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366|回复: 30

[综合] 宁海话是台州小片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6 16: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9-16 16:55 编辑

历史上宁海县长期属于台州府,本朝时划归宁波地区。一直以来存在着一个诡异的现象:在圈内,宁海话向来毫无争议地被归为宁波话的一种;但是根据民间普遍的说法,宁海话更接近台州话。宁波的方言,只有甬城话和舟山群岛的方言研究比较丰富,其它地方基本只有县志有些许记载,资料的查阅十分不便,所以只好听信现成的说法。以前我是选择圈内的说法的;这不是我不愿相信群众,只不过相较之下,圈内的说法实在太有鼻子有眼了:除了岔路以南(含,下同不注)四镇属台州片(大概是三门话),宁海县大部分属于宁波小片——实在言之凿凿,不由不信。但是前些天发现的宁海城关志里关于宁海城关话的简单描写(),令我大吃一惊:这怎么看都像台州而不像本府的腔调。

引起我注意的语音方面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几点:(下文所指宁波府,不包括宁海、旧馀姚;象山缺资料,亦不包括;但包括旧慈溪、定海全境)
1.*OEN的舒声开口(贪婪蚕甘看韩安),宁波府都是展唇元音,舌齿一律是ei,喉牙在e/ei/i之间各地各派不同字之间互有参差,但不特别显著表现为地域差异。杭州、绍兴两府(馀杭、杭城除外)音值有差异(een),但在展唇元音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这一点应该是临绍、宁波两片的特征。但宁海是圆唇的oe,同台州。
2.宁海*K齐齿呼腭化而撮口呼不腭化。一般认为撮口呼不腭化是台州的特征(临海新派已腭化),而像宁海那样齐齿呼撮口呼腭化与否有别似乎只在台州存在;历史上甬城是同步腭化的,宁波府其它地方的情况和甬城基本相同,不过宁波大陆最东北的柴桥、白峰两镇可能是仅有的例外。怪异的是,不远处隔水相望的定海岛屿口音一如大陆其它地方,没有半点沾染的痕迹。
3.宁波府的阴上皆为335。但是宁海的阴上却是53,是典型的台州的降调。不过次浊上声归阳上而非阴上,同于宁波府却不同于临海、黄岩、温岭,不知三门等地的情况。
宁波府别处的方言都是高度一致的,而宁海和北部的分歧远不止此(假如题为某“无名土语”,我是无论如何想不到要替本府去认领的),但由于不掌握台州(尤其是北部的三门)对应的资料,无法论定宁海更近于台州,故暂不作讨论。

词汇上,简单收录几条,看上去都类似台州的说法。下面是一些特征词:
看,台州、宁海‘望’,宁波‘看’;
早上,台州、宁海khusin;宁波thihnian(‘天亮’)。
中午,台州、宁海‘nicieu’(‘日昼’);宁波‘昼过’。
‘姊丈’,台州“姐夫、妹夫”,宁海“女婿”;宁波不说,传统上“姐夫、妹夫”“女婿”均同普通话。
工匠,台州‘老师头’,宁海‘老师’;宁波‘师父’。
*明天,台州、宁海thinian(‘天亮’);宁波‘明朝’。
*我们,温岭、宁海‘我等’;宁波ahlah(‘我■’)。
*什么,临海ga"m(‘何物’),宁海kau"m;宁波soshi/sohshih。
*没有,临海m'nieu(‘呒得有’);宁海mpah甬城'mmih舟山城mmah舟山六横nnah(‘呒得’)。
前五则是根据《台州方言的特点》一文收录的(并未有选择性地收录,但宁波、台州相同的说法不录),后四则带星号的是自己零星收录的。除最后一则外宁海的说法普遍靠近台州。以上各条烦请台州人士帮助检验。
现在我已倾向于认定宁海属于台州片了。但问题是,所谓“岔路以南四镇属台州片”这样的“高仿”是怎么做出来的?难道这四镇是新近从三门县划入的?查阅了相关地方志,没有相关记载。

