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08|回复: 3

[视听资源] 《花样年华》电影对白 吴音朗读文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1 14: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有兴趣和有能力的用吴越乡音朗读出来传到网上,或者做个吴语广播剧。
吴音朗读文本的选取:电影剧本也是可以的。
《花样年华》电影对白
片头: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她一直羞低着头,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他没有勇气接近,她掉转身,走了.
一九六二年香港.
孙太太:(上海话)一起吃一起吃不要客气,今早烤子鱼老新鲜格,今早刚刚做起来格,那勿要等我了,先吃起来,王妈,去捞点啤酒出来. 王妈:(上海话)好格好格. 苏丽珍: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饭了.
孙太太:噢,不要紧,我们到那边坐吧. 苏丽珍:好. 孙太太:诶,怎么这么晚呢? 苏丽珍:是啊,我刚下班就来了.太太怎么称呼啊? 孙太太:叫我孙太太嘛.你呢? 苏丽珍:我先生姓陈.
(两人谈完租房的事情,孙送苏出门) 孙太太:(上海话)诶,侬决定好了,拨子电话我. 苏丽珍:好. 孙太太:阿有拨我电话号码抄勿来? 苏丽珍:我抄下来了. 孙太太:(上海话)个么好格,我先送侬出去. 苏丽珍:不用了. 孙太太:诶,要格,大家上海人嘛.
(周拿着报纸上楼,碰到孙送苏出门) 孙太太:个么就个能决定了啊. 苏丽珍:谢谢你了,我先走了.byebye. 孙太太:好好好,慢慢叫走啊. 周慕云::请问这里有房间租吗? 孙太太:啊呀,真对不起,房间刚刚租给那位太太了. 周慕云::哦,谢谢.(准备离开) 孙太太(叫住周):诶,你们几个人住啊? 周慕云::我跟我太太两个. 孙太太:哦……要不到隔壁试试看吧. 周慕云::隔壁有房间吗? 孙太太:是啊,隔壁顾先生的儿子刚结婚,搬了出去,那间房子也想租出去. 周慕云::噢,麻烦你了. 孙太太:不用客气,你去问一问吧. 周慕云::噢,谢谢.(走到隔壁顾先生门口按门领)
(苏家与周家于同一天搬家,场面混乱) 周慕云::小心点,把它靠在墙上. 搬家工人:哎,小心点. 周慕云::慢点慢点.那个柜子放在旁边好了. 苏丽珍:慢慢来,小心啊,别碰了人家东西啊. 搬家工人:行了行了. 苏丽珍:哎哎,别压那个收音机,小心点. 邻居:周先生,你们两个人那么多的东西啊? 周慕云::哎,这个柜子不是我的啊. 搬家工人:又错了啊. 周慕云:是不是隔壁的? 搬家工人:好,往后退往后退. 苏丽珍:这些鞋不是我的,是不是拿错了?噢,可能是隔壁的,你拿过去吧.啊,怎么样? 孙太太:(上海话)哎呀,那能嘎巧啊,搬场啊碰了一道了. 苏丽珍:是啊. 孙太太:(上海话)诶,那能没看到侬先生了? 苏丽珍:噢,公司派他出门办点事,下个礼拜才回来. 孙太太:(上海话)个么侬应该等依回来再搬的吗. 苏丽珍:放进去. 孙太太:(上海话)搬场交关吃力啊,侬一嘎头那能来塞? 苏丽珍:没关系. 孙太太:叫王妈帮忙. 苏丽珍:别客气了孙太太,我自己能行的. 孙先生:那能回事地啊? 孙太太:诶,来了来了. 苏丽珍:你忙你的.哎,小心那镜子啊. 孙太太:陈太太,侬慢慢叫弄啊……诶侬那能嘎晚来啊? 周慕云::这些书不是我的. 搬家工人:又不是啊? 周慕云:没关系,先放这吧. 搬家工人:好好. 苏丽珍:小心点啊,不要碰到镜子. 周慕云:这些杂志是不是你的? 苏丽珍:噢,是啊,我先生的. 周慕云:你先生懂日文? 苏丽珍:一点点,他老板是日本人. 周慕云:没请教怎么称呼呢. 苏丽珍:我先生姓陈. 周慕云:我姓周,我先回去了. 苏丽珍:谢谢你啊,周先生. 周慕云:不客气.
(数日后) 孙太太:我去叫陈太太一道来吃饭……诶,陈太太,一道吃点夜饭再出去. 苏丽珍:我不吃了,我赶时间.要去机场. 孙太太:噢……陈先生回来了? 苏丽珍:是啊. 孙太太:个么不耽搁侬了. (在楼梯上遇见周太太) 周太太:出去啊? 苏丽珍:怎么才回来?
周太太:不好意思让你们等我啊. 孙太太:诶,周太太回来了. 周慕云:这么晚? 周太太:塞车啊. 孙太太:王妈,快点倒酒啊. 周慕云:来来来来,干杯. 孙太太:来来来,周太太,不要客气,试试我们的上海菜啊. 周太太:好的,我自己来……哎,陈太太那么急去哪了? 周慕云:先吃点菜. 孙太太:哦..她先生回来了,她去接飞机. 周太太:怪不得打扮的那么漂亮.
苏丽珍:我帮你收拾好了,你自己小心点啊. 陈先生:行了,不用担心. 苏丽珍:这一次要去很久吗?带那么多东西. 陈先生:是啊,可能要两三个星期吧. 苏丽珍:啊,你记得回来的时候,带两三个你上次送给我的皮包. 陈先生:是谁要啊? 苏丽珍:我老板. 陈先生:要那么多啊? 苏丽珍:还用说? 陈先生:那要不要不同颜色的? 苏丽珍:一样颜色就行了,管他能不能碰到一起. 陈先生:你说的啊.
(苏的公司) 苏丽珍:何太太,我是苏秘书.何先生还在和客人谈事情,他说会晚一点回来,叫你不要等他吃饭了.是啊,最近比较忙……好啊,我叫他有空给你电话……好,再见. 何先生:给我太太打过电话了吗? 苏丽珍:打过了,我说你会晚一点回去. 何先生:噢,帮我订了位置没有? 苏丽珍:订好了,八点钟两位……余小姐刚才来过电话,说她已经出门了叫你快点. 何先生:吃完饭我就回来,你还没吃饭啊..我回来带东西给你. 苏丽珍:噢,不用客气,我自己出去吃就行了. 何先生:那好吧,如果做完事情我还没回来你先走吧,我来锁门好了. 苏丽珍:噢. 职员:何先生,你走了? 何先生:走了.
王妈:陈太太,侬出去啊? 苏丽珍:是啊. 孙太太:呓,轧晚出去啊? 苏丽珍:是啊,我去买碗面. 孙太太:(上海话)诶..王妈在烧蹄膀汤,大家一道吃一点嘛. 苏丽珍:不要客气,我不是太饿,恩……想出去走一走. 孙太太:诶..侬不要客气嘛. 苏丽珍:下次吧. 孙太太:王妈,三哥肚皮饿了,快一点开饭吧. 王妈:我裁弄好了呀.
