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130|回复: 13

使用吴语要注意语体差别搭汉语通用成分(嘉定•华亭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21 21: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霜竹 于 2009-5-21 21:27 编辑

音频日志http://www.tudou.com/home/diary_v1480793.html




使用吴语要注意语体差别搭汉语通用成分
(嘉定·华亭话)



嘉定县·华亭乡

汉藏语系·汉语族·汉语支·汉语言(汉语)·
吴方言(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
太仓方言大区·嘉定方言区(疁语)·华亭方言点

本文用字仅供参考。部分词暂用吴语拼音表示。
本文“吴语”个“吴”也搭姓氏一样采用白读音ng 。








有趟写得篇吴语文章,有人评论话“有点半官半吴个感觉”,有人评论话“单看得懂普通话个部分”。我想,昰个问题应该可以好好较探讨探讨著。

关于啥个是吴方言,可能交关人侪会认为搭普通话,或者话搭北方方言弗一样么叫吴方言。从语音上看,交关字个发音,吴方言搭北方方言确实大弗一样,只要一开口就好区别出来。例如“软硬”,吴语·嘉定华亭音为(带中括号个为国际音标) [ŋiɪ] [ŋã],官话·北京音为
[
ʐuan] [iŋ ]。但是,昰个只是语音差别,弗是用词差别。“软硬”昰个词组,北京闲话用,嘉定闲话也用,写下来就是“软”“硬”昰两个字,只是北京音、嘉定音弗同而已,弗存在“软硬”昰个词组是北方方言还是吴方言个问题,【亻渠】是汉语言个共有成分或者话通用成分。



因此,尽管弗同个方言写出来,在用字、用词、语序上会有差异,但必然会有一部分,甚至相当一部分字、词、序,各种方言侪是一样个,是汉语里通用个、弗具有浓厚地域色彩个成分,差别单在于读音弗同。


例如:“要注意安全”昰句闲话,北京闲话可以寔恁讲,嘉定闲话也可以寔恁讲,汉语其他千千万万个地点方言也寔恁话或者可以寔恁话,落实书面就是昰五个汉字,弗存在【亻渠】是普通话/北京闲话还是其他方言个问题,只存在用何里种方言个语音去话个问题,用北京音话就是(北京话/普通话拼音)yao zhu yi an quan ,用嘉定华亭音话就是(吴语拼音) iau tsy i oe zie 。

还举个比较有能说明问题个例子就是——人名、地名。例如“嘉定”昰个地名,尔若然话【亻渠】是嘉定闲话,个为啥有能用北京音来读jia ding ?尔若然话【亻渠】是北京闲话,个为啥我伲可以用嘉定音来读ka din 呐?【亻渠】搭上头话着歇个一样,弗存在是普通话/北京闲话还是其他方言个问题,只存在用何里种方言个语音去话个问题。

交关人之所以会误认为用某种方言写出来个词句搭普通话一样就叫普通话,甚至看见汉字就叫普通话,是因为对汉语搭普通话个认识弗正确。


“方言是语言个存在形式”,一种语言是一个统称,【亻渠】下头分为几种大方言,大方言再层层划分出小方言,直至最小个地点方言。语言上头个单位有语系、语族、语支leh sin。以汉语言为例,【亻渠】搭藏语、壮语leh thin同属汉藏语系,有汉藏语系个共同特征。汉语言又根据语言特点分成功官话、吴语、闽语、粤语、湘语、赣语、客家话leh thin几种大方言。其中吴方言又分成功太湖片、台州片、瓯江片leh thin 几片。片下头再层层划分,直至一个个方言点,如嘉定·华亭、吴江·芦墟、上海城区、苏州城区leh thin 。


同一种语言内部弗板定有能互相通话,我伲汉语言就是典型,几大方言难以互相通话,我伲吴方言内个太湖片搭瓯江片也难以通话。而弗同语言之间弗板定呒能通话,据说西班牙语搭葡萄牙语就可以通话。

Keh leh ,拿一种语言简单个理解为一种类似一个地点方言个物事是弗恰当个。当然,通常一个民族会选择一个地点方言作为基础,打造一个民族通用语或者共同语,【亻渠】一旦形成,在交关情况下,话着昰种语言,就可以特指昰种语言个通用语或者共同语,但其他方言当然原旧是昰种语言个组成部分,只是在提及昰种语言个辰光要根据语境区别广狭两义。

现代汉民族个共同语普通话,是以北京方言为基础打造个,弗精确个话,普通话就是北京闲话。不过,当然,普通话搭北京闲话是有差异个,呒能等同。但为tshy得人们对普通话个误解,为得便于大家理解,我在昰上就拿普通话还原为北京闲话,用打引号个“北京闲话”来表示。

