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57|回复: 2

我处外地人的一个关于穿着打扮的另人觉得困惑的地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7 2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处人是比较土的,我想这点大家应该都没什么意见。但是我发现我处的外来人(外地人或上海人,不要以为上海人到我处就不是外来的,下同),却比较爱打扮,更时髦一点,更日韩一点。这个现象差不多从10年前就开始了,最近几年更加明显。

我好多年都一直在上海,偶尔回一次我处,我处的外来人都会让我有意外发现。我在我处看到过日系女生水手服,类似于女仆装的衣服,还有一次在我处汽车站的车站里看到两个外来妹穿着一种奇怪的衣服,COS不像COS,古装不像古装。另外还看到过两个矮个民工仔染着蓝色,红色的鸡窝状,类似于爆炸头的头发(但是我发现我处理发店里的外地人,倒不是这样的,大多穿的也并不特别),还有一次深夜里看见一个脸上浓装艳抹,穿着紧身衣服的外来仔在街上游逛,不知道是不是鸭子,另外一次在我处某小区里还看见过一个脸上涂抹满了的,好像嘴唇也涂了,甚至我怀疑他描了眼线,发型发色也典型日本的日系男。其他还有一次,同样在该小区,我还看到过一个看上去有60多岁外来老太婆穿黑丝上衣,并且里面还穿了吊带,另外还看到过50多岁的外地老太婆露脐,真是瞎了我的狗眼。上海地区的外地人,绝大多数都是中青年,特别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老年人比较少,但是那个老太婆的长相神态不仅一看就像外地人,而且我还听到她和一起的一个很村姑的外地女人在讲外地话,所以完全确认了是外地人。后面的五个案例都5-9年前的了,还不是现在的。上面这些是比较特别的,比较普通方面的,我处的外来人的外型上也有一种日本化的倾向,日系元素比上海还浓。比较典型的比如是日本风格的上衣和中短裙+长靴(有时也有长筒袜),还有连衣的公主裙,我处的外来人这样穿的,从比例上来说,比上海还多(韩系类似打扮似乎“金属感”更强,更成年人一点,日系喜欢所谓“卡哇一”,比较低幼化,我处的外来人大多更趋向日系),比如发型,“日系道姑头”的比例明显高于上海。我也不是说乡村非主流,民工杀马特那种,那一类本来就是打工妹打工仔的专利,我不会感到惊讶。除了日系风格外,我处的外来人尤其是外来妹在其他穿着打扮上也比较光鲜亮丽。有些外来妹一看就是套了件花哨衣服的村姑,还有些外来女气质相对比较好,不像那种典型的外来打工妹,最近3,4年我感觉后面这类明显多了很多,有次我还看见三个长地很漂亮,气质也很好,腿比较长身材不错,穿着看上去有那么点“品位”非日韩风格的外来女,绝对不像那种低档的打工妹,也不像那种庸俗妖艳的“二奶”,所有这些人都不清楚是什么来路,只能说我处现在的人非常非常杂。另外,我处的外来妹爱露敢露的程度,是丝毫不亚于上海的,有些是鸡可以看出来,因为职业原因她们穿得露一点另当别论,但是大部分爱露的外来妹我觉得都不是鸡。我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哪里人,是外地人还是上海人,是长期生活在我处的,或住上海但在我处工作,还是游客,还是出差,还是路过我处,还是最近的上海拆迁户,但是反正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我处本地人。能看得出来是我处本地人的年轻人,基本穿得都很普通,很主流,没有特别时尚,没有过于日韩,也没有很暴露的(我只确定过有一个曾留日式爆炸头的我处本地人,至少7,8年前还很喜欢在嘉二中里打篮球,听说名字叫什么“李晓峰”,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认识)。我处的外来人,在我印象中,某种程度上已经和妖魔鬼怪差不多。虽然不是所有的外来人都是这样的,但是从比例上看确实远远超过上海。

我处本地人是比较土气的,我这一代人基本都是土里土气的,无论男女,比我小几岁的,现在接近奔三的年轻人会好一点,现在的90后也会比较好一点,不会再和上海的主流有明显的差异(当然指上海的大众人群,不包括上海比较时尚的一些人群。另外现在30多岁的我处人,应该记得,这个年龄的人,在我们10多岁,20多岁尤其25岁以前的时候,和上海的同龄人都有些穿着打扮上的差异,明显比上海人要土气),但是他们都还是在我处本地人的风格范围内的,并没有出现什么180度的大转弯,大变化的现象。所以,我处本地是从来没有什么时尚,日系的土壤的。如果我是外来路过的,现在来我处,可能会误以为我处本地年轻人就是这样的,只有土生土长的我处人,对我处的情况知根知底,才知道我处人其实不是这样的,街路上的那些人,绝大多数根本就不是我处本地人。

多年来,我在上海和上海边缘的一些城乡结合部,学习,工作,居住过好几个地方,从名义上还是属于本县,但是苏北籍上海移民占大多数的丰庄,以及原属本县但是后来成了苏北籍上海人老巢的桃浦,到靠近人民广场的北京路附近这样的绝对的市中心,从杨浦靠近宝山地区这样的偏僻角落,到虹口中心的鲁迅公园,虹口足球场一带的附近,从下只角的江湾附近到到古北这样外国人聚居的高尚区域,从大建设前的比较破烂的五角场,到不远之处的复旦大学周围这样比较有书卷气息的地方,跨度还是比较大的。另外,也包括我处人一般都比较熟悉,经常在那里转车的北区汽车站,三汽公司和江苏路,上海火车站,华东师范大学附近等地点。徐家汇,中山公园,外滩等地虽然和我在上海的活动区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也经常会路过等。可以说,虽然我是个乡下人,在上海时和我打交道的大多是外地人,我也没深入接触过很多上海人,但是上海基本是个什么情况什么样子我还是有个基本印象和了解的。

我发现了这样的现象:上海市区的女人(包括上海女人和在上海的外地女人)夏天的穿着暴露程度,似乎略不及丰庄,桃浦,杨家桥这些靠近本县南部的城乡结合部,也不比在我处看见的女人(外来妹,上海移民和游客)穿地更暴露。上海市区的人(包括上海人和在上海的外地人),没有我处的年轻人(外地人和上海移民和游客)打扮地日系,花哨,甚至我处的很多中老年上海移民和游客,也比上海市区的很多地方的上海中老年人衣着似乎更光鲜一点。我在上海那么久,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什么水手装,女仆装(前几年一则新闻,上海开了第一家女仆咖啡馆,从那些穿女仆装的服务员的相貌气质,我可以判断基本都是外地人),以及上文我说的那种在我处汽车站看见的奇怪服装,日韩风格也没有特别的浓重,包括原属日租界的虹口地区,也没有感觉和上海其他地区相比有何特别之处,没有感觉更日系(当然在特定地段可以看见一些穿日式校服的学生妹,她们冬天还穿短裙露出大腿,应该是日本人,不是上海人)。上海市中心地区确实可以看见一些时尚族,但是他们的风格和我处的外地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比较国际化,日韩元素相对比较淡。上海市区的外地人,总体给我的印象也不是我处的外地人那样的,特别是一些比较边缘地带,不太市中心的地区,很多外地年轻人穿得也很朴素,有点土气,除了马路上,偶尔也在网吧观察过,觉得那里的网吧比我处,本县镇的网吧里的外地人的穿着,头发似乎更朴素,更正经一些,女的也更少。即使在市中心,衣着朴素的外地年轻人也是不少的,甚至有些还是大学生的外地年轻人也是这样。