周太太:更明哥说了没有啊?……那么我更别人去好了……跟你说着玩的……今天我不会太晚,你也早点回来啊……byebye 周慕云:byebye. 明哥:小周啊. 周慕云:哎..,来了. 明哥:小周,下班了,留着明天再做吧. 周慕云:我看差不了多少了,做完再走吧,哎,明哥啊,下个月我想请几天假. 明哥:干什么? 周慕云:答应我太太去旅行,说了好几年了.你帮我说说行吗? 明哥:这样啊……那我跟人事部说说,不过..一顿饭可少不了. 周慕云:你说什么都行..麻烦你了啊,明哥.
顾太太:哎呀,行了行了. 苏丽珍:还没行啊,要等那个按钮跳起来才行. 顾先生:哪有这么快啊?你这个乡巴佬. 顾太太:你不也是一样吗? 周慕云:哎,电饭锅吗,新买的?顾太太? 顾太太:不是.我们这些老古板那晓得买这些东西,是陈太太的. 苏丽珍:我先生从日本带回来的,我看挺好用的,就让他们试试. 顾太太:跳起了,跳起了,这回可行了吧?你看多方便……我才懒得跟你吵呢……陈太太,那就麻烦你陈先生下次帮我带一个回来噢. 苏丽珍:好,没问题. 顾太太:周先生,你也应该买一个啊,你太太经常那么晚回来,有了它就不用经常看着火了. 周慕云:怎么好意思麻烦陈先生的. 顾太太:怎么会呢?隔壁邻居,无所谓嘛. 苏丽珍:没关系,过两天他还会去,叫他多带一个就行了. 周慕云:谢谢你了. 顾太太:来来来,我们快来试一试电饭锅里煮的饭怎么样.
周慕云:真不好意思,大老远的让你带个电饭锅. 陈先生:举手之劳,用不着客气嘛. 周慕云:还没给你钱呢,这电饭锅多少钱? 陈先生:你太太已经给我了. 周慕云:哦,是吗. 陈先生:她没告诉你吗? 周慕云:她最近当夜班,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陈先生:在酒店工作其实也很辛苦. 周慕云:陈太太还没回来? 陈先生:哦,是啊,你有事情找她? 周慕云:有个朋友过两天去新加坡,想看看陈太太公司有没有便宜点的船票. 陈先生:恩……等她回来我跟她说吧. 周慕云:麻烦你们真不好意思. 陈先生:别客气,大家隔壁邻居,应该的. 周慕云:那我先回去了.
阿炳:干吗,找我吗? 周慕云:找了你一整天了,上哪去了? 阿炳:什么事啊? 周慕云:陈太太来过电话,说你把帽子拉她公司了. 阿炳:我故意的,不然哪有机会多看她两眼? 周慕云:我知道你会来这手,人家有丈夫的. 阿炳:我当然知道,不然我哪会回来,还不直接搬到你家里?老实说啊,幸亏你老婆也是个美人,不然我很替她担心. 周慕云:你当我是你啊? 阿炳:给我打个电话给陈太太,说我明天到她公司去拿帽子,顺便请她喝茶. 周慕云:你少做梦了,我跟她说好了把帽子带回家,明天早上我帮你带过来. 阿炳:哇……真泄气,还说是老朋友……我看我还是跟你回家好了……这个时候她应该下班了,一块去接她? 周慕云:我懒得跟你说. 明哥:小周. 周慕云:哎,来了,快走吧,我这忙着呢. 阿炳:好,说好了啊,我在你家等你.就这样. 周慕云:哎,阿炳,炳?
苏丽珍:啊,周先生,顾先生在吗? 周慕云:他出去了,又忘了买报纸啊? 苏丽珍:噢……是啊,我呆会儿再来. 周慕云:我帮你找找. 苏丽珍:谢谢. 周慕云:是这张吗? 苏丽珍:是啊. 周慕云:我以前也常看,所以我知道,少看一章都不安心. 苏丽珍:你也喜欢看的? 周慕云:是啊,曾经迷过一阵子……我还想自己写呢. 苏丽珍:那怎么没写呢? 周慕云:想来想去还是开不了头,还是算了,注定不是干这行的料子.我有很多武侠小说,要看给你拿. 苏丽珍:不用了,下回再麻烦你,谢谢. 周慕云:不谢.
顾太太:诶?什么事啊,陈太太? 苏丽珍:这些书还给周先生的,他在家吗? 顾太太:他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 苏丽珍:为什么啊? 顾太太:哎……两夫妻吵架了……不如你将书搁下,等他回来了我帮你还给他好吗?
周太太:不用了,今天我夜班,你先回去吧……再说吧,今天我会很晚,你不用来接我了.
酒店职员:她走了. 周慕云:是吗?还想接她一起吃夜宵呢. 酒店职员:她没告诉你吗?她今天早下班的. 周慕云:呵呵,她经常这样,糊里糊涂的,说不定已经回到家里了……我走了. 酒店职员:好的,再见.
(苏去面摊买面,楼梯上遇见在同一个面摊吃完饭的周) 周慕云:你好. 苏与周擦身而过. 周慕云:你出院了? 阿炳:嘿……麻烦事多着呢,别再说了,先借我三十块. 周慕云:干什么? 阿炳:哎呀……帮帮忙,名誉攸关. 周慕云:怎么回事啊? 阿炳:哎……还不是那个阿海,那天他到医院来看我,说有两场稳赢的马,十拿九稳,我看他挺有把握的,连线都来不及拆,一个劲地跑出医院,把老婆本都掏出来去马 场搏一搏,结果输了个精光. 周慕云:那你活该,拼死还要去赌. 阿炳:我以为负伤上阵必有鸿运,谁知道只剩两块钱,一赌气就去..关中找贵妃去了. 周慕云:病成这样你还去找女人? 阿炳:想冲冲喜嘛. 周慕云:你不是说只剩两块钱了吗?那怎么冲啊? 阿炳:我跟她是老相好,什么都好办,先赊帐也可以. 周慕云:这种事也能赊帐啊? 阿炳,哎,我把身份证押给她,说好两三天之后赎回来.我以为这点钱很容易,到现在还弄不到,还过了期. 周慕云:那怎么办? 阿炳:怎么办?昨天她拿了我的身份证,到处给人看,真丢脸.哎,别说了,先给我三十块. 周慕云:我只有这么多了,我自己留十块钱,这些你拿着吧. 阿炳:下个月初还给你……去吃夜宵? 周慕云:还要吃夜宵? 阿炳:我一整天只吃了一晚馄砘面,饿死了. 周慕云:先等我写好这一段.
阿炳:有件事啊,我不知道说不说好. 周慕云:什么事啊? 阿炳:昨天我在街上看到你老婆. 周慕云:那有什么希奇? 阿炳:希奇倒不希奇,不过她好象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周慕云:可能是她朋友吧. 阿炳:我不过随便说说而已.
苏丽珍:余小姐啊,我是苏秘书……噢……何先生还在和客人谈事情,他说晚上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是啊,最近比较忙……噢……好,我告诉他,再见. 何先生:你跟余小姐说了没有? 苏丽珍:说过了. 何先生:她有没有说什么? 苏丽珍:她叫你晚一点给她电话.还有啊,何太太来电话,说快要切蛋糕了,叫你快一点回家. 何先生:你买了礼物没有? 苏丽珍:买好了. 何先生:是什么? 苏丽珍:是围巾,我想何太太会喜欢. 何先生:真麻烦你. 苏丽珍:剩的钱. 何先生:你拿着吧,老是麻烦你,车钱也是要的嘛,不如你到我家吃顿便饭啊? 苏丽珍:哦,不用客气了,我约了我先生看电影. 何先生:那就不妨碍你们了.明天上午应该没什么事情,你下午回来吧. 苏丽珍:噢,byebye. 何先生:byebye 苏丽珍:你今天晚上出不出去?记得拿钥匙啊,孙太太他们晚上去喝喜酒,公司里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晚上会晚一点回来.