明白得昰点,就可以晓得,现在个语文教学,实质上是用北京音来传承汉语,来表示汉语个一切,包括用北京闲话会话、朗读、积累词汇leh sin。其中朗读个内容有古代各地作者用文言或古白话写个作品,也有近现代交关作者用带有自家方言成分个语言写出来个作品。从中积累着个交关词汇搭语句必然弗同于北京闲话日常口语个用词。但学生子侪无条件接受著,至多觉着有ba词句话在上哪儿恁有点弗大顺口,因为【亻渠】【土耷】当得汉语就是普通话,普通话就是汉语,汉语自古就是用普通话写个,看见汉字就叫普通话,普通话语音就是汉字个唯一读音搭固有属性。只要拿昰里个“普通话”还原为“北京闲话”,大家一看就晓得昰种认识是弗正确个。

挨下来就可以来说明我伲个问题。在传承吴语个辰光一定要注意,我伲平常脚用着个往往只是日常生活当中个口语,交交关关个词句在我伲个日常生活当中暂时还朆用着歇,其中包括相当多个古语词、新造词、行业词leh thin。但是,朆用着歇弗等于呒没昰种用法或者呒能寔恁用,悖恁像“鱻(相然切)”“蠫(呂支切,郎計切)”“丳(初限切)”昰ba尔一生一世也用弗着个冷门字,岂弗可以话根本就弗存在昰量个汉字?!

我本人碰着歇寔恁个情况:“语境”“擅自”“巷战”昰ba词,老一辈竟然话“呒能寔恁话个”“从来弗寔恁话个”,“语境”要话成功“讲闲话个环境”,“擅自”么就是“自说自话”,寔恁么道地。我问“个么‘巷战’呐?我伲哪儿恁话?”对方弗响。

应该讲来,昰个是一种错误个认识。

“语境”是一个词,是一个语言学专门术语,其含义也弗单单是简单个“讲闲话个环境”。当然,通俗起见,可以寔恁向别人家解释,但昰个毕竟只是解释,弗是词。我伲呒能通过排斥非日常口语词汇来保持所谓个“道地”,悖恁像“航空母舰”昰个词阿是只有能话成功“一种打仗用个大透大透个上头好开飞机个船”呐?昰个弗叫道地。

从汉语整体看,若然按照昰种错误思路,个么像葡萄、沙发昰ba外来词,软件、超市昰ba新造词侪可以称为弗道地个汉语词,因为在昰ba词吸纳进来或者创造出来前头汉语里从来呒不昰种讲法个,但今朝ha(何?啥?)人会拿“坐在只沙发上“话成功“坐在只皮个、软熟个、有能戤个、像椅子恁个物事上”呐?

上头话着个是用词语解释代替词语本身个情况,还有一种情况也值得注意,就是同是词语,哪儿恁选用个问题。例如“如何”“哪儿恁”“怎样”昰三个词,表示同样个意思。有人话:“我伲写吴语要用‘哪儿恁’,其他两个弗是吴语个讲法。”

应该讲来,“怎样”昰个词,带有比较浓厚个北方口语色彩,搭吴语是弗大兼容个,在儿吴语会话搭写作中侪是弗适宜使用个,当然引用是例外。但“如何”是一个文言色彩比较浓厚个词,常用于书面语搭比较庄重个谈话场合,昰类词应该是整个汉语言通用个,弗存在姓吴还是姓北个问题,北方方言可以用,吴方言同样也可以用,【亻渠】是汉语个通用成分,单存在用何里种方言个语音表示个问题。我伲呒能因为现在常用北京音来表示【亻渠】就认为昰个词是“北京闲话”而搭我伲吴方言是弗兼容个。

昰里,就涉及着得一个语体个问题。像“如何”寔恁个书面语词,应该是普遍适用于汉语各种方言个,上弗过在日常口语里出现几率较小而已。若然每个方言区个人侪话“我伲从来弗寔恁话个”“呒不昰个词个”,个么像“如何”昰类词到底算何里种语言个呐?话得是英语、俄语个?

