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230|回复: 122

弄堂童年(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0-20 11: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贴一篇回忆文字,给各位添加话题。江南小弄堂里的童年生活实在有滋有味,我贴慢点,大虾们有体会的不妨也谈谈啊。图片全系转帖,增加个情趣而已……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7-11-24 12:2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1: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投降那年,我6岁,上小学1年级,上的是白水荡小学。其实,我5岁时已在连元街小学上过1年,因搬家而转学,又因年龄小重新再从1年级上起。白水荡小学,坐落在无锡城中大王庙弄弄底,这条弄堂是人来人往的盛巷的一条横弄,长不过几十米,有一家“城中旅社”开在里头,其余全系住家户。弄堂,就是里弄、胡同,从前年月在尚无高层建筑的锡城密如蛛网。白水荡小学,老早以前是所庙宇,庙宇就叫大王庙,因此早年也许叫大王庙小学(杨绛有文写及),至于供奉的是个什么大王我也不甚了了。校门旁不远处有石砌水池,池边石刻“白水荡”三字(后来了解是古迹),据说与附近公花园(现城中公园)的池水相通。但在那时,所谓白水荡,只是一池供居民洗洗刷刷的脏水,天天有人在里面倒马桶。我家搬住大王庙弄,上学方便,有时分明听到预备钟声敲响,背起书包拔脚跑还来得及冲进教室不迟到。按理,日本投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但我除了记得满街挂起青天白日旗,其余偏偏毫无印象。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7-11-16 11:3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发表于 2007-10-20 12: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文笔
发表于 2007-10-20 12: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高夀了!讚文筆TOO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2: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啊!年龄算得出来个,勒年轻朋友堆里轧闹猛……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2: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无房产,向来租住人家房子。搬来前,原住靠近北门的“胡桥下”,那里是我的出生地。胡桥下是条沿河小街,河就是穿城而过的直河(建国后填平成为中山路的一部分),往南一直走就到连元街小学了。小小的我上学由爷爷接送,雨天路滑,爷爷驼我走,冬天寒冷,爷爷让我戴口罩。口罩日本货,黑呢料,菱形,上面有6个或8个透气孔,现在想来它就起个防寒作用。房东开“鸡鸭作”,宰鸡杀鸭,至今记得楼下地上一盆盆的鸡血鸭血。当时是敌伪时期,我太小,听大人讲过在我身上发生的两件事。一是我独自坐在门外小竹椅上晒太阳(冬天),一路人走过,一把抓走了我头上的新绒线帽。邻居阿大一眼看见,毫不犹豫追上去,让小偷吃了一顿生活。第二件事情是日本兵来通知家家户户去人开大会,到我家,我挥着手说都去了都去了……“胡桥下”今已不存,早已淹没在后建的楼群中了。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7-10-20 12:53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2: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鸡鸭作”在楼下,我家住楼上。5岁前的记忆很模糊,但推开后窗就是河道的印象非常深刻。白天,河港里船只往来繁忙又喧嚣,运米面的,运柴草的,运蔬菜的,运黄沙砖石的,运一坛坛黄酒的,整日里舟楫过往不绝……为争抢水路,船上人相互斗嘴争吵天天都能听到。妈妈用一根绳子从窗户吊下小水桶提上河水,可以用来拖地板。洗脸水洗碗水也就倒入河中。至于淘米洗菜洗衣服,就下楼开了后门走下码头进行。家中做饭全烧柴草,无论硬柴软草就在后门头船上大称称过,论担购买,卖柴人帮我们搬进来码放堆好。那时不知污染为何物,河水清得很,六月里下河游泳的大人小孩不计其数,我总是伏在后窗上痴痴地看。我若躺在床上一觉醒来,首先看到的,就是倒映在天花板上的水光波影……
发表于 2007-10-20 12: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慈祥的爷爷的爷爷跃然纸上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3: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锡沦陷后,城里人常被驱赶到外操场集中。祖父目不识丁,去了回来也说不清所见所闻。他说,有时几个东洋人带来一个头上蒙着布套子的中国人,只露两只眼睛,而后就在人堆里转悠。有时,这样的人还坐在轿子里,轿窗挡着纱布,从外面看弗清此人面目,轿夫抬着轿子在人丛中游走……我妈问,后来抓走什么人没?祖父说,只要轿子里铃声一响,就有人被拉走,我妈说这是汉奸来认人啊。故事听多了,我就问让汉奸认什么人啊?母亲说认共产