周太太:什么事啊,陈太太? 苏丽珍:我听到隔壁有声音,我以为顾先生顾太太他们回来了. 周太太:还没有回来,你有事情找他们吗? 苏丽珍:没什么,我想找他们聊聊天.你一个人啊? 周太太:是啊. 苏丽珍: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周太太:我有一点不舒服,所以早点回来了. 苏丽珍:你哪里不舒服?我家里有药. 周太太:不用了,我睡会就好. 苏丽珍:那好,不打扰了.
周太太:你老婆……跟你老婆说了没有?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苏丽珍一个人在浴室里痛哭) 周听见声响敲门,苏没有回音.
何先生:菲律宾那边有没有消息? 苏丽珍:刚收到电报,说他们那边有台风,船不能开. 何先生:马上告诉陈先生,告诉他说他那批货可能要晚一两天才能到,问问他有没有问题. 苏丽珍:噢. 苏丽珍:何太太来电话,叫你不用回家去接她,她现在在跟刘太太打麻将,叫你五点半直接到天香楼去找她. 何先生:哦. 苏丽珍:余小姐有份礼物给你. 何先生:她来过吗? 苏丽珍:没有,她叫人送过来的.她说知道你今天生日,应酬多,所以不找你吃饭了,叫你有空给她电话……我帮你倒杯咖啡. 何先生:谢谢. 苏丽珍:领带很好看. 何先生:你看的出我换了领带么?我还以为差不多呢. 苏丽珍:要看还是看的出来的. 何先生:我先走了,如果陈先生那边有问题,你打电话到天香楼那边找我. 苏丽珍:哦……怎么把领带换了? 何先生:我总觉得它花了一点,还是用自己那条好.别忘了锁门哦. 苏丽珍:噢.
(苏又一次在同一个面摊与周擦肩而过,外面下起来大雨,两人在家门口再次相遇)
周慕云:对了,最近没看到你先生. 苏丽珍:是啊,公司派他出差了. 周慕云:怪不得老在面摊上碰到你. 苏丽珍:一个人懒得做饭……对了,你太太呢?最近没看到她. 周慕云:她妈妈有点不舒服,她回娘家去了. 苏丽珍:哦……原来是这样……晚安. 周慕云:晚安.
王妈:陈太太,侬回来了,哦呦,外头落大雨哦,我想捞洋伞来接侬呢. 苏丽珍:哦,是阵雨,您有心了. 孙太太:王妈,是啥恁啊? 王妈:是陈太太呀. 苏丽珍:孙太太…… 孙太太:(上海话)哎呀,轧大的雨啊出去啊?大家自家人嘛,就来嗨屋里随便吃点嘛好了 苏丽珍:下次吧,慢慢打.(离去……) 孙太太:哎……先生嘛一夜呀头勿来嗨屋里巷,一家头冷清清的,真是满作孽各. 牌友:哎呦……出去买个面啊穿各轧漂亮.
(苏回家,碰到从孙家出来的周) 苏丽珍:周先生,怎么到这里来了? 周慕云:我来叫顾先生听电话……这么晚? 苏丽珍:是啊,刚看场电影. 周慕云:我先回去了. 苏丽珍:恩……
王妈:喂……侬等一等啊…… 孙太太:啥恁的电话啊? 王妈:陈太太的电话. 孙太太:哦.
(周约苏在一家餐馆见面) 周慕云:这么冒昧约你出来,其实是有点事情想请教你……昨天你拿的皮包,不知在那里能买到? 苏丽珍:你为什么这么问? 周慕云:没有..只是看到那款式很别致,想买一个送给我太太. 苏丽珍:周先生,你对太太真细心啊. 周慕云:哪里……她这个人很挑剔,过两天她生日,没想到没什么送给她(拿出一个打火机店烟),你能帮我买一个吗? 苏丽珍:如果是一模一样的,可能她会不喜欢. 周慕云:对了,我没想到……女人会介意的. 苏丽珍:会啊,特别是隔壁邻居. 周慕云:不知道有没有别的颜色? 苏丽珍:那得要问我先生. 周慕云:为什么? 苏丽珍:那个皮包是我先生在外地工作时买给我的,他说香港买不到的. 周慕云:那就算了吧. 苏丽珍:其实……我也有件事想请教你.. 周慕云:什么事? 苏丽珍:你的领带在哪里买的? 周慕云:我也不知道,我的领带全是我太太帮我买的. 苏丽珍:是吗? 周慕云:哦,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她公司派她到外地工作,她回来的时候送给我的,她说香港买不到的. 苏丽珍:会有这么巧. 周慕云:是啊. 苏丽珍:其实,我先生也有条领带和你的一模一样,他说是他老板送给他的,所以天天带着. 周慕云:我太太也有个皮包跟你的一模一样. 苏丽珍:我知道,我见过……你想说什么? 苏丽珍: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两人走在街上) 苏丽珍: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开始的……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说你? 周慕云:已经习惯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说你? 苏丽珍:我先生早就睡了. 周慕云:……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苏丽珍:我先生不会这么说的. 周慕云:那他怎么说? 苏丽珍:反正他不会.
(两人再次来过) 苏丽珍: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说你? 周慕云:已经习惯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说你? 苏丽珍:我看他早就睡了. (苏用手抚摩周的外衣) 苏丽珍:我真的说不出口. 周慕云:我知道……事到如今,谁先开口已经无所谓了. 苏丽珍:你知道你老婆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苏离开周离去)
(数日后,周与苏在一间餐馆吃饭) 苏丽珍:你帮我点,我想知道你老婆喜欢吃什么. 周慕云:……那你先生喜欢吃什么? (周给苏盘里放了些调味品) 周慕云:吃的惯吗? 苏丽珍:你老婆挺能吃辣的. 苏丽珍:今天干吗打电话给我的公司? 周慕云: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苏丽珍:你倒挺象我先生的……油腔滑调.