根据我的印象,上海的男青年,一般在外形风格上都比较清爽和干练(少数一部分看上去还是有点奶和娘,但大多数不是的),很少有走日韩路线的,印象中几乎没有见过日本牛郎式,韩国人妖式的打扮的,普通的日韩元素也不多,也没有什么奇装异服。甚至有些上海人说,上海男青年连染发的都很少。根据我的观察,确实如此。这一点上,上海人其实多少还是有点江浙人的特点的。当然这是对上海男青年而言,上海女青年有所不同。上海女青年分为两类,一类看上去就比较妖艳(打扮妖,气质也妖),轻浮,时尚,开放,泼辣,高傲,并且那种长相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上海人,还有一类比较大众,和外地人区别不大,甚至有一部分看上去还比较老实,文静,带学生气的(我对上海妹不太了解,据我认识的一些外地人说,他们觉得很多上海女人其实很保守的,当然他们对上海妹本身兴趣不大)。我以前对上海人偏见比较深,觉得上海女大部分都是第一类那样的,后来发现其实不是,第二类人数量是不少的,甚至可能是多数,至少比我想象的要多。我一直认为上海人不是江南人,是有原因的,比如就上海妹而言,第一类的那种,难道是江南人?江南女子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虽然很多上海女青年可能会有一些日本元素和风格,但是并不比在上海的外地人更突出。

很多江浙,上海地区的人在QQ群和帖吧里以前讨论过这个话题,他们一致认为江浙人和外地人不一样,江浙年轻人的穿着打扮都比较清爽(当然不是指什么台式小清新),比较中规中矩,很少有花哨和另类的,更没有奇装异服。以我对我处,本县地区的了解,确实是这样的。我看到天涯上很多苏州人说,他们自己都认为苏州人穿得比较土,比较朴素的,甚至有个苏州女说,她稍微穿得鲜艳靓丽一点出门,她父母都不允许,认为像“戏子”,不够庄重,并且这是苏州的普遍情况,她家并不属于很特别。而且苏州女人穿得也很保守,一般不会露,夏天大街上连穿个吊带的本地女人都看不到的。那些苏州人认为,苏州和上海是两个风格的城市,苏州朴素内敛,上海的风格就是比较喜欢张扬艳丽,比较开放大胆(特别说明,以上全部是天涯苏州社区里的一些苏州人的言论,并非本人的言论。这些苏州人的观点,也没有其他人反对,说明他们说的基本是事实)。对于这些苏州人的话,本人是非常相信的,因为我处人,本县人就是这样的。

我01年,02年刚到复旦,五角场一带的时候,认识了很多外地人,那些外地人当时也刚到上海读书,他们说,他们觉得上海这边的人很多穿地也很土或者很一般,不比他们老家那边时尚。一个混长沙,一个家在株州的两个湖南人说,湖南那边比上海这里的学生时尚多了,衣服头发全是花花绿绿的,每个人身上都会穿几个洞,纹几个身,复旦,五角场这里的学生和年轻人都土里土气的。还有两个淮南地区的安徽人说他们那边的学生也是这样的,比上海这边要时尚。其他外地人虽然没有直接说上海人土(当然他们那个叫“花哨”,不叫“时尚”,但是很多外地人是这样的理解的,他们觉得花哨就是时尚),但是很多也觉得上海人穿地不怎么样。虽然他们自己也穿地比较土的,但是他们喜欢说老家年轻人时尚,花哨。当然这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时候,中国的年轻一代接触网络都还不久,还没有流行现在那么多的花头花脑的东西。

