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724|回复: 0

方言,谁解其中味?钱乃荣教授接受都市文化报采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8 22: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网 | 时间:2005 年05 月19 日 | 文章来源:文化都市报  
9 c2 m- X3 |! y" p- }8 C5 T
/ b: O' I6 R" U- V& l近日,有调查显示,我国50%的人不能正确使用普通话。解读这份调查,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事实:方言虽然越来越式微,但是并没有立刻消失。这也让我们反思——
: l: ^( {( ?; C, g# b5 D# R  Y
; v2 c& e# Z( X. B6 q2004年,丹麦4人演唱组合“迈克学摇滚”翻唱了香港“歌神”张学友的经典国语歌曲——《吻别》。这首根据《吻别》原曲重新填上英文歌词的《Take me to your heart》一时风靡中国,就连“歌神”听了后也自叹不如,表示比自己唱得好多了。但“歌神”也为自己找了个理由,说“国语就是唱不出那个味”。 9 ^, I  `2 j4 _3 s: C- C
; n7 A+ S# h( X0 {
“歌神”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不同的语言有其不同的内涵。就像中国人读翻译过来的《哈姆雷特》时,永远无法体会到另一种语言的魅力;而老外看翻译过去的《红楼梦》,自然也不会领略到书中那独特风情。 + \* o7 c4 \1 o# F

* m' m9 ?4 J9 _: S: A# R+ B+ U" V同样,这种差异即使是在以相同母语为基础的方言中也一直存在。
7 i/ J- c5 N) I0 J* |6 J4 o8 `$ ?. u$ `( K# X' X. v
改革开放后,粤语歌一度成为中国亿万青年的“心声”。最早大约是从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连续剧《霍元甲》的主题歌开始,随后是大量香港歌星的感召,广东话居然成为一种特有的“音乐语言”。一时间,全国人民心荡神摇,原来被称为“歪瓜裂枣”的粤语,怎么听怎么“来劲”,似乎突然觉得人类的很多微妙复杂的情感,只有用不符文理的粤语歌词才能表达“到位”。
0 P, j) ]4 Z9 h1 g6 h
7 n0 L$ b0 j$ @8 v/ U  i/ b在上世纪70年代的香港,广播电台很流行点唱,节目中常有的话就是:“我把这首歌点给阿珍,请留意歌词。” 而歌词无非就是“感动味蕾,挥之不去”、“爱你就算像跌入永远黑暗”之类,且文理不通,但红尘男女却一时觉得找到了共鸣。
1 ^' x0 M  d2 B: }
: s. w* T4 F3 [6 H; Q再看内地:天津话的相声曾风靡一时,东北话的小品至今仍占据着“主流”地位;时下网上还开始流传各种以方言演唱的歌曲;而许多作家也开始有意识地以方言进行创作,从韩少功的《马桥词典》、莫言的“猫腔”到最近张炜《丑行或浪漫》中的登州方言、刘震云《手机》中的四川方言和河南方言等,越来越多的方言走进了文学作品。这些现象仅仅是一种偶然,还是因为人们就需要这个味? , a1 Q1 c2 j0 e8 _! G
- U. [, [5 w. L7 W$ F
刘震云解释自己用方言创作的原因时曾说:“汉语在语种上,对创作已经有了障碍。这种语种的想象力,就像长江黄河的河床,其功能在很大程度上沙化了,那种干巴巴的东西非常多,生活语言的力量被破坏了。”和其有同样感受的作家不在少数,张炜就觉得,他用登州方言写《丑行或浪漫》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快感,达到了“长期写作生涯中梦寐以求的状态”。
) b" z2 \0 r9 \+ l1 b, Y
: c% Z; M9 h7 s6 h& I6 U- j* `) r作家们对于这样的感受其实由来已久。刘半农在《读〈海上花列传〉》中说:“假如我们做一篇小说,把中间的北京人的口白,全用普通的白话写,北京人看了一定要不满意。这是因为方言作品有地域的神味的缘故。”而在《〈吴歌甲集〉序》中,胡适则显得非常遗憾地说:“我常常想,假如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用绍兴土话做的,那篇小说要增添多少生气啊!”" V7 X) ?- K, _4 A5 b" }
  
2 S& c, Q% k- A3 k2 m/ n! q
; A0 W: y" l9 u4 t3 K: P上海语言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钱乃荣—— 0 I6 B1 ^1 ~2 |' V  a  J# s