(数日后,两人在车上) 苏丽珍: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周慕云:怕你不高兴嘛. 苏丽珍:那以后再也不要打给我. (周想握苏的手,苏慢慢地躲开了)
王妈:陈太太,陈先生有信来啊,侬看一看…… 苏丽珍:这不是我的,是隔壁周先生的. 王妈:周先生啊..哎呀,我么看见日本邮票,当是陈先生的,结果勿是格..哎……
苏丽珍:你老婆去日本了? 周慕云:你怎么知道? 苏丽珍:信里写了些什么? 周慕云:没什么. 苏丽珍:她什么时候回来? 周慕云:没说. 苏丽珍:你猜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周慕云:……
周慕云:你没事吧? 苏丽珍:没事,(对司机)麻烦你在前面停一下. 周慕云:干什么? 苏丽珍:我在这里下车. 周慕云:还是我先下吧.
阿炳:哎,陈太太. 苏丽珍:哎,炳哥.你来了. 阿炳:是啊. 苏丽珍:来看周先生啊? 阿炳:是啊,想找他去喝茶,没想到他病了. 苏丽珍:是吗?怎么回事? 阿炳:发高烧,老婆又不在家,一个人怪可怜的,给他买点东西吃. 苏丽珍:街口的那家粥不错. 阿炳:他又不想吃粥. 苏丽珍:那他想吃什么? 阿炳:他说嘴巴淡淡的,想吃芝麻糊..哎……嘴可真叼啊.
孙太太:王妈,王妈. 苏丽珍:孙太太,王妈在天台晾衣服呢. 孙太太:哎,侬倒先转来了. 苏丽珍:是啊……逛街去了? 孙太太:是啊呀,欧呦,下子礼拜是我妈生日,我帮伊去买点衣料做些衣裳,跑哉一天,我吃力死忒了.哎,刚刚烫了新头发,好看哇? 苏丽珍:很漂亮. 孙太太:疑,侬来嗨做啥? 苏丽珍:哦……我突然间想吃芝麻糊了. 孙太太:个么噶大一锅侬一噶头那能吃的忒啊? 苏丽珍:反正煮了,大家一块吃吧. 孙太太:侬真客气啊. 苏丽珍:尝尝? 孙太太:好啊.
周慕云:那么巧? 苏丽珍:是啊,你出去啊? 周慕云:不是,我整天都没吃过东西,想出去吃碗面.你饿不饿?一块去吧? 苏丽珍:不了. 周慕云:这么晚才下班,公司很忙吗? 苏丽珍:不是……就是没事干,看了场电影. 周慕云:是吗……好不好看? 苏丽珍:马马虎虎. 周慕云:我以前也爱看电影. 苏丽珍:你以前很多嗜好啊. 周慕云:一个人的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结了婚就不一样了,很多事情一个人做不了主,你说对不对? (苏点头). 周慕云:有时候我在想,要是还没结婚的话,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 苏丽珍:可能会开心一点吧…… 周慕云:…… 苏丽珍: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婚姻是这么复杂,还以为一个人做的好就行了,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单人自己做的好是不够的. 周慕云:不要想的太多了……也许他很快就回来呢. 苏丽珍:你没事吗? 周慕云:其实我跟你一样,只是我不去想,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老是要问自己做错什么了呢?何必浪费时间呢?我不想这样下去. 苏丽珍:那你有什么打算? 周慕云:这几天我躺在床上翻武侠小说,我想再写,已经开了头了,过两天给你看. 苏丽珍:好啊. 周慕云:你这么爱看武侠小说,我们一块写吧. 苏丽珍:哪行啊,我只会看,哪会写啊. 周慕云:你可以试试看. 苏丽珍:那好吧,试试看. 周慕云:还没谢谢你的芝麻糊呢. 苏丽珍:不用客气,反正我正好煮了. 周慕云:说起来真巧,那天我刚好想吃芝麻糊. 苏丽珍:是吗?真巧…… 周慕云:就是这么巧……我吃东西去……
(周与苏一起合作写武侠,孙太太一家与顾先生一家外出吃饭回来,顾先生大醉,苏怕引起邻居闲话,在周家没敢出门)
顾太太:趟趟格副样子,还没吃到一半就醉的格副腔调,讨厌的要命. 孙太太:裁是侬啊,我叫侬勿要载伊吃啊. 顾太太:我有啥办法泥?
周慕云(进门):是我. 苏丽珍:吓死我了……怎么样,顾先生没事吧? 周慕云:他喝醉了……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回来……反正也走不了,先把面吃了吧……我想他们坐一会就会走的……要不要加点汤? 苏丽珍:嘘…… 周慕云(小声地):加点汤?
周慕云:哎,孙太太,怎么会在这边打麻将啊? 孙太太:是啊,顾太太所不放心她先生嘛. 顾太太:是啊. 周慕云:哎呀,跟我说就是了,我来照顾他啊. 顾太太:怎么好意思啊. 周慕云:你们玩饿这么高兴,会玩到天亮吧? 孙太太:不会拉,最多八圈.
苏丽珍:你猜他们会不会玩到天亮? 周慕云:孙太太说只打八圈. 苏丽珍:你相信她? 周慕云:干脆你先睡一会,他们散了我叫你. 苏丽珍:那你呢? 周慕云:我先把这段写好. 苏丽珍:写到哪儿了? 周慕云:大醉侠出场. 苏丽珍:你加了个大醉侠? 周慕云:刚想出来的.
(第二天早上) 孙先生:哎,周先生,这么早就出去过了? 周慕云:我刚出去买点吃的. 孙先生:今天不要上班了? 周慕云:今天有些不舒服,请了天病假. 孙先生:不舒服还吃这么多的糯米鸡? 周慕云:省得晚上再出去买. 孙先生:当心吃撑了! 周慕云:呵呵
孙太太:你早. 周慕云:你早,散场了,孙太太? 孙太太:还没有啊,杨先生要上班,让他先走了,不过蔡先生快来了.
(周与苏在周家吃早点) 苏丽珍:有没有帮我打电话到公司请假? 周慕云:我有啊. 苏丽珍:你怎么说的? 周慕云:说你病了. 苏丽珍:他们有没有问你你是谁? 周慕云:没有……可能他们以为我是你先生. 苏丽珍:何先生知道他已经出门了. 周慕云:那就当他已经回来了. 苏丽珍:都是自己吓自己,我平时也常常过来的,有什么好紧张的. 周慕云:这倒也难说,他们突然间回来,谁知道他们会怎样想. 苏丽珍:所以真的一步都不能走错.