我处人,本县人是江浙人,不是上海人。当然,上海人(至少是苏南浙江籍的上海人)也属于广义上的江浙人,只是和主流江浙人有一些明显的区别。外地人对江浙人长期以来有一种偏见和误解,他们认为江浙男人是小白脸,娘炮,女人性开放,但是事实不仅不是这样,而且恰恰相反。我从来不觉得江浙男人是小白脸,娘娘腔,江浙人的审美观,性别观是很正常的,从来不以外表小白脸,性格软弱无能为荣,不以男人女性化为荣。我觉得中国的男青年外型最小白脸的地方,是四川,湖南一带,而且那个地方很娱乐化,出戏子,出各种娱乐大众的人物。非主流,杀马特在整个中国南方流行,除了江浙以外。这里我再特别说明一下,以前有个喜欢研究地域相关的县城人告诉我,他觉得本县人“小白脸”多,且缺乏男子气概,问我觉不觉得?(这里的“小白脸”主要指长相的白净清秀)我说不觉得,从我认识的我处人,本县各地农村人,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但是他说了后,我回忆了一下以前认识的一些县城人,似乎确实有点,后来偶尔去县城又特别地观察了一下,发现县城里的“小白脸”确实比较多,看上去让人感觉缺乏男子气概,其中大部分是长相问题,不是穿着打扮,但是少数打扮上都有点,特别是少数男青年染了一头黄发,并且留地比较长,虽然还不算日式“牛郎头”,但是也好不了多少了,加上脸比较白净。说实话,就算其他地方我不敢说,我处人的长相的小白脸程度要比县城人好多了,这样头发的本地男青年更是少之又少。我算是理解为啥那个县城人这样评价自己的老乡了(客观的说,上海的男青年在我印象中还真的很少有染发的,更不用说染一头黄发,我处人也极少,我认识的本县农村人这样的都很少,但是县城里似乎确实有一些这样的人,这点我觉得很奇怪)。至于县城男青年的长相有点“小白脸”,这个属于人种问题,我觉得可能和历史上本县三屠后,大量吴江人常熟人乃至苏州城里人移民本县城有关,而本县西乡北乡的昆山太仓移民比较多,小白脸程度好一些,基本没有受本县三屠太大影响的马陆,我处,封浜等中南部地区,则保留了原来的本地人种,因此小白脸程度比较低。言归正传。江浙人的普通话口音也是不带任何“港台腔”的,就我处人中我还没见过刻意去模仿的,即使上海人中几乎也不见模仿港台腔的。同样,江浙女人也并不性开放,不仅不开放,而且是中国性观念最保守的地区之一,至少和其经济发达程度不成正比。之前说的我认识的那些外地人,除了说他们当地年轻人时尚外,还说他们性观念都很开放,很性乱,中学生普遍就乱搞,就差和西方学生一样地sleep around了。其中那个株州人还讲了三个他们当地的故事,性开放的程度另人瞠目结舌,匪夷所思,我觉得甚至大部分西方人都不会那样,在江浙地区更是不可想象,这些还都是2002年之前的事情。就是现在,外地人的很多开放程度还是让江浙人接受不了。有个在清华读研究生的丹阳人,说清华学生“嫖宿”(他是说女生留在男生宿舍过夜,甚至女生会和男友男生在其他男生都在场的情况下晚上在宿舍里做爱)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他觉得很震惊,北方人怎么会这样,而且还是清华这样的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学,完全无法接受,问我上海的大学里是不是这样的?另外有个讲吴语的南京郊县人,一向对讲淮语的南京市区人极不认同,评价很低,也不认为自己是南京人。他有次听说南京一个大学里,一群男女学生在学校宿舍里群交被抓,也觉得这种事情完全无法接受。此人以前也一直认为南京人是江淮人,江淮的各种民风都很不好,包括性行为随便。这个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很多祖籍苏南浙江的上海人告诉我,苏南浙江籍上海人的家教一般都比较严格,性乱的比较少,更不可能有什么女中学生援交卖淫,而苏北籍上海人的家教比较差,思想开放,性行为随便,非常好上,什么“上海女中学生集体卖淫”一类的事件,十之八九都是苏北籍上海女生。他们都非常鄙视苏北人,认为对苏北籍上海女生只可亵玩,不可谈感情,更不可谈婚论嫁。关于苏北人,扯开一下,有两个长期生活在上海地区的皖南皇汉(其中一个非常出名,因为某事件导致全国人都知道他),他们一直很排斥和讨厌皖北人,对于上海地区人,比如市区和郊区,东郊和西郊的民风差异,都有所研究,他们的观点是,外地人对上海人的很多不好的看法和印象,其实很多都是来自于苏北籍上海人,而并不是真正的上海人。另外虽然上海西部郊区的民风较好,但上海东部郊区的土著也很恶心,上海市区人不好的地方,很多和继承上海县土著的习气有关,和祖籍地的苏南人,浙江人反而关系不大。回归原题,百度帖吧里的很多苏锡常人,几乎一致认为,苏锡常女生在国内是属于非常保守的,他们以前没感觉,到了苏北和外省读书和工作后,才发现家乡的女生其实是最保守的。我和一些苏南人浙江人也探讨过,他们也认为江浙人的性观念是属于比较保守,性羞耻感比较强的。这点上,我处人,本县人是典型的江浙人,和上海人不同。据本县县志记载,民国时期本县全县无妓女,而当时上海的娼妓密度世界第一。我小时侯,我处本地的性观念是极其保守的。我觉得即使时至今日,我处,本县本地社会的民风仍然是很保守的,包括在外表上,本地女人一般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穿性感暴露的衣服,也很少浓装艳抹。另外有一点,我这个岁数的我处人从小到大基本都是男归男,女归女,极少有普通的男女异性朋友交往的,我认识的人基本都没有本地的普通异性朋友(到了上海后,为了融入上海社会,和上海的女同事可能会有一些社交,这个另当别论),至今我处的大街上,依然是看不到一群本地年轻男女走在一起,亲密地说说笑笑的,除了少数中学生可能会男女生放学一起回家。如果有这样的一群男女,基本可以判断不是外地人就是上海人。我处人要么是一群男,一群女,要么是男女情侣夫妻成双成对,不会有一群年轻人中有男有女的。我觉得这一点我处人也是很MAN的,但是外地人,上海人并不是这样的(外地人要看,有些也不是,有些是这样的)。外地人认为江浙人(或者太湖人)“娘”的,只是民风比其他地区偏软,不喜欢动手打架。吴语吧里有个崇明人说,沙地人是不喜欢打架的,其他地区不打架是没面子的,但是沙地人打架才是没面子的,民风民俗如此。他的观点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认同。对于江浙人,至少是太湖地区的人而言,打架不仅仅是敢不敢打的问题,而且本身也是件很丢脸的事情,观念上就和外地人不同了。但怯于私斗并不代表不勇于公战,太遥远的古代历史比如本县三屠之类我就不想再说了,就说抗战时期,整个宝山几乎被炸平,据说现在的宝山没有一座抗战前留下的二层楼及以上的建筑,但是宝山本地人依旧配合国军英勇抗战,并没有投降屈服,日军在本县城内也进行过1000多人的大屠杀(因为反抗才会有屠杀,同样日军在上海就没有过什么大规模屠杀,因为上海人是不反抗的),本县的外冈游击队也非常有名,有数百人千余支枪,队长吕某在TG建国后官至司长,副部长级别。

穿着和地域是有关系的,我并不认为所有外地,或者大部分外地都是我在我处看到这样的。作为中国仅有的三个一线城市,我没有去过北京,但是3年前到过广州,逗留过一个星期。在我去之前,我在广州的山东同学就告诉我,广州人穿着很朴素,很随意,讲究舒适,不是特别注重外在,不像上海人那样爱慕虚荣,喜欢外面打扮得光鲜亮丽,其实里面都是一把草。另外,他认为广州人爱吃远超过爱穿(这点和我处人类似,至少我比较熟悉的一些我处人都是这样,喜欢吃,不喜欢穿)。所以,在我到了广州后,发现广州人穿着确实如我山东同学所说的那样,并不感觉意外。我的山东同学当时住在广州一个比较郊区的地方,他认为比较类似于上海的浦东,虽然是郊区,但是发展很快,潜力也很大。在一个星期内,广州市内几乎所有景点我都去走了一遍,可以说从郊区到各个市区,覆盖了整个广州,但是观察下来都是差不多的,都比较一般和朴素,不是很花哨和时尚,而且当时也是6月,广州的天气又本来就比上海闷热,但是却几乎没有见到过穿着清凉暴露的女子,和之前很多网友所说的广东女人穿着保守,几乎不露的情况相符合。

