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19|回复: 0

李如龙先生访谈录:(三)如何考释方言本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0-2 02: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如龙先生访谈录:(三)如何考释方言本字


问:方言调查研究中总会遇到一些有音无字的词,需要考释本字。这些有音无字的词反映了什么现象?您也喜欢考本字,您考本字的方法是什么?这种方法考出来的本字可信度有多大?


答:方言词汇需要考释本字的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语音对应中属于常例,基本对应,但字义演变特殊的,典型的是吴语和闽语的“侬”。戴侗《六书故》就说:“吴人谓人侬”,称别人或称人这个基本词为侬。闽语到现在为止,人还说侬。吴语的上海话是指第二人称,吴语有些地方是第一人称。这个语音是常例对应,但从字义来说,是古义。因为现在从汉代以来,除了六朝的乐府还有用侬来称人,后来就没有了。再比如说“鼎”,闽语区的人说铁锅为鼎,这个鼎的用法,根据丁邦新先生的考证,在汉代已经不用来指铁锅,锅说成镬。鼎是先秦的说法,也是字义演变的特殊。

       第二种情况是字音演变属于特例。有时候字义也发生了变化,这就更麻烦了。比如说,闽语区的高说悬,悬本来有高的意思,悬崖就是高崖。高说“悬”,福州话读成[kEiN2],闽南话读成[kuai)],都是[k]声母,不是群母,是匣母字来的,就是说,匣母字在上古是读[g]音,后来清化为[k]。这从语音来讲属于特殊的变例,字义也有了变迁,共同语高不说“悬”,“悬”是用作动词。

     
      考证方言词的本字,有三个工作要做。

    第一,就是进行音韵的论证,看它是否符合古今音的对应,是基本对应,还是条件对应,还是特殊的个别字的对应。一定要理出头绪来,证明这个读音跟本字的反切是可以对应的。

      第二,字义的演变必须有一个科学的说解。悬怎么有高的意义?人为何有侬的说法?都要说得通。

     第三,最好除了用古代保留下来的韵书中的反切和字义的注解之外,还要在其他古籍中找到用例作为旁证,说明不是孤凭独证,而是在口语中存活过的。当然,最后这一条不一定都有,因为可以有方言的创新,不一不定在古代都存在。从方法上讲,只要遵循这样几种方法,我想,可以保证它的可信度。


问:考本字既然要靠该方言的语音演变规律,那么,在某一方言与中古音的对比都明确的情况下,为什么同一个词不同的人考出来的本字会有不同?

答:同一个音考出不同的本字来,主要的原因一个是比较的面够不够宽。考本字最好不要只就一个点作出结论,而必须是一批点。就是说分布的面越宽,在许多方言里都用,而且在不同的方言里音韵上能对齐,你考的本字就越可靠。如果就某一种方言得出的结论,只能管得住一种方言,管不了别的方言,就有可能出问题。所以说,要在方言比较中考本字。刚才说的厝,现在有三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伤遇切的“戍”,一种是仓故切的“措”,一种是七赐切的“广刺  ”。如果看覆盖得广泛,这个音应该是遇摄合口三等书母字的“戍”,这个音较符合。第二个读音是模韵去声一等字,现在各地写的“措”,与错是同音假借,就是措置。这三个字,一个是遇摄合口三等,一个是遇摄合口一等,一个是止摄开口三等。七赐切的这个字显然是在许多方言是通不过的,只在漳平龙岩一带通得过。从字义来分析,“戍”是驻守在边防的人所盖的房子,可以当名词,也可以当动词。“措”,北方人到了闽越人地区定居,定居总要解决住房问题,最开始的房子肯定是粗制滥造的临时的权宜处置的居所,这个字在语音和意义上都是可以说得通的。我还是主张一般写法的厝,《愚公移山》中就有“一厝西北,一厝东南”的说法。语音和意义上都是可以说得通的。本着严格的科学的作法,从音韵与字义上论证,应该是可以论证清楚的,不一定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然,也有一些方言词考不出本字,少数民族语言留下的底层,或者是方言的创新,本来就没有本字。所以,说方言里无一字无来历,我想,也是站不住脚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9-22 15: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