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945|回复: 0

zz评弹词本《珍珠塔·见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2 17: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andarin 于 2011-12-12 17:55 编辑

(表)采萍,带仔方卿,到此地白云庵门口。上慈悲桥,只看见四面杏黄墙头,居中朱漆庵门。上头是“白云庵”三个字,名工雕刻分明。停步侧耳静听,好像里向有佛号钟声。方卿看见只庵堂,晓得娘勒浪里向,恨勿得马上生仔肩胛飞进去,碰门都来勿及。要想碰门么,采萍说道碰勿应格,房子进深,格正门又碰勿开。过来碰侧门,也碰勿开。格么哪哼呢?边浪有个藤圈圈,藤圈圈浪一根绳,浪墙头洞洞里通进去,通到里向佛婆格房间有只铃。碰门格人叫得藤圈圈浪拉拉,藤动铃响,就会得有人来开门格。所以采姑娘藤圈浪拉拉么,里向“吭浪……”。铃格下头坐个佛婆,佛婆今年七十二岁则,孤单零零勒浪庵堂里向。听见碰门么,撑仔根柱拐,得得瑟瑟,勒浪走出来。
佛婆:哎着来——想佛婆佛婆啊,真正命苦,一年到头服侍两个师姑,念念经,吃吃素,刻刻留心看门户。外头碰门勿知落个,勿是施主到,便是安邻姑,且到外头看格清楚。哎着来——嚯嚯。(表)走到侧门根首,(白)哦,外头啥人啊?
采萍:外面是我!
佛婆:格么里向是我!(表)咦?格老太倒蛮有趣。佛婆想倷啥人也朆讲出来么,我哪哼认得倷呢。所以倷“外面是我”么俚“里向是我”。
采萍:我采萍来了。
佛婆:噢!啥人啊?采萍妹子来咋?
采萍:是啊。
佛婆:(表)佛婆听见采萍来么,心里一快活。因为采姑娘会做人,爱老怜病,晓得佛婆孤苦伶仃,到一趟庵堂里向么,有甚时买点么事送拨俚,有甚时拨点零碎铜钿拨俚用用,佛婆交关见情。听见采萍来俚蛮高兴。(白)哦,采萍妹子来哉,格么蛮好,倷进来让!
采萍:你门都没有开,叫我怎样进来呢?
佛婆:喔唷,划一忘记脱哉,门也朆开格来。哦,我来开门噢!哎着来——(表)嘎——而儿,侧门一开。
采萍:(表)采姑娘踏进来。
佛婆:喔唷,采萍妹子,长远勿来哉,噢,加尼标致仔勿少哉!
采萍:老佛你好!
佛婆:哦,倷好!倷进来哦!
采萍:(表)采姑娘踏进来。
方卿:(表)方卿要紧跟进来。格只脚刚正跨进来。
佛婆:(表)格佛婆连忙拿格柱拐一勒。师姑堂里看见道士来时陌生得极格。(白)慢点看!
方卿:啊?
佛婆:倷走错脱则!
方卿:怎见得?
佛婆:对过。
方卿:喔?
佛婆:对过三官堂,噢,该搭是师姑堂,倷弄错哉!
方卿:哦,这个这个……(表)呀,自家勿好。因为道士打扮仔落,拨勒一个佛婆一勒就勒得住格,倘然我巡按大人打扮到该搭来,倷格佛婆跪格场化也呒拨。现在也讲勿明白,格么只有叫采萍讲。(白)呃,采萍姐,请讲明一句吧!
采萍:(表)采萍倒险加乎笑出来。对姑爷望望,啥人叫倷道士打扮?(白)啊,老佛,这一位并非旁人,乃是我家姑爷呀!
佛婆:啥么事啊?
采萍:我家姑爷!
佛婆:啥?嗯笃格姑爷?
采萍:嗯。
佛婆:(表)啊咦?佛婆也弄勿明白。明明一个道士么,哪哼陈府浪姑爷起来则呢?噢,有个道士姑爷勒嗨。(白)哦,原来什梗,格是老太婆有眼勿识泰山,朆晓得倷姑爷驾到,冒犯倷,倷覅动气哦!格么道士姑爷请啊——
方卿:(表)阿要难听啊!还要摆“道士”两个字。(白)是啊!