讲述完以上这些,我觉得我处的外来人非常特别,甚至有点奇怪,不太符合逻辑,另我觉得非常困惑。我处是乡下小地方,上海是国际大都市,但是我处的外来人(外地人和上海人)反而比上海的人衣着更加鲜亮,日系,且裸露程度也丝毫不逊色,这是非常反常的。我处本地人不是这样的,因此我处本地是没有这种风气的,不可能是我处人影响和带坏了外来人。虽然部分个体可能会认错,但是整体上也不可能是我大量把本地人误当作外来人,本地人不想土气想赶时髦,那也是跟上海的主流学(上海的小众潮流时尚,乡下人还真的是学不会的,所以只能学大众的主流),不可能去跟我处的外地人学的。如果说是外来人本来就是这样的,那为什么上海的人(外地人或上海人)不是这样的,或者说程度没有这么明显呢?无论是马路上的,还是我认识的在上海的外地人,大都不是这样的。照道理,上海是大城市,比较时尚潮流,思想开放,而且上海的外地人的层次要比郊区的高(上海的外地人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很多都是大学生,白领甚至高级白领,老板,乃至一些高技术人才,郊区的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农民工打工仔打工妹),覆盖面要广(也有低层的农民工,个体户之类。而白领和老板,不仅有上海本地的,也有从外地出差来上海的),上海本土的上海人,能在上海本土买房的上海人也比只能拆迁来郊区,只能在郊区买房的上海人的层次肯定要更高,可是这在衣着上为什么却不能反映出来呢?(当然如果指品牌,比较欧化的那种品位什么的,这个我不太懂,所以可能看不出来)。如果说是低层次的打工仔打工妹比较喜欢这样穿,那上海也有一部分这样层次的人,他们怎么就不是这样,至少没那么明显?如果说很多外来人只是游客,路过等,那他们总要回上海吧,但在上海我为什么却不能明显地感觉到?而且我觉得我处的外来人,一般也不可能只呆在我处一个地方的,他们是四处流动的,应该很多都在上海流动过,但是我为什么有不能明显地感觉到?难道这类口味的外来人比较喜欢聚集在我处?逻辑上似乎是无法成立的,但是我现在从江湾附近回我处,单单从大街上马路上的衣着打扮来看,却真的有时有一种从乡下回市区,而不是从市区回乡下的倒错感(江湾一带再差也是市区吧)。而且还有一点比较诡异的是,照道理理发店工作的人,是比较喜欢搞衣着,头发的,包括各种怪异的发型和服装,代表着“土潮”的最高水平,但是就我在上海和我处进过的几家理发店,发现那里的人反倒不是我想像的那样的,虽然“街头小弟”的气质依旧明显,但他们的穿着,发型大都很正常,很大众。这可能说明我处现在的很多那一类人,已经不是原来老到的那一些外地人了,原来那些老外地人,很多可能还不至于那样。这也进一步说明了现在我处的流动人口,外来人口(包括外地人和上海人)之复杂,多样,我处早已完全变了样(就算是我处地铁站里的工作人员,有些口音气质也很像上海人,另外我处的东方有线营业点里的两个女人,口音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上海人,这些人估计都是上海来的新移民,被安排工作在一些我处的事业单位里。另外我处派出所,马陆派出所里外地人都很多,我有些不解问一个上海的网友,他说是因为上海地区的白完予象太多,所以为了方便管理他们,专门请一些他们的老家人来处理他们的事务)。关于我处人口来源的复杂,可以作为证明的是,以前我处是从来见不到外国人的,最近几年偶尔可见,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偶尔几次出去,就见到了三次外国人,一次是在我处地铁站上车,对面坐着一个外国青年男子,一次是在我处汽车站附近,有一个外国女人一个人在走,另一次是前几天,在民主东街上看见一个女黑人一个人在走。以前个别几次都是白人,但是现在连黑人都有了,可见我处人口来源(包括游客,路过等的在内)越来越复杂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以上是限于上海市范围内的,如果和其他大城市比较,比如广州,可以发现广州的人(广州人和在广州的外地人)也不是这样的。广州大街上的人,必定是一半广州人一半外地人,但是都没有这么穿的,说明同样是外地人,广州的外地人并非如此。从来源上来讲,上海地区的外地人以安徽人最多,其次江苏人(估计多为苏北人,特别是所谓的“苏中”一带)和河南人,而广州的外地人,应该是湖南人最多,其次江西人和河南人(两广一带不算“外地”的话)。但印象中湖南人是最爱搞上文所说那些东西的,到了广州却变了呢?上海的湖南人,江西人都是不少的。广州的安徽人应该也是不少的。上海地区的苏南吴语区人并不多,印象中苏北经济在全国属于相对比较发达的,苏北人的性格似乎一般也不太喜欢背井离乡,四处漂泊的,但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上海市的外来人口中,江苏省还是居第二位。印象中,苏北人,安徽人是长江以北的人群中,除了东北人外最爱赶时髦,也最喜欢搞非主流的。我有江西,湖南,苏北,安徽,河南的同事和同学,但他们并非如此。我还是认为,上海和广州的区别主要在于文化土壤的区别,外地人到了上海,就会受上海风气的影响,到了广州,就会受广州风气的影响,比较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同样都是外地人为主,但广州服务业的服务态度要远远好于上海,这些,也是我的山东同学的重要观点。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同样是湖南人,安徽人,河南人,到广州的就会穿地低调,朴素,到上海的就会穿地相对高调,时髦。不过,土壤一说却解释不了我处的外地人的穿着打扮,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感到困惑的原因。在那次去广州的途中,我在江西东北部的上饶,广丰的城区里也逗留过好几天,发现那里的年轻人的穿着打扮都很朴素,正常,也没有暴露的,绝对不是我处的外来人那样的。因此,外地的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也都不是如此。这更加深了我的困惑,我处现在的那群外来人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和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样?

最后,有一个反例,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05年时我去过一次松江城区,发现里面的人(松江人或外地人)穿地都很花哨,时髦,比我当时呆的杨浦(包括复旦附近)那一块,甚至比我之前去过的上海市区的所有地段的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松江城区很多地段比上海市中心的大多数地段都建设地更好,也比上海市区的大多数地区更加繁华,确实有一种曾为一府之城的样子。那次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后来转车到县城,感觉无论是人的穿着还是城市建设,一下子土了很多,最后从县城回我处,感觉又降了一级,更土了一层,这种反差极其巨大,至今依然留有很深的印象。要知道,我自恃在上海是呆过的,也是去过苏州的,想当然地以为松江再怎样也没法比上海,苏州比,松江应该也就是和本县一个档次,但完全没有想到松江城区的人穿着那么时髦,城建那么好,令我大跌眼镜。当时我就直感叹松江城确实是城市,本县城是乡下,我处镇是乡下的乡下。另外需要说明,松江城里也有一些大学的,并不是松江所有的大学都在松江大学城,再说大学城的学生也可以逛老城区的,我看到的穿着时尚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大学生的样子,他们不一定都是松江本地人。但如果这些人都是大学生的话,那我只能说,我去过上海交大,同济,华东师大,上师大,上大延长路校区,华东理工等很多上海高校的校园,并长期活动于复旦附近,但松江学校的这些学生比当时的上述的上海高校的学生穿着更加时尚,尤其是我对复旦学生和活动于复旦的一些学生的穿着打扮的情况比较了解,他们相形之下,真的要朴素很多。但当时松江城区的人的时髦并非仅仅这些学生,很多不是学生样子的年轻人,甚至一些中年妇女,都很时髦。这是近9年前的情况,照此推论,今天的松江人该不知道有多时髦才对?我没有机会再回松江城区,但是12年的时候还是去了一次松江,是跟着我一个安徽同学一起去散心的,不知道具体是松江哪里,反正一路上是到过松江好几个地方(最后到达的一个点是一个叫“红墅1858”的小区,各位有兴趣可以查下具体是在松江哪个地方),据我安徽同学说,其中到过的有两三个点那里离松江老城区已经不远了,但是看上去仍然比较偏,一路上见到的各种人,穿着气质都很乡气,其中很多应该是松江当地人,反正和本县农村人没什么区别。松江城区附近的人,在7年后依旧比松江城区的人穿地土得多,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我觉得那一带的“乡村气息”还是比较浓的,而不像本县,从江桥到我处到马陆到县城,一路上基本已经工业化,城镇化了,松江城区和城外不仅穿着差异很大,建设发展程度也很大,松江城区的“首位度”看来是要远远高于县城。由于工作上的原因,和很多松江的工厂有联系,经常让松江工厂派工程师去国外,他们的工程师偶尔也会来上海这边。那些工程师都是松江本地人,有的是金山本地人,虽然岁数不大,大多只有三四十岁,但基本都是土里土气的,乡气很重,和上海人差异非常大,虽然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郊区人。工程师们不用说,连其中一家工厂的老板,和他40岁左右的老板儿子都不例外,穿着,气质都是非常地土里土气,活脱脱的土老板,虽然感觉他们人还是不错,我的一个浙江同事开玩笑说,他去那家工厂的时候,看见那个老板装钱都是用蛇皮袋捆扎起来的,一看就是“乡下人”。另外一个松江工厂里的一个业务上经常联系的现年应该是30岁出头的松江本地人,据我同事描述说,满脸麻子,头发有点长,看上去也有点邋遢和土气。反正,和时髦绝对是不沾边的。我不知道松江城区外的广大乡镇,是不是这才是“松江本色”,才是真正的松江。总之,不能以松江城区人代表所有松江人,而且我更愿意相信广大松江农村人比松江城区人更能代表松江的整体面貌,但松江城区人的情况,确实是一个反例和悖论。对要破解“我处的外地人的穿着之谜”,在逻辑推理上更平添了几分难度。