(晚上) 周慕云:走吧. 苏丽珍:哦……byebye. 苏丽珍:王妈. 王妈:陈太太,侬今早那能转来轧晚啊? 苏丽珍:是啊,今天公司里很忙. 王妈:诶..今早我没看见侬去上班啊? 苏丽珍:今天一早约了妈妈喝茶,我走的时候你还没回来……孙太太呢? 王妈:哦..她昨夜里搓麻将搓到天亮,伊在来嗨困觉啊,不要去吵伊. 苏丽珍:好的. 王妈:哎呀,陈太太,侬自脚脚那能了? 苏丽珍:哦,没什么,新鞋子夹脚.
苏丽珍:干吗无缘无故请我吃饭? 周慕云:今天收了稿费,你的那份又不肯要,只好请你吃饭. 苏丽珍:其实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在旁边打打边鼓而已. 周慕云:过一阵我可能会多写一家报纸……今天有人打电话来约稿. 苏丽珍:是吗?那么急,你应付的了吗? 周慕云:所以想找个地方. 苏丽珍:干什么? 周慕云:写东西啊.以后你过来方便一点,虽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但我不想别人误会,你……你觉得怎么样? 苏丽珍:何必要浪费钱呢?……其实全都是你自己写的,不要把我也算进去.
明哥:喂,找谁啊?周慕云啊?他好几天没上班了……我们也在到处找他……是啊…… 你是哪一位?要不要留话啊?哦……不用客气……就这样了…… (另一端的苏丽珍放下电话)
苏丽珍:帮我把这份文件马上送到会计部去,还有,明天叫人来看看冷气机. 职员:好的. 何先生:没什么事情你可以先走了. 苏丽珍:哦 何先生:我来锁门好了. 苏丽珍:好.
(电话铃响,苏接电话) 苏丽珍:喂……你在哪里啊?……
(在周的新居) 苏丽珍:我明天再来看你. 周慕云: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 苏丽珍:没关系,就一会嘛,我给你买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周慕云:随便. 苏丽珍:那好,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周慕云:回去打个电话给我……你不用说话,响三下就好. 苏丽珍:……好. 周慕云:……我没有想到你会来. 苏丽珍:……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明天见.
(在周的新居,两人想象对方是自己的配偶,进行对话) 苏丽珍: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谁跟你说的? 苏丽珍:别管是谁,你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 周慕云:……没有. 苏丽珍:你不要再撒谎了,你看着我……你看着我……我问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苏轻拂了周的脸一下) 周慕云:……你是怎么回事啊?他已经在你面前承认外面有个女人了,你还打这么轻? 苏丽珍:我没想过他会这么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慕云:再来一次吧. (两人再次来过) 苏丽珍: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谁跟你说的? 苏丽珍:别管谁说,你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没有. 苏丽珍:不要骗我,你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苏凝视周片刻,默然) 周慕云:你没事吧? 苏丽珍:我没想到原来会这么伤心.(伏在周肩上哭泣) 周慕云:试试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会承认……没事的,别这样. (苏仍旧在周肩上哭泣)
孙太太:(上海话)各阵侬好象满多应酬的哦…… 苏丽珍:是啊. 孙太太:年纪轻,出去散散心,白相相是应该的,不过侬要有分寸……诶,侬先生几时回来啊? 苏丽珍:就快回来了. 孙太太:噢……呶,各趟伊转来,侬勿要白伊出噶系多门,两夫妻常常分开,总归不太好,侬刚阿对? 苏丽珍(默认点头):……晚安.
(周苏二人通电话) 周慕云:今天晚上你会不会来啊? 苏丽珍:干什么啊? 周慕云:这几天人家催稿,说我写的太慢……你过来帮帮我吗……你几点钟可以过来? 苏丽珍:我想我这一阵子都不会过来了. 周慕云:为什么? 苏丽珍:昨天晚上回来,让孙太太损了几句. 周慕云:她说什么? 苏丽珍:不想提了……我们最近还是少见面吧.(挂电话,准备做饭) 王妈:陈太太,出去买面啊? 苏丽珍:今天不去了,随便弄点什么吃的就算了. 王妈:侬勿要去买拉呀,阿拉在做馄钝,芪菜馄钝,交关好吃的啊,一道吃了嘛. 苏丽珍:那好吧.
苏丽珍:何先生没出去吃饭? 何先生:没有……喔……刚才有位周先生打电话来,叫你回电话给他. 苏丽珍:谢谢. (苏坐到桌前工作)
(下班后外面大雨倾盆,周遇见避雨的苏) 周慕云:刚下班? 苏丽珍:是啊. 周慕云:这雨下的好大. 苏丽珍:恩.. 周慕云:你在这很久了? 苏丽珍:站了一会. 周慕云:我看还得下一会……你等我一会.(奔去取伞)……我送你回去吧? 苏丽珍:不好了,让人家看见,又话多了. 周慕云(把伞给苏):那你先回去吧. 苏丽珍:他们见过你的伞,我打着回去,他们会认出来的. 周慕云:说的对,我怎么没想到. 苏丽珍:你先回去吧,我呆一会走. 周慕云:那我陪你. 苏丽珍:……你找过我? 周慕云:还以为你同事忘了告诉你……本来想找你买张船票的. 苏丽珍:你要到外地去吗? 周慕云:阿炳寄了很多信过来,说他那边缺人手,要我过去帮他. 苏丽珍:打算去多久? 周慕云:不知道,去了再说吧. 苏丽珍:怎么会突然间想去新加坡了呢? 周慕云:换个环境……省得听那么多闲言闲语. 苏丽珍:……我们自己知道没什么不就行了? 周慕云:本来我也这么想,所以不怕别人说什么……我相信自己不会跟他们一样的…… 可是原来我会……我知道你不会离开你先生……我想走开. 苏丽珍:我没想过你真的会喜欢我. 周慕云:我也没想过……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现在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不知不觉就来了……我还以为自己没什么……但是我开始担心你先生什 么时候回来……最好是别回来……我知道我这么想不对……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苏丽珍:什么? 周慕云:我想有个心理准备. 苏丽珍:……
