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683|回复: 5

[语音] 【宁波晚报】宁波话里的文白异读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5 22: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10-02 周志锋

宁波话里文白异读现象比较普遍。所谓文读,指读书音、外来音;白读则指口语音、本地音。

先看“孝”字。凡跟孝顺有关的一律文读,读“笑”,如:孝心、孝顺、孝敬、忠孝节义;凡跟丧事有关的一律白读,读“耗”,如:戴孝、孝服、孝堂、孝杖棒。这样,“孝子”一词在宁波话里就有两个读音:孝顺父母的人读“笑子”,父母死后居丧的人读“耗子”。

这种现象不是个别的,而是有一类字。例如:
教,文读“窖”:教育、教训、教学;白读“告”:教书、教勿会。
交,文读“郊”:交通、交际、交叉;白读“高”:交代、交界、交秋、交易。
胶,文读“郊”:胶菜、胶卷;白读“高”:胶水、鱼胶、橡胶。
绞,文读“狡”:绞刑、心绞痛;白读“搞”:绞毛巾、绞肠痧、一绞绒线。
觉,文读“窖”:睡觉;白读“告”:睏觉、调觉。
叫,文读“窖”:叫苦、叫喊;白读“告”:叫花子。
敲,文读“悄”:敲诈、推敲;白读“考”(平声):敲门、敲碎、敲竹杠。

这类文白异读现象在许多吴语地区都有,甚至在文献中也有反映。例如:明西子湖伏雌教主《醋葫芦》第十三回:“文彬道:‘大爷原教我弗要话,方才成华阿叔又告我弗要对别人话,我侬也只是弗话罢。’”上用“教”,下用“告”,“告”即“教”,吩咐、让的意思;又如:清王有光《吴下谚联》卷四:“告化子逃走猢狲就无戏唱。”“告化子”就是“叫化子”。

这类文白异读现象还有地域性,即有的字在某个地方没有文白两读,在另一个地方却有文白两读。20年前,笔者到台州温岭上函授课,听到学校老师称他们校长为“号长”,一开始以为是“行长”,煞是不解。后来才明白:“校”字宁波话只有文读音,但是温岭话可以文白两读,按照对应规则,“校”的白读音正是“号”。

再说“计较”。汤珍珠先生等编纂的《宁波方言词典》收有“计高”条,解释说:“计谋;打算:一只计高拨我忖出东类;眼睛一眨,计高一百。”宁波还有这样的谚语:“周仓呒计高,一世背大刀。”“一世呒计高,要好也勿会好。”但从“计高”字面看,很难解释为什么会有计谋、打算的意思,《词典》“高”字下原加小圆圈,也表明它只是同音替代字。


其实,“计高”实际读音是“计告”,正确写法是“计较”。“较”字吴语可白读为“告”,如宁波话“计较(告)”,台州话“比较(告)”。从词义看,“计较”一词自中古汉语至现代方言均有名词计谋、计策、打算义,如:元无名氏《连环计》第一折:“则怕他两个商量出甚么计较来。”《二刻拍案惊奇》卷七:“孺人道:‘这个才是长远计较。’”《三宝太监西洋记》第六十回:“一个将官,一样计较。十个将官,十样计较。百个将官,百样计较。”

可见,了解一些文白异读的情况,不仅可以解释有些方言字的特殊读法,还可以弄清有些方言词的本来写法。


该贴已经同步到 吴人的微博
发表于 2011-10-5 22: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发表于 2011-10-5 22: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還有人認為鴨的兩個讀法是文白異讀,其實不是的。

来自 愛學習的豬 的新浪微博
发表于 2011-10-9 19: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惊险“调觉”。
萧山也有,表示睡醒。
发表于 2011-10-9 20: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博评论 发表于 2011-10-5 22:43
以前還有人認為鴨的兩個讀法是文白異讀,其實不是的。

来自 愛學習的豬 的新浪微博 ...

文白是个筐,啥都往里装……
发表于 2013-9-5 21: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ndarin 于 2013-9-5 21:24 编辑

鸭是儿化问题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5-19 19: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