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21|回复: 3

熬烧熬烧,半边乌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25 18: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3月31日06:02  钱江晚报
                                                                                                                                          杭州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叫“熬烧熬烧”,说的是厨房里的活儿。几个会做菜的和不会做菜的美眉帅哥,在灶台前舞刀弄铲的,然后一起大快朵颐。于是,一些来杭州不久的年轻人,就把厨房里的活儿叫“熬烧熬烧”了。想不到的是,你在这边厢“熬烧熬烧”,不少老杭州在那边厢笑得肚皮捧牢了。因为,“熬烧熬烧”格句本塘杭州话的意思是:“快点快点”。
  用一句杭州话来说这事儿,格就叫“你说的东京造反,我话的裁缝师傅打褶(杭州话打褶要念“打盖”)”,那意思就是鸡同鸭讲,冬瓜扯到豆棚里了。
  其实,从“熬”和“烧”这两个字面上看,也不能说电视台在瞎掰。在杭州话里,“熬”就是用“文火”慢慢交焖着炖。比方说,熬粥,熬药。一个熬字,体会了熬粥、熬药时的慢功夫。而不用“文火”用旺火,那就是“烧”了。比方说烧饭,烧菜,那是要用旺火快烧,据说那样做的饭菜味道正营养好。想来,电视台用“熬烧熬烧”来称这档节目,也是用了一番心思的。只要把这四个字分开来念,不是熬就是烧,那不是做厨房功夫,又是什么呢?
  杭州话的“熬”字,还有一个意思便是“忍”。比方说,小时候,我中暑了,头痛发热四肢无力。这时候,我妈便会从水缸里兜一碗水来,然后就把我横着放在她的脚踝头(膝盖),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弯曲成钳状,在我背上,头颈上“咯吱咯吱”地扭起痧来——那个痛呀,我在妈妈脚踝头上两只脚乱颠,但没有用的,对我来说,这段最痛苦的经历,只能浓缩成一个“熬”字。熬过这阵子,除非背脊上头颈上一块块、一条条紫朵朵的“痧”全扭出来了,我妈才会放了我。
  “熬烧”这个词,也有人写成熬燥似乎更有道理:在炉子上熬着什么东西的时候,砂锅里的水是不能燥(干)的,如果熬得燥了,再不赶紧加水的话,那真当叫做“熬燥熬燥,半边乌焦”了,弄不好砂锅就会爆破的。你看,什格套(这样)一说,这个“熬燥”里面,“赶紧”,“快点”的意思就油然而生了。
  朱成方
发表于 2010-7-26 18: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熬  明显读ngau的,读音都不一样个!
发表于 2010-7-31 21: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熬ngau烧’与‘毫ɦau燥’(快)音不一样。
发表于 2010-7-31 21: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东京造反,我话的裁缝师傅打褶———东京造反,听勒卵泡皮打襇
毫燥毫燥,半边乌焦———还好还好,半面乌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1-20 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