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89|回复: 9

[正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26 22: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亥集下】【齊字部】齏
《唐韻》祖雞切《集韻》《韻會》《正韻》牋西切,𠀤音齎。《說文》𩐌也。 又膾酢也。《周禮·天官·醢人註》凡醯醬所和細切爲齏。一曰擣辛物爲之。辛物,薑蒜之類。 又碎也,和也,亂也,制也。


原来吃面时候的配菜“面tsi头”的tsi就是这个字。
发表于 2010-10-26 22: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叫“浇头”,昆山奥灶总馆的价牌写成“交头”,我说写错了,老板娘用普通话一念是一样的,说没错。
 楼主| 发表于 2010-10-26 22: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浇头好像还不太一样,面tsi头是吃面时放着当菜吃的,浇头是不是要倒到面里的?
发表于 2010-10-26 23: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浇头好像还不太一样,面tsi头是吃面时放着当菜吃的,浇头是不是要倒到面里的?
吴人 发表于 2010-10-26 22:54


根据你的描述,那应该是一样的,比如焖肉面,那么浇(ciae)头就是焖肉,爆鱼面,浇头就是爆鱼,浇头不包含汤,是固体。
面tsi头应是比较个性的叫法。
发表于 2010-10-27 13: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和客饭上的菜,上海历来称“浇头”:“盖浇饭”、“轻面重浇”。后来弄发弄发不少店里就写成了“交”。反正这种场合在文字上像是“化外”,一路错过来,就变成“好像也对的”。
发表于 2010-10-27 13: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交浇本来就同音的
发表于 2010-10-27 13: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齑”,一直以为是文言里才有的字,不过知道徽州称咸菜为“盐齑”。有一回听一位在上海的宁波人称切碎的咸菜为“咸齑”。
发表于 2010-10-27 13: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话说出来我会当仔是咸鸡
发表于 2010-10-27 13: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话说出来我会当仔是咸鸡
mandarin 发表于 2010-10-27 13:44
对的。因为我知道有个“齑”字,而他是对着一份咸菜发表意见的,所以我不会以为他在讲kohkoh鸡。
发表于 2010-10-27 15: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齑”,一直以为是文言里才有的字,不过知道徽州称咸菜为“盐齑”。有一回听一位在上海的宁波人称切碎的咸菜为“咸齑”。
z200052 发表于 2010-10-27 13:43


这个说法比较地道,家里也说,发音是“盐tzie“,可能另有它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2-20 19: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