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015|回复: 34

闲着也是闲着,搬一篇几年前写的阿根廷见闻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4 12: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
    我几年前参加了奇瑞的车友俱乐部-新奇军,军号是1046。
这个文章是06年在新奇军网上写的,里面的老头和流浪地主都是新奇军的ID。现在原封不动地搬到这里
    阿根廷见闻
    11年前,我公司在中国筹建一个新厂,因为在阿根廷有一个相同设备的工厂,所以,作为技术人员,我被派到阿根廷培训了2个月。不知不觉间,已经11年过去了。这11年,我也由而立之年步入了中年。
    在我们新奇军里面,曾经出国旅游或培训或开会或者工作的DX(比如咱们敬仰的老头,在法国工作了好几年)不计其数,只是去过阿根廷的人恐怕就不会太多了,昨天晚上看到Uno游戏的帖子,我突发奇想,回忆了一把阿根廷的见闻。希望斑竹给个精华,以弥补我在上海坛子三年,全部都是灌水的错误。
    当时,我们一行一共7人,公司为了节约开支,让我们乘的经济舱,主要的航程,就是从香港到圣保罗的一段乘的是巴西航空公司的航班。从上海虹桥(当时国际航班还在虹桥)出发,到我们到达离布宜诺斯艾利斯西面的一个小镇整整全程48小时,绝对是魔鬼旅程。
    由于上海和阿根廷有11小时时差,我们上午从上海出发,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时,虽然时间是48小时,但是从当地时间上看是第二天傍晚。阿根廷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腐败。
我们全部7个人,拿的都是商务签证,照理说出海关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我们在海关全部被扣住,同时扣住的有其他几个不认识的持中国护照的年轻人。海关人员暗示,我们要给一些小费才能过关,可见这个国家之腐败。咱们伟大祖国现在虽然也腐败成风,但是,一个小小的海关官员公然索贿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
    我们几个人一点也不急,反正有公司驻阿根廷的人跟他们打交道。果然接机的人等我们不到,想办法同他们上面人联系过了,就马上放我们出来了。至于跟我们同机到达的其他几个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再管太多了。
    出了机场,天色已经很暗了,我们混混沉沉地到了离布宜诺斯艾利斯100公里的那个小镇--Mercedes,呵呵,跟奔驰一个名。到达小镇时好像已经9点左右了,当地工厂的人为了对我们表示热情,居然请了一个台湾中年妇女给我们做饭(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有目的的),同时还有另一个来的台湾医生陪我们吃饭。当时,因为48小时没好好睡,脑袋也不清楚,反正东西巨难吃,要多难吃就多难吃,最搞笑的是,一个汤里面放了5-6块巴掌大的生姜,那个苦啊,呵呵。反正,我没怎么吃,后来怎么样我就记不起了(太累了)。
    要说,我出国也好多次了,但是,一般出国都是短期培训或者开会为主,如此2个月深入了解另一个国家,那真的是唯一的一次,而且,照我目前的状态或情况看,今后也几乎不可能了。后面我就不用流水账的方式写了,只是回忆一些阿根廷的见闻。
    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咱再写,如果没有兴趣,咱就自己回忆,自娱自乐。
