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68|回复: 2

绘制中国方言地图的两个老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3 22: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7-13 14:52


  司圆直(Steve Hansen)

  “乡音苑”网站中的“说者地图”

汉语火了,更火的是为汉语痴狂的老外。去年夏天,悄然火起来的,是创建“汉字字源”网站的“汉字叔叔”理查德·希尔斯;今年夏天,骤然火起来的,是创建“乡音苑”网站,绘制中国方言地图的柯祎蓝和司圆直。他们仨,都是美国人。

飞机高铁飞驰的岁月,鲜有了“少小离家老大回”的乡思;普通话流播天下的时代,淹没了“乡音无改鬓毛衰”的乡愁。此时,“乡音苑”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它在寻找“你我的乡音故事”,记录中国各地的方言,并为之留下影像音频资料。

□苍 鹘

离家很远的人,听到家乡的声音是很温馨的

与电脑工程师出身的“汉字叔叔”不同,柯祎蓝(Kellen Parker)和司圆直(Steve Hansen)在语言研究方面,是科班出身。在“乡音苑(phonemica)”网站中,对他们都有较为详细的介绍。

柯祎蓝是中国台湾清华大学的语言学研究生,主要研究汉语方言发展史。读研之前,他曾居住在中国长江流域,那里成为他最早了解中国方言的地方,还有一段时间,他在韩国研究韩国的华人社区。

他是汉语语言学Sinoglot网站的创办人之一和长期撰稿人,自2009年起,他在主持着一个研究中国吴语方言的博客,偶尔也会就汉语方言作专题的演讲。在学中文之前,柯祎蓝学过阿拉伯语。

而司圆直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英语和语言学的硕士,熟习拉脱维亚语、西班牙语和韩语等多种“外语”。2007年,一个介绍“京片儿”微妙之处的博客,使他对汉语的差异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目前生活在北京,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项目任教,并经营着一家小型咨询公司。他也是汉语语言学Sinoglot网站的创办人之一。

“汉字叔叔”从学汉语到创建“汉字字源”,穷尽大半生的精力和所有的财力。而柯祎蓝和司圆直,因为他们的语言学背景,创建“乡音苑”,就显得比“汉字叔叔”要轻松。

2009年,当时在中国南京的柯祎蓝,接触到丰富多样的江南方言之后,产生了创办“乡音苑”的设想,并告诉了司圆直。柯祎蓝觉得,“离家很远的人,突然听到家乡的声音,感觉是很温馨的”。

接下来三年,他们与Sinoglot网站的同仁一起操办这个项目。2013年4月,“乡音苑”这个已经有45段汉语方言音频、75个注册用户的项目,开始正式上网运营。两个多月后,“乡音苑”已拥有167段汉语方言音频和4100多注册用户,而且在不断增加。

万维网联盟(W3C)的理查德·伊斯蒂(Richard Ishida)说:“乡音苑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网站设计之一,而且十分有趣!”其实,“乡音苑”整个网站几乎都很朴实。要说称得上“漂亮”,恐怕就是里面被称为“中国方言地图”的“说者地图”。

在“说者地图”里,密密麻麻标着各种颜色的“图钉”。“图钉”用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汉语方言:绿色,官话;黄色,客家话;蓝色,闽语;橘红色,吴语;棕红色,湘语;玫红色,赣语;紫色,粵语;棕色,晋语。

点击每个“图钉”,都可以看到故事讲述者的姓名、年龄、籍贯、民族和照片,所讲的方言及所讲述的故事主题,可以播放这些人用地道的汉语方言讲述故事的音频。每段音频的故事的讲述者,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每段音频的时长,大多都在5分钟左右。

如此形象生动的形式,图文和声情并茂的制作,显得颇有亲和力。在上面选听一段地道亲切的乡音,就是普通的读者,也会觉得赏心悦目。

希望保留住方言这份文化遗产,每个人都可以“乡音苑是一个旨在通过记录数千种汉语方言口述故事,为后人保护这些故事和语言的项目。我们有一支来自国内外志愿者组成的团队。”“乡音苑希望通过讲故事的形式,记录下汉语每一种方言的声音。”“乡音苑”的目标是什么?网站很明确地说,“我们正在努力记录汉语方言难以置信的多样性。理想的目标是至少记录每一个城镇或市区的不同汉语方言” ,“希望保留住汉语方言这份文化遗产”。那么,哪些人可以上传音频故事?网站说“每个人都可以。我们只要求在音频中讲故事,是汉语或者汉语方言为母语,并用汉语方言来讲故事的人”。至于参与录音和上传音频者的心态,“乡音苑”注册用户“Da Qiu”如是说:“我也不想让我们的家乡话渐渐被普通话取代。我们需要的是传承,不是么?”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早就创建了语言口音档案(Speech Accent Archive),曾经记录下几百名不同口音的人所朗读的同一段英文。在美国,还有一个叫做“故事团(Story Corps)”档案库,记录了45000个美国民间口口相传的故事。柯祎蓝和司圆直都觉得,若以“故事团”的方式,将家族史记录下来,也很有意义。“乡音苑”将汉语言学与音频口述史结合在一起,应该是从中得到一定的启发的。但柯祎蓝认为,世界上与此相似的项目,目前尚没有一个是大规模公开大众资源的模式。与“汉字叔叔”的“汉字字源”网站一样,“乡音苑”网站的运营,开始一直是自费的,现在也在接受赞助。据司圆直说,今年5月份,他们曾经筹集到一些经费,并用这笔钱买了一些录音设备。刚开始做“乡音苑”时,尽管汉语已经很流利,但令人眼花缭乱的汉语方言,还是让他们非常头疼。司圆直说:“我懂的方言很少,就是官话和北方方言,所以95%的翻译整理内容,都是靠志愿者完成的。”据了解,目前国家也正在按照省份推进“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江苏、北京、上海和广西等地的工作已经启动,江苏已经全部采集完毕,并且建立了语言资源展示网。据报道,2011年,江苏的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展示网已经开通,采集整理后的有声资料超过106个小时。广东也有在做语言地图的,包括方言词以及语音、语法的分布。近年,与方言相关的国家级科研项目增多,与国内方言保护意识的崛起有关。




该贴已经同步到 吴人的微博
发表于 2013-7-24 22: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7-28 20: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做的方言有声数据库都不是个办法。首先采集的对象应当是有特定的严格的要求的,不是随便什么人自我感觉良好上传一个就可以的,这样无疑会贻误后人的。鄙人以为,录取方言有声数据的对象,首先最好是没有学过普通话的,其次应该没有离开过本地到别处生活过比较长的时间的,比如求学,工作,特别是20岁以前的语言不稳固阶段。由于普通话的普及已经有几十年,改革开放交通便捷以后,人员的流动空前加剧,所以纯正的方言真是难得,就是广播电台里的方言,也明显的受到普通话的“杂交”,这是明显的现实。随着老一辈的离去,情形真的十分的紧迫,我们注意到了珍稀动植物的保护,却忽略了自身文化的传承发展变化的脉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26 11: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