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24|回复: 12

[语法] 上海方言160年中现在完成时态的消失过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2 04: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层次演变的实例 ——上海方言160年中现在完成时态的消失过程

钱乃荣

本文以充分的实证语料,说明上海方言中一种语法形式在历史层次覆盖意义上的具体消亡过程及其演变过程中的种种连续过渡现象,并讨论它的理论意义。

在时态中间,现在完成时态是最为常用的一个时态,在上海城区方言(通称上海话)里,现在完成时态(时和体结合)是最后一个消失的时态形式,此形态消失后,北方方言的只有体形式、时范畴用词汇形式表达的方式终于完全覆盖了上海话的时体表达形式。在旧松江府(原包括松江方言区和上海方言区)现今的大片农村中,至今现在完成时态仍然存在。

在上海开埠后西方传教士1853年起在上海城区写的上海方言著作中,他们都记到了上海方言里的“现在完成时态”句式,如1853年艾约瑟的《上海口语语法》,1862年麦高温的《上海方言习惯用语集》,直到1939年蒲君南的《上海方言课本》中,都记有这个时态的句子。

上海话的现在完成时态的肯定形式是“V拉哉”,疑问形式是“V拉蛮”,否定形式是“勿曾V”。这个时态的句子与上海话其他体的句子一样是用“SOV”的语序表达的。“V拉”本是上海话存续体的形式,表示动作行为发生后其状态在延续着,如:“我坐拉。”大致是普通话“我坐在那儿”和“我坐着”的意思。“哉(或写作‘者’)”,原来是在上海话某些句子末尾表示“当下实现”或“当下状态”的语助词,大致如普通话的“了2”,如“我饭吃哉。”是“我吃了饭了”的意思。“拉”与“哉”结合,即构成“现在完成时态”。“蛮”音“[mE)] ”,笔者认为是“勿曾 ”的合音词(可比较常州话的“V文 ”即“V勿曾 ”的合音,和《金瓶梅》的“V了不曾”形式)。“蛮”后来随着19世纪末上海话中咸山摄字的鼻化音消失元音高化促音化,而读作“[mE?]”,写作“末 ”或“没 ”。

150年前,上海话的“现在完成时态”,表示到说话时事件行为已完成的语法意义,与英语的“现在完成时”相对应。英国传教士多以英语的“现在完成时态”的形式来翻译这些句子。如:“一百块洋钱我已经收拉哉。”(麦51页。I have already recerved one hundred dollars.英语为书中原文,以下同。“麦”为英国基督教传教士英汉对照本)“小囡睏起拉哉。”(麦52页。The child has gone to sleep.)“奶婶婶已经有一个拉哉。”(麦51页。I have already obtained awet nurse.)“辛俸付过拉侬垃哉。”(麦53页。Your wages have been given to you.)“就是上回老爷教我去寻个几部书,寻着之咾,擔来拉者。”(土47页,“土”是法国天主教传教士法汉对照本)“大个妹妹末,出嫁拉者。”(松 141页)“侬话拉几样小物事,现在做末做拉者,还勿曾烧。”(土22页)“账还清拉没?——还清拉者。”(土25页)

1862年麦高温的《上海方言习惯用语集》中共有29个上海话现在完成时形式的句子,英语的对照文有58.6 %译成英语的“have …ed”现在完成时态句子,没有译成英语现在完成时的句子,笔者从语感上体会只有一句无现在完成的语义。但是普通话“V了”的“完成体”句子译成英语完成时句子只有24.2%的比率,而且大部分句子语义确实不是“完成”义。

上海话的“现在完成时态句子”在十九世纪中叶及现今上海郊区是十分常见和普遍使用句子。它的变化首先起于与临近体的混用,如有时在上海话经历体“V过歇”后也用“拉哉”:“日头里晒过歇拉哉。”(麦51页)这句也是站在说话当时的立场去看过去发生的事件的。

