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2|回复: 3

[语音] “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5 07: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家离乔家栅老店不远,所以在居住地听人读“乔家栅”,读音都是对的。走得远一点,就渐渐地听见各式各样的读法了。

这个字,在普语里也是容易错的,不过很早字典就把shan也算正读了,于是大大减少了读错机会。


可是,普语里能读shan的,只有“栅极”的“栅”,“乔家栅”的“栅”没有跟着改读,所以照样有人读错。十几年前,上海电台的资深播音员也读错了,被人打电话纠正。


连带的,“铁栅栏”的“栅”也没改读,读“铁萨辣”,读错的人同样很多。估计,读“铁三来”个不会很少。倒是不弃母语的人一般读不错。

发表于 2021-10-18 20: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输畀侬 于 2021-10-18 20:49 编辑

从“乔家栅”说起
楼启明
语言文字周报        2020-08-16
  “乔家栅,是驰名中外的老字号品牌……”听到上海电视台的播音员和记者将“栅”字念作shān略感诧异,这个字通常念zhà呀。念shān莫非是有特殊的讲法?我们先来看看各大辞书如何注音:
  
  
《现代汉语词典》
《辞海》
《汉语大字典》
《汉语大词典》
栅栏(及营寨等)
zhà
zhà,又读shān
zhà(又读shān)
zhà
术语“栅极”
shān

shān
shān
地名“上栅”“下栅”

地名“大栅栏”

