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66|回复: 12

[词汇] 阴阳怪气的‘ian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 19: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1-2 23:52 编辑

宁波“阴沟”“阳沟”混称,于是有‘ian沟’兼指两者。ian,阴阳切,有趣得很。
——————
我想我明明说得很清楚啊,“阴沟”“阳沟”混称iankeu,就像“外孙”“外甥”混称ngasan一样,跟‘阴’‘阳’两字有什么关系?搞得如此业馀……——shenyileirob,2011-11-2
发表于 2011-11-1 21: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shanghai,陰陽弗混,ian溝儕勒地下、ian溝洞通常有蓋頭封閉
发表于 2011-11-2 08: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过去称排水沟为“央沟”或“央泥沟”,那个“央”看来是从“阴”变过来的。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2 14: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央”“阳”不分?开玩笑吧?

宁波城里的“阴沟”说的是“央沟”(前字本字未考),不是“阳沟”,调值都不同,所以阴ian沟(央沟)、阳ghian沟根本不可能搞在一起。

另外,你说的不是宁波城里话,当然即便你是笔误,你们镇上确实也是“央沟”,作为鄞县某镇话母语使用者也最好说“我镇如何如何”,或者“鄞州如何如何”,不要上来就“宁波”,动辄“宁波如何如何”,这是一个对别人方言最起码尊重的问题。我看以前几个浙江岱山人也有这类问题。浙江岱山岛方言就是浙江岱山岛方言。区别仅在于鄞县话算是宁波话的分支,而后者根本就不存在官方认可。

以后说话最好说清楚些,精确到你所在的鄞州那个镇,比如你是鄞州塘溪人,可以说塘溪如何如何,这样别人听着能接受。

反过来说,城里不同区的口音差别也是有的,体现在一系列词的发音上,所以在一系列不同区存在发音差异的词上,即便我都不说“宁波如何如何”,要说也是把这城里不同派系的音都带上,才敢代言。我不轻易代言别人,也不希望被人代言,就是这样。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2 14: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桓韵的“段”字为例,城里还是比较统一的,基本是/dø/,但是鄞县咸祥人就读/dy/(我不知道别的人怎么标,反正要我用拼音标,也是标dy的,可能有些人写什么dyu,因为不熟IPA的人连y是什么音值都不清楚。另外,水/sɥ/,虽然和ɥ和y明显意义不同了,但用拼音标我还是标成-y的,从不写什么-yu之类,只要懂的人能看懂,-y跟在s后就表示/ɥ/的音值就可以了)。但是别的某些其他的桓韵字,不同区人的发音倾向都不统一,别说你鄞县特定镇母语人了,这时我绝不会说宁波如何如何,要说的话也是两个前提条件1,我熟悉城里的情况2,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带上遍历一遍,否则没有意义。
发表于 2011-11-2 16: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z200052 发表于 2011-11-2 08:35
上海过去称排水沟为“央沟”或“央泥沟”,那个“央”看来是从“阴”变过来的。 ...

z叔梗只推论是可以个,我侬尔许个口音可以作为辅证。“阴”尔个字我是念ien个,假使说口头松一点个记说话,变成功ian也弗是呒处。ien到ian个例子一时之间倒也像煞想弗出有啥,但必过ieh到iah个例子倒是有个。
发表于 2011-11-2 22: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4楼不需要忙着撇着城里和乡里的区别。即使是你说的岱山,央和阳也是不一样的。楼主应该是没有搞明白清浊而已,谈不上他代表谁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3: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北宁2 发表于 2011-11-2 14:50
宁波“央”“阳”不分?开玩笑吧?

宁波城里的“阴沟”说的是“央沟”(前字本字未考),不是“阳沟”,调 ...
宁波“央”“阳”不分?开玩笑吧?

在下从未说“央”“阳”不分,请不妨细览。似乎在下并未采用容易产生歧义的表达。
另外,你说的不是宁波城里话,当然即便你是笔误,你们镇上确实也是“央沟”,作为鄞县某镇话母语使用者也最好说“我镇如何如何”,或者“鄞州如何如何”,不要上来就“宁波”,动辄“宁波如何如何”,这是一个对别人方言最起码尊重的问题。我看以前几个浙江岱山人也有这类问题。浙江岱山岛方言就是浙江岱山岛方言。区别仅在于鄞县话算是宁波话的分支,而后者根本就不存在官方认可。