最后是对于宁波府语音的高度一致性的简介(象山缺资料,不讨论):
中南部奉化的声调与北部有轻微的差异,但绝对还是是如假包换的宁波腔;西部与绍兴接壤的旧慈溪的慈城、观城音呼非主流(‘出’,主流tshoih,慈城tsheh,观城chiuh);东北海上的岱山嵊泗韵母特异。其馀并无显著的分歧,尤其在声调(包括单字调和多字调)方面难能可贵。甬城人所指乡下腔调,一般或指奉化口音的声调,或指慈城口音的音呼,主要是这两种;至于主要的韵母的分歧散布于鄞县、镇海、定海各处,随着甬城城区的扩张这些分歧中的一部分已被逐渐地接受并吸收了。不过各地词汇的差异,据我观察,一致性似乎表现得并不如语音上那样突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发表于 2011-9-16 20: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像台州话。
发表于 2011-9-17 00: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宁海人,就住在所谓的“岔路以南”的那条分界线上。
岔路以南和以北语言变化很小,平时说话几乎没有察觉,不过岔路往南的桑州腔调变化就大一点了。
从宁波到台州,语言是渐变的,并没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只是挡着个山的话南北差异大一点,但我感觉变化还是很舒缓的。
宁海不管是语言还是文化上都是偏向台州一点,当然作为宁波和台州的过渡区,也带有很多宁波特点。比较贴切的形容宁海话的一个说法是宁海话是受到宁波影响的台州话,也就是说本质属于台州话,但夹杂着很多宁波特征。
如果硬要在宁波话和台州话之间划界的话,界线应该在梅林,宁海的梅林、西店、深甽三镇属于宁波话,其他的广大地区,包括象山县的南半部都应该是台州话。
这条界线以北基本上宁波特征为主了,但切记,宁波话到台州话是渐变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9-17 00: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sun19851022
岔路以南和以北语言变化很小,平时说话几乎没有察觉,不过岔路往南的桑州腔调变化就大一点了。

我只是很好奇这条线可能是怎么来的,请帮我猜猜看。我实在想不通。另外,不知和奉化、三门各有多少差距;假如以奉化为0,三门为100,西店、宁海城、岔路、桑洲不知各是多少(如果有了解的话,顺便把象山丹城和石浦带上)。
如果硬要在宁波话和台州话之间划界的话,界线应该在梅林,宁海的梅林、西店、深甽三镇属于宁波话,其他的广大地区,包括象山县的南半部都应该是台州话。
这条界线以北基本上宁波特征为主了,但切记,宁波话到台州话是渐变的。

渐变是没有错,尤其是词汇方面。但是考虑到宁波小片语音内部一致性高且特征鲜明,拿来当做划界的依据是十分便利的。假如以我上面所述的第一条语音特征(就圆唇展唇这一点来说应该是突变的),即‘贪婪蚕甘看韩安’读ei(/e/i)还是oe,界线应该划在哪里呢?还是上面提出的吗?
发表于 2011-9-17 11: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血洗學習
发表于 2011-9-18 10: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较赞同sun19851022在 3层楼的说法,不光是宁海还有象山南部的石浦,南田,高塘一带的方言,都应该是台州话。
石浦话摘自县志
我们:我等
哪里:挪搭
地方:嬉界
早上:早界
下午:暧界
什么:犵姆
虽然本字有些不对,但看得出这些石浦话词汇,完全是台州话属性。
发表于 2011-9-18 10: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越木香 于 2011-9-18 10:58 编辑

宁波话到台州话,在宁海和象山两县过渡的非常明显,的确是渐变,而乐清县的台州话到温州话完全是骤变,在清江分化的明显,却偏偏被那些所谓的砖家说成是渐变。
 楼主| 发表于 2011-9-18 11: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都说是渐变(我想想应该也没有问题),不妨举几个例子说说宁海话里如何掺了宁波话的特征。向来这方面的论述很少。
另外拿我上面提出的‘贪婪蚕甘看韩安’读ei/e/i还是oe的特征去划,谁能告诉我同言线经过哪里?
发表于 2011-9-18 23: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渐变,就是这一条带上任何一点的人都感觉南北近处语言差异不大,但远处则差异较大。若站在宁海城关话的立场上,西店以南,岔路以北的语言毫不费力就能听懂,而这之外就要听得仔细一点,或者感觉有明显腔调变化。这个范围内就可称为正统宁海话区域。
若宁海话划归宁波话的话,界线差不多是在这里。这么划界是因为行政区划,照顾宁波感情的缘故。
若以奉化话作为正统宁波话的话,界线在这里就合适了,对我来说奉化话比海曙话好懂多了。
发表于 2011-9-18 23: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19851022 于 2011-9-18 23:47 编辑