佛婆:(表)拿俚笃领到里向,庵门关关好,到里向禅堂浪向,让俚笃请坐。倒好两杯茶,佛婆说我来去寻当家。到里向去寻着当家,当家齐巧浪修简闻经,听见有客人来,问啥格客人呢?陈府浪向姑爷。噢,姑爷?咸,蛮对,一个道士,姑爷。道士姑爷。啥格道士姑爷?说倷弄错脱勒嗨哉!当家想,陈府浪格姑爷是里向老太太格伲子,方卿,秀才。总佛婆年纪大则,看错脱则。秀才打扮么替道士差勿多格。覅去管俚,我出去见仔再说。当家踏到禅堂一看么,喔唷!呆脱哉,果然一个道士呀!哪哼陈夹里格姑爷么弄个道士出来哉?倒弄得上场势也呒拨。
采萍:(表)旁边采萍要紧过来介绍介绍。(白)啊,当家,这一位就是我家姑爷;啊,姑爷,这一位是此地的当家!
方卿:噢……
当家:呵呵,原来是姑……姑……(表)哪哼“姑”勿出来则介?要师姑嘴里向喊格道士姑爷么哪哼“姑”得出呢?覅去管俚,喊声贵公子么拉倒哉。(白)啊,贵公子,贫尼问讯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方卿:噢,当家太,想我也有一礼!
当家:哦,不敢,姑爷请坐哦!
方卿:当家太请坐了!
当家:哦,姑爷一向在哪里啊?
方卿:向在京都!
当家:噢!向在京都!好地方,好地方。几时到此啊?
方卿:今日才得到此。
当家:噢……姑爷怎样晓得老太太寄迹在小庵之中呢?
方卿:只因首亲人家道及,说道家母在宝庵之中,幸得你当家太十分照拂,日后定当重谢!
当家:唷……不敢当!贫尼是应当侍奉的,还侍奉不周,阿弥陀佛。
方卿:请问当家太,你向在哪里剃度?
当家:(表)啥叫哪里剃度?就是浪啥场化落发,出家该!(白)贫尼么,向在岘山上,雨花庵中落发,蒙此地夫人抬爱,叫我做此地白云庵的当家。屈指算来么,六、七年了,光阴迅速,阿弥陀佛。
方卿:请问当家太法蜡几何?
当家:(表)啥叫啥法蜡几何?就是几岁。从前三教九流格人,各种闲话勿同格。倷问到俗家人年纪么,贵庚;年纪大么,高寿;女人家么,芳龄;倘使问道士,道教要问丹龄几何;和尚师姑佛教是问法蜡几何。当家一听,喔唷!格个才是内行攀谈喂!一看么,噢,对格,俚也是出家人。出家人碰出家人,行户中,说点行话。勿晓得俚格出家人是假佬戏。(白)呵呵,贫尼么,巧的很,同里面老太太不谋而同,同年同月同日,惜乎时辰不同,也是五十五岁,呵呵,巧的很,巧的很。
方卿:噢!好极了!
当家:呵呵。
方卿:既如此,我要到里面相见娘亲!
当家:姑爷要见娘亲老太太?
方卿:是啊。
当家:啊,里旁的老太太思念贵公子,朝思暮想。如今既然到来么,天大的喜事,待贫尼引领进去相见老太太。
方卿:哦,当家不必费心,有采萍姐在此引领就是!
采萍:(表)旁边格采萍亦然讲,对格。姑爷替老太太沓年勿看见哉,久别重逢,母子么,总有两声骨肉之间格闲话要讲,嗯笃出家人登勒边浪勿便格,就我来领进去吧!当家说格么蛮好,格么我到厨房间去端正烧茶,烧点心,费心倷吧,阿弥陀佛。(白)当家请便。
当家:哦,是……费心你了!(表)当家到厨房间去。
采萍:(表)采萍呢,该搭庵堂里向熟门熟路。自从白云庵婆媳穿帮到现在,俚替王本朔望日期总是来望望老太太,所以庵堂里向俚路径熟悉格。晓得老太太勒里向白云轩,花园里要走一段路得来。(白)啊,姑爷,随我来啊!
方卿:是,请啊!