阁下追问“鄞县某镇”,着实叫在下大感为难:在下方言根据地(因前几日刚刚如在下在本论坛上所识自称宁波人的仅有的其他三个“假冒伪劣产品”一样被开除甬籍,而今仅敢暂述之如是)是宁波府城——鄞县城——鄮城,海曙楼西侧偃月街北端的醋务桥,说不出是哪个镇(民国时似有把鄮城的街巷切分成一个个区块并冠上“镇”的编制的,恕我懒于查证)。活了二十年在六城门里走动竟然没有发现哪里有特异的派别,现在承蒙阁下赐教始知此言失去了“对别人方言最起码尊重”,实在不胜惭愧。请阁下不妨提供更加详细的资料,以便把海曙楼方圆几公里之内的“不正宗的方言岛”从阁下的“正宗的宁波话”里划出来。另外冒昧,敢问阁下是哪个城里的?
以后说话最好说清楚些,精确到你所在的鄞州那个镇,比如你是鄞州塘溪人,可以说塘溪如何如何,这样别人听着能接受.
反过来说,城里不同区的口音差别也是有的,体现在一系列词的发音上,所以在一系列不同区存在发音差异的词上,即便我都不说“宁波如何如何”,要说也是把这城里不同派系的音都带上,才敢代言。我不轻易代言别人,也不希望被人代言,就是这样。

阁下严正声明自己不轻易代表别人,对这一点在下一贯是非常景仰的:阁下从来只代表自己一个人说的“正宗的宁波话”,从未有毫厘僭越,就此而言我等只会说“通行的宁波话”的芸芸众生绝对难以望阁下项背。至于如何“代言别人”,之前我论坛上各位宁波人(当然除去阁下以后只剩下了“客籍的”“不正宗的”,特为注明,绝不敢有异心与阁下争抢“正宗的宁波人”的殊荣)对此曾不觉有半丝不妥之处,如今思之实厚颜不堪。而以上阁下又自我牺牲了一回,亲自当了深刻而生动的反面教材,令在下无地自容(仔细想来阁下自入坛以来一直在如此讽喻教化在下,平素竟不觉之!)。奈何在下愚顽不化积重难返,只恳求阁下下次发现时屈尊替我注上“鄮城醋务桥”五字,万谢。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3 00: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谈的不是“城”和“乡”之别,而是一处和他处的区别,两者是对等关系,我希望有人尊重这种多样性,尊重差异,这就是主旨。本人完全没有有些人臆想中的suburban歧视,恰恰相反,很多精髓在某些乡里而不是城里,是本人一贯的主张(这里说的是鄞县话的问题,至于舟山岱山岛方言,本人并不同意将浙江岱山方言划入甬江小片,那是两码事,甚至岱山话连是不是太湖片(还是类似象山石浦话那种),都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浙江岱山话和甬江小片的差异,是两个不同大区级地域方言的外部差异,而跟鄞县各镇话和甬城话属于同一方言体系下的*内部*的城乡差异有着本质性区别),很多语言&文化根源只有在乡里才能觅其所出,只是本人希望这里的鄞县人等表述自己的母语名称时能尽可能精准些,丁是丁卯是卯一些,对于建设良好的讨论氛围和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是有好处的。
陌陌人  发表于 2011-11-3 00:56:47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1-2 23:42
在下从未说“央”“阳”不分,请不妨细览。似乎在下并未采用容易产生歧义的表达。

阁下追问“鄞县某镇 ...

坦率地说,我族籍观确实是比较强的,潜意识当中,我确实认为你是福建-浙南一带的外来移民人,或者萧山移民也行,主体上确实不是宁波人,这也是事实。正如潜意识当中我认为某爷叔是嘉兴-松江人,而不认为是苏州人;Enzojz是金华人或苏州人,不认为他是杭州人。当然不同人的族籍观差异是很大的,客观上我觉得别人在这一问题上与我有观念差异不奇怪,也能包容。

活了二十年在六城门里走动竟然没有发现哪里有特异的派别,现在承蒙阁下赐教始知此言失去了“对别人方言最起码尊重”,实在不胜惭愧。
---------
我对你说了不止一遍了,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宁波话的内部差异,派别自然是有很多的,寒桓各韵的差异就不说,“半”“占”“扇”“穿”这类字,不同区甚至不同祖籍背景的人都会有差异乃至是极大的差异,镇海人、(部分)江北人读“半”“浙”“穿”二字的发音跟鄞县西郊人、海曙人读这二字的发音,甚至比镇北和临绍的发音差异还大,如何不是派别区分?你以为peu、tsoh、ts'eu是所谓“乡下”口音,pu、tcih、tc'y才是“城里”口音?不要以为这是“城”“乡”之别,至于无“派别”之分之说,那是你无知耳,小90后移民。