“V拉哉”在20世纪30年代还在用,只是已经扩用到形容词后,动宾、动补结构后:“侬勿要实介能样子难过,侬个令堂也已经交关难过拉哉。”(布72页) “只可以拉陆路上来,因为拉江阴咾镇江侪封江拉哉。”(布105页)“今朝堂门上头一只门灯,拨拉学生子踢高球咾,踢坏拉哉。”(布202页)“铜钿付清拉哉。”(黄57页)。“拉哉”扩用至形容词后和动补、动宾结构后以后,“拉哉”原来表达的明确的“现在完成”语义开始淡化,慢慢成为表达“现状”的语气,如现今上海郊区说“篮球打得蛮紧张拉哉。”“紧张”前已可加程度副词,还可以在动词前加表示“进行体”的“正”:“篮球正打得紧张拉哉”。“拉哉”继续虚化,甚至还能用于虚拟的将来可能发生的行为,如:“我要明朝去上海拉哉。”“拉哉”的时态意义,在混用和虚化中渐渐发生含混和异化。比如1930年代的“侬个令堂也已经交关难过拉哉”中,“拉哉”的原有的“哉”的意义部分被叠用上去的副词“已经”表达了,所以“拉哉”所承担的语义也相应淡化,如果说成 “侬个令堂也已经交关难过”也可,语义已经几近。

发生表达时态意义的语词转移,最主要的原因,是1920年代以后北方话(时已推广“国语”)对北部吴语的一次强大的层次性覆盖,这在经济文化已成为中心的上海最早发生影响,松江话系统的旧上海话于是发生许多变化,变成新上海话,就发生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

当时定下来的国语中,是没有“现在完成时态”形式的,它有其不同于上海话的“实现体”,用“SVO”语序的“V了O了”形式,如“我吃了饭了。”这个形式在19世纪中叶以前就使得北部吴语受它影响,形成了上海话中另外叠加进去一种“实现体”(又称“完成体”)形态,是用“SVO”语序表示的“V仔O哉”形式,此形式在苏州方言中最为稳定,成为其表达实现、完成义的唯一形式。但是在相对滞后的上海话中,“V仔O哉”和“OV拉哉”并存,表示外延不尽相同内涵相近的完成体意义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在新的一轮普通话大潮下的上海话大变化时代,年轻前卫者正在趋于合一。

让我们来看看20世纪40年代以后,上海话的现在完成时态是如何渐渐消亡的。

在普通话中,实际上已经发生了时间名词代替“时”形式后的以时间副词取消“体”形式的变化,这种过渡在现今普通话中留下痕迹。如:“我参加了运动队。” >“我已经参加了运动队。”>“我已经参加运动队。”“V了”渐渐被“已经V”替代。这是汉语继续向孤立语进化的表现。这个表现在20世纪 40年代已开始影响上海话,当时的上海话课本上已有不用“拉”只有“哉”的句子,而用副词“已经”代之,如:“已经来勿及者。”(黄57页)此是“拉”形态的失落,再用近义的副词“已经”补足。上海话许多形态的失落都起自40年代。

用词汇形式替代形态表达,在上海话160年的变迁中多见。比如,上海话原用“V过”表示完成,用“V歇”后叠用“V过歇”表示经历,后来与普通话靠近,用 “V过”代替了“V过歇”,表示经历便在“V”前加上副词“曾经”。上海话用“过”表示虚拟将来的“重新再来一遍”的意思,如:“菜勿熟。——烧过!” “烧过”即“再烧一次”的意思。160年里经历了“V过”>“重新V过”>“重新V”的过渡,现今中老年用“重新V过”,而青年只用“重新 V”了。

现在完成体的否定形式是“勿曾V”,有时音变为“勿能V”。如:“脚头弗曾立定”,“直到如今不曾寻着”(《何典》);“却又并不曾长一块肉在那里”, “现在寄来伊买个货色还勿曾到。”(麦28页。have not yet ayyived)“价钱勿曾讲落。”(麦29页)“现在十点半勿能满哩。”(麦162页)“还勿能定当拉哩。”(土19页)现今郊区农村多读成“勿能”。但是由于国语的影响,在1928年赵元任已记录的上海话中,“呒没”和“物曾”两种形式已经处并用的过渡状态。40年代,黄在江也记了两种形式的并用,如:“还呒没转来”(黄87页)“还勿曾寻着。”(黄87页)到70年代以后,只有“呒没”一种形式了。由此,可以看到共同语层次的覆盖是经过A >A、B > B发展变化过程的。