表:(唱)一个儿伶俐青衣一个新状元,一前一后入花园。
         绕曲轩,过旱船,一样心中无限欢,
         无限欢欣情两般。
(表)两家头走么走,大家闷声勿响,各人才浪转各人格念头。因为想勿到今朝方卿会得来,母子好重逢。采萍呢?该搭一年当中,时常到庵堂里来也是瞒脱仔夫人来格。哪从今朝起可以正大光明来则。大家心里才勒快活,各人转各人格念头。
(唱)他们一个儿想,半年来寄迹庵堂俚,瞒蔽夫人心不安,
      唯有此番意坦然。
方卿:(唱)一个儿想,睽隔慈亲两载外,一回思亲一心酸,
      喜今朝重见白头萱。
采萍:(唱)一个儿想,可笑姑爷孩子气,为夫人势利故欺瞒,
      乔装渔木和簧管,前仇宿怨未能捐。
方卿:(唱)一个儿想,感激闺中贤表姐,招留舅母在家庵,
      代我之劳承小欢,好良心一力善周全。
采萍:(唱)一个儿想,守节抚孤方太太,她是眼见亲儿足大愿,
      不问可知喜万般。
方卿:(唱)一个儿想,劬劳未报娘辛苦,为慈亲幸得中三元,
      或者娘心可以宽。
采萍:(唱)一个儿想,从前不见方公子,老爷太太女婵娟,
      一天天望得眼睛穿,人愿天从语古传。
方卿:(唱)一个儿想,归家不见娘亲面,越关山白白返家园,
          那知寄迹在尼庵,香火林中有夙缘。
采萍:(唱)一个儿想,姑嫂相逢翁婿会,从此两家一姓般,
      好比唱戏文唱到大团圆。
方卿:(唱)一个儿想,重相逢母子天伦乐,待完婚一起返河南,
      如同画图容画出了合家欢。
采萍:姑爷走好了!
方卿:呃,是!
方太太:(表)两家头往准里向进来,里向老太太哪哼呢?自从白云庵婆媳穿帮到现在年把光景。老太精神一日勿如一日,上上来一腔倒还好来,因为有剩时听见伲子格消息,忽而勒浪杭州,忽而勒浪长沙,陈府浪总管王本呢,经常出去寻。格么老太倒蛮定心。虽然勿碰头伲子,而伲子只要活勒浪,母子总有见面格日脚。但是一日一日格下来,格些消息终于落空。只听扶梯响,勿见人下来。消息么听得着格,人么总归碰勿着格。王本到格堂地方么总归回头朆碰着,走脱哉。老太想我懂哉,大约我伲子中途遇盗,一定是伤了强盗手里。陈夹里呢,生怕我年纪大要急,覅急坏身体,哪么有心教王本么造点假消息,伲子一歇勒该搭,一歇勒关搭,实在是骗骗我。唉!看上去娘伲子今世勿会见面则!那么倷想,从前格人,儿孙之见是看勿破,老太就该什梗一个独养伲子,十几年来,抚孤守节,一番心血才勒伲子身浪。格伲子呒拨则么,俚做人还有啥巴望呢?所以登勒庵堂里向,精神一日勿如一日哉。本来倒还好吃格两碗饭一顿,后来饭量一眼眼减少,精神萎顿。别人家说夜里向困梦头里做梦,俚日清日白就要做梦格。叫得目今当话中浪向十几分钟呒拨人搭俚讲张么,俚就会得眼睛里看见伲子来。咦!像煞伲子勒外势进来,要紧奔过去么,“儿啊!”合牢一个庭柱,头浪块也撞出来。有剩时看见伲子像煞坐勒关面,奔过去,“啊呀,儿啊!”合牢只凳子,险加跌跟斗。倘使方卿再勿来,老太真格要郁煞则。时常陪伴老太太么总归格两个人,庵堂里向两个师姑,媒婆格囡恩月姑娘,近段安邻,陪伴老太太谈谈说说。