    我们所去的小镇,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约100公里,应该算是阿根廷东部的平原地带,人口大约有5万人,真正镇上的人口记不清有多少人了,至少有一半分布在很大的一片土地上,可以说地广人稀的所在。 镇上没有多少华人,所以,一下子有7个Chino(中国人,他们都叫我们Chino),对于小镇来说是个大新闻。没过几天,他们小镇的当地报纸就登出新闻,说有几个Chino来镇上培训。呵呵,咱也成了新闻人物,可是平生第一次。后来他们镇上的电视台还请我们其中两个同事到电视台做一个访谈节目,内容无非就是关于中国的情况。
    到了阿根廷,你就会体会到为什么那里足球踢那么好--地方实在大,在郊外的路上,照咱们后来自己说的话就是---只有华人与狗,几乎见不到人影,并且,到处是绿色的草地和树木,只要稍加平整,就是一块足球场。这些草地看上去也不是人工的,但是杂草很少,几乎就是能踢球的草,河流也很少,反正我们住的地方附近没有河流,更没有湿地,就算下了雨,只要天晴了,没有任何积水。好玩的是,草地里也有鸟窝。有一次我们一个同事没事在草地里抄近道,居然遭受一只大鸟攻击,显然那只鸟认为有人侵犯了它的领地。
     阿根廷一共是3000多万人口,面积跟印度差不多,人口却是印度的三十分之一,地域相当广阔,并且有一半人口集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附近,所以地就不值钱。由于地不值钱,只要不是布宜诺斯的市中心,外面地方都是一些独立屋子, 有一些可以称为别墅,有一些是破房子。当地公司为我们租了2个别墅,呵呵。那别墅也都是单层的,不是2-3层的楼房,我估计也没有必要造二层的楼房。
    我们两幢别墅少说也有一、二亩地的草地,好像那里的稍微好一点的别墅,里面有三个设施必不可少,就是游泳池,小足球场和烧烤房。我们两幢别墅中一幢造得更像样的别墅还有一个大果园,里面长的好像李树比较多,以至于那些李子都熟透后掉地上,只能略微吃掉一小部分,没有办法吃掉(中国人俗话说桃饱李伤,李子不能多吃)。
    阿根廷人说,阿根廷土地大,可以随便很便宜地买卖土地,弄得我们恨不得买一块地,当当阿根廷的地主,然后再流浪回中国,成为真正的流浪地主,哈哈。只是有一个规定,私人土地必须要围起来,就算用最差的木桩加铁丝,那个成本也要超过地的价格。正因为如此,有些当地人既在上班,又到比较远的地区买些土地,弄个庄园主干干。
   生活篇
    毕竟是咱们同属第三世界的兄弟,那个小镇上的人对我们非常友好。当地公司经常请我们吃当地最高规格的宴请客人的BBQ。阿根廷的BBQ跟巴西烧烤不一样,巴西烧烤是用明火的,把肉串在一把剑一样的金属杆上烤,外面烤熟了,切下来再去烤,所以肉往往不是熟透的。阿根廷的烧烤时用木炭,没有明火的,一般一个烧烤要2个小时以上,所以烤出的肉,由内而外的香(像朵而广告,呵呵)。
     阿根廷人吃饭真要命,至少要晚上10点开吃。据我知道,美国人6点就吃晚饭,晚一点也不过7点。中北欧人也8点就吃了,不知西班牙人怎么样(阿根廷较多西班牙和意大利移民),所以他们请客的话我们就惨了。记得有一次,他们买了好多材料,到我们别墅来弄烧烤,晚上10点过了才姗姗来迟,整理一番才开始烧烤,然后又让我们足足等了2个多小时,到1点才吃饭,吃完已经3点了,这可真不是盖的。最痛苦的是蚊子多,我们是10月去的,所以那里相当于4月底,蚊子已经很多了,晚上出门肯定会撞上好多蚊子。并且那蚊子个子也大,像轰炸机似的。在蚊子和BBQ 香味的共同攻击下,坚持到3点也真不容易的。
    当然,我们有时也会请客他们。我们自己到超市去买一些做中餐用的的材料,实在买不到,比如酱油啊,醋啊,就搭车到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唐人街买。我们吃饭都是7点,估计他们也抱怨,他们Chino吃饭也太早了,害得他们晚上肚子好饿,还要加餐,呵呵。