现在完成时态的疑问形式原用“拉蛮”,“蛮”在19世纪中叶韵母是带鼻化音的读“man”,如:“我叫侬买个物事买拉蛮?”(麦53页。I told you to buy some articles, have you bought them?)但是就在当时已发生了掉“拉”的现象,说明疑问句的掉“拉”变化比一般肯定句快。如:“饭用蛮?”(艾162页。Have you dined?)“饭吃曼?”(艾47页)这可能与“蛮”的语音先变有关。这时还有用“过蛮”或“个蛮”的,“过”在上海话中也表示“完成”(如:“侬饭吃过否?”原来上海话与苏州话一样,用“V过歇”或“V歇”表示经历,如:“侬大黄蛇吃过歇否?”)与“拉蛮”在这儿实际意思相近。如:“侬早饭吃过蛮?” (麦52页。Have you breakfasted?)“个”更是表示“近过去”义的,所以“个蛮”、“个末”代替“拉蛮”更容易,如“关税还个蛮?”(麦33页Have you paid in the duties yet?)

在传教士的一些书中,“蛮”后来写作失去鼻音的“没[me?]”,或“末”、“口末”。150年前,“拉末”已经跟“拉蛮”同时出现。如:“老弟动身个日子,定当拉口末?”(土17页);“格昩现在已经离任拉没?——已经离任拉者。”(土55页) “账还清拉没?——还清拉者。”(土25页)“三刻到快者,小菜齐好拉末?好快者?”(松236页)“中饭用拉末?——弗曾。”(松29页)。到1939 年,仍然用“拉末”:“侬八字出拉末?——勿曾出。”(布58页)不过,当时“拉蛮”时态已经萎缩,大量句子开始失去“拉”,如:“周浦到末?——也有半里把路。”(布31页)当然如果单用“没”,前无“拉”,动作完成后状态的延续味便显得不足。

唯补词“好”、“完”的加入也可成为“拉”失落的填补词。“好”加重完成的意味。如“枕头衣咾被单净好拉蛮?”(麦42页)“房子收作好拉哉。”(麦50 页)“第件长衫破完拉者,勿好着个者。”(松107页)简化就变成“房子收作好哉。”“长衫破完者。” 有了“好”、“完”后,失去“拉”在结构上更方便,语义也十分接近,不必说出“延续至现在”的含义。

还有一种退化方式,是“拉否”的产生,完成时态的“没”变成一般时态疑问句的“否[va]”,或写作“口伐。问句开始已简化为对“现状”的一般提问形式,如:“身体爽快拉口否?”(麦13页)“侬一只表开准作垃口否?”(麦103页)“侬今朝好拉否?——好拉。”(松29页)下面一句“拉”已失去:“有人教侬来否?——弗曾有歇。”(松29页)到了30年代“拉否”用得更多,如:“对面房子里,有啥人拉否?——无没啥人拉。”(丁98页)这类句子,虽已不用“勿曾(没)”来问,但从其肯定和否定的回答来看,还是“现在完成时态”。

表示“不曾”的“蛮”或“没”变为“否”(音[va],相当于普通话的“吗 ”。)后,“侬饭吃拉蛮?”变成了“侬饭吃拉否? ”到20世纪后期,上海人普遍说作“侬饭吃了否?” 这时上海话中的“垃拉”,后字也已发展为入声,“拉”“了”语音从相近到没有分别(“压厄”合并),于是与普通话“你吃饭了吗?”只剩下OV变为VO的语序问题了。但是上海话中早已存在“SV仔O哉”形式,“仔”和“哉”变为“了”的变化在60年代以后发生。“SV仔O哉”变为“SV了O了”,吴语特色的 “仔”和“哉”都已变去,变为“了1”和“了2”。如:“我参加仔运动队哉。”变成了“我参加了运动队。”