二师太么,算专门服侍老太太格。现在么左右齐巧断人。因为王本、采萍一个月不过来格沓把,该两日么齐巧朆来。当家替别格师姑呢?现在勿勒身半边,二师太么去送茶去哉。周围齐巧一个人也呒拨。老太呆瞪瞪勒浪想,想勒想么眼泪汪汪。俚坐勒格藤榻里向,格只藤榻倒覅罪过,坐得勒绢光滴滑。因为老太到仔庵堂里来从朆出去过歇。白云轩三间,上首里一件卧房,下首一间二师太困格,当中一间坐起间。俚要么夜里困觉房间里,起来么总归坐起间,总归坐勒格藤榻浪向。袖子管里向伸出来格手是瘦的来,真像鸟脚爪快则。(白)唉,离群孤雁心如此,失子慈乌也不安。老身杨氏,千里寻儿,流落空门,只怕我儿身丧异乡,母子今生未必能再见了……(表)看上去我搭伲子今世勿会再碰头,我格个两根老骨头呢,也只好断送在异乡客地。(白)儿啦——
(唱)老年人作异乡魂,骨殖无由葬孤城。
想我短见投河虽未死,余生侥幸到如今。
若非甥女垂青眼,老死空门有哪个闻。
不是采萍常问候,定然王本请安宁。
      三炷清香消白昼,一灯孤影来伴黄昏。
(表)登勒庵堂里向日里倒还好,有两个师姑或者近段安邻替我来讲讲说说,还能够解脱一时愁闷。到仔夜里向,覅想困得着,对仔一盏孤灯,困么困勿着,勿困么趴勒台子浪打瞌冲,一冲么就做梦。而且梦头里向板是看见伲子,陈旧勒浪河南祠堂里向格情景。我呢,纺纱织布,伲子读书。
(唱)万遍思儿千遍哭,梦魂中宛如到太平村,
      母子依然昔日形。
      儿读诗书娘织布,他是书声琅琅读经文。
      寂寂园中悄悄听,
(表)梦头里向伲子书声琅琅读书。咦?有剩时觉转来听听真格书声琅琅。我当仔伲子来则!仔细一听么,勿是。天蒙蒙亮,两个师姑勒浪殿浪向做功德。
(唱)把念经声错认了念书声。
      乃是金鸡唱破我团圆梦,只怕母子相逢要在枉死城。
      既入梦中何必醒,
(表)既然做梦么,何必醒转来?因为梦头里向倒能够搭伲子碰头。
(唱)醒来何必梦里寻,颠颠倒倒恨梦人,
          故将好梦来动人心。
          但愿得今宵再入黄粱梦,可能够梦中儿常伴我梦中亲,
          何妨将梦当为真。
(白)儿啦,儿……啦……(表)正勒浪哭伲子格当口,咸,外势倒来则。
采萍:(表)采萍拿方卿领到此地白云轩格长窗首,身体立定。(白)姑爷。
方卿:是。
采萍:里边就是老太太了!
方卿:噢!老太太在里首!
采萍:正是!
方卿:待我进去相见!
采萍:慢来!
方卿:啊?
采萍:待小婢进去通禀一声。
方卿:哎——我们自己母子,何用大礼呢?待我进去相见吧!
采萍:哎!姑爷且慢。(表)采萍想姑爷,倷也太嫌心急则。三年等下来,一歇歇倒什梗急法?通禀,勿是啥为母子避嫌疑。因为里向么,勿独是老太太一倌仔,作兴还有别人呢?或者近段安邻,或者别格师太。哪么替老太太讲张么总归才是女眷,倷呢?三年朆看见娘,一定是哭进去,扑进去。身浪么勿争气,道士打扮,别人看见覅吓嘎?当仔倷格道士发痴勒勿知啥,吓得别人家么逃走、跌跟斗、落习上,老太太么啥格事体也朆晓得。禀报仔一声么,让老太太么有数目。(白)可是啊?