    平时我们吃饭就没有什么好讲的,就是每天下班到超市买一些东西,回家自己做饭。我们领队的是一个年级比我大15、6 岁的老三届的,插过队的,每次做饭都是他,真不好意思。他手艺非常好,在国内也多次请同事到他家里吃,我到现在还不时从心里感谢他。阿根廷吃的东西比较便宜,比如牛奶,每升RMB6元; 红酒一般20-30元左右,好一点的就50元,所以我们经常喝牛奶,喝红酒,其他的就记不起了。
    我们是每天有35美金生活费的,而且租房、在小镇上上下班的交通是公司付的,所以每天实际上一顿早饭和一顿晚饭的钱,平均每天也不到3美金。只是中饭在公司吃,居然花我们每天5美金。尽管如此,还是可以省下至少25美金,呵呵。
    顺便也谈谈阿根廷我们的邻居,因为语言不通,跟邻居最多也就打个招呼。但是,我们偷偷观察,发现那些房子不怎么好,特别是一些老夫妻,那房子特别破败。不过用为因为家家户户养狗,我们几乎不敢过于靠近那些屋子,一旦过于靠近,狗们就会拼命叫唤。不过狗也很懂事,只要我们离开了,就不声不响了。最可怕的是,我们往镇中心的道路上有一条大狗,不知什么品种的,反正我觉得比我个子大,在那条路上威风凛凛地一战,腿也要发抖的。
     说起狗的事,当地公司到周末一般会带我们到各个地方转转,那边有一个老庄园,据说是100年前欧洲某贵族逃过去造的,现在成了国家财产了,样式就是像蝴蝶梦里的大房子的那种,前面还有大水池的贵族的家,现在比较破败了。那次我们去参观的时候,居然里面有一条硕大无朋的狗,而且,估计那狗没有见过扁平鼻子黑头发的人类,拼命追我们。逃是逃不过它的,只得任由那条狗趴上我们的肩膀,趴上胸口,狗唾沫哒哒嘀的弄在身上,真的非常恐怖。
    阿根廷是南美最富的国家了,我们听说一般是500美金的月薪(比如银行职员)。我们公司是跨国公司,所以我们公司在当地的工厂一般的老工人都可以达到1000美金以上,在当地算是富裕一点的。
     我们别墅里面另外住了一户人家,夫妻两人,30多岁,有2个女儿,就在别墅边上的小屋里,可能是房屋主人雇的专门照看我们房子的,比如割草啊,卫生工作啊(院子实在太大),房间打扫卫生,给我们洗被子什么的。男主人叫阿里汉德罗—普通的阿根廷名字,是在当地当地方警察的。这个警察可不是盖的,确实有枪啊。不过也真穷,到了寄人篱下的地步,不过真正内幕怎样也不清楚。要在中国做警察,特别是小地方的警察,那尾巴非得翘天上去。至少不会那么穷了。
    说他穷,可不是瞎说。因为他老婆没有工作。他提出以很低的价钱给我们洗衣服,但是,我倒不是舍不得钱,只是觉得一些贴身衣服也让人洗,有点抹不开。再说,咱们受党的教育多年,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实在是过不惯。倒是有2个我们带去的刚毕业的大学生,让他们洗的。现在想想,这家人家好不容易有点小生意,我还不让他们做,呵呵,也不太厚道。我们去的时候带了上海俗称老K皮鞋的安全鞋,带铁皮包头的那种(杜邦公司号称全世界最安全的公司,是上班时的个人防护用品),那警察看了也觉得好,我们后来离开的时候,把安全鞋全部给他了,也不管是不是合适。
    这个例子只是说明阿根廷普通人家是很不富裕的。
     生活篇(二)
    他们的镇(梅赛德斯)很小,可能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互认识,所以有机会总是挑熟人的。
他们给我们配了一个翻译,专门培训的时候翻译西班牙文和英文的,呵呵,否则当地人除了他们厂长/生产经理/工程师,几乎没有会说英文的,更不要说中文了,我们没有办法交流的。这个翻译平时没有工作,等于是打短工的。之所以能打短工,是因为她爸爸跟这个厂的某某人是朋友。
那个台湾人医生,跟生产经理很熟,所以他也拼命想把那个台湾中年妇女推荐给我们当厨师。后来我们不要厨师,以至于到后来那个医生(林医生,台湾人姓林的真多)就不怎么理睬我们了。