造成上海话中现在完成时态的最后消失,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普通话在上海的大普及,上海话又处于演变高潮期。到80年代的青年一代(现今已成为45岁以下的大多数上海人),已只有与普通话相似的“实现体”了。其肯定式是“V了”,疑问式是“V了否”,否定式是“呒没V”。如:“侬吃了饭了。”或尚未调整语序的“侬饭吃了”“侬吃饭了否?”或“侬饭吃了否?”“我呒没吃饭唻。”或“我饭呒没吃。”现在年轻人则更倾向于“SVO”的语序。至此,原来的上海话中“SOV拉哉”、“SV仔O哉”两种“完成”表达法合二而一。

总之,“侬饭吃拉蛮?”>“侬饭吃了口伐?”>“侬吃了饭了口伐?”“我饭吃拉哉”>“我饭吃了。”>“我吃了饭了。”“我饭勿曾吃。”>“我饭呒没吃。”>“我呒没吃饭。”上海话160年里完成了完全采用与普通话相同的形式来表示完成与实现,从而丢失了“现在完成时态”的表现手段。遗憾的是,用“实现体”形式并不能表达出“到现在为止已完成”的语法意义,在必要的时候,其缺憾只能在动词前用词汇形式表示,如说:“到现在为止,伊已经吃好了。”一般场合使用时就像普通话那样不表示了。

普通话是起于书面语的语言,向普通话的靠拢并不意味着总会使方言丰富,有时却是相反,上海话里的“现在完成时态”的消失是为一例,而且如生物体死亡一般一去不复返了。
发表于 2007-10-21 20: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滑稽戏模仿本地人的时候还能听到最早的那个“拉哉”
发表于 2007-10-21 22: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生活中还是经常听到的:
问:侬饭吃仔(或勒或过)-a-ma(或va,罕见wa)
答:吃仔(或勒或过)-a-da

那个a是和前面的音连起的……就是说是拉、咋……过的话连的不紧

[ 本帖最后由 showay 于 2007-10-21 22:53 编辑 ]
发表于 2007-10-22 10: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我在20岁前使用的话,而且我回家和父母家还是使用这个句型的,但回答的字眼有所不同
饭吃过拉(也可用“鞋”)蛮?
吃过鞋哩
不过也有人说:吃过拉哉(松江城里人)
发表于 2007-10-22 11: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市郊各区走一埭个话,文中各种句式侪听得到。嘉定目前主流层次用:“饭盎(阿曾)吃过(歇)?”“饭吃过也来(哉)。”“饭还朆吃过(歇)。”
发表于 2007-10-22 16: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饭吃过鞋里(鞋带、鞋扎、鞋……)
死快,鞋子吃光落……
发表于 2007-10-24 07: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所列上海市区已经失去的,我县全数保留,庆幸!

从声韵调语法各方面说来,我县至少相当于上海100年前的样子。

[ 本帖最后由 长泖浅鱼 于 2007-10-24 08:11 编辑 ]
发表于 2007-10-26 12: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泖港人 于 2007-10-22 10:50 发表
呵呵,我在20岁前使用的话,而且我回家和父母家还是使用这个句型的,但回答的字眼有所不同
饭吃过拉(也可用“鞋”)蛮?
吃过鞋哩
不过也有人说:吃过拉哉(松江城里人) ...

此处拉/嚡等价貌似是青浦的特色,二十年前我在青浦县城学到的就是“嚡哉”而非“拉哉”
发表于 2007-10-26 15: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年前您老贵庚啊?
发表于 2007-10-26 18: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清爽爽弗生癩痢頭

我像煞儕聽過呃:diehard:
发表于 2007-10-31 10: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疁城小囡 于 2007-10-26 15:26 发表
二十年前您老贵庚啊?

学会上海话以后,学说青浦话的年纪
发表于 2007-10-31 10: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啧啧,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
发表于 2007-10-31 12: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只是应该如此。现在的小孩没出息,只说一种普通话,还是塑料的,词汇粗糙贫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1-24 06: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