记得有种讲法是:“在汉语各种方言个用词上,口语差别较大,书面语差别较小。”还有种讲法是:“官话方言个词汇系统搭书面语比较接近。”从中我伲就可以得着寔恁个信息——各方言区个人拿各自个口语写下来,相互之间个差别比较大;拿带有各自方言特色个书面语写下来,相互之间个差别比较小。同时,为tshy得官话方言个词汇系统比较接近书面语,keh leh 其他方言区个人写出来个书面语容易拨人一种误解,即误认为昰个写个是北方闲话,或者话tshian得交关北方闲话个当地方言文章,因而是弗道地个。本文开头提着个“有人评论话‘有点半官半吴个感觉’,有人评论话‘单看得懂普通话个部分’”也是出于寔恁个误解个。

再回转来看上文提着个“擅自”搭“自说自话”个例子,gah实也是个语体问题——“擅自”是书面语词,“自说自话”是口语词,平常脚只是一般个口语交际,用“自说自话”是蛮自然个,但尔想想若然警示牌上写“弗得自说自话占用桥孔”阿是有点滑稽呐?弄清爽得语体问题,昰个用词问题也就迎刃而解著,关键在于覅拿语体个差别看成功是吴方言搭北方方言个差别。

再看第三个例子“巷战”。既然尔话“我伲从来弗寔恁话个”,个么尔倒话话看,我伲表示昰个概念是哪儿恁话个呐?首先,像“在街路上打仗”昰类个词语解释肯定是弗适宜个,个么尔也必须要拨个词来表示昰个概念,譬假尔话“我伲道地个讲法是‘街战’”,个倒也是桩事体,但尔话弗出我伲嘉定日常口语里存在何里个一li使用个表示“巷战”昰个意思个词,甚至尔话着昰个词个辰光竟然转而用北京音表示。个我倒要问著,一样一个汉语词,一样是汉语,为啥北京闲话好表示,我伲嘉定闲话倒呒能表示著呐?呒不昰个道理个喂!

更重要个是,昰种思路也是弗甚恰当个,即看见一个书面语词就一定要从日常口语里去掯一个词来代替。但一方面有ba书面语词是日常口语里掯弗着个,例如上述个“巷战”;还一方面,即使有相应个口语词,在一定环境下也弗板定适宜取代书面语词,例如“研究太阳”就弗适宜话成功“研究日头”。

在儿落实书面个过程里,除脱仔选词,部分语句形式也值得推敲。本人有趟翻译一篇北方闲话文章,里乡有句句子“让他们军训一下”,我请教老一辈“阿有能翻成功‘让【亻渠】【土耷】军训军训’?”回答是“‘让【亻渠】【土耷】训练训练’是话个,但‘让【亻渠】【土耷】军训军训’好像弗大顺。”但我认为,既然“训练”可以重叠,个“军训”也应该可以重叠。

还有一句“挥棒就打”,我想既然我伲可以话“棒头甩起来就打”,个么就可以翻成功“甩棒就打”,但老人好像觉着有点勉强,感觉还是“棒头甩起来就打”道地,但我觉着寔恁好像有点冗长,过于口语化,像煞介子朆适当加工。

寔恁个例子还行尽,使得我在翻译过程里觉着阻力重重。仔细想来,可能应该是寔恁个情况:我伲吴语人口现在基本原旧停留了口语使用上,朆真正形成当代个成熟个书面语,集中表现在无论是原创还是翻译北方闲话个文章,有交关用法,我伲弗么觉着寔恁用弗顺甚至呒能,但又缺乏合适个方案,弗么虽然可以用一句句子表示,但过于冗长搭口语化。

昰种状况一定要改变。我伲必须了解书面语搭口语个差别,从而在吴语落实书面个过程里寻找适合吴语个书面化道路,其中有ba用法必须进行合理个加工,悖恁我伲写出来个就弗是吴语书面语而只是吴语口语个书面形式。

总数,

1.
我伲要具备个吴语使用能力弗单要包括用道地个、形象生动个吴语口语白话,还要具备用吴音传承汉语共有财富个能力,包括用吴音诵读古文诗词、使用成语、专科词语leh thin,并形成成熟个具有吴语特点个书面语。

2.
对我伲吴语区农村人口来话,乡下老人个口语无疑是我伲学习母语个宝库,但我伲呒能凡事侪以乡下老人是否使用、是否有能听懂为判断道地与否个标准。我伲必须认识着,在我伲整个汉语言里,交关物事搭场景已经超出得乡下老人个认识,也就弗可能在【亻渠】【土耷】个言语里获得现实个答案。



以上就是本人根据现有个浅陋认识发表个一眼观点,可能部分用词有失精准,部分观点弗甚妥当,还敬请各位指教!
发表于 2009-5-21 22: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的意思我也表达过。没必要排斥汉语共同传统,吴语同样是古代汉语的嫡传子孙。
顶霜竹。
发表于 2009-5-21 23: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的意思我也表达过。没必要排斥汉语共同传统,吴语同样是古代汉语的嫡传子孙。
顶霜竹。
吴人 发表于 2009-5-21 22:28
类似的意思我也表达过。没必要排斥汉语共同传统,吴语同样是古代汉语的嫡传子孙。
顶霜竹。
吴人 发表于 2009-5-21 22:29