(雨后) 苏丽珍:你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周慕云:你先生回来了? 苏丽珍:是……我是不是很没用? 周慕云:也不是……那我以后不找你了……好好守着你先生.
周慕云:别这样……别傻了,说说而已……不要哭了……这又不是真的…… (周苏二人相拥,苏哭泣)
(在回去的车上) 苏丽珍:今天晚上我不想回家了……
(在周的家中) 电台:陈美仪点给好朋友权仔和雯雯,祝蜜运成功.又点给同屋的张太太收听,祝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位在日本公干的陈先生点这首歌给他的太太欣赏,祝 她生日快乐,工作顺利.现在请大家一起欣赏,周璇唱的《花样的年华》
(苏的公司……电话铃响) 周慕云: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苏的家中) 苏丽珍: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一九六三年,新加坡.周的住所) 周的房东:周先生不在,他上班去了,有话要转达吗?..哦,不用谢,byebye.
周慕云:是不是有人进了我房间? 房东:没有啊 周慕云:没有?我丢了东西了. 房东:丢了什么啊?
(周与阿炳在餐馆吃饭) 周慕云:我问你,从前有一些人,如果心里有了秘密,但又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 阿炳:我怎么知道? 周慕云:他们会跑到山上,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一个洞,然后把秘密全说进去,再用泥巴把洞封上,那秘密就会永远留在那棵树里,没有人会知道. 阿炳:那么辛苦?找一个女人发泄不是更好? 周慕云:谁都象你一样? 阿炳:说的是啊,象我这种人,是个直肠子,哪有心事啊?你就不同,什么事都往心里搁……说来听听? 周慕云:我哪有心事? 阿炳:别骗我了……一场朋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周的家,苏在里面寻找周的感觉)
(周的报社) 职员:你好,星洲日报……请等一等……慕云哥电话. 周慕云:谢谢……喂……喂? (另一端,苏慢慢放下电话)
(一九六六年,香港) 王妈:仨柠啊? 苏丽珍:王妈,是我啊. 王妈:唉呦,陈太太,长久没见了. 孙太太:王妈,仨柠啊? 苏丽珍:孙太太. 孙太太:啊呀,侬那能会来各拉?啊…… 苏丽珍:是啊,很久没过来看你了,今天刚好经过这里,特地把船票带给你. 孙太太:哦哦哦…… 苏丽珍:买给你吃的. 孙太太:上来坐坐嘛好了,啊要噶客气,还要侬破费……侬看呀,乱是乱的来…… 苏丽珍:还在收拾啊? 孙太太:是各呀,已经理了几夜天了,么子嘛实在多,诶,各点么子嘛,勿舍得拐忒.. 哎呀,连坐各地方啊没,唉……到各得坐一歇. 苏丽珍:哦,好. 孙太太:王妈…… 王妈:陈太太,吃茶. 苏丽珍:谢谢你,王妈. 王妈:侬不要走,来嗨各得吃夜饭,我去买小菜. 苏丽珍:不行啊,我今天晚上还得回公司. 孙太太:哎呀,侬那能噶着急拉? 王妈:唉,吃一点嘛,侬勿吃太太要勿欢喜各……太太哦? 孙太太:诶……侬帮我倒杯茶来. 王妈:哦. 孙太太:陈先生哪能了? 苏丽珍:挺好的,谢谢你……打算去多久? 孙太太:诶呀,我啊勿晓得,假使住的惯呢,我可能不转来了. 苏丽珍:为什么? 孙太太:我女儿啊,刚香港太乱,我一噶头住来嗨此地吗,伊勿放心.个么我实在是不大舍得离开香港各,不过现在自从顾先生搬出字以后啊,搓麻将啊,搭子啊没, 想想呢,还是到到美国去,帮女儿领小人去算了. 苏丽珍:这房子怎么办? 孙太太:正来嗨伤脑筋嘛……卖出去呢,真不舍得,想想还是租倍拧家. 苏丽珍:打算租多少钱啊? 孙太太:诶,侬有意思租哇拉?租被侬嘛我真是放心各,我便宜点租被侬拉. 苏丽珍:我想想. 王妈:太太,喝茶. 孙太太:好的. 苏丽珍:对了,现在隔壁是谁? 孙太太:嗨呀,我啊勿晓得,现在啊,隔壁邻居大家啊不来往,那能向以前年纪呢,顾先生顾太太来嗨的晨况,大家真是闹忙的..象自家宁一样各..唉……想起来啊开 心,侬刚是哇? 苏丽珍:是啊. 孙太太:过来坐一歇.
房客:你找哪一位啊? 周慕云:请问顾先生在不在? 房客:顾先生啊……搬了很久喽. 周慕云:你知道他搬哪去了么? 房客:你跟他很熟的吗? 周慕云:以前我住在这里……孙太太还住在隔壁吧? 房客:也搬了……现在这么乱,能够跑还不跑么? 周慕云:那现在隔壁住的什么人? 房客:我不太清楚诶……好象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小孩子长的满可爱的……他菲律宾的地址我找不着,只有他儿子的电话. 房客:不好意思诶……我怎么可以收你礼物呢?你拿回去吧. 周慕云:一点点小意思嘛,你不要客气. 房客:哎..好好 周慕云:收下吧. 房客:谢谢了. 周慕云:不客气.再见. 房客,再见,慢慢走,再见.
字幕:那个时代已过去,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苏丽珍:庸生,可以走了吗? 庸生:可以了 苏丽珍:快点吧……byebye 陈先生:byebye
(一九六六年,柬埔寨) 旁述:(法语)柬埔寨首都机场上,皇室人员上前迎接戴高乐将军,公路上列队欢迎,人潮达二十万人,写下了该国前所未有的一页.
柬埔寨的一座寺庙. 周慕云向一根柱子上的洞里倾诉着自己的秘密.
字幕: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的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楼主| 发表于 2008-1-21 14: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花样年华》电影对白

