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36|回复: 1

乡浴、乘凉、采红菱……数不清的“土文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31 21: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止跑亲眷,好多习俗都逐渐消失了。”朱正钰说,夏天乘风凉,是江南远去的风景。太阳下过西屋山,屋檐长出阴头,“街浪人”就开始哺着纳凉,男人喜欢赤膊,从膘头上看得出一家的贫富。下面多穿平脚管短裤,讲究点的,是一条“西装短裤”,腰里插一把蒲扇或折扇。女人,不管是年老的还是年轻的,都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大腿。“我最喜欢乘凉,每到这个时候,奶奶就会拿出切好的西瓜给我吃,我一边吃西瓜,她一边帮我赶蚊子。”  还有乡浴,常常让人耻笑,却坚强地活到今天。“说不准它哪天也会走。一定会的。”朱正钰说。
  洗乡浴的缸,像灶台上的铁锅,底下支着柴火。男人负责挑水,女人负责烧柴火。日暮时分,一家子吃完晚饭的人,还有隔壁邻居串门的人,扎堆儿挤在浴室里,第一个下浴缸的人,总是家里最讲究卫生或最宝贝的人。跳下锅去,嘴里喊道:“头缸汤勿作孽,勿是冷来就是热。”少顷,适应了水温,浴缸里一点响声都没有了。
  大人们洗澡吹牛的时候,孩子在浴室里躲猫猫,迁跟斗,轮到他们洗时,几个一道跳下去,在缸里稀里哗啦乱搅,直到叫大人们拎起来,扇了屁股,丢到床上去才罢。
  “说不完,道不完的乡浴,大俗也大雅的乡浴。”朱正钰说,那是任何的浴都不能替代的。
  采红菱、起房造物、露天电影……这些传统的江南文化习俗,大概依稀能从60后、70后和部分80后口中得知,却不一定能够传承了。
发表于 2011-6-3 09: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可:我弗歡喜赤膊,弗文明弗衛生,還容易著冷傷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9-18 03: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