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42|回复: 15

[语音] a->au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16 19: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萧山有个 白马湖 本地人都读 白mau湖
萧山南片把 阿哥 读  au-ko
南片把女阴的“丫”读au。
这些字音是还在a->o的过程中没完成吗?
另:
埋怨 读 mau怨,这个音该是来自ma吧?
发表于 2011-6-16 20: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到19世纪末的传教士记录,浙东很多地方是 麻mô 磨mo 墓mu的格局。
现代绍兴一般是ô都进一步高化到o了。
可能一些ô在一些词汇中保持原样而和单化的au合流了。
上海郊区也有些 假摄字 读 au。
发表于 2011-6-16 20: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汤溪一样,
发表于 2011-6-16 20: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19世纪末的传教士记录,浙东很多地方是 麻mô 磨mo 墓mu的格局。
现代绍兴一般是ô都进一步高化到o了。
可能一些ô在一些词汇中保持原样而和单化的au合流了。
上海郊区也有些 假摄字 读 au。 ...
吴人 发表于 2011-6-16 20:15


求教,ô是什么个舌位?比o低?比反c高?
发表于 2011-6-16 21: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ô 应该是在反c和圆唇后a附近的一个音。
发表于 2011-6-16 22: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y 于 2011-6-16 23:54 编辑

那双元音的au呢?[a]>[o]之间能否出现双元音[ao]?
我处也有类似的,只不过是双元音。
我处的“一日到夜”的夜发双元音的au
“哪里”的“哪”隔壁乡发双元音的au
我处的有可能是在高化到反c的时候加速直接被宜兴误格式化成双元音了。因为宜兴的o其实低得很接近长兴的效摄反c的。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ps:我处“更超”的“超”发tsho
“场化”的“化”我处又是发hu
“划水”的“划”又发ghu
“麻”烦的“麻”有发mu
“个多许”的多又发to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啊
发表于 2011-6-17 08: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麻将的麻我处就读mau.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6# fay
我处是趋向于o,uo
au不至于到o,个别白读au->a。
发表于 2011-6-17 23: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年轻人基本已经把o读成u了。吴语元音高化似乎是个趋势~
发表于 2011-6-18 21: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埋(怨)=mau,各地皆如此。看样子本来就是借字,官话的读音不知是哪里来的。不知温州是‘毛’还是‘茅’。
另外‘褒’=peu,连扬州也是(虽然包括宁波的很多地方今天都淘汰了这个读音,但早期的记录都有)。不知这些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例外得如此统一。
发表于 2011-6-18 22: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褒 本来就是流摄字。
发表于 2011-6-18 23: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吴人 广韵只有豪韵一读,不知哪本韵书查出是流摄?
发表于 2011-6-18 23: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襃:又《集韻》蒲侯切,音抔。聚也。 又《韻補》襃美之襃亦叶音抔。

又读,非本音
发表于 2011-6-18 23: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13# mandarin 那是beu了。但peu呢?这么一个非口语字,江南各地的私塾先生怎么会串通起来切出一个于韵书无本的音?岂不怪哉?
发表于 2011-6-18 23: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么切错了,要么另有所据
发表于 2011-6-19 00: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14# shenyileirob 即使是原有peu一读,失载于韵书的非常用字字音也存活不了多久。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是南京话从前读peu(折合成现代南京话应该是pei杯),然后各地仿效京音。要让扬州折腰,光杭州是不够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5-30 22: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