你干嘛要连发两道
发表于 2009-5-21 23: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强调那个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2: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的意思我也表达过。没必要排斥汉语共同传统,吴语同样是古代汉语的嫡传子孙。
顶霜竹。
吴人 发表于 2009-5-21 22:28


多谢吴人兄!实在不好意思我好久好久没翻阅论坛了,各位的很多观点都没能学习到。
发表于 2009-5-22 21: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任重而道远啊
1楼个文章我还勿能完全看懂,交关讲法侪没听到过,就吴语内部也无法做到共通。。。估计是我个问题伐。。。
发表于 2009-5-22 21: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白晓畅么简直。。。有些词根据上下文也好猜得出来。。
发表于 2009-5-23 15: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1#霜竹

“还有一句“挥棒就打”,我想既然我伲可以话“棒头甩起来就打”,个么就可以翻成功“甩棒就打”,但老人好像觉着有点勉强,感觉还是“棒头甩起来就打”道地,但我觉着寔恁好像有点冗长,过于口语化,像煞介子朆适当加工。”


翻成功“掮棒就打”就符合吴语特色哉。

吴语里有交关有自家特色格四字成语,就是因为大家侪只接受仔普通话教育,排斥应用方言成语,弄得嘸人晓得,嘸人会用。
发表于 2010-11-16 15: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挖个老坑。

现代普通话就是受北方官话口语影响的,要不然就是文言了。
自然吴语的书面化也要把吴语口语放在一个重要位置。对于“挥棒就打”这个问题,我本人是非常不赞成译成“甩棒就打”的。“棒头甩起来就打”虽然冗长,但这是吴语的语法,才是对的。当然,以我来说是“棒头捞起就敲”,但这只是一个词汇选择使用的问题。

正如在英国各地,表示“am”这个第一人称be动词,有些地方用is,有些用are,但这都是地方口音的选择,至少肯定句还是“i  am ”格式,没有变成“am i”。但是“甩棒就打”就把吴语的句法的基本特征破坏了。

楼上说到成语,但是成语做为一个整体是固定的,内部构词方式不能扩展到句法上。比如河南有个“鸡公山”,但这不见得要求公鸡也叫鸡公,因为这不能互推。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句法是可以这样填空的。

也许太湖周边,尤其是太湖周边的都市地区,越来越谓语靠前了。这可能是我来自浙东的缘故,至少在这边,话题语前置,谓语后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日语是典型的谓语后置,但我相信,如果你说话时先说谓语,日本人大概也能猜到什么意思。但这就不是好的日语了。所以若规范的吴语,自然也应该遵循自己的句法。

显然:“侬吃过饭了va?”这句话对我(舟山,也许还要更大的范围)而言,初学舟山话的北人是可以接受的,但这绝对不是吴语,而是吴北混杂的克里奥尔语。如果将来他有前途的话,那就是类似英语新加坡方言一样。不过我可不想看到新加坡方言取代正统英语的那一天。“侬饭吃过了va?”、“棒头捞起就敲”,对我来说,这才是正确的吴语,而不是克里奥尔式的吴语。
发表于 2010-11-16 15: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ndarin 于 2010-11-16 15:57 编辑

官话也可以宾语前置,“数学考几分”“书读得怎么样了”“信写完了没有”“这个人一点道理都不讲”“这种东西狗都不吃”“大字不识一个”,赵元任《中国话的文法》里描写过的。
发表于 2010-11-16 16: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官话可前可后,那是官话的事情。这不表示吴语也是跟着可前可后无规律。

信写完了没有,写完信了没有,这对官话也许都很顺口。但这不能表示吴语同样顺口。
发表于 2010-11-16 16: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v-o是现代汉语书面语的规范,只要书面色彩重都会首选v-o,不分官吴的。你误拿书面语的规范当做北方话口语的习惯了。
发表于 2010-11-16 16: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北方话倒确实有一些动宾无法倒置的情况,比如:

跑马、开饭了、我睡大床、他吃小碗、生小孩儿、喝西北风、到了家(……)、笑一笑、长三寸、咬一口、睡一觉、等了半天、走江湖、别开他的玩笑、借您的光、忙你的吧、告他的状……

你可试着往这些搭配里找吴语的反例
发表于 2010-11-16 19: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挖个老坑。

现代普通话就是受北方官话口语影响的,要不然就是文言了。
自然吴语的书面化也要把吴语口语放在一个重要位置。对于“挥棒就打”这个问题,我本人是非常不赞成译成“甩棒就打”的。“棒头甩起来就打”虽 ...
keating 发表于 2010-11-16 15:34


话题前置的倾向当然是现在吴语的一个重要特点
但是汉语本身的严格强求语法本就是54以后欧化的表现,书面吴语没有这么多约束,怎么说就怎么写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28 16: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