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40|回复: 3

我的父亲赵元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14 23: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布时间:2008-04-22 09:48 来源: www.ccdy.cn 作者:赵新那

    编者按:《散落的珍珠——小滢的纪念册》,这本奇特的图文书,源自70多年前一个小女孩的纪念册,这个小女孩就是现代著名学者、作家陈西滢凌叔华夫妇的独生女儿陈小滢,如今已年逾古稀,侨居海外。纪念册里的赠言和寄语,多是我国上世纪一代文化精英的手笔。留言者的后代得知有这本珍贵的纪念册,争睹先人遗泽,激动地写下自己的解读和回忆。书中的故事是鲜为人知的文坛轶闻,书中的照片是首次披露的私家珍藏。该书已由百花文艺出版社于2008年1月出版,现节选片段,以飨读者。


    1938年,父亲接受美国夏威夷大学的邀请赴美任教,全家人到了美国。1946年,抗战胜利的第二年,我和我的老伴儿黄培云从美国返回祖国,父母亲也准备第二年启程回国。后来听父母说,我离家不久,父亲收到当时国民党教育部部长朱家骅请他出任中央大学校长的电报,父亲回了一封电报婉言谢绝了。后来父亲没有如约回国,而应加州大学之聘请到伯克莱任教。父亲说:“在回国的途中路过加州,结果‘路过’了30多年。”

    1973年父母亲带着外孙女和外孙女婿回国探亲访友。父母亲出国35年,第一次回来,心情非常兴奋。到北京的第二天一大早,自己就叫了汽车去看望我的舅舅和舅母。四位80多岁高龄的老人分别35年之后又见面了,真是高兴得无法形容。几位老人又是照相,又是回忆往事,相互问长问短,没有个完。我也带着两个 20多岁的儿子赶到北京去看他们从没见过的外公外婆。

    父亲写了一个他想见的人员名单,共70余人,都是几十年前的朋友和学生,多数只有姓名,没有地址和工作单位。在接待单位的努力下,这些人差不多都见到了。父母亲非常感动,父亲说:“这简直是一项科学研究。”父母亲除了看望亲友外,就是看老地方,如当年父母结婚后住的地方,父亲和罗素一同住过的地方等等。父亲还回到家乡常州,到青果巷看看自己小时候的家,见到堂弟一家人。父亲在常州一所中学跟师生用常州话进行座谈。离开常州时,父母亲特意带上两盒常州烧饼回美国给朋友们品尝家乡风味。

    5月13日晚上到5月14日清晨,周恩来总理、郭沫若和刘西尧一起接见了我父母亲,交谈了整整3个小时。周总理还邀请了父亲的许多老同学,如竺可桢夫妇、邹秉文一家;老朋友,如吴有训夫妇、周培源夫妇、黎锦熙、丁西林,还有赵朴初等。父亲平时话不多,那晚却抢着说话。总理和我父亲谈到文字改革,谈到父亲正在研究的《通字方案》。总理跟我母亲谈到她祖父杨仁山居士所创立的金陵刻经处的修复工作,还谈到计划生育问题。父母亲非常钦佩周总理渊博的知识和对情况的熟悉。会见中,总理还请大家吃了一顿别有风味的夜点:粽子、春卷、小烧饼、绿豆糕和馄饨等,一个个都做得小巧玲珑、式样别致,适合老人吃。父母亲离开祖国几十年,吃到地道的中国点心,心情格外高兴。总理还遗憾地说,可惜没关照厨师熬点北京的粥给大家吃。会见的气氛极为自然、随便。以后人们问起这次会见,父亲总是用“亲切”两个字回答,来概括那次难忘的会见。

    父母亲在国内见到了许多亲友,看到了家乡的巨变和祖国的进步,临走时对我说,过一两年一定再回来。父亲用英文题为《Return of the Native(还乡)》写了回国这段的回忆,末尾他说:“回中国看亲友的一个月,又激起了我们内心的家乡感情,以致离开中国的时候又像是离开家了。所以,当我们在告别时说‘很快我们再见’,心中是认真地在考虑着再见。”由于母亲健康情况,他们未能一同再回来。母亲于1981年3月1日在美国病逝。

    1981年5月,父亲应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邀请再次回国。父亲已经是87岁高龄,他仍然远程回国与亲友再见面,我大姐、大姐夫和四妹陪伴父亲一起回国。我一家人也都到了北京看望我父亲。父亲不仅看到外孙和外孙媳妇们,还第一次看见一岁半的重外孙黄又新(又新这个名字是我父亲给取的名),可以说,我们四代同堂了。父亲从来都是喜欢小孩子,在北京时,一有空儿就和重外孙玩儿,听他背唐诗。我们姐妹陪伴父亲回老家常州,到南京和上海。父亲见到了许多亲戚朋友。

    他非常高兴地见到了许多语言界和音乐界的同行朋友,这次回国特地带着正在研究的《通字方案》稿,在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组织的座谈会上,来听取国内同行的意见。会上父亲谦虚地说自己是落伍的语言学家。他介绍国外的情况,介绍自己的自传,并听取对《通字方案》的意见。音乐界与父亲会见的人更多。中央音乐学院举行了小型演唱会,演唱我父亲的歌曲。父亲兴致很高,自己也站起来用无锡话唱他著名的歌曲《卖布谣》。对唱歌时的歌词问题他谈了自己的看法。在上海音乐学院听完演唱,父亲对《叫我如何不想他》的演唱非常满意,他站起来走到演唱者面前握手说:“你唱得对。”父亲时常听人把这首歌唱得“太洋”了。演唱会结束后,父亲站起来走到麦克风前唱《卖布谣》。父亲还跟贺绿汀院长畅谈中国音乐问题。回到北京后,父亲和我们全家人受到邓小平亲切的接见,北京大学授予我父亲名誉教授的头衔。回国这短短一个月,可以说是父亲在世的最后一年最高兴的事情。

    父亲的一生是快乐的,有意义的。他的兴趣广泛,知识渊博。他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他一生做了许许多多事情,样样干得都很出色,但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了不起有成就的人。他把工作的乐趣和生活的乐趣融为一体。他把名誉、地位、金钱看得很轻、很淡,但很看重自己的事业,很看重友谊和家庭。他不赞成读死书,强调创造、强调科学的态度。他自己就是一个敢于改革、敢于创新的人。
发表于 2008-5-14 23: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她,一口标准又地道的北方腔官话
发表于 2008-5-14 23: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誰有《教我如何不想她》音頻文件?
发表于 2008-5-22 16: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叫赵新娜的好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12-2 04: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