主演:张曼玉(饰苏丽珍)
     梁朝伟(饰周慕云)
  导演:王家卫
  字幕: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
     她一直羞低着头
     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
     他没有勇气接近
     她调转身,走了

  字幕:1962年,香港

  (苏丽珍和周慕云租了房东孙太太隔壁的两间房间。陈先生和周太太都经常去日本出差,邻里邻居的,剩下的两人慢慢相互认识了。)
  (简评:张曼玉演饰一位出生于上海的60年代香港的白领丽人。她永远梳着秀丽的高高发髻,化着典雅的浓妆,长长的睫毛、厚厚的双眼皮和一潭秋水般的大眼睛,无时无刻不吸引着身边男人的视线。像所有受过良好修养的上海女人,在公司里她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是老板的左膀右臂;在家里她则有小家碧玉的娇柔,是丈夫的贤妻良母。即使下楼卖碗面条,她会仔仔细细的打扮好才出门,像保护一颗易碎的水晶球一样随时维护着自己的形象。像所有那个时代典型的大众美女,她总是穿着贴身定做的精美的高领旗袍。在矜持细腻的旗袍下勾勒出一个东方女人玲珑娇小的曲线,我从没想到旗袍能够被穿的这么美,也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张曼玉。她浑身上下透着中国古典女子的魅力,但同时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香港现代女性性感的风情。这种东西方美的完美结合,大概当时只有香港才能看到吧。
  梁朝伟演饰一位在香港工作的白领男人。总是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和熨烫的没有一点皱褶的西服,头发永远油光发亮一丝不乱的梳向后颈。像那时标准的成功职业男士,他总是保持彬彬有礼的微笑,温文尔雅的话语,用最典雅简洁的语言表达自己理性掩饰下情感。
  他对工作尽心尽职,对家庭全心全意,尽力演好每一个社会赋予他的角色。
  他们的收入虽然不抵有产阶级,只能租狭小的房子,请不起佣人,但是远比一般香港小市民过的潇洒和富足。当他们保持着距离小心翼翼的相互认识时,谁也不会怀疑他们是一对最标准的东方式的绅士和淑女。)
  (两人对坐在咖啡馆里,伴着抒情浪漫的曲调和沙哑带有磁性的法语歌曲,两人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相会)
  周:这么冒昧约你出来,是有点事想请教你。昨天你拿的皮包,不知道在哪里能买到?
  苏:你为什么这么问?
  周:没有,我只是看着款式很别致,想买一个送给太太。
  苏:周先生,你对太太可真细心。
  周:(笑)哪里,她这个人很挑剔。过两天是她生日,不知道买些什么送给她。(点了一支烟)你能帮我买一个吗?
  苏:如果是一模一样的,她可能会不喜欢的。
  周:(想了一下,笑着呼出一口烟)对了,我倒是没想到。女人会介意吗?
  苏:会的,特别是隔壁邻居。
  周:不知道有没有别的颜色?
  苏:那得要问我先生才知道?
  周:为什么?
  苏:那个皮包是我先生在外地工作时卖给我的。他说香港买不到。
  周:(笑)啊,那就算了吧。(抽了一口烟,端起了咖啡杯)
  苏:(搅了一下咖啡勺)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教你。
  周:(喝一口,停下来)什么事?
  苏:你的领带在哪里买的?
  周:(看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一笑)我也不知道。我的领带全是太太帮我买的。
  周:是吗?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她公司派她到外地工作,她回来时送给我的。她说香港没有卖的。(笑)也会这么巧。
  苏:(对笑)是呀。(随后视线垂下)其实(音乐停),我先生也有一条领带和你的一模一样。他说是他老板送给他的。所以天天都带着。
  周:我太太也有个皮包跟你一模一样。
  苏:我知道,我见过。(眼睛直直的注视着他)你想说什么?
  (他低下头,深深抽了一口烟,法语歌曲又响起)
  ……

  苏: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

  (深夜,两人并肩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走着)
  苏: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
  ……

到了一条寂静的巷子,只有蟋蟀的鸣叫)苏: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说你呀。
  周:已经习惯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不说你吗。
  苏:我想他早就睡了。
  周:(抓住她的手)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看了他一眼,赶快走到一边。扶在门上,背着对他)苏:我先生不会这么说的。
  周:(走进她)那他会怎么说?
  苏:(回头看他一眼,又扭回头)反正他不会这么说的。
  周:(看着她的背影)总有一个人先开口吧。(她转过头,但又转回去)不是他会是谁呀。
  ……

  (第二天同一时间和地点)
  苏: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问你呀。
  周:早习惯了,她不管我的。你先生也不说你吗?
  苏:我看他早就睡了。
  (她望着他,很妩媚的笑了一下。拿着精致钱包的手,用食指长长的指甲划了一下他的领带。接着很勉强的又笑了一下,转身扶在门上,背对着他,似乎很痛苦。)
  苏:我是真的说不出口。
  周:(走进)我知道。事到如今,谁先开口都无所谓了。
  (她看着他,转过脸,又认真的看着他)
  苏:你知道你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她走了,只听见远处的几声狗叫)

  (评:典型的王家卫式的电影拍摄剪切手法,台词和场景精简的不多余一个标点符号,并且用大量的只有演员行为动作的短镜头来代替语言来表达人物深邃复杂的内心。没有一句废话,没有多余动作,一切都只是点到为止,每位主角都酷毙了。除了引导观众的意识流是完整的,时间、地点、场景、人物、剧情和台词都是散乱的,各镜头之间很少有过渡。如果一不留神,漏看了几秒钟,就像风筝断了线,就可能就看不懂了。如果一般的电影是完整细致的小说,那么王家卫式的电影就是形散神凝的散文。)
  ……

  (还是那家咖啡馆,两人对着坐,法语歌响起。她正慢慢翻着菜单,他看着她,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苏:(她把菜单递给他)你帮我点吧。
  周:为什么?
  苏:(看着手指)想知道你老婆喜欢吃什么?
  周:(仔细看了一下菜单,抬头)那你先生喜欢吃什么?
  (两人对着吃西餐,她吃的很拼劲。他倒了一点芥末到她的盘子,她沾了一点,仔细品尝。他望着她任性的眼神)
  周:吃的惯吗?
  苏:(使劲咽了下去)你老婆挺能吃辣的。(她又使劲沾了一点)
  苏:今天为什么打电话到我公司?
  周: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苏:你倒挺像我先生,油腔滑调。
  (两人都不说话了,她喝了一口水)
  ……