写这些,是因为前几天在我处汽车站上看到一个穿日系水手服的20岁左右,甚至可能只有10多岁的外来女,在那里等车。那天是5月30号,周五的晚上7点左右。这个时间点上,大中学生都还没有放假,相反是复习考试的冲刺阶段了。所以如果是学生,不可能穿水手服去上课的,而且至少要背个书包,即使只是晚上去补习班补习也得带个书包的,或者拿个什么袋子,但是那个外来女身上什么都没带,空手在那里,所以估计不是学生。如果是已经工作了的本地人,我想在任何地方上班也都不可能是穿水手服的,而且办公室里的女人上班一般都会带个包的,如果是外出跑业务那必定带包,如前所说她没有带包,如果是在车间里上班那更是绝对不可能穿水手服的,如果是在商店饭店里上班一类的,乃至于特殊行业,那基本可以判断不是本地人,所以估计不是下班回家。从生活习惯来说,我处本地人是没有晚上7点坐车去上海市区或者县城娱乐购物,走亲访友等的习惯的,并且稍微再晚一点可能就没车回来了。而且我处很小,如果只是坐车在本地活动,一般本地人在本地走动,是不会坐车的,只有外地人才会选择坐车。从本地的风气来说,我觉得我处本地人不会穿这样的衣服,从长相气质上来看,那个外来女也不像是上海市区人,所以估计应该是外地人。当时走到地铁站对面的公路上,又看到一群年轻男子中夹着一个女子走过,那个女人穿着一件领口很大的衣服,露出整个肩膀,以及里面的胸罩带,即使只看长相,就一眼可以看出是外地人。后来在地铁里,从乡下到市区边缘到市中心再到浦东,我略微观察了一下,都没有发现穿水手服,露肩装,或者类似衣服的人。我的意思是,上海市区当然会有一些穿带有日系风格(但不是什么水手装,女仆装之类),暴露衣着的女人,但是是需要过一定时间才能碰到一次,有一定几率的,不是我在我处这样,走一步就会看到一个。我很困惑是不是根本原因还是在我,是我太少见多怪了?

外地人现在一般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公司白领族,一类是传统农民工,一类是新新人类农民工。我不讨厌和排斥前两类外地人,但是很讨厌第三类外地人。媒体现在总是在报道,农民工被血汗,被压榨,被欺负,甚至被关在工厂里,似乎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悲惨的黑暗世界中。但是我处的外地人,那些新新人类农民工,却能每天在本地人处于正常上班工作的时间内,他们倒在大街上到处闲逛,搞地本地的大街上,周一周五每天仍然像周末一样到处是人,我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会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反正和生活很有规律的本地人截然不同,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推理。那些新新人类农民工,似乎生活地非常不错,导致每天都很有闲情雅致,不是去整非主流,杀马特,日韩妖男,伪娘,就是整水手服,女仆装,公主裙,或者黑丝,鱼网,豹皮,制服,或者这里露一块那里露一块。在民风保守的上海郊区,那些卖逼卖卵,做二奶二爷,玩ONS,玩出轨,玩约炮的,也不就是你们这群新新人类农民工吗?你可以说你有穿什么衣服的自由,也有和什么人嘿咻的自由,但是我不喜欢你们这群人,不喜欢在自己的家乡,看到你们这群人成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看到你们比看到下乡的上海拆迁户更不舒服,你们可以回自己的家乡,你们爱怎么日系就怎么日系,爱怎么性感就怎么性感,爱怎么乱交就怎么乱交,但请不要再在别人的家乡,影响和败坏别人的社会风气。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22: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以前写的,最近又改编了一下
----------------------------------------------------------------------

对上海郊区外地人的穿着打扮的一个困惑

本人是郊区土著人,我们这里虽然属于上海,但是实际上,不得不承认的是,上海的郊区本地人大多是比较土的,和洋气的上海市区人大为不同。

本人10多年前去上海市区读书,后来又在上海市区工作,常年居住在市区,呆过好几个区(杨浦2处,虹口2处,静安1处,以及普陀附近的城乡结合部),回家还要经过闸北,普陀,经常每年还要去长宁,徐汇,浦东靠近市区的地方几次。可以说,虽然是郊区乡下人,但是对市区大体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

20年前,乃至15年前,市区人和郊区人的差异极其明显,除了长相,气质,口音不同外,穿着也是一方面。市区人总是比较洋气,而郊区人一般都比较土气。后来,这个状况慢慢有了变化,市区人和郊区城镇人的主流穿着已经没有太大的不同(市区特别时髦潮流的人不算的话)。到了今天,以郊区城镇和市区的街容进行比较的话,郊区城镇上的人群,尤其是女人的花里胡哨,花枝招展的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市区。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

我们这里,没有单独的乡镇统计数据,但是就全区来说,外地人是本地人的2倍以上。考虑到外地人的年龄结构比本地人年轻很多,加上本地人相对更宅一些,因此我们这里的大街上,10有6,7都是外地人,年轻人中更甚。除了放学回家的中学生外,街上很少可以看见本地年轻人。除了外地人外,市区人最近几年也大量到来,除了买房的外,游客也不少,而且几乎无孔不入,旧小区里都有很多,再远离镇区的偏僻角落都可以见到。我们这里街上大致的人群比例是:外地人60%,市区人20%,本地人20%(外地人可能更高)。

以上是大致的背景情况,接着是主题。

从大约10年前,我就发现,我们这里的外地人的穿着打扮的花哨,鲜艳,时髦,出佻,性感,日系程度(外来妹品位低,只能说“时髦”,称不上时尚),大大超过了本地人,甚至比市区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苗头从10多年前就开始出现,最近几年达到了高潮。现在从我们这里,座地铁到市区,可以发现,郊区段里的年轻女人(绝大多数是外地人),个个都是打扮得花里胡哨,花枝招展的,一开进市区,花哨度立马下降不少,反倒可以看到不少朴素的年轻女子。在上海市区,有极其时尚潮流的女人,有一般时尚度的女人(且鲜艳度也不如郊区),有朴素的年轻女人。但是在郊区,除了还有极少数一些有着浓郁“乡土气”的年轻外来妹外,绝大多数个个都是花里胡哨,花枝招展的,有些还性感暴露,乃至妖里妖气。