方卿:哦……(表)咸,闲话倒也勿错。作兴有个把陌生女子勒浪,勿便格。格么让俚乃进去禀一禀。(白)既如此,烦劳采姐一走。
采萍:哦,是!(表)采姑娘拿边浪长窗开一点点,人进来,随手拿长窗带一带上。啥体要带带上呢?因为倷姑爷看见老太太老道龙钟格狼狈形景,倷心里要难过,要哭格。该格辰光哭么,里向老太太也朆懂啥格事体,索脚问清爽仔,倷等当哭吧。所以拿窗带一带上。别转头来对老太一看么,叹口气。哎呀,想我个把月勿到庵堂俚,因为勿许我到庵堂里来,老太太又瘦仔勿少哉!倷说俚觉勒浪吧,精神一点也呒拨,像困着;说俚困着吧,人是觉勒浪。采萍想正正叫姑爷来,如果再勿来是真要郁煞哉。毫稍上去,拨格喜讯拨俚听听,让俚好快活!要紧过来么,(白)啊,老太太在上,小婢见老太太。(表)而儿——卜,跪下来。
方太太:(表)老太听见声音,揉揉眼睛一看,采萍来则!喔唷,格个丫头我是顶顶欢喜。到底登勒庵堂里寂寞嘎。采萍懂道理,要拿俚当囡恩格,所以沓日勿来是牵记得来!别样呒啥,俚看见我勒哭,回转去要告诉外甥囡恩,外甥囡恩要心勿定,又要关照俚笃爷么来安慰我,劝我。覅多烦别人家则,毫稍点眼泪揩揩干。实在倷揩么采萍眼睛尖,老早看见则。(白)哟,我道是哪个,原来采萍来了,起来,起来。
采萍:是,多谢老太太。(表)立起来。(白)啊,老太太,小婢今日至此来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
方太太:(表)老太一听,俚来仔闹猛点笃。恭喜我哉,啥格喜事介?算算呒啥喜事喂!噢,勿是我格喜事,总大约陈夹里老夫妻和睦,外甥囡恩勿知用啥格法子,拿堂前二老劝和睦哉,倒是一桩大喜事!俚笃老夫妻相骂仔三年则呀!(白)莫非你家小姐承欢有方,堂前二老琴瑟调和!
采萍:并非,此乃是老太太身上的喜事!
方太太:噢?我身上的喜事?
采萍:正是!
方太太:(表)老太想我有啥喜事?伲子吧,死活存亡不得而知,自家么,赛过勒里等死,还有啥格快活?有啥格喜事?(白)唉,想我杨氏,垂暮之人,还有什么喜事噢。(表)我人也将要死哉,还有啥喜事。
采萍:老太太,天大之喜,地大之喜,实不相瞒,令公郎方姑爷来了呀!
方太太:啊?你,你待怎讲?
采萍:令公郎方姑爷来了!
方太太:噢!噢!我儿他,他……竟来了!
采萍:正是。
方太太:啊呀,儿……儿啊!唉,杨氏啊,杨氏,光天化日,你又要在那里做梦德的了——(表)作孽,老太实在牵记得格伲子过头,三年来横巴望,竖巴望,到现在赛过绝望哉。真对真听见伲子来俚勿相信,人会得发呆,明明要想哭声“儿”,当仔自家勒做梦。拿眼泪揩一揩,眼睛张开来一看么,嘿嘿!实头亦是一个梦。哪勒?咦,覅说伲子朆来,连得门前格采萍也呒拨格则!格么到底是梦勒还是事实?是事实。格么哪哼会采萍也呒拨呢?年纪大人动作慢勿过呀!采姑娘么,人来的捷溜,讲仔一声,倷勿相信,当仔做梦,格么用勿着搭俚辩格,马上就好到外势去喊倷伲子进来。所以倷老太太勒浪揩眼泪辰光么,采姑娘已经往准外势去则。等到倷老太眼泪揩好,手放下来一看,人已经呒拨来。
采萍:(表)采姑娘拿长窗一开,走到外势。(白)啊,姑爷!
方卿:是。
采萍:老太太就在里边,快进去相见吧!
方卿:呃,是!昔日坟堂会母面,今朝庵内见慈容。母亲,娘啊!孩儿金宝来了!(表)直扑格扑到里向!
