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40|回复: 2

[语音] 宁波甬城话语音的内部差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4 23: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1-4 23:34 编辑

由于缺乏各地的资料,《宁波话语音的内部差异》看来只能作为远景规划了。欢迎本府的各地同胞指正或提供当地资料。
——————
宁波甬城话语音的内部差异(2011-11-04)


在讨论之前先约定特定语汇的含义:
1. 年龄:大致以1950年为说话人生年的分界,之前为老派,之后为新派,以生年为1930-1990年的群体为主要讨论对象。
2. 地域:甬城用以指称老三区,即海曙、江东、江北(废姚江以南;不含洪塘、庄桥、庄市)绵连的建成区,以尹江岸、柳西河、翠柏路、通途路、姚隘路、甬港路、兴宁路以内人口构成相对稳定,为主要讨论对象。其中旧六城门以内及毗邻的老居民区内城,又以西城、南城、南门外为多,为主要讨论对象;以外称外城

总体来讲,宁波小片的方言对内来说大同小异,对外来说又表现出鲜明的特点,这一点尤其在语音上表现得最为突出。其中甬城话作为其中最通行的方言,其语音系统本身也是一个综合体系。下面从传统和现实的角度谈谈其内部差异。

以下实际调查,均为笔者亲自听记的语音,与通行记法略有差异。外城老派缺少资料,暂付之阙如。现时全甬城比较通行的语音用红色标出,多为新派语音。“非主流”指个别人的读音;“不排斥”指普遍可以接受,一般不必认为是外地口音。

l         <jy>‘迟痔:老派dʑi(=<dz, ji>),新派除部分口语词外多用dzɿ(=<dz>‘’)
l         <ngu>‘吾误:老派nu,新派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用ɦu,但不敢确定此音已获公认,暂述之存疑。
l         <Cio>‘嘉霞:老派保守记录(《宁波方言词典》)为tɕ…yo,实际调查(并参《鄞县方言同音字汇》)仅残馀,且已多为tɕ…io(=<Ciau>),其馀同新派。新派不用此读,只用<Cia>tɕ…ia。其中霞雅讶老派残馀ɦyo/ɦio,其馀同新派ia

l         <ng, h, gh, (')oen>‘岸汉寒安:内城老派内部派系林立。其中主流的派别是:如上线性排列的四个声母,若某声母配e,则其左侧声母均配e;右则ɜɪ。新派除少数口语词之外基本固定为ŋe, he, ɦɜɪ, ɜɪ
l         <Poen, Kuoen>:内城老派保守记录(《词典》《鄞县方言同音字汇》)为-ũ,实际调查只得-u,同新派之一读。
内外城新派均可用-u。其中<Poen>p…u(=<p, ph, bu>)可自由变读新读p…ø。{新读尤其经常出现在下列三种情况之一:1.叠韵的同化与异化。如常单读pʰu,但判断则更倾向于读pʰø tø常单读bu,但叛徒则更倾向于读bø du。这可能是外方言(不必是普通话)的韵系促进了说话人对叠韵的再选择。2<moen>各派的mu一读在随意的发音中易变为,在强调或读字时新派更倾向于读以求发音的清晰。如鳗鲞多作m̩ ɕiã,而单称强调时更倾向于读。(<mu>‘模某幕各派一律读mɜʊ,不与<moen>混,因而不存在此问题。)3.外城新读盛于内城。以上的寡众仅仅是相对概念,都远远未达到绝对多数。}而<Kuoen>通行作k…u。极少数用新读k…uø,非主流但不排斥。
<Poen, Kuoen>p…ø/u, k…u的分歧读恰与锺公庙的情况一致,不妨设想鄞县中部口音在新读的产生和整理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l         <luoen>:记录为,实际调查通行仅作lœʏ(=<leu>)非主流但不排斥。
l         <Tsuoen/Cuoen>:内城老派保守记录为ts…(/tɕ…i*ʏ/ts…ø),实际调查仅得tɕ…i*ʏ(=<Cieu>)一读。内外城新派除部分口语常用词外多用ts…ø

