬,有取笑意味,这大概反映了一种攻击的本能。从所起绰号的“精准”看,要佩服小孩子的观察和联想能力的敏锐。往往大人们视若无睹的小特征,被小孩子抓了出来,弄得当事人又羞又恼,却又无可奈何。
发表于 2011-5-15 08: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绰号还有一个“可恶”的特点,就是耐久性。小时候起的绰号,到人大了,出于礼貌,不会当面直呼了,但是大家都记得。几年前遇到陈佳洱,有人问他读书时有没有绰号,他说没有。我暗暗好笑,明明是有的,我还记得呢。
发表于 2011-5-15 12: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绰号还有一个“可恶”的特点,就是耐久性。小时候起的绰号,到人大了,出于礼貌,不会当面直呼了,但是大家都记得。几年前遇到陈佳洱,有人问他读书时有没有绰号,他说没有。我暗暗好笑,明明是有的,我还记得呢。 ...
z200052 发表于 2011-5-15 08:36
愿闻其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18 06: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