另外冒昧,敢问阁下是哪个城里的?
---------
上数五代都在鄮、镇的范围之内,自称如假包换的滴滴刮刮宁北人绰绰有余,说你洋泾浜移民绰绰有余就对了。

至于如何“代言别人”,之前我论坛上各位宁波人(当然除去阁下以后只剩下了“客籍的”“不正宗的”,特为注明,绝不敢有异心与阁下争抢“正宗的宁波人”的殊荣)对此曾不觉有半丝不妥之处,如今思之实厚颜不堪。
---------
这个坛子上确实恰好只有我和sacheong是可以自称宁波人的,这是事实,没什么夸张的,也不存在宁波人和外来移民争抢“正宗宁波人殊荣”之说;你也不用拉帮结派,你是宁波话里的“外国人”,那两个岱山人自然则是行政上的舟山人,其余根本就不存在这么多你所谓的“客籍”和“不正宗”。因为客籍和不正宗就你一个而已。

奈何在下愚顽不化积重难返,只恳求阁下下次发现时屈尊替我注上“鄮城醋务桥”五字,万谢。
---------
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帮你注,只要你以后说话注意就对了。

但是我指出你这些纰漏,跟你的族籍背景什么的没有关系。其他的讽喻之类,严重了。好自为之吧。不赘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3 01: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YP之类歧视性的词,我一般是不可能用的。此帖只是希望提醒那些该被提醒的人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01: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218.82.0.x 发表于 2011-11-3 00:56
坦率地说,我族籍观确实是比较强的,潜意识当中,我确实认为你是福建-浙南一带的外来移民人,或者萧山移 ...

原来sacheong被恢复甬籍了啊……前两天还……
那么宁波的土客比升至0.4ppm了呢。不过上海还是没得一拼。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3 02: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1-3 01:16
原来sacheong被恢复甬籍了啊……前两天还……
那么宁波的土客比升至0.4ppm了呢。不过上海还是没得一拼。 ...

原来sacheong被恢复甬籍了啊……前两天还……
----------
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前两天还,前两天发生什么了?

那么宁波的土客比升至0.4ppm了呢。不过上海还是没得一拼。
----------
我没有兴趣听这个。我个人对immigrants问题的观点是开放的。不过有一个前提原则是我所秉承的:移民本身在一定的容忍范围内是可以理解的,但外来人口的移入不应当以牺牲地方方言、异化地方方言或文化为代价。宁波东部某些农村的一些人读宕摄等-n鼻尾脱落可能是发生了和定海一样的情况,个人认为这绝不是什么积极的值得鼓励的现象,因此不要怪我在某些观点上的激进。

宁波现在面临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就是在移民人口来源地上存在与长三角北翼地区大相径庭的现象,比如近20年之内,从姓氏变化的趋势上看,苏南的大部分地区比如苏州等地,其涌入的外地人主要来自苏中北、皖北和北方的山东河北等地,也就是苏沪以北地区(太湖阻碍了西面的地区的人进入,西面和南面省份的人更多地涌向了南太湖和沿杭州湾地区);而宁波同样由于地理位置原因,近20年的外来移民则几乎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南方内陆和浙中南地区,包括湖北四川安徽江西浙南等地,也就是宁波以西以南地区(尤其是象山港大桥一通以后,这种局面还会进一步加剧;尤其是江西湖南籍打工者,一大半涌向了毫无太湖遮拦的浙东北地区),所以几乎是完全反方向的移民;而移民来源地的巨大差异,这直接导致近几十年来,北吴语的内部差异被进一步扩大化和割裂,基于吴语一体化的存活策略变得越来越艰难;宁波东部农村那种格格不入的宕摄-n尾脱落已经使宁波话越来越限于走偏门、孤立的境地,跟其他吴语越行越远,在长三角文化圈中越来越陷入另类境地,这正是我所顾虑的所在。其实这种趋势已经延续了很久了,倒退一个世纪看,宁波话原先的“寻鲎势”变成了现在的“寻轧迾门”(仅有镇北等地的郊区还用这个词),“猪头山”变成了“拱(tc'ion>tcion>菌)头猪(ts)”,这些词汇迅速变迁的现象令人匪夷所思。

作为一个对母语方言负责的人,我有权利保持对这类问题的清醒认识,并适时对这种局面的发展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5-28 16: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