shà


  上海的“乔家栅”糕团店得名于诞生地“乔家栅”小巷。该处几百年前是湖南巡抚乔光烈的住宅,宅所两端置栅门,故称“乔家栅”。如此说来,这个“栅”应当念zhà。吴语念sa'⁷(本文用汉语拼音拼写方音、古音,隔音符号'表示声门塞音,上标1、5、7、72、8、0表示阴平、阴去、阴入、下阴入、阳入、轻声),声母近普通话sh而远zh,上视或许因此取shān而舍zhà。依《辞海》和《大字典》,shān可作栅栏义的又音;依《现汉》和《大词典》,shān仅用于“栅极”。
  《大字典》在“zhà(又读shān)”后引《广韵》“所晏”“测戟”“楚革”三个切语。“所晏切”中古拟音shïän⁵,按演变规律今当作shàn。shān与其说源自shàn,不如说晚近照着“删”“珊”等字类推而来。民国时的《国语辞典》中,“栅”字音jah、又音shann(国语罗马字,转写汉拼则为zhà、shàn),尚无shān音。
  物理学术语“栅极”译自英语grid,后者本义也是栅栏。“栅栏”口语中时不时用到,不至于念错。但除此之外,“栅”字口语鲜用,不与“栏”同现便不易认读。当它出现在“栅极”“栅格”等新名词中,极易被人错按半边认读,shān音由此产生。类似的,“幵鳥”字《康熙字典》收有六个音项,其中“五革”“古贤”“五坚”三个切语用于“鵁鶄”(池鹭)义。《大字典》以“古贤切”为正,订为jiān。但据上海自然博物馆专家所言,该字用于鹭科动物名字时科研人员多念yán——恰是《康熙字典》中的俗字(“鳽”,声旁作开,不作幵)、俗音(“音研”)。《辞海》未收“栅极”,但收了测绘学术语“栅格数据”,并置于“zhà,又读shān”项之下。笔者揣度,《辞海》若收“栅极”,也会如此处理。即,凡由“栅栏”引申而来的词都推荐zhà音,但同时列出又音shān。
跟“栅栏”有关的地名,《辞海》却更注重“名从主人”。广东地名“上栅”“下栅”中的“栅”,粤语念cak⁷²,与“楚革切”(中古拟音chïêk⁷)相合,折合普通话cè。虽然粤语中此“栅”与“策”“册”同音,但它在“栅栏”里也念cak⁷²啊。《广东省珠海市地名志》说:“‘栅’意为栅栏……那时香山县濒海,曾多处设栅,上栅、下栅……为当时的军事设施。沿栅的村庄就分为上栅、下栅而得名。”这段话八个“栅”,都跟“栅栏”有关,粤语念来也都是cak⁷²,用普通话念却要区分zhà、cè,岂非怪事?既然普通话“栅栏”的“栅”审订为zhà,而非“楚革切”按规律演变而来的cè,那么各地相关地名中的“栅”也应注zhà。否则,对当地人学习普通话、外地人了解当地方言都是徒增困扰。好在《珠海地名志》对这些地名一律标注zhà音。《上海地名志》对“乔家栅”注音Qiaojiashan,未注声调(可能是传统韵书“所晏切”的shàn,也可能是普通话新生又音shān),笔者建议改以zhà音为正。
  北京内二区的一“大栅栏”读法并无特殊之处,前门外的另一“大栅栏”(下称大栅栏₂)却念作da⁵shi⁰lar⁵或da⁵sha⁰lar⁵。如果大栅栏₂真是“栅栏”的话,那么这个“栅”理应注为zhà,shi⁰或sha⁰只是方音,类似吴语念sa'⁷、粤语念cak⁷²,不应收入通语辞书。有人认为,此shi⁰是由shan¹到sha⁰一路弱化而来。不可否认,这种音变完全有可能。只是,全北京那么些个带“栅栏”的地名(单“大栅栏”就有三处),为什么别处都好好地念zha⁵,唯独大栅栏₂先改按半边念shan¹后又弱化为sha⁰、shi⁰?反观吴语,不独上海“乔家栅”,吴越地区“栅”字几乎都念sa'⁷。本文赞同袁家方先生的看法——此“栅栏”本为“沙拉”,满语“珊瑚”之音译,大栅栏₂意“大珠宝市”。乾隆年间,“廊房四条”改称大栅栏₂,“沙拉胡同”改作“栅栏胡同”,同时期还有个“小栅栏胡同”。清末,后两者改作“纱络胡同”“沙栏胡同”;前者没改成类似的满语音译形式,但读音也未因汉字形式雅化而改变。于是,原本三处读音特殊的“栅栏”,只剩下大栅栏₂孤零零地面对一众带着真“栅栏”的地名。《辞海》单列shà音,当是将其视作sha⁰、shi⁰的本音。只是声调似乎应作阴平,或者直接注轻声。
“栅”字为何念shi⁰或sha⁰曾经困扰大家多年,而zhà音的由来也算是个谜。“测戟”(中古拟音chiäk⁷)“楚革”两个切语按演变规律今当作chǐ、cè,而不是zhà。笔者查到最早明确的zhà音记录见于1874年铁珊编著的《增广字学举隅》:“栅。楚各切,音策。竖木以立栅,柴也。俗读若乍。”1867年威妥玛编著的《语言自迩集》则记有cha²、shan⁴(威妥玛拼音,转写汉拼则为zhá、shàn)二音,与今天两读的差异都在于声调。再往前,近代韵书、字书的记录大多承袭《广韵》记音,特殊的记录似只见于明末张自烈编著的《正字通》:“栅。初格切,音拆。营栅编木为之……本音折。旧注又音讪亦误。”
  综上所述,当今各大辞书所注诸音:
  zhà音与《广韵》“测戟”“楚革”二音没有直接关系,《正字通》《语言自迩集》《增广字学举隅》展现了口语音从“折”到“闸”“乍”的变化历程;
  shān音亦非源自“所晏切”,后者作为又音止于《国语辞典》,前者很可能是新生的讹音(尤其可能诞生于一些科学术语中),笔者倾向于如《辞海》那般将其作为又音记录;
  cè音符合“楚革切”演变规律,但是既然普通话正音订为zhà,就不该再立此音,“上栅”“下栅”乃至“乔家栅”都应取zhà;
  shà音仅用于大栅栏₂——实为“大沙拉”,声调似可商榷。
  吴语区统一的sa'⁷音倒是令人怀疑“栅”字本应有类似“所革切”的一读,但中古韵书失收。也有可能是吴语“栅栏”前字念“所晏切”,又受后字影响促化——后字念la'⁸,亦作“⿰木腊”(壮字也有个“⿰木腊”,同形而已),应该是新造的形声字。而单音动词“拦”吴语方言也多念la'⁸, 看来“栏”“拦”在古吴语中似有阳入通转的迹象。
  “栅”字(以下论及字形,引用时不作简化)还有两个跟“栅栏”无关的义项——作为“楠”“柟”的讹字,各大辞书均未收录。
楠:后晋辨析手写佛经疑难俗字的《可洪音义》中有“樟𣑭梓(右下‘十’有两横)。上音章,中音南,下音子。并木名”;又有“𣑭薪。上音南”;还有“𣑭杖。上奴含反,下昨来反。木名也。正作柟材。”
  柟:明代徐孝编著的《合并字学集篇》中有“柵(冊中仅一竖),音然,梅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5 17: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某資深播音員?大shí'lànr
发表于 2021-10-18 20: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早字典就把shan也算正读了,于是大大减少了读错机会。
可是,普语里能读shan的,只有“栅极”的“栅”
“乔家栅”普通话像煞订为“删”了,明明是读半边习非成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12-6 15: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