说到这里,需要说明,我不针对外地人,只针对我们郊区这里的部分外地人(也不是全部),因为市区的外地人,不管是街头的,还是我认识的,往往并不是这样的。所以请外地的朋友先不要激动。

目前这个时节,一个典型的郊区外来妹的打扮是:色彩鲜艳款式新潮的上衣,下面是黑色蕾丝短裙(或者其他各种颜色的长裙或短裙),脚上穿长筒袜或靴子,再不济也是黑丝,头发染成各种颜色,日系发型尤其多。如果只是少部分人这么穿,那尚且还算正常,但是个个都这么穿,这就有问题了。目前,我们这里的外来妹,一半以上都穿裙子了(甚至可能超过2/3了),有些直接露大腿,而市区这个比例要低很多。再过一段时间,各种露就要出来了,露大腿,露胸部,露肩膀,露后背,露肚脐。。。没有她们不敢露的地方。我也真诚地相信,大部分不是鸡(相反,路边店里的鸡,花哨,暴露,妖气的程度,反而往往不如很多街头女。说这个时代,女大学生如鸡,鸡如女大学生,倒也是确切的)。郊区外来妹爱露敢露的程度,是丝毫不亚于上海市区妹的,甚至有过之。根据我的观察,上海市区(以及一些城乡结合部)里,夏天穿着暴露的上海女人大多是一些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年轻女孩反倒不多,比外地同龄女孩要保守。郊区就更明显了,爱露的基本都是外地女(以及一部分来到郊区的市区女)。而春季,秋季,上海女人很少会暴露,这个季节还喜欢这里露一点那里露一点的,基本都是外地女人。可以说,在上海地区,无论市区还是郊区,20多岁(或者30出头)的女孩穿着暴露的,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另外再说下,前几天在县城里又看到了扭着屁股走路的年轻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这种走路姿势的女人,除了某些外国人比较多的特定区域外,在上海市区都是很罕见的。就是一般的鸡也不会这样走路。

如果郊区的外来妹们,或者说外地人仅仅如此,那也罢了。但是事实是,极品一直是不少的。下面我就来举例说明。并且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我常年都在上海市区,回家次数并不多(不过并非只是周末才回家),所以观察的机会有限,而正是这些有限的机会,就已经让我发现了这些奇奇怪怪的外地人,可见这种人的整体比例并不低。我最近2,3年在虹口北部,杨浦北部地区,那一带比较偏,严格地说算是城乡结合部不算市中心吧,从那里回家,光看街头行人的穿着打扮,甚至让我有了“从乡下回到城市”的倒错感,仔细想来不可思议。

1年前,我在我们这里看到过日系水手服,根据我的判断应为外地人(具体论证过程就不谈了,但我是思考过的)。而我在市区那么久,也就总共看见过2次,包括上海外国语大学附近的日本女中学生,也都不穿水手服。另外,女仆装也见过,公主裙就更多了,都是几年前就有了,一看就知道是外来妹。但我在上海市区,基本就没有见过什么女仆装。还有一次,大概有7,8年了,在我们这里的汽车站的车站里看到两个外来妹穿着一种很奇怪的衣服,COS不像COS,古装不像古装。而我在上海市区,哪怕我认为最时尚的古北一带(那里我还见过男人穿长裙的,够潮了吧),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装异服。郊区外地人(无论男女)的外型上有一种日本化的倾向,日系元素比上海市区还浓,从人数的比例上来说,比上海市区还高。

如果仅仅是女生这样,那也罢了。但是并非如此。我就看到过两个矮个民工仔染着蓝色,红色的鸡窝状,类似于爆炸头的头发。还有一次深夜里看见一个脸上浓装艳抹,穿着紧身衣服的外来仔在街上游逛,不知道是不是鸭子。另外一次在郊区本地某小区里还看见过一个脸上涂抹满了的,好像嘴唇也涂了,甚至我怀疑他描了眼线,发型发色也典型日本的日系男。还有外来仔挂了两个大耳环的。这些都是好几年前了(长点的10年都有了)。当时我们这里的一般的外来仔,穿着,发型(以及染发率)的花哨,出佻程度,已经超过了上海市区里的一些看起来文化程度不高的外地年轻人,更不用说大学生和白领。不是仅仅少数民工杀马特,乡村非主流,而是普遍都比市区花哨(朴素的也有,但总体花哨程度高于市区同龄同阶层人)。不过,现在我倒发现,我们这里的外地男青年,和以前不一样了,绝大多数还是比较朴素的,和市区差不多,甚至很多更土一些,奇异的那种基本没了,小白脸娘炮也很少了,和越来越时髦的郊区外来妹走向相反的方向。

如果仅仅年轻人这样,那也罢了。但是并非如此。还有一次在某小区,我还看到过一个看上去有60多岁外地老太婆穿黑丝上衣,并且里面还穿了吊带,另外还看到过50多岁的外地老太婆露脐,真是瞎了我的狗眼(那些老太婆的长相神态不仅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而且我还听到她和一起的一个很村姑的外地女人在讲外地话,所以完全确认了是外地人)。这些也都是好多年前了。最近又看见一个五六十岁的外地老太婆,和小女生一样穿短裙,穿长袜,并且露大腿,全身颜色也都是花花绿绿的。

上海郊区的外地人尤其外地女人,在我印象中,已经完全不是“土里土气”的形象了,而是“花里花气”乃至“妖里妖气”,甚至某种程度上已经和妖魔鬼怪差不多了。一个字:恶。虽然不是所有的外地人都是这样的,但是从比例上看确实远远超过上海市区。

可能有的外地人会问: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是外地人,而不是你们本地人?对此,我只能说,如果你出生在上海郊区,你就能一眼分辨出本地人和外地人,虽然不是100%,但是命中率也是很高的。不仅仅是本地人和外地人,本地人和上海市区人,也是常常能轻易辨别的。而且,郊区本地人是什么样的,是花哨还是朴素,是开放还是保守,作为一个本地人,心里也是清楚的。

讲述完以上这些,我就提出了我的问题:我觉得郊区的外地人非常特别,甚至有点奇怪,不太符合逻辑,另我觉得非常困惑。我们这里是乡下小地方,上海市区是国际大都市,但是我处的外地人反而比上海市区的人衣着更加鲜亮,日系,且裸露程度也丝毫不逊色,这是非常反常的。郊区本地人不是这样的,因此郊区本地是没有这种风气的,不可能是郊区本地人影响和带坏了外地人。虽然部分个体可能会认错,但是整体上也不可能是我大量把本地人误当作外地人,本地人不想土气想赶时髦,那也是跟上海市区的主流学(上海市区的小众潮流时尚,郊区乡下人还真的是学不会的,所以只能学大众的主流),不可能去跟本地的外地人学的。如果说是外地人本来就是这样的,那为什么上海市区的人(外地人或上海人)不是这样的,或者说程度没有这么明显呢?无论是马路上的,还是我认识的在上海市区的外地人,大都不是这样的。照道理,上海是大城市,比较时尚潮流,思想开放,而且上海市区的外地人的层次要比郊区的高(市区的外地人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很多都是大学生,白领甚至高级白领,老板,乃至一些高技术人才,郊区的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农民工打工仔打工妹),覆盖面要广(也有低层的农民工,个体户之类。而白领和老板,不仅有上海本地的,也有从外地出差来上海的),能在上海市区买房的上海人也比只能拆迁来郊区,只能在郊区买房的上海人的层次肯定要更高,可是这在衣着上为什么却不能反映出来呢?(当然如果指品牌,比较欧化的那种品位什么的,这个我不太懂,所以可能看不出来)。如果说是低层次的打工仔打工妹比较喜欢这样穿,那上海市区也有一部分这样层次的人,他们怎么就不是这样,至少没那么明显?如果说很多外来人只是游客,路过等,那他们总要回上海市区吧,但在市区我为什么却不能明显地感觉到?而且我觉得郊区的外地人,一般也不可能只呆在我处一个地方的,他们是四处流动的,应该很多都在上海市区流动过,但是我为什么有不能明显地感觉到?难道这类口味的外地人比较喜欢聚集在我处?逻辑上似乎是无法成立的。

