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98|回复: 0

[综合] 靖江的南北方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26 10: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靖江境内有两种主要方言:一为老岸话,一为沙上话。另有几种小方言:泰兴话,如皋话,崇明话,以及沙上话与老岸话合流的夹沙话。

  老岸话、崇明话、夹沙话属吴语,沙上话、泰兴话、如皋话属江淮方言。老岸话是靖江市代表方言,使用人口占全市人口71%。通常所谓“靖江话”,就是指“老岸话”。

  先说靖江话的特点。靖江话和靖江的猪肉脯、金波酒一样,具有独特的风味。靖江话中有许多发音时声音颤动的声母。,如果你用手指按着喉头用靖江话读“抱、乏、道、助、造、桥、绍、跪、豪”这些字,手指就会感到有轻微的震动。它们各是一个浊音声母的代表。靖江方言具有全套的浊声母,这是隶属于吴语的一个显著标志,也是区别于普通话的一个基本特征。靖江人绝不会把“照相”说成“照像”,也不会把“地”写成“的”,就是因为“像”和“地”是浊音声母,“相”和“的”是清音声母,在靖江话里读音不同。非吴语区人学说靖江活,往往会把“水稻”说成“水到”,“喜剧”说成“洗脚”。书报上常把该用“说道”的地方写成“说到”,就是因为那些作者的母语里声母不分清浊的缘故。靖江话没有翘舌音,以致“诗人”、“私人”无别“木材”、“木柴”不分。靖江方言尖团分清,不会把“老酒”说成“老九”,“妻子”说成“欺子”,更不会以“泰星”用作“泰兴”的谐音。靖江话“n”、“L”不混,不会像南京人把“脑子”说成“老子”,也不会像扬州人把“买个篮子”说成“买个男子”。但靖江话“吴”、“胡”不分,“王”、“黄”不分。如果问一位先生:“您贵姓?”他说:“敝姓 wang。”你定会追问一句:“三横王还是草头黄?”靖江话“蛀”与“句”、“川”与“圈”、“书”与“虚”分别同音,这既不同于苏州、无锡话,也不同于泰州、泰兴话,是靖江活的又一独特之处。

  靖江方言前后鼻音不分,“人民”的“民”与“光明”的“明”同音,“树根”的“根”与“耕田”的“耕”同音。靖江人学说普通话,往往把“丰收”说成“分收”,就是由于“en”、“eng”不分的缘故。靖江话韵母方面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将”、“尖”同音,“枪”、“千”同音,因此,人们说到“十年”,总要改说成“十载”,以免“年”与“娘”同音造成听觉上的粗俗。靖江话里单韵母占优势,如说“包”、“开”、“多”、“对”等字,韵母直截了当,不必转弯。有人有喜庆之事,亲朋好友在电视里为他点歌祝贺,往往不用“贺”字,就是因为靖江话“贺”与“祸”同音。靖江话“楼”、“头”、“偶”、“侯”等音节中间有一个介音:“I”,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方言中十分罕见,是靖江话韵母方面的一个特点。

  靖江方言有七个声调。我们试以“通”、“同”、“统”、“痛”、“洞”、“秃”、“毒”这七个字各作一个声调的代表,用靖江话读,它们的高低升降是各不相同的。靖江话里有两个短促的声调,如:“秃”和“毒”,这叫入声。普通话没有入声;扬州话有一个入声,即“秃”与“毒”同音;沙上话也有两个入声,但“毒”的声调比“秃”的声调略高,与老岸话正好相反。

  靖江话有28个辅音声母,比普通话多7个;有54个韵母,比普通话多3个。靖江话有567个由声母和韵母组成的基本音节,比普通话多161个。这样,音节多,同音字相对减少,语音的表述也就更为清晰。

  再说靖江话的形成。靖江话似江南话而地域又不在江南;靖江在江北而所讲的话又不似江北话,这一独特的语言个体是怎么形成的呢?让我们结合靖江历代移民的情况,分三个阶段进行分析。

  第一阶段:初有人烟时期。靖江成陆之初,吴大帝曾派人在此牧马,牧马的军士,便是靖江最早的先民。那时靖江的语言大概以“军语”为主;即使军语,也该属于吴语,因为那些兵士大多是祖籍 吴郡的孙权从江南招募而来的。如靖江最早名为“牧马大沙”,之所以被后人讹读为“白马驮沙”,就是因为吴语中“牧”与“白”谐音以至相合,“大”与“驮”同音以至相代的结果。