(唱)未见娘亲先断肠,才见娘亲泪两行。
      和身扑到娘膝下,万种辛酸哭一字娘。
(表)踏到里向,双膝跪倒,膝行几步上前,两只手直扑格扑起,往准娘格脚馒头浪一抱!(白)哦~呀!娘!娘啦——
方太太:啊?(表)老太上上来当仔自家做梦,后来一看长窗一开,外势格光射进来,一个人进来,走到自家门前,扑到膝馒头浪横浪,横浪喊“娘呀!娘啊!”老太眼睛呢,三年哭下来看勿大清爽,耳朵还听得出。自家伲子声音阿有啥听勿出?啊呀!格个声音是我伲子喂!啊?耐心道真格我伲子来咋?对面前一看么,实头是自家伲子!格歇辰光老太,千言万语,勿知讲仔落里一句好,人会得呆住,一口气会得屏住,屏仔一歇歇,然而口气回上来,嚎啕痛哭。两只手瑟瑟抖来捧伲子格面孔。(白)儿,儿啦——
(唱)说道太太见儿如获宝,她是千分欢变作了万分伤。
      泪眼糊涂难仔细,含悲咽喉唤儿郎,
      双手先来捧面庞。
(表)伲子啊,我娘什梗一把年纪,倷离开仔我三年讯息也呒拨,倷人勒啥场化?(白)儿啊——
方卿:娘啦!
方太太:(唱)毕竟你三年往何处去,为何你天涯地角尽荒唐。
             你是全不想娘在故乡儿在外,我好比那风中之烛草上霜,
             伤风咳嗽要早晚防。
                 想我倘然不测有谁知晓,因此我寻儿出门墙。
(表)倷尽管勿来,我阿要着急格啦!我年纪尽管勒大起来,倘使有生病落痛有啥人晓得?有啥三长两短,送信格人也呒拨!到格歇辰光我要寻倷伲子来勿及,我乘自家走得动,看得见,我要寻倷伲子。寻着仔倷伲子,哪怕苦,伲娘伲子要苦勒一淘。阿晓得为仔寻倷伲子么,我吃尽千辛万苦,险加乎条老命也送脱。(白)儿,儿啦——
(唱)为娘是,三月离家乡,千里走风霜,
      六月到襄阳,一个小行囊,
      路过九松亭,偶尔纳风凉,
      听得两两三三道短长,适逢提及我儿郎,
      说道遇盗途中尔的性命伤。
      只道母子今生总难再见,幸而你今朝到襄阳,
      有得庵中来见尔的娘。
          只要你么再隔一年并半载,深恐你的亲娘丧异乡,
          儿只得戴孝批麻来哭一场。
(表)倘使倷伲子再勿来是,看我人看勿着则。披麻戴孝,到我棺材横头来哭脱一场。(白)儿啦——
方卿:(表)方卿哪哼?看见娘头发雪白,面孔瘦的来,皱盖行寻行市,想想我落里对得住娘?(白)啊呀,娘啊,娘啊——
方太太:儿啊!
方卿:(唱)悲则悲慈亲面目今非昔,惨则惨思儿两鬓白如霜。
           苦则苦不见孩儿两载外,哀则哀孤单影形守坟堂。
           难则难女流从未离乡井,愁则愁一千里外路途长。
           戚则戚旁人都道我谋命死,险则险老母闻之把短见亡。
           奇则奇慈云大士空中佑,巧则巧两众尼姑慈善行。
           感则感表姐垂怜留佛地,敬则敬姑爹迎接进城厢。
           爱则爱苍头王本忠心仆,幸则幸伴秀采姑照拂娘。
           怒则怒比坟粮国库瘟知县,恨则恨抢珍珠宝塔恶强梁。
           怪则怪势利不堪诸仆从,恼则恼形容可怕众梅香。
           毒则毒假冒方卿真贼子,狠则狠欺瞒内侄恶姑娘。
(白)都是姑娘的不是呀!