l         <CueN/Cuoeh>:老派tʃ…ʏŋ, tʃ…øʔ,新派ts…oŋ, ts…oʔ(=<TsCoN, TsCaoh>)
l         <ion, iun>:老派保守记录分别为yoŋ, yʏŋ不混,实际调查已为自由变体。新派作yoŋ
l         <ioh, iuh>:各派仅吃肉玉三字为yoʔ,其馀均为yeʔ。外城有通作yoʔ者。
l         <iah>:老派iɐʔ,新派少数除部分口语常用字保留外,其馀同多数用ieʔ(=<ih>)
l         <Ciuaon>‘:老派tɕyɔ̃,新派tsɔ̃
l         <r>:老派ɭ̍(舌叶紧抵龈后),新派ɦɚ(舌叶轻触或靠近龈后)

l         <TsCie, Ciaen>‘且械茄念:保守记录为tɕ…ie, ɦie, ie,实际调查少数人仅在读字时保留此读,其馀同各派大部分人只读ts…e, ɦe, e。据传或有极少数人完全保留,存疑。
l         <uo>:保守记录为uo,实际调查各派基本为o(=<o>)。据传或有少数人完全保留,存疑。
l         <ieu>:外城新派部分变y(双唇向中心收拢,=<iu>),其馀均为i*ʏ(双唇上下靠近,同ʒ的默认唇形。本韵母与i, y同为前高单元音,此处沿用权宜记法)。新派未变者仍能明确辨析两音。
l         <-ei, ou>:内城为-ɜɪ, ɜʊ,较为统一;外城主元音高度有歧异,自-ɜɪ, ɜʊ-ɐɪ, ɐʊ不等,均较为普遍。
l         <PFeu>‘否贸’:随意的发音中p…f…œʏ常变为p…f…ɜɪ(=<PFei>)
l         <zhi->:通行作ʑi-。各派似均有极少数人读ɦi-,可能仅限于如谢谢等若干口语词,不敢确定。此音比较突兀,或有被斥口齿不清之嫌。暂述之存疑。但位于部分特定词词中时固定用ɦi-,不同于单字的ʑi-,如‘介绍’ka ɦio‘木匠’moʔ ɦiã‘干净’ki ɦiɪŋ等,与‘豆腐’dœʏ ɦu等平行,非是。

l         单字调:阴平52阴上334阴去43老派基本不混,新派阴平去除部分口语词外阴平52自由变读阴去43(一说(《当吴》)反之,存疑)。保守记录中老派阳平24阳上去213分立,实际调查老派阳上去已多自由变读24;新派阳舒均为24
单字后附虚词时(此概念与多字调完全不同!!!),调型混并情况滞后于单用。此时老派阳平24(+31)与阳上去22(+52)连读调型差异显著,分别俨然;新派阳上去除部分口语句保留22(+52)外多同阳平22(+52)
l         多字调:两字调中,上字为阴平、阳平、阳去时,下字调型平声52仄声33有异的,新派平声式自由变读仄声式的趋势较老派更甚。阳上24+平声31‘老师’的固有调式除部分残馀外并入阳上24+仄声33,新派残馀更少。
本文作者shenyileirob/渡边鹰尾。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许可协议授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发表于 2011-11-16 19: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寒豆 于 2011-11-16 19:41 编辑

看起来,oeh韵大概是并向oh,和苏沪主流并向eh不同,这些字以后是方言分歧字。
苏州乡下有少数镇,oeh韵也并向oh,咳khoq=哭,割koq=谷,在周边人眼里成了异类。
发表于 2011-11-16 20: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們這些關注吳越方言的,即便整天生活在吳越人的聚居區裡,其實也是異類了
※我箇意思想必大家儕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5-24 01: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