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37|回复: 31

[词汇] 这些词是洋泾浜源的?——议维基“洋泾浜英语”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 13: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2-1-12 13:39 编辑

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下列的词是所谓“洋泾浜源”的:
发嗲(dear)、轧朋友(get)、着台型(dashing)、坍招式(juice)、开大兴(dashy)、肮三(on sale)、蹩脚(bilge)、邋遢(litter)、小开(kite)、大班(banker)、嘎山河(gossip)、懈门(German)

在我看来,大致一个也靠不住。以上几乎是从维基百科“洋泾浜英语”条中“影响”一节摘录的,我建议径删去。
另外,同一条目上文“学习”一节中,“该手册应使用宁波方言朗读”似不确。宁波当改为上海。如potato‘扑铁秃’,‘秃’宁波thah(同绍兴台州都是不规则的*thueh一读)而上海thoh;sit down‘雪堂’,‘雪’宁波主流soh<soih而上海shih<sih。(说“主流”,是因为宁波从镇海南部靠近鄞县的地区到慈溪中南部存在一条‘雪’shih不规则走廊。)
发表于 2012-1-12 13: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邋遢就是落拓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 13: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tsah台型’肯定不是‘着’,因为宁波也说‘扎’tsah而非‘着’ciah。
发表于 2012-1-12 16: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12-1-13 15:29 编辑

LZ所举,有一半以上我不“服贴”,因为无法证伪,只好不响。

点评

铁证嘛,我也拿不出。我也很大程度上凭的是感觉。  发表于 2012-1-12 19:31
什么叫“敷贴”?  发表于 2012-1-12 19:29
发表于 2012-1-12 19: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我也弗清爽,dear、German大致應該對的

society 拾叄點

点评

society和十三点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即使是很勉强的联系。  发表于 2012-1-13 15:36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 19: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热度 发表于 2012-1-12 19:33
有些我也弗清爽,dear、German大致應該對的

society 拾叄點

可是恰好我的感觉就来源于这两个字。dear何以不用浊声母对?如果gamen对German,那么宁波的gasyusyu(意思差不多)对应什么?显然ga是固有的词根,否则何以不扩展成四字格?
发表于 2012-1-13 10: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音t嗲比濁音d嗲 要更加嗲。弗相信儂自家試試看,dia、dia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 11: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热度 发表于 2012-1-13 10:41
清音t嗲比濁音d嗲 要更加嗲。弗相信儂自家試試看,dia、dia

我也就打个问号而已。
另外想起了常州的tia。有人说是‘底’的底层,可能是有道理的。不过也不排除是某个合音。仅仅提供另一种思路;哪个更像,我也说不好。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15 23: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宁波也说‘扎’tsah而非‘着’ciah。
-------------
宁波读“着”为dʑıʔ or dzoʔ。无ciah音。
发表于 2012-1-16 15: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z200052 发表于 2012-1-12 16:33
LZ所举,有一半以上我不“服贴”,因为无法证伪,只好不响。

譬如:轧朋友,这个还有【轧淘】,这样的词汇应该很久了。
发表于 2012-1-16 16: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hotline110 发表于 2012-1-16 15:25
譬如:轧朋友,这个还有【轧淘】,这样的词汇应该很久了。

“久”不“久”,有点说不清。比如说我听到“轧朋友”、“轧淘”的时候,洋泾浜已经变成马路了。找不到当时的证据——最好是书证——就只好存疑。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8: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北宁3 发表于 2012-1-15 23:40
因为宁波也说‘扎’tsah而非‘着’ciah。
-------------
宁波读“着”为dʑıʔ or dzoʔ。无ciah音。 ...

明显有,如‘~棋’。
说有容易说无难。说什么东西没有实在是要特别谨慎,再三叮嘱过你。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16 20: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听过宁波话里有这个说法。

下象棋宁波除说“下ɕia象棋”之外(这是“下”字极个别文读ɕia的情况。绝大部分情况下“下”读ɦ(w)o,包括“下面条”的“下”),通常说“走tsɔy象棋”。并无“着棋”之说。

至于你说的,我没听过。

说什么东西没有实在是要特别谨慎,再三叮嘱过你。
--------
至少我和我认识的人所说的宁波话里并不存在你说的这个“明显有”的这个词,所以无所谓“谨慎”。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16 20: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起来了,倒确实是有一个“着tɕıʔ围棋”,但(至少城里)并不是你说的tɕiaʔ的读法(这个可能是极早的死人派读音,乡下可能用的),都是tɕıʔ,而且绝少有省音成“着棋”的,一般中间都要带个字,比如“着围棋”、“着五子棋”等。另外,这里直接用罕见文读“下”ɕia作动词的,比如“下ɕia象棋”,只用在和“象棋”搭配,围棋五子棋是不用“下”的。反之,“象棋”用“下”或“走”的更常见些。

“下象棋”、“走象棋”、“着五子棋”、“着围棋”。

同样地,“手脚”的“脚”,读tɕıʔ也是主流,“脚”读tɕiaʔ都是死人派读音,现代城里极少听到这类音。跟衣烟合并一样,药三iaʔ>ıʔ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20: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2-1-16 21:13 编辑
宁北宁3 发表于 2012-1-16 20:35
我想起来了,倒确实是有一个“着tɕıʔ象棋”,但(至少城里)并不是你说的tɕiaʔ的读法(这个可能是极早 ...


让你失望了呢,我就是这样一个“死人”。‘脚’ciah,‘药’yah。少见多怪。而且这是近半个世纪的事情,绝没有到了能和i/ie合并相提并论的地步。依照赵元任的记录,两个音变得相差一百年吧。
——————
更正一下,宁波普遍是i/iin合并,不是像上海那样先去鼻音化再高化的。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16 20: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你失望了呢,我就是这样一个“死人”。‘脚’ciah,‘药’yah。少见多怪。

这不是少见多怪,是你这个“脚”、“药”的乡下口音(此处乡下二字绝无歧视之意,纯属就事论事)谁都不可能听得惯。比如“药”字,现代宁波城里(绝对主流)从不读j(i)aʔ,而是jıʔ。脚也是tɕıʔ。这几个药韵字若有人读(i)aʔ,问谁谁都会反应不过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16 20: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不懂化石“口音”就是少见多怪?不合理吧。尽量说一些别人能听懂的语言不是很好吗?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21: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北宁3 发表于 2012-1-16 20:48
让你失望了呢,我就是这样一个“死人”。‘脚’ciah,‘药’yah。少见多怪。

这不是少见多怪,是你这个“ ...

鄮城叫乡下……你参照系哪里的。一派胡言。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16 21: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都住满了乡下人,何况一个小小的鄮城饭店周边?

PS:我家离鄮城饭店公交车两站路的距离,你说我了不了解鄮城?你说的,“脚”读tɕiaʔ,这个在市区老人里有的,起码80岁以上。至于“着X棋”的“着”读tɕiaʔ的,城里(至少我认识的市区本地人中)闻所未闻。
发表于 2012-1-17 13: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z200052 发表于 2012-1-16 16:21
“久”不“久”,有点说不清。比如说我听到“轧朋友”、“轧淘”的时候,洋泾浜已经变成马路了。找不到当 ...

我随便翻了一下《何典》,有"原来扛丧鬼是这三家村里的鬼地方,听得有鬼相打,忙随众鬼轧去。”

这里就有“轧"的应用,和”轧闹猛“的轧一个意思。所以,”轧淘“,”轧朋友“应该是这个来的。

点评

dih个好算书证了。  发表于 2012-1-17 15:4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2-9 02: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