党、游击队呗……祖父又说,他有一次还看到东洋人把几个反剪捆绑的中国人推入土坑中,然后往里倒水。我妈说倒的那是水吗!别是汽油或硝镪水吧?祖父懵懂弄不清,讲不出个所以然。我长大后意识到,那时万千普通中国百姓像我祖父那样的人绝对为数不少。妈妈说过,在农村,日本兵在路上走累了,竟然挥手命令正在田里劳作的农人过去伏在地上,好让日兵垫屁股当凳子坐!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3: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讲起来吓人,家父进过日本宪兵队。事情起因,缘于他和他几个朋友在一家电料店里与一个做汉奸的熟人吵架,父亲骂他狗仗人势,他便领了两个东洋兵来捉人。父亲已经走在回家路上,不想就在街头被指认,日兵喊过来一部黄包车,坐上去,命我父亲坐其腿上,日兵双关抱住,就叫车夫拉往火车站宪兵队,另一日兵跟着车跑,汉奸则洋洋得意地目送。进去后,硬要父亲招认是抗日份子,不承认?挨嘴巴,睡水泥地,看狼狗咬人。后来家里人化钱转辗托了人情才保出来,还带回一张写有日文共产党容疑者×××”的纸头。饱受惊吓的父亲为此大病一场。抗战胜利,父亲在崇安寺亲眼目睹该汉奸被众人揍得满地打滚。我曾问,你那时何不也踢他两脚出出气?他说算了……还说,看到投降后的日兵终日打扫街道卫生,一个个垂头丧气、泪流满面的样子觉得可怜。这种怜悯心态,大抵和当年国民政府放弃战争赔款一个样。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7-10-27 21:1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发表于 2007-10-20 14: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勒矮凳浪听大爷叔讲故事
发表于 2007-10-20 14: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7: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连元街小学,名闻遐尔,有百多年历史了,就是现在在无锡也有名气。但在日本人统治时期不行,我虽很小,仍清晰记得1年级无课桌,只有课台板,就是用长条木板铺就的窄台板。至于坐的板凳一律学生自带。妈妈为让我坐舒服些,将家中的一张小藤椅搬去,结果坏事,小同学你也来抢,他也来坐,坐上去还浑身乱动大喊惬意……辰光不长便基本散架。我是长子,上学是大事,记忆中我的书包是只小皮包,能背能上锁,出尽风头。可是也许是操作不当吧,有次上课了,我却怎么也打不开,可急坏了,好几个小同学还来帮忙。那时候,低年级学生用“石板”练习写字,用石笔在比书本大些的石板上划字,字迹比粉笔淡,但能写细小的字。这一种书写工具,估计是从日本传进来的,只有老年人有这种经历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7: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荡小学每天要开“晨会”。也就是早晨上课前全校师生必须集中礼堂,由校长首先面对总理(孙中山)遗像默念《总理遗嘱》:余致力国民革命……然后转过身带领大家唱国歌(国民党党歌),下来再训话。那个礼堂,据大人讲就是从前寺庙的大殿,校长站立的小舞台很矮,学校一切文艺演出也在此进行。有两桩关于小舞台的事情记忆犹深。一次是高年级女生演出一个什么节目,她们化装成有老有少表演集体舞,谁知那个脑门画了皱纹扮演老妇的女生老大不愿意,又犟不过老师,只好一边抹眼泪,一边与同伴整齐划一地跳舞,看了真叫好笑。另一次不是游艺会,是学生演讲比赛,因此有老师坐在台上压阵(坐的小板凳)。有个穿旗袍的女老师大意了,让席地而坐的众多小学生大惊小怪,因为她的白色小内裤实在忒短小啦……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7: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约上2年级的时候,上午课间老师总提了个水吊子来给我们倒热牛奶,杯子学生自带。长大后方知那是美国牛奶,是美国救济总署发下来的奶粉冲的……但三年级的时候牛奶没有了,夏天天气炎热,小学生都带水喝,那时没有什么塑料瓶,也许国外塑料刚发明,反正中国人没见过,因此都是用洋瓶(玻璃瓶)装水。下课了,口干了,我正举起瓶子对口痛饮,两个打闹的同学飞撞过来,正巧撞到瓶子,顿时将我两颗门牙撞落,流了一嘴的血!于是引起一场动乱和纠纷。问题是我换过牙了,家里人就担了心……不料,慢慢地又长出了新牙,长得难看些,是两颗小板牙。随着年岁的增长,门牙倒是没有变得十分难看,但始终不吃劲,也就是光靠门牙咬不断硬东西。几十年后跟人说起这事,没几个人相信,换过的牙能再换一次吗?这似乎成了疑案,不仅无法对证,连我自己也渐渐怀疑起自己的记忆来,难道是换牙前被撞的么?
发表于 2007-10-20 17: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是牙还没出好就被撞断了,下一半继续长……
发表于 2007-10-20 18: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大椿 于 2007-10-20 17:04 发表
小同学你也来抢,他也来坐,坐上去还浑身乱动大喊惬意


怎么写得那么好的啦
发表于 2007-10-20 18: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大椿 于 2007-10-20 17:05 发表
有个穿旗袍的女老师大意了,让席地而坐的众多小学生大惊小怪,因为她的白色小内裤实在忒短小啦……


我要有大椿那么可爱的长辈就好了:diehard:
发表于 2007-10-20 19: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大椿 于 2007-10-20 17:05 发表
   有个穿旗袍的女老师大意了,让席地而坐的众多小学生大惊小怪,因为她的白色小内裤实在忒短小啦……


发表于 2007-10-20 19: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椿前辈好可爱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11-28 16: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