  (另一夜晚,出租车里)
  苏: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周:怕你不高兴。
  苏:那你以后再也不要打了。
  (两人再也不说话了,他去摸她的手,她缩开了)
  ……

  (夜晚,楼下,两人遇见)
  周:这么巧。
  苏:是呀,你正出去呀。
  周:我整天都没有吃东西,想吃碗面。你饿不饿,一块去吧。
  苏:(笑)不了。
  周:这么晚才下班,公司很忙吗?苏:不是,就是没事干,看了场电影。
  周:是吗,好不好看。
  苏:马马虎虎。
  周:我从前也爱看电影。
  苏:你以前也有很多嗜好呀。
  周:(笑)一个人的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结了婚就不一样了。很多事情,一个人做不了主。你说对不对。
  (她点点头)
  周:有时候我在想,要是没有结婚的话,现在会怎样。你有没有想过?
  苏:可能会开心一点吧。
  ……

  (两人在空旷的巷子里走着,只听见蟋蟀的叫声)
  苏:我从来没有想到,婚姻会这么复杂。还以为一个人,做的好就行了。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单是自己做的好是不够的。
  周:不要想太多了,也许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苏:(看着他)那你呢。
  周:其实我跟你一样。(走近)只是我不去想。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老是问自己做错什么,何必浪费时间呢。我不想这样下去。

……

  (在她家,她和一个男人一起吃面)
  苏: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男人:你有毛病呀,谁跟你说的?
  苏:别管是谁,你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男人:没有。
  苏:你不要再撒谎了。你看着我,你看着我……我问你,你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男人:……是呀。

  (她轻轻打了他一耳光,镜头转过来,男人是周)
  周:你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在你面前承认他在外面已经有一个女人了,你还打这么轻。
  苏: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再来一次吧。
  (评:这是整部电影最经典的一段,看的时候,脸上笑,心里哭)

  苏: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周:你有毛病呀,谁跟你说的?
  苏:别管是谁,你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没有。
  苏:不要骗我,你看着我,你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是呀。
  (她慢慢放下碗,眼睛湿了)周:你没事吧。
  苏:我没想到我会这么伤心。
  (哭了,靠在他的肩膀上)
  周:试试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会承认,没事的,别这样。
  (她哭的更伤心了)
  ……

  (夜晚,巷子里,他冒着大雨跑到屋檐下的她。)
  周: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吧。
  苏:站了一会了。
  周:我看还得下一会儿。你等等我。

  (他拿来一把雨伞)
  周:我送你回去吧。
  苏:不好的,让人看见,话又多的。
  周:那你先回去。
  苏:他们见过你的伞,我打着回去,那不也一样。
  周:说的也对,我怎么没想到。
  苏:你先回去吧,我等一会儿好了。
  周:那我陪你。

  (两人沉默了,雨中传来雷声)
  苏:你找过我。
  周:还以为你的同事忘了告诉你。本来想找你买张船票。
  苏:你要到外地去吗?
  周:阿炳寄很多信来,说那边缺人手,要我去帮忙。
  苏:打算去多久。
  周:不知道,去了再说吧。
  苏:怎么会突然间想去新加坡呢?
  周:换个环境,免得听到这么多的闲言闲语。
  苏:我们自己知道没什么不久行了。
  周:本来我也这么想,所以不怕别人说什么。我相信自己不会跟他们一样,可是原来我会。
  我知道你不会离开你先生。我想走开一会儿。
  苏: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喜欢我。
  周:我也没有想过。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开始的。现在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不知不觉就来了。(靠近她)我还以为没什么,但是我开始担心你先生什么时候会回来。最好是别回来。我知道这样想不对。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苏:(她奇怪的看着他)什么?
  周:我想有点的心理准备。
  (雨停了,巷子里积了很多水,传来蟋蟀和青蛙的叫声。她充满不安的在他身边走来走去。)
  苏:你可不可以以后再也不找我了。

  (她靠着墙站定)
  周:你先生回来了?
  苏:是。我是不是很没用?
  周:也不是。(他面对她)那我以后再也不找你了。好好守着你先生。
  (她什么话也不说。他拉住她戴着结婚戒指的左手,她紧握着的双手松开了。慢慢的,他放开她依依不舍的手离去。她的左手抓紧右臂,大拇指上的尖指甲深深的掐进白皙的皮肤。)
  ……
  周:不要这样。(她开始抽泣)别傻了,说说而已。不要哭了。(他紧紧抓住她的左手)这又不是真的。
  (音乐响起,她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伏在肩上,很大声的哭泣。他也紧紧抱着她的肩膀,但仍止不住她的眼泪)
  ……
  (深夜,出租车里)
  苏:今天晚上不想回家。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她深情的靠在他的胸前。)
  ……
  (白天,她家里,她坐在子上,听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
  收音机:有一位在日本工作的陈先生,点这首歌给他的太太欣赏,祝她生日快乐,工作顺利。现在请大家一起收听周璇唱的《花样的年华》。
  收音机:(悠扬华美的音乐响起,接着传出了圆润而清亮的女声)花样的年华……
  ……
  (白天,她正在办公室打字,电话响起)
  周:是我。如果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
  (法国旋律的音乐响起)
  (他靠在自己家的门边,然后关上所有的灯,走了。)
  (她急急忙忙下了楼,来到他的新住处,但已人去楼空。她默默的坐在了床边,眼眶开始湿润。)

  字幕:1963年,新加坡(他和阿炳在小餐馆里)

  周:我问你,从前有些人,心里有了秘密,而且不想被人知道,知道他们会怎么做?
  炳:我怎么知道。
  周:他们会跑到山上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一个洞,然后把秘密全说进去,再用泥把洞封上。
  那秘密会留在树里,没有人知道。

  字幕:1966年,香港。

  (她又回到原先孙太太的房子,并且买了下来,后来只和自己的小儿子一起住。他也回到这里找她,但没有找到。)

  字幕:那个时代已过去关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她带着儿子出门)

  字幕:1968年,柬埔寨。

  (一座古老的庙宇里,一位小和尚看着一个奇怪的游客。他在斑斓破旧的石柱上找到一个小圆洞,深情的看着。忧伤的大提琴声响起,他把嘴伏在上面,轻轻的自语。他走了,留下一个填着带有青草泥土的洞口。)

  字幕: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以上转自张曼玉吧
发表于 2008-1-21 15: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朝烤子鱼牢新鲜个
发表于 2008-1-21 15: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dehbih 新鲜个

不熟啊不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2-5 23: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