以上是限于上海市范围内的,如果和其他大城市比较,比如广州,根据我的观察 ,可以发现广州的人(广州人和在广州的外地人)也不是这样的(生活在广州的我的一个北方哥们也持这种观点)。广州大街上的人,必定是一半广州人一半外地人,但是都没有这么穿的,说明同样是外地人,广州的外地人并非如此。从来源上来讲,上海地区的外地人以安徽人最多,其次苏北人和河南人,而广州的外地人,应该是湖南人最多,其次江西人和河南人(两广一带不算“外地”的话)。但印象中湖南人是最爱搞上文所说那些东西的,到了广州却变了呢?上海的湖南人,江西人都是不少的。广州的安徽人应该也是不少的。印象中,苏北人,安徽人是长江以北的人群中,除了东北人外最爱赶时髦,也最喜欢搞非主流的。我有江西,湖南,苏北,安徽,河南的同事和同学,但他们并非如此。我还是认为,上海和广州的区别主要在于文化土壤的区别,外地人到了上海,就会受上海风气的影响,到了广州,就会受广州风气的影响,比较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同样都是外地人为主,但广州服务业的服务态度要远远好于上海。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同样是湖南人,安徽人,河南人,到广州的就会穿地低调,朴素,到上海的就会穿地相对高调,时髦。不过,土壤一说却解释不了郊区本地的外地人的穿着打扮,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感到困惑的原因。除了广州外,我在江西东北部的上饶,广丰也逗留过,发现那里的年轻人的穿着打扮都很朴素,正常,也没有暴露的,绝对不是上海郊区的外地人那样的。因此,外地的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也都不是如此。这更加深了我的困惑,上海郊区在的那群外地人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和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样?

外地人现在一般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公司白领族,一类是传统农民工,一类是新新人类农民工。我不讨厌和排斥前两类外地人,但是很不喜欢第三类外地人。媒体现在总是在报道,农民工被血汗,被压榨,被欺负,甚至被关在工厂里,似乎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悲惨的黑暗世界中。但是上海郊区的外地人,那些新新人类农民工,却能每天在本地人处于正常上班工作的时间内,他们倒在大街上到处闲逛,搞得本地的大街上,周一周五每天仍然像周末一样到处是人,我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会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反正和生活很有规律的本地人截然不同,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推理。那些新新人类农民工,似乎生活地非常不错,导致每天都很有闲情雅致,不是去整非主流,杀马特,日韩妖男,伪娘,就是整水手服,女仆装,公主裙,或者黑丝,鱼网,豹皮,制服,或者这里露一块那里露一块。在民风保守的上海郊区,那些卖逼卖卵,做二奶二爷,玩ONS,玩出轨,玩约炮的,不也是这群新新人类农民工吗?

或许,是我太少见多怪了?
发表于 2015-4-18 18: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这个时节,一个典型的郊区外来妹的打扮是:色彩鲜艳款式新潮的上衣,下面是黑色蕾丝短裙(或者其他各种颜色的长裙或短裙),脚上穿长筒袜或靴子,再不济也是黑丝,头发染成各种颜色,日系发型尤其多。如果只是少部分人这么穿,那尚且还算正常,但是个个都这么穿,这就有问题了。目前,我们这里的外来妹,一半以上都穿裙子了(甚至可能超过2/3了),有些直接露大腿,而市区这个比例要低很多。再过一段时间,各种露就要出来了,露大腿,露胸部,露肩膀,露后背,露肚脐。。。没有她们不敢露的地方。我也真诚地相信,大部分不是鸡(相反,路边店里的鸡,花哨,暴露,妖气的程度,反而往往不如很多街头女。说这个时代,女大学生如鸡,鸡如女大学生,倒也是确切的)。郊区外来妹爱露敢露的程度,是丝毫不亚于上海市区妹的,甚至有过之。根据我的观察,上海市区(以及一些城乡结合部)里,夏天穿着暴露的上海女人大多是一些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年轻女孩反倒不多,比外地同龄女孩要保守。郊区就更明显了,爱露的基本都是外地女(以及一部分来到郊区的市区女)。而春季,秋季,上海女人很少会暴露,这个季节还喜欢这里露一点那里露一点的,基本都是外地女人。可以说,在上海地区,无论市区还是郊区,20多岁(或者30出头)的女孩穿着暴露的,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另外再说下,前几天在县城里又看到了扭着屁股走路的年轻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这种走路姿势的女人,除了某些外国人比较多的特定区域外,在上海市区都是很罕见的。就是一般的鸡也不会这样走路。

如果郊区的外来妹们,或者说外地人仅仅如此,那也罢了。但是事实是,极品一直是不少的。下面我就来举例说明。并且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我常年都在上海市区,回家次数并不多(不过并非只是周末才回家),所以观察的机会有限,而正是这些有限的机会,就已经让我发现了这些奇奇怪怪的外地人,可见这种人的整体比例并不低。我最近2,3年在虹口北部,杨浦北部地区,那一带比较偏,严格地说算是城乡结合部不算市中心吧,从那里回家,光看街头行人的穿着打扮,甚至让我有了“从乡下回到城市”的倒错感,仔细想来不可思议。

1年前,我在我们这里看到过日系水手服,根据我的判断应为外地人(具体论证过程就不谈了,但我是思考过的)。而我在市区那么久,也就总共看见过2次,包括上海外国语大学附近的日本女中学生,也都不穿水手服。另外,女仆装也见过,公主裙就更多了,都是几年前就有了,一看就知道是外来妹。但我在上海市区,基本就没有见过什么女仆装。还有一次,大概有7,8年了,在我们这里的汽车站的车站里看到两个外来妹穿着一种很奇怪的衣服,COS不像COS,古装不像古装。而我在上海市区,哪怕我认为最时尚的古北一带(那里我还见过男人穿长裙的,够潮了吧),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装异服。郊区外地人(无论男女)的外型上有一种日本化的倾向,日系元素比上海市区还浓,从人数的比例上来说,比上海市区还高。