还有很多例子,都说明那里的人也利用一些职权谋取一些利益。
当时我不会开车,所以交通方面注意的较少。
    这个小镇是以私人交通为主的,就是说,公共交通几乎没有,有一些人有汽车,很多人骑自行车。我们每天上下班就是跟出租公司签了个协约,他们每天早上派车等在我们门口,到时间送我们到厂了。平时,我们叫车的话,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因为语言不通,我们打过去只说,“奥拉(就是Hello),Casa Uno(一号房)”如果在另一个别墅就是“Casa Dos”(二号房),它们调度听到这种话,就知道是我们,马上会派车过来。
      我最后悔的是没有早点学车,以至于没有办法开车。包括我后来2002年之前的频繁短期出国,从来只能打车。后来我会开车了,就换了工作,再也没有机会公出出国了,不能在异国土地上飞驰。
     阿根廷首都周围当然有一些高速公路,反正经过过好几条。一般的主要郊外干道也不宽,多是双向两车道的。不过这种道路上他们能开到100公里左右,因为没有行人,没有自行车,速度自然非常快。到了晚上,有时会听到外面道路上巨响的摩托车声音,不知是不是在飙车。
主要高速公路是很宽的,双向8车道的路,而且不用说,开车非常规矩,超速可能有,但是像中国一样随便变道,或者大卡车并排慢行是绝对没有的。而且他们的大卡车估计全是名牌大厂的,车速也非常快。
     那个林医生(台湾人),有一次在高速上不知怎么,撞上了一头鹿还是其他野生动物,忘了,他说他要去控告政府,高速公路没有管理好。可见得,那里法制还算好,要是中国,高速公路碰到鹿,车子坏了,一般是没有办法,只有自己修的。也不知后来那个林医生有没有拿到赔偿。
    在南美,多数国家都是黑人白人各半,或者说比例相差不至于太大。但是,在阿根廷,几乎没有黑人。他们说,100年前大约有3%黑人,但是,通婚之后现在几乎没有了,由于黑人成分少,阿根廷人外表几乎就是纯正的白人。也的确如此,在小镇上我没有见过黑人。就是几次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仅仅见到过1个黑人,不知是旅游的还是什么。我们曾经到位于巴西和阿根廷边境的伊瓜树大瀑布旅游,到过巴西境内。巴西就不一样,很多是混血儿,我猜想是黑白的混血儿,混血儿占的比例非常高。这一点你可以看看阿根廷足球队和巴西足球队的队员,阿根廷队员就是白人,巴西队员,一个个都有黑白混血的特征。
     最让我吃惊的是,在首都街头见到的几个乞丐。是一些妇女带着小孩在路边讨钱的那种,我真的非常吃惊,到了大吃一惊的地步。因为我分明见到的非常像是中国农村妇女,经打听,他们说是印第安人,这可让我吃惊非小。我一再强调吃惊,可见他们多像中国人了。要知道,我在读大学前是农村户口,就在松江的某个乡里的,中国农民我见得太多了,那些印第安妇女如果到中国来,绝对不会认为她们是外国人的。我吃惊的另外的原因是,我们一般电影里见到的印第安人多少鼻子比我们高一些,眼睛比我们抠一些(想想Wind talker,就是尼古拉斯凯奇演的那部电影里的印第安人)。所以,我对那个印第安人是东北亚在某个冰川期,通过白令海峡到美洲的说法越来越相信了。
     说道这个事,我们又要撤远一些。我有一个同事,说起他在墨西哥旅游时候的事,他说他的导游一看就是中国人,而且姓“Chang”,他认为姓张。结果一问,大吃一惊,他说是墨西哥少数民族,他们那里还有姓Chen的,很多跟中国人很相近的姓。我想,如果是4-5000年前去的中国人,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人几乎没有姓,更不要说是白令海峡过去的更早的人了。如果他们真的和中国人有血缘的话,唯一的可能是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流落在那里水手的后代。如果大家看过一本书的话,就是《1421,中国发现世界》,这本书是一个退役英国舰长写的。他认为很多证据表明,中国人到过美洲,因为很多船坏了,所以就有非常多的水手不得不留在当地。非洲有一个岛上的黑人也自称是中国人的,他们很多种田的方法和中国人很接近。呵呵,扯远了。