我处,贪oe 婪(不知) 蚕oe 甘ie 看ie 韩ai 或ei 安ai 或ei
正统宁海话范围内似乎都是这样的。
发表于 2011-9-18 23: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一个我的经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是深甽镇南部的,那是北部的一个镇,我是我们县西南部的。平时我们两个之间说话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有一次我们去天台县旅游,当地人的话我能听懂而他不容易懂。这就是渐变
发表于 2011-9-18 23: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宁海呆过 ,也在象山呆过 以前在鹤浦那里的造船厂干过几个月,石浦话说真的跟台州话几乎一模一样,我用温岭话说,对方说我的话是黄岩话,也去过梅林  还有什么茶苑,也跟当地人沟通过,我可以说,哪里的话的确是台州口音,只是有些俚语发音稍微不一样,但是音调完全跟台州一个味的,再说西店 深圳镇 上次去什么龙宫,那里的话也差不多,还是有台州的味道,但是沟通比丹城  宁海县城难一点。还有风俗都比较接近台州的,在温岭我们都称宁海为 华宁海 但不晓得什么意思。再说温州,清江以北说台州的话的,但不像大家说的 骤变,清江那边到蒲岐也是有台州味道的,只是渐变的路比较短而已,到虹桥才开始有温州话的味道,不过我用温岭话在虹桥或者乐清很多人都能听懂,不过我是听不懂温州话的,差的十万八千里。
发表于 2011-9-18 23: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话的腔调确实很有特色,海曙话宁海人刚听的话一个字也听不懂,感觉宁波话的韵母发音特别短促。
但我看宁波话电视“得月街”,这里面的语言除了人称代词和我处不同外,其他词汇句法语序都是一样的,但腔调差异极大,刚听的话宁波话还不如绍兴话好懂。
发表于 2011-9-19 00: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去下载了楼主宁海话的资料 里面的土话跟温岭7成是一样的。
发表于 2011-9-19 00: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19851022 于 2011-9-19 00:36 编辑
台风很大的风 发表于 2011-9-18 23:50
在宁海呆过 ,也在象山呆过 以前在鹤浦那里的造船厂干过几个月,石浦话说真的跟台州话几乎一模一样,我用温 ...


丹城还是偏向宁波话的。
象山以前海禁的时候不允许住人,后来解除海禁之后,宁波、宁海、台州三地的人从三面迁入开垦,形成现在的语言分布。
象山虽说是半岛,但和大陆连接处地形崎岖,以前进出主要靠船,基本上算是个岛。
 楼主| 发表于 2011-9-19 20: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9-19 20:20 编辑
sun19851022 发表于 2011-9-17 00:19
我是宁海人,就住在所谓的“岔路以南”的那条分界线上。
岔路以南和以北语言变化很小,平时说话几乎没有察 ...


有宁海、象山各处的吗?录个《北风和太阳》传上来吧,一大半的争论就解决了。
我要不要做个表率?
发表于 2011-9-21 08: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sun19851022 发表于 2011-9-18 23:40
讲一个我的经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是深甽镇南部的,那是北部的一个镇,我是我们县西南部的。平时我们两个之 ...

可能天台那边的见系不太适应吧,特别注意了一下,宁海话鸡=tsy,起=tshy.隔壁县的三门,天台都还停留在ki和khi.
发表于 2011-9-21 08: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台风很大的风 发表于 2011-9-18 23:50
在宁海呆过 ,也在象山呆过 以前在鹤浦那里的造船厂干过几个月,石浦话说真的跟台州话几乎一模一样,我用温 ...

清江那边到蒲岐也是有台州味道的
-----------------------------------------------------------------------
钱云会是蒲岐人,钱云会案网上可以去听听视频,哪来的台州味,另外对你的地理概念,感到很杯具。
蒲岐明明在虹桥的南面,为什么说清江到蒲岐有台州味,到虹桥开始变化了。
虹桥可是在清江和蒲岐之间呀。
我高中有两位同学是乐清南塘人,两个人的对话,我只听懂少数几个词语,南塘是还是清江稍微往南面一点的镇。
发表于 2011-9-21 15: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越木香 发表于 2011-9-21 08:39
可能天台那边的见系不太适应吧,特别注意了一下,宁海话鸡=tsy,起=tshy.隔壁县的三门,天台都还停留在ki ...

嗯,宁海话和三门话差别最大的就是“机器”这个词的发音。虽然有这些差异,但因为音系变化严格对应,听懂还是没问题的,特别是父母这辈人讲的话。
三门和天台某些乡下话是不和主流一路的,很难听懂。
若除去这部分特别的乡下话,台州话内部还是十分一致的。
发表于 2011-9-21 16: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sun19851022   19#
机器:三门,天台都念ki  khi.宁海话想必是tsy  tshy.
另外你说的部分特别的乡下话具体是哪里的话?主要特征有哪些呢?
我接触下来的三门和天台的确有部分的话比较特别,就是不知道哪里的了。
说几点:
1.咸山摄主元音是a,如:难(na),山(sa),三(sa).
天台和三门都有碰到过,天台话发这个发音的是一位平桥人。
三门话则来自电视上得一段新闻,里面的一位老奶奶把“三个小孩”说成sa koh shiao ning。
还没来得及注意地方,就过掉了。
2.梗开二等韵,读ae。
如:庚,耕,更这些字读作kae.
这来自于网上的一段关于三门话的资料,不知道是哪里的了,生活接触到的三门人很多,这个语音特征目前还没听到过。会不会跟你所说的特别乡下话有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2-10 13: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