  第二阶段:江淮流民时期。靖江最早有案可稽的移民,是南宋建炎四年(
1130年)岳飞“渡江淮流民于阴沙”。传说靖江的朱、刘、陈、范、马、陆、郑、祁八大姓氏,就来自于那批移民。那批移民的语言,也应该是吴语。因为吴语分布在淮河以南,及至江西、福建等广大地区。南宋初年,江淮地区的北方话体系尚未形成,虽然以后金人南侵,北语南移,长江以北江淮方言形成,但靖江位于长江之中,交通阻隔,所受的影响极小,以至出现像现在这样的吴语孤岛;而且内部语言差异不大,可见其相当稳定。

  第三个阶段:隶属江南时期。元代以后,靖江划归江阴管辖。这时,江阴有人开始移居靖江。如元末江西人刘兴,因击寇有功,受“千户”之封,其子孙即落籍江阴及所属马洲,世为巨族。明代范子惠,系范仲淹的后裔,初居江阴,后其父遇盗沉江,即与兄同涉马驮沙,田园渐广。靖江建县后,隶属常州府,在此后的500多年中,有460年属江南管辖。此间靖江与江南交往频繁,江南来的移民也逐渐增多,这就进一步强化了靖江话的吴语属性,并带动靖江话向现代吴语发展。在靖江,尽管许多地方靖江话与江淮话仅一河之隔,始终改变不了靖江吴语的基本特征。不过自古以来,不断有人从北方方言区迁人靖江居住,靖江话又长期处在江淮方言的包围之中,这也不可避免地掺人了江淮方言的成分,尤其是词语方面。如“脸”不叫“面孔”,“穿衣”不叫“着衣”,否定副词“不”不说“弗”,人称代词用“我、你、他”,“哪里”也说成“哪块”,都与江淮方言相似。

  最后说说靖江话的发展。语言是不断发展变化的,靖江方言也不例外。如旧县志说“靖语谓尔我曰你些、我些(音近心韵)”,现在本市只有东端的土桥、长安,西端的红光、新丰等乡镇的老年人偶有使用,其他地方都不用了。可见语言的演变,是由经济文化发达的中心地带向四周扩展的。

  靖江有几个颇具特色的常用词。疑问代词“什么”,靖江称“底高”,仅与常州的“嗲格”、丹阳的“的告”相似,与其他地方泅异。靖江话称“玩”为“象”,这可能是江南“白相”两字用靖江音快读而成,只是其中的“白”字已虚化为与“相”的声母同声部的浊音了。靖江话称“小孩”为“siang”,这也是一个合音现象。据光绪五年《靖江县志》记载,靖江原称“小孩”为“小囡”。“小囡”,语流音变为“小安”,现在靖江有些偏僻地方某些老年人还这么称说。“安”,靖江人发音与后鼻音“ng”相近,因而“小安”快读就成“ siang”了。靖江方言里以“iang”作韵母的原来只有一个“siang”字,可见其来源之特殊!

  随着学校普通话教学的加强和广播、电影电视的普及,靖江话日益向普通话靠拢。如“干”字,现在一般人都读为“gan”,很少有人读如“灌”;“县”,现在一般读“xian”,很难听到有人读成“院”了。靖江过去称“祖父”为“老爹”,后多称“佬佬”,现在一般称“爷爷”;过去叫“母亲”为“姆妈”,称“妈妈”有骂人的意味,现在小孩儿一般都称母亲为“妈妈”了。六七十年代称丈夫、妻子为“老公”、“老婆”显得俗气,现在称“丈夫”为“老公”还有点别扭,称“妻子”为“老婆”就习以为常了。

  靖江话处在吴语和江淮方言的交界处。吴语是基础,但由于江淮方言的长期影响,因而形成了“南中有北”的特点。有人说,靖江话是“苏北词汇加上江南腔调”,不能说没有道理。当前,经济大潮汹涌澎湃,人们你来我往,五方杂处,八音会合,对各地方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向全民族共同语靠拢,这就是靖江话发展的方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2-12 18: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