    游玩篇
     阿根廷应该没有很多旅游景点的,我们一帮人里有几个大学刚毕业的,反正就24、5岁的人,他们说阿根廷就两个地方值得游玩。一个是西部的雪山,应该是接近安第斯山脉的地方吧,另一个地方就是阿根廷,巴西还有巴拉圭三国交界的地方的伊瓜树大瀑布了。我想,如果是喜欢科学的人,应该还知道达尔文的火地岛,那个岛对他的进化论影响非常大的,只是火地岛太靠南面,冷得不得了,除非是科学爱好狂人,一般人是不会去的。
     最后我们选择了伊瓜树大瀑布。
     伊瓜树离布宜诺斯艾利斯两个多小时的飞机路程,从布宜诺斯出发,住5星级宾馆费用是500美金,正好是我们省下的钱的三分之一。
     伊瓜树是世界三大瀑布之一,另外两个就是众所周知的尼尔加拉大瀑布和非洲的维多利亚大瀑布。没有去过另外两个瀑布,不好评价哪个更好,只是这伊瓜树瀑布绝对是壮观。这个瀑布的上游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平原上是热带雨林,到了瀑布这里,突然大地陷下去,成为一个马蹄形的山谷,山谷只有30米落差,但是这个瀑布宽度却绵延4公里,其中被岩石分割为几大块,还有很多小块的瀑布。不像尼尔加拉,是整个一块儿奔腾而下,没有断缺口(电影里看见的)。
     因为伊瓜树绵延4公里,又被岩石分成很多块,所以看瀑布的观察点就很多。我们一共去了至少5个观察点,确实壮观。身体绝对N次湿透,最惊险的是乘快艇到瀑布下,迎着水流往里冲(当然,水流太大,没有办法真正到瀑布下的),后来发现护照都受潮非常严重。在瀑布下的河里游泳,也是非常畅快的。
     说到自然景观,这个瀑布确实值得游玩,其中一个景点,我们去玩的时候,还有人专门拍录像的。当然我们几个人是在里面一闪而过,等我们下来的时候卖我们35美金,真够黑,我一咬牙,买了一盘。在国内的,这种带子我绝对不会买的。可惜,现在家里录像机坏了,不能放了。要是还能放得话,我应该请人转成DVD,那样可以保存久一些。
    伊瓜树在热带雨林的地方,我们还到雨林中探险了一把。说起来也不是真正探险,是乘一辆敞篷的大车,从雨林专门道路走一圈。
    因为水量丰富,伊瓜树附近有一个大水库,叫伊泰普,用于发电的,据说是居于世界首位的大坝。现在三峡水坝造好了,按照我们媒体的宣传,那个伊泰普要退居第二了。这个水库的发电量供应整个巴拉圭和南部巴西,有18个发电机组,每个机组可以供应一个30万人的城市。水库于1979年建成,被称为世界7大工程奇迹。
   除了伟大的伊瓜树,去的其他地方都是我们镇所在的小地方,那些小镇的总体印象是真像欧洲,每个镇上有好多教堂,只是这里比欧洲穷一些。

杂七杂八零碎篇
呵呵,写到这里,已经差不多,实在没有多少回忆得起的地方了,就说一些零碎的东西吧。
1、唐人街
阿根廷华人实在不多,首都记得只有2万华人,各个时代移民的都有。最近十年肯定发展得比较快,应该有很多中国大陆过去的人吧。
阿根廷的唐人街非常小,就一二个街区而已。外观与普通地方也没有多大区别,反正没有什么印象了。因为除了阿根廷,我唯一去过的另一个唐人街就是伦敦的唐人街了,伦敦那个有很多中国式的建筑,至少有一个大牌坊,明确显示是唐人街。唐人街里,我们仅仅去了两个地方,一个是相当于上海的里弄办公的地方,感叹地是,只要有华人就有金庸和琼瑶。因为里面有一个图书室,大部分是那两位的小说。另一个地方是小超市,就是卖中国土产的超市,可以买一些油盐酱醋,酱瓜,腐乳,大米啊,还有就是中国特有的蔬菜,比如青菜。我不知道青菜是不是中国特有的,但确实在西餐里斯没有青菜这一菜种的,是吧?