如果仅仅是女生这样,那也罢了。但是并非如此。我就看到过两个矮个民工仔染着蓝色,红色的鸡窝状,类似于爆炸头的头发。还有一次深夜里看见一个脸上浓装艳抹,穿着紧身衣服的外来仔在街上游逛,不知道是不是鸭子。另外一次在郊区本地某小区里还看见过一个脸上涂抹满了的,好像嘴唇也涂了,甚至我怀疑他描了眼线,发型发色也典型日本的日系男。还有外来仔挂了两个大耳环的。这些都是好几年前了(长点的10年都有了)。当时我们这里的一般的外来仔,穿着,发型(以及染发率)的花哨,出佻程度,已经超过了上海市区里的一些看起来文化程度不高的外地年轻人,更不用说大学生和白领。不是仅仅少数民工杀马特,乡村非主流,而是普遍都比市区花哨(朴素的也有,但总体花哨程度高于市区同龄同阶层人)。不过,现在我倒发现,我们这里的外地男青年,和以前不一样了,绝大多数还是比较朴素的,和市区差不多,甚至很多更土一些,奇异的那种基本没了,小白脸娘炮也很少了,和越来越时髦的郊区外来妹走向相反的方向。

如果仅仅年轻人这样,那也罢了。但是并非如此。还有一次在某小区,我还看到过一个看上去有60多岁外地老太婆穿黑丝上衣,并且里面还穿了吊带,另外还看到过50多岁的外地老太婆露脐,真是瞎了我的狗眼(那些老太婆的长相神态不仅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而且我还听到她和一起的一个很村姑的外地女人在讲外地话,所以完全确认了是外地人)。这些也都是好多年前了。最近又看见一个五六十岁的外地老太婆,和小女生一样穿短裙,穿长袜,并且露大腿,全身颜色也都是花花绿绿的。

上海郊区的外地人尤其外地女人,在我印象中,已经完全不是“土里土气”的形象了,而是“花里花气”乃至“妖里妖气”,甚至某种程度上已经和妖魔鬼怪差不多了。一个字:恶。虽然不是所有的外地人都是这样的,但是从比例上看确实远远超过上海市区。

可能有的外地人会问: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是外地人,而不是你们本地人?对此,我只能说,如果你出生在上海郊区,你就能一眼分辨出本地人和外地人,虽然不是100%,但是命中率也是很高的。不仅仅是本地人和外地人,本地人和上海市区人,也是常常能轻易辨别的。而且,郊区本地人是什么样的,是花哨还是朴素,是开放还是保守,作为一个本地人,心里也是清楚的。

讲述完以上这些,我就提出了我的问题:我觉得郊区的外地人非常特别,甚至有点奇怪,不太符合逻辑,另我觉得非常困惑。我们这里是乡下小地方,上海市区是国际大都市,但是我处的外地人反而比上海市区的人衣着更加鲜亮,日系,且裸露程度也丝毫不逊色,这是非常反常的。郊区本地人不是这样的,因此郊区本地是没有这种风气的,不可能是郊区本地人影响和带坏了外地人。虽然部分个体可能会认错,但是整体上也不可能是我大量把本地人误当作外地人,本地人不想土气想赶时髦,那也是跟上海市区的主流学(上海市区的小众潮流时尚,郊区乡下人还真的是学不会的,所以只能学大众的主流),不可能去跟本地的外地人学的。如果说是外地人本来就是这样的,那为什么上海市区的人(外地人或上海人)不是这样的,或者说程度没有这么明显呢?无论是马路上的,还是我认识的在上海市区的外地人,大都不是这样的。照道理,上海是大城市,比较时尚潮流,思想开放,而且上海市区的外地人的层次要比郊区的高(市区的外地人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很多都是大学生,白领甚至高级白领,老板,乃至一些高技术人才,郊区的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农民工打工仔打工妹),覆盖面要广(也有低层的农民工,个体户之类。而白领和老板,不仅有上海本地的,也有从外地出差来上海的),能在上海市区买房的上海人也比只能拆迁来郊区,只能在郊区买房的上海人的层次肯定要更高,可是这在衣着上为什么却不能反映出来呢?(当然如果指品牌,比较欧化的那种品位什么的,这个我不太懂,所以可能看不出来)。如果说是低层次的打工仔打工妹比较喜欢这样穿,那上海市区也有一部分这样层次的人,他们怎么就不是这样,至少没那么明显?如果说很多外来人只是游客,路过等,那他们总要回上海市区吧,但在市区我为什么却不能明显地感觉到?而且我觉得郊区的外地人,一般也不可能只呆在我处一个地方的,他们是四处流动的,应该很多都在上海市区流动过,但是我为什么有不能明显地感觉到?难道这类口味的外地人比较喜欢聚集在我处?逻辑上似乎是无法成立的。

以上是限于上海市范围内的,如果和其他大城市比较,比如广州,根据我的观察 ,可以发现广州的人(广州人和在广州的外地人)也不是这样的(生活在广州的我的一个北方哥们也持这种观点)。广州大街上的人,必定是一半广州人一半外地人,但是都没有这么穿的,说明同样是外地人,广州的外地人并非如此。从来源上来讲,上海地区的外地人以安徽人最多,其次苏北人和河南人,而广州的外地人,应该是湖南人最多,其次江西人和河南人(两广一带不算“外地”的话)。但印象中湖南人是最爱搞上文所说那些东西的,到了广州却变了呢?上海的湖南人,江西人都是不少的。广州的安徽人应该也是不少的。印象中,苏北人,安徽人是长江以北的人群中,除了东北人外最爱赶时髦,也最喜欢搞非主流的。我有江西,湖南,苏北,安徽,河南的同事和同学,但他们并非如此。我还是认为,上海和广州的区别主要在于文化土壤的区别,外地人到了上海,就会受上海风气的影响,到了广州,就会受广州风气的影响,比较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同样都是外地人为主,但广州服务业的服务态度要远远好于上海。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同样是湖南人,安徽人,河南人,到广州的就会穿地低调,朴素,到上海的就会穿地相对高调,时髦。不过,土壤一说却解释不了郊区本地的外地人的穿着打扮,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感到困惑的原因。除了广州外,我在江西东北部的上饶,广丰也逗留过,发现那里的年轻人的穿着打扮都很朴素,正常,也没有暴露的,绝对不是上海郊区的外地人那样的。因此,外地的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也都不是如此。这更加深了我的困惑,上海郊区在的那群外地人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和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样?

外地人现在一般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公司白领族,一类是传统农民工,一类是新新人类农民工。我不讨厌和排斥前两类外地人,但是很不喜欢第三类外地人。媒体现在总是在报道,农民工被血汗,被压榨,被欺负,甚至被关在工厂里,似乎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悲惨的黑暗世界中。但是上海郊区的外地人,那些新新人类农民工,却能每天在本地人处于正常上班工作的时间内,他们倒在大街上到处闲逛,搞得本地的大街上,周一周五每天仍然像周末一样到处是人,我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会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反正和生活很有规律的本地人截然不同,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推理。那些新新人类农民工,似乎生活地非常不错,导致每天都很有闲情雅致,不是去整非主流,杀马特,日韩妖男,伪娘,就是整水手服,女仆装,公主裙,或者黑丝,鱼网,豹皮,制服,或者这里露一块那里露一块。在民风保守的上海郊区,那些卖逼卖卵,做二奶二爷,玩ONS,玩出轨,玩约炮的,不也是这群新新人类农民工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5-23 09: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