+ f' ~- j2 ~( A0 f$ a: O" P+ o保护方言,就是捍卫文明
% O9 ~6 _' W1 V
  K6 Q& U$ W- P" {3 {/ Q9 [+ \& L都市文化报:方言是怎么形成的?
7 C- Y  i4 A; `4 ~
. j4 s' P0 R# f8 \  w1 K钱乃荣:形成方言的主要原因有两种:一种是当地的土著居民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形成了以土著语言为底层的混合语;一种是迁徙后的语言接触。外来移民在当地文化的影响下,学习汉语,逐渐形成了一种带有本族母语特征的混合语,以后通过双语的中间阶段,慢慢放弃了自己的母语,这种混合语性质的汉语就是当地的方言。 / s( B( W' O' {8 J- V3 R5 O, m% c; X

& O/ h, S  z* w# t5 Q都市文化报:和普通话这一官方方言相比,地方方言有何特色?
8 W+ F, J2 v7 N' g  e' ]- q4 H; u, ^" }5 q' v" q3 h$ l  G8 E8 ^
钱乃荣:方言最自然、本质地表达了中国多元文化的根基。直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的汉族人的母语即生下来最初学会的语言(或者说不需学的语言),都是方言,也就是说,他们最自如地表达思想感情的语言都是方言。方言里有比普通话丰富得多的生活、情感用语,在动作的细微区分、事物的性状描绘等方面都更具体。这是方言比普通话往往要生动幽默、有趣传神、在文艺表达里更受欢迎的原因。 ' a, l( R- Z  m2 _3 O" D; J
0 H6 C4 T4 x9 U- [
都市文化报:目前汉语方言的生存环境如何?
( B8 b7 u3 `/ U! @/ Y( t
" U6 `" M* M8 ^0 ]9 R钱乃荣:目前北方方言(包括西南方言)的生存环境最好;其次是粤语的生存环境也很稳定;但是在大力推广普通话后,没有很好地保护吴语方言。比如在上海,除了允许沪剧越剧滑稽剧等戏曲存在外,报刊不准刊登上海方言文章,一个时期还停止上海话的广播,不准发行上海话歌曲磁带,不准讲上海话的电影电视片播出和方言话剧的演出,也不组织专家审定方言用字,因此上海方言还停留在不见书面语的状态。而上海话原来是一个十分丰富的方言,尤其是近代社会中,从自来水、电灯泡、马路、洋房,从出租车到沙发、麦克风、文化、经济、报馆等等,上海话中一时造出和引进大量词语,现在却到需要保护的时候了。 2 ?1 Q5 h, S5 T! c* J
3 v1 Q3 Q5 @5 t9 T6 R+ C
上海方言的这种遭遇在国内还有许多地方同样存在。不让一种方言顺其自然发展而受到压制,地方特色就会消失,地方文化也会萎缩。
" Y8 ]4 z7 L3 g; ]. n2 T9 W/ T$ r: q$ Y+ y$ D  F. X
都市文化报:方言消失是优胜劣汰造成的结果? / M% A7 T6 t+ l. H4 n
! k% ^- `/ n; h, _7 h6 @
钱乃荣:语言的发展和社会、自然一样有个优胜劣汰的问题。但是方言和普通话都是有自己完整的语音、词汇、语法的独立的语言,原来用得都很自在,本身不存在高下。反倒是普通话一直在从历史悠久的活方言中吸收补充了生动的词汇。长期以来,我们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在无形中抵消了方言的话语空间。方言的消失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因为在这些方言中,有许多词汇对于补充普通话很有好处,但它们萎缩乃至消亡以后,普通话也就失去了自己的营养源泉,到时我们的普通话就只能从外国语言中寻找营养了。
/ U6 \; [: b9 i$ d+ R
" P2 h. }5 g  c- ?) H都市文化报:如果没有了方言,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 D( s& L$ r" h, T
* G4 Q% k6 {4 Y* j1 _6 @! }, A* f钱乃荣:如果我们消灭了各种方言,实现了语言文化的“大一统”,我们的语言文化就不会这样五彩缤纷。一方地域的语言文化是自己一方水土独自的创造,是对人类多元文化的一己贡献。捍卫文化的多样性与尊重人的尊严是密切不可分的。每个人都有权利用自己选择的语言,特别是用自己的母语表达思想。保护方言,就是捍卫文明。 $ U: J( q+ a5 d+ X. ^) c3 ^
都市文化报:我们应该怎么去保护方言?
  x" M  S; V% c$ `; ]6 b  k2 t6 L7 l1 G' l" F
钱乃荣:关键是“无为”而治,要它顺其自然地去发展。语言的特点就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方言也是不断变化的,相信语言只要听其自然,少加人为干涉,就会越发展越丰富。 7 ~1 {$ T9 u* S* B+ b$ c

; r+ j; ^# `' m要真正做到平等对待一切语言,就要让方言文化自由开展起来,与普通话双轨同行。尊重方言,在传媒和文娱演出、电视节目上适当开放方言的空间。(赵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4-7-19 08: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