方太太:是啊!(表)老太看伲子跪勒地浪,一面哭一面讲,才是姑娘勿好。假使呒拨姑娘势利,伲子勿会中途遇盗,我呢,也勿会千里寻儿,因为姑娘势利,伲母子天涯海角。倷么颠沛流离,我么险加乎老命送脱。该桩事体要怪自家勿好,哪哼怪自家勿好么,当年我交待伲子到姑娘搭去借,伲子倒蛮有点远见。俚说道我勿去,我情愿到同窗世谊搭去借,姑娘搭勿去。啥道理勿去么,俚说姑娘笃势利格。哈咦?我说倷人也朆去,哪哼晓得姑娘势利呢?俚说道,娘,伲方夹里十几年来什梗穷,俚笃从来勿来望伲一哒,俚笃该家当格,就说明势利!老太想我心里向也有点晓得格,但是我什梗一讲伲子加伲勿去。我说十几年来,俚笃么朆来望伲一哒,格么伲阿去望俚笃一哒呢?说格是也朆去喂。格么看来伲也是势利嘎?实在伲子是要想说,伲是路远,呒拨盘缠钿去,哪么俚要紧说,说伲因为路远,下头我朆等俚讲下去我叉断俚,我说道,噢,伲么去路远,别人家来路近嘎?不听为娘之言就为不孝,我娘叫倷去么倷去!姑娘替我娘么,姑嫂情同姐妹,骨肉亲眷,倷哪哼好当仔亲眷势利?去!哪么伲子去。果然不出伲子所料,实头姑娘势利。格么老太太太嫌勿识相则,叫伲子去借铜钿,哪哼?稳瓶夹得牢嘎?老太有俚格道理格。说么说去借,其实勿是借。方夹里抄家格辰光,方太太首饰、钗环,有一笔私房呢,存勒姑娘搭格。搭俚说,我摆勒祠堂里向拨勒奸党晓得抄家么,原要拿得去格。留什梗一个余地。将来伲子如果德中,日脚可以过呢,格笔铜钿也勿来拿则,也譬如送拨倷姑娘。如果伲子乡场名落孙山,祠堂里向过勿过去,一叶扁舟到襄阳,来问倷拿转格笔铜钿。格么母子苦吃苦用,也好过过日脚。有一笔铜钿勒姑娘搭格,勿是去借,陈旧自家铜钿。啥体勿搭伲子讲清爽呢?格老太太嫌好则。一想讲清爽仔啦,伲子年纪轻,说闲话硬硬呛呛,一面孔我是来讨自家铜钿,勿是来借铜钿格,姑娘要动气格。亦勿是俚问伲借,是我存勒俚搭格。勿搭伲子讲清爽么,让伲子么谦虚点,替长辈么低头伏小点,姑娘心里明白勒嗨,我有笔铜钿勒嗨,总归拿出来格。想勿到姑娘会得势利,格笔铜钿朆提起,本利鲸吞。什梗一看,我眼睛看豁边。该桩事体伲子还朆晓得勒嗨。铜钿当然算勒,勿去问俚笃讨勒,事体应该讲拨伲子晓得晓得。因为我年纪大勒,如果我死仔么,该桩事体呒拨人晓得勒,让伲子晓得仔,下来俚好张开眼睛看看人头,好少吃亏。(白)儿啊。
方卿:是,母亲。
方太太:实不相瞒,当年为娘命你到姑娘家中并不是借贷,如此行般,这等这样,为娘有钱与她。
方卿:啊?(表)倷娘有铜钿勒俚搭啥体早点勿说呢?倷早点说仔我勿会受俚格气,我好问俚讨铜钿格呀!什梗一看格姑娘实头丘格!(白)啊呀,娘啦!
(唱)想不是姑娘忘骨肉,何至于火速登门火速行。
          不是姑娘忘骨肉,何至于风寒偶感病郎当。
          不是姑娘忘骨肉,何至于遭逢强盗在南阳。
          不是姑娘忘骨肉,何至于病中狼籍近京邦。
          不是姑娘忘骨肉,何至于三年不返太平庄,
          何至于捎书奴仆竟荒唐,何至于晨昏辜负白头娘,
          何至于寻儿千里到襄阳,何至于凄凉寂寞寓庵堂。
(白)都是这恶姑的不是啊!!
方太太:哦,这个——(表)啊呀,老太想,划一,我说仔声姑娘勿好,伲子说仔一连串姑娘勿好,才是姑娘忘记仔骨肉勒。别样呒啥,姑娘虽然势利,外甥囡恩、姑父待伲还勿错,一个人勿能够只记怨勿记恩,况且陈夹里格丫头勒浪边浪向,多讲有啥讲头呢!(白)儿啊。
方卿:是,母亲!
方太太:且喜我们母子有重逢之日,前怨前仇不必提了,起来。
方卿:想孩儿不孝,要跪在那里赎罪呀!
方太太:你有何罪可赎?为娘原谅你,只管起来!
方卿:是,多谢母亲!
方太太:坐下。
方卿:呃,是。
(表)娘伲子畅谈别离之情。

    根据周云瑞、薛筱卿录音整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6-27 18: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