2、破车
我们所在的小镇上,一般都是一些破轿车,桑塔纳是我在小镇上见到的最好,最新的车之一,看上去大为亲切。很多工人的车都是70年代的破车了,比如福特,大众的车。有的车破的已经没有门了,一看就是50-60年代出的车。但是没有人会去管这种车似乎,可能这种破车也就在乡下开开的,所以没有人追究。回到上海后,横看竖看,桑塔纳就是难看。
3、绰号
更中国人一样,他们工人也喜欢相互起绰号。但是他们的绰号比我们中华文化的想象力可差远了,他们的绰号一般是猴子啊,猫啊,狗啊之类的,没有一点新意和创新之处。倒是有很多人的绰号是Chino(中国人),在那里,只要眼睛小一点的人,统统被称为Chino,光我知道的就有三个Chino, 其中一个是经常拉我们的出租司机。
4、球迷
阿根廷的足球俱乐部,可能除了河床和博卡青年队,就没有什么有名的队伍了。这两支队伍都是布宜诺斯的,所以小镇上的球迷也分为两派,博卡和河床。碰到他们比赛,如果在街上的话,就会有一些小孩过来问:博卡?河床?我每次都说博卡,因为我想,马拉多纳是他们的英雄,支持马拉多纳曾经效力的队伍总是不错的。有时那些小孩就会大叫“Ye,马拉多纳”。他们的大人当然很理智,不会问我们支持哪个队,但是我们跟他们熟了之后,就故意说支持他们反对的队,呵呵,也很有劲的。
记得那年有一个世界室内足球赛,申花代表中国参赛的,好像是跟阿根廷一个小组的,结果,阿根廷人根本没有人关心这种比赛的,呵呵,我们当时好像有些激动,人家却没有人关心。
我们几个人还和他们厂里的人的小孩踢球,我当然水平不够,不踢(我几乎任何体育都不好)。输赢不管,毕竟他们是小孩,但是那些小孩的技术真不错,我们那几个号称踢球不错的跟他们比技术是差远了,只是因为人高马大(对方是12、3岁小孩),才胜了。
5、电视和业余生活
身处异乡,生活很枯燥的,晚上的电视又看不懂,全是西班牙文的,有时放一些老电影,还可以看看,因为剧情都知道了。印象最深的是神探亨特和恐龙特急克塞号,那边也在放。当然,那一年的著名的泰森咬耳朵事件发生时我们也看到了。
我记不起除了看电视,我们还在晚上做些什么。有时也打80分,不过水平差异太大,打起来没有劲。
6、香烟
咱们烟鬼,就要谈谈烟了。阿根廷抽烟的人也不少,我们几个人里,只有2个人抽烟,说实在的那是我抽烟还不是很多,大概3天一包。随身只带了2条烟,本来算好的,一个月一条,2个月正好。结果,到了那里,实在是没有事做,烟量上升为2天一包。这样到最后2个星期就没有烟抽了。阿根廷的烟比美国便宜,不管是什么牌子大约是1.2-1.4美金一包。阿根廷虽然也有自己的烟,但是更多的是美国烟。
7、民族工业
我们没有刻意去了解这个事情,但是我们所观察到的情况,说明除了农产品,阿根廷几乎没有自己品牌的工业品。比如蚊香,呵呵我们在那里用蚊香驱赶蚊子,蚊香跟我们上海以前用的绿色的那种一模一样,是Bayer的,其他家用的小商品也几乎是国外品牌的。事实上也是,我们在路上看见的工厂都是跨国公司开设的。我们当时的结论是,阿根廷太依赖欧美了。万万没有想到,10年后的今天,我们自己日常用的东西,比如牙膏、肥皂、洗发水也变成了进口品牌了。
发表于 2008-3-4 12: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ls唱昆曲小生的
发表于 2008-3-4 12: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Mercedes
貌似也是le comte de monte cristo的fiancee,以及comtesse de mersorf的芳名歪
发表于 2008-3-4 13: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早些年常出国?见闻一定弗少。

好看,清继续啊,
 楼主| 发表于 2008-3-4 13: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说常出国,当时我是技术人员,出国培训、开会去过几次。不过当时买房子啊、装修啊什么的折腾,弄得钱不多,没有什么自己去旅游,基本到一个城市1个星期开会或上课,在这个城市出去兜1-2天而已,都是浮光掠影,谈不上见闻,只是在这个阿根廷小镇时是生产上的培训,呆的时间长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08-3-4 13: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andarin 于 2008-3-4 12:56 发表
Mercedes
貌似也是le comte de monte cristo的fiancee,以及comtesse de mersorf的芳名歪

满满的头像也变恶心了,呵呵
Mercedes,好像我只记得基督山伯爵的初恋情人是这个名字,后来嫁给那个银行家了,法国人吧
