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73|回复: 3

林微音谈老新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3 12: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andarin 于 2011-7-3 12:10 编辑

“早晨,张先生。”
   “早晨。”
   老新雅的门是开了,侍者们却还在抹着桌子,擦着烟灰盘。正在有的侍者已做好了他的一份,而是穿上那白衣的时候,他看到第一个茶客张先生来了,便那样向他迎候着。
   它的早茶是从七点钟开始。去那里喝早茶的,除了一班老客人以外,有在什么地方消磨了他的全夜而面现倦容的人。从维纳斯来的就有一些,比如。像这样地去老新雅的人大都不会是天天去的客人。而天天去而不是早上去的客人也会偶然那样地在早山去有次,去尝一碟在平时只在点心牌上看得到而吃不到的什么晨早特点。
   而下午茶是从四点到七点,而在四点与六点之间是它的最高点。在别的像新雅一样性质的广东酒楼,有依在广东的习惯的广东客人一过四点就去吃晚饭的,可是在新雅就很少有那种情形。似呼在依那样的习惯吃晚饭的人都不大到新雅去;即使有吃比较早晚饭的客人,也至早总已在六点以后。而且那样的客人是去里边,或者三楼的多,因此东厅,在那个时间里,简直可以说是一个茶室。
   东厅是一间一些隔离都没有的,可是不十分宽大的厅堂。因为是一些隔离都没有的,客人与客人都可彼此望得到,而隐隐感到了一种关切,虽然他们很少有在彼此招呼的。也因为是一些隔离都没有的,有的有小姐在一起的客人总觉得东厅不是适于他们所坐的,一上楼就不迟疑地向里边钻,或者再向楼上穿。
   在东厅的似乎都是有“个性”的客人。被称做大生伯的那位老先生,已有六七十岁,而他的固执性也像他的年岁一样大。他有他的中意的座位;要是在他到的时候,那座位并不空,他便坐在别的桌子上等着;只要那座位的客人一走,他便搬了去。
   “ 办法,坐惯了。”他一边蹒跚地走去,一边笑着自解地说。
最爱同人讲话的是陈先生,他总能找得一位同他讲话的对手。陈先生还有些特殊的地方是:他的两个孩子散了课总会来伴着他。
   看来苏州人是爱群的,有一起苏州人要末一个也不来,要来就是团团的一桌。他们在彼此间有着讲不完的话在讲。
   穿布衣,布鞋,而天一有雨意就带着橡皮鞋和黑布伞的是傅彦长。他有的时候一个人闭了眼睛坐着,仿佛入了定似地;有的时候却又总有一两个别的人在一起。像这样地在他的桌子上出现的有李青崖,有俞寄凡,有从杭州来的叶秋原,从常熟来的钱九威。李宝全和周大融也常在同他谈谈公人的要事和私人的琐事。
   在作品中那主人公总是在给女性包围住的“新路”和“女性群像”的作者崔万秋自己却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仿佛在感到自己没有女性在一起的苦闷似地,他也不很有兴致去伺候他的朋友们的女友。要是在西欧,或者就是在日本,像他那样地写着女性的作者,一定会像他笔下的英雄般给女性包围住的,他会觉得。可是这是在中国。他只有那样命定地坐在他的寂寞中。虽然有时犁然同他一起来,可是他也似乎并不怎样同他多讲话。
   黑婴尽在那里写文章,仿佛他的文思是一个不竭的泉源似地。时常有这个编辑或者那个编辑到这里来看他,而就地从他拿了他所答应了的稿子。
   “铁观音好——很浓。”在有机会的时候,张资平会一边斟着他的铁观音,一边向人这样推荐。
   老坐在东厅的最东一张桌子的东边一张椅子上的是林微音。仿佛声音已离去了他的声带似地,他几乎总是从初到终地一句话都不说。临走,他只把他所要付的钱留在他的桌子上,因此有的人会以为他没有付了帐的。在以前还偶而会有芳信和朱维基坐在他一起,而现在他们两个人似乎已好久没有来了。
   “来一碟马拉糕。”邵洵美一边虽然在拿着点心牌子,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点心,一边却已把他所要吃的说了出来。
   有些像那桌苏州人一样,叶灵风,刘呐鸥,高明,杜衡,施蜇存,穆时英,韩侍珩等有的时候简直好久不来,有的时候就好几个人一起来。

——摘自《上海百景》(1935)
发表于 2011-7-3 14: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11-7-3 14:19 编辑
林微音(1899年-1982年),1930年代中国海派作家、诗人。江苏苏州人。笔名“陈代”。在上海任银行职员,1932年为帮助好友邵洵美,一度担任新月书店经理,1933年参与创立“绿社”和《诗篇》月刊,大力提倡唯美主义,“为艺术而人生”,他所创作的作品,也无不体现唯美主义的风格。

1933年,林微音与鲁迅发生过一场论战...此外,女诗人林徽因(原名“林徽音”)也由于与他姓名相似而被迫登报更名。
...
民國才女林徽音,除貌美如花外,還經常署名「徽音」發表創作,但因她的芳名與上海男作家林微音相似,惹來不少誤會,後來一怒之下改名「林徽因」。

搜索的时候,居然还有帖子称“林微音就是林徽因”。
楼上的文章该是男的那位。他自己是被鲁迅骂过的,文中提到的人名,有一串是鲁迅骂过的。据此也可知文章不是女诗人写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7-3 19: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女诗人是京派,这位是海派
发表于 2011-7-3 20: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当子林徽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8-18 06: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