发表于 2008-3-4 13: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泖港人 于 2008-3-4 13:36 发表

满满的头像也变恶心了,呵呵
Mercedes,好像我只记得基督山伯爵的初恋情人是这个名字,后来嫁给那个银行家了,法国人吧


嘻嘻

对的,那个小娼妇,小娼妇牌小轿车
发表于 2008-3-4 14: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昌河面包车。。。
发表于 2008-3-4 17: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5、电视和业余生活
身处异乡,生活很枯燥的,晚上的电视又看不懂,全是西班牙文的,有时放一些老电影,还可以看看,因为剧情都知道了。印象最深的是神探亨特和恐龙特急克塞号,那边也在放。当然,那一年的著名的泰森咬耳朵事件发生时我们也看到了。
————————————————————————————

克塞号一岗
发表于 2008-3-4 18: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印第安妇女如果到中国来,绝对不会认为她们是外国人的。我吃惊的另外的原因是,我们一般电影里见到的印第安人多少鼻子比我们高一些,眼睛比我们抠一些(想想Wind talker,就是尼古拉斯凯奇演的那部电影里的印第安人)。所以,我对那个印第安人是东北亚在某个冰川期,通过白令海峡到美洲的说法越来越相信了。
     说道这个事,我们又要撤远一些。我有一个同事,说起他在墨西哥旅游时候的事,他说他的导游一看就是中国人,而且姓“Chang”,他认为姓张。结果一问,大吃一惊,他说是墨西哥少数民族,他们那里还有姓Chen的,很多跟中国人很相近的姓。
==================

成龙《上海正午》里面的印第安人,见面打招呼时嘴里面喊:“Hao”!
发表于 2008-3-4 18: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杜邦公司是不是造炸药的?
发表于 2008-3-4 18: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军事迷又开始歪歪了
发表于 2008-3-4 18: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8-3-4 21: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杜邦在一次大战之前是生产黑火药的,1920年左右转而成为化学公司
发表于 2008-3-4 21: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500强哦 厉害
发表于 2008-3-4 21: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初中辰光读过一篇作文(就是个种旁边有点评个),里许写“杜邦公司对人类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大概),点评是“不能讲资本主义公司为人类做出了贡献,应该讲‘科技’。“(大意)
发表于 2008-3-4 22: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唤逻辑
发表于 2008-3-5 11: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根廷是南美最富的国家了,我们听说一般是500美金的月薪

阿根廷咋變南美最有錢的國度了?
发表于 2008-3-5 11: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被譽爲Gulitte第二、生於拉美的荷蘭球星Aaron Winter也有1/4中國血統:freelaugh:其grandpa是個上海人,姓 張
還曾到上海尋過遠房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08-3-5 12: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热度 于 2008-3-5 11:21 发表
阿根廷是南美最富的国家了,我们听说一般是500美金的月薪

阿根廷咋變南美最有錢的國度了?

不知道啊,当时阿根廷的华侨这么说的
可能是人均比较高一些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4-8 04: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