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东东

(转)文革见闻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31 01: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不定她们是真的欢喜吃也未可知哇:diehard:
发表于 2008-1-31 10: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那时候有这样的人存在弗奇怪,入党、做官,靠的就是积极表现。
发表于 2008-3-27 10: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回忆

1968年,“红色恐怖”弥漫人间。街道上的“地富反坏”分子,每天清空老早“自觉”集中立到路口,“自觉”套上白布“臂章”,“自觉”在颈间挂好牌子,“自觉”高喊我是反革命、我是地主婆、我是资本家……

过往行人有上班的,买菜的,上学的。上学的小鬼头最坏,朝“地富反坏”掷转头的有,撒沙子的有,吐谗唾的有,直至高呼要他们“请罪、请罪”……于是这些男女老人们(专政对象)举手自打耳光,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地富反坏”们尽管有备而来,都换穿的旧衣衫,但有些老人明显有病,撑了手杖立在那里簌簌发抖……

中山路好几家皮鞋店门口,也立有低了头的原老板(资方人员),胸口牌子上一律“资本家”……规定时间一到,他们取下牌子各自回家去也。
发表于 2008-3-27 10: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学的小鬼头最坏
______________

现在轮到这些小鬼头吃苦头,活该,垃圾generation~~~~~
发表于 2008-3-27 11: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侪要四五十岁了……
发表于 2008-3-27 11: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说他们

外面去看好了,讲话声音最响最旁若无人最没规矩最没素质还总想摆老资格冒充老法师的就是他们,看到就触气
发表于 2008-3-27 11: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3-27 14: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大椿 于 2008-3-27 11:12 发表
现在侪要四五十岁了……

66届高中一般1947年生。推算下来,68届初中1952年生。所以这一特定人群多数已经退休了,还剩49-52四个年龄段的男生。
发表于 2008-3-27 17: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来,这个人群和用其他划分标准画出来的人群,其实是一样的:品行有好有坏,际遇有幸有不幸,现状高下悬殊。所不同的,是他们和这个特定时期相联系,带有特定的色彩。比如说,他们“参加工作”时,学历最高的接近高中毕业,最低的其实和小学生相差不多;以后有的人重新进了大学,进大学跟进大学还不一样,有的就此在文化上止了步。正在形成个性和价值观的时候,遇到了颠覆性的改变。涉世的初期是在混乱当中,主要靠自己去碰。比较容易看出来的,是教养上的缺失。而这些,在待人接物、举手投足时很容易为他人所见。于是就很容易遭人诟病。
其实,这些人并不是当年的“风云人物”,相反,他们只是跟着起哄的一群;有的连跟着起哄都算不上,是自愿或被迫的“逍遥派”。那些离京南下“撒播火种”的,亲自示范抄家、打人甚至有命案的,拉起队伍当了草头王的,其实本就是有背景的,而且这样的人大都是大学生。运动一过,该读书的读书,该为官的为官,至不济去当几年兵,大小也是个干部。我就知道好几个,当同班同学还在战天斗地、艰苦备尝的时候,他们已经进了厂,当了干部,早早地结了婚。加上他们本来出身干部家庭,所以言谈举止一点也不粗鄙。
所以,这些人固然有可鄙的一面,甚至有可恶的“历史”,我却更注意到他们的可怜一面——他们本并没有“招谁惹谁”,他们是不自知地被“裹挟”进去,改变了自己的一生的。

[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08-3-27 17:12 编辑 ]
发表于 2008-3-27 18: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只要自己肯要总归会有机会,会有书好读,那么多人不都改变命运了么。实在各种条件限制进不了大学也可以自己看书,自己没机会了还会培养小孩念书,读书要不要腔调看得出来的,没有那种粗鄙无赖的家长还成天担心小孩学习逼着小孩上进的。我讲,关键就是主观要不要,不好那么多借口的。现在呢,多是错过时机了,就把责任一股脑儿推到时代社会头上。我看无非就是找个借口,然后带着一身的愚昧庸俗气往时代社会上面一躺,仿佛他责任就没了。他没有责任,那那些动荡之后翻了身的人难道纯粹是运道好咯。

读书只是一方面,读书也不是万能。当时的罪恶不仅仅是不受教育造成的。有些学生本性就是野兽,老师何尝压迫过他们,就下那种毒手。学生又没有人来批斗你,来胁迫你,不可以逍遥的么。非要参与这种罪恶活动,血腥扭曲场面看到生理心理不排斥的么?像大椿阿伯讲的这种路过丢砖头,完全可以避免的却存心作恶,熬不牢摒不住的兽性,良心给狗吃掉,这种还有什么好回护的。野兽们老了自然要吃吃苦头,兽的世界不尊老爱幼的,活该受苦。
发表于 2008-3-27 18: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大椿 于 2008-1-28 10:37 发表
我单位,那时有几个女的当众抢着吃忆苦饭,做得出的人个歇辰光比比皆是。哈!

我看了几十年,渐渐地悟出些道道来了:就是要“做得出”才能“窜得出”。在会议上常能听到有的人歌功颂德一套一套的,肉麻当有趣,假得太明显了。心想这话他怎么好意思说的呀?转而一想,他又不是今天才开始讲,一路讲下来通行无阻,说明办法有效。
发表于 2008-3-27 21: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千错万错马屁弗错!
发表于 2008-3-27 21: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说了介许多,透彻!

哪怕是普普通通的青年学子,只要心中的恶有机会可以尽情释放出来,他就能变成地地道道的魔鬼!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8-3-27 21:19 编辑 ]
发表于 2008-3-27 23: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讲的确实
发表于 2008-3-28 14: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一个文革时的事情。全国大串联时,家父坐火车上京朝圣,天寒地冻仅着单衣,车上甚冷,一同车解放军战士见而怜之,赠以军大衣,不留名而去。
发表于 2008-3-28 14: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据俞振飞会议,一九六六年九月九日那天黄昏,保姆烧好饭等言慧珠回来同吃。言大约六时左右回到家里,在吃晚饭时,她说了一下午的经历:先在华东医院配了一瓶安眠药,再去外滩中国银行,想将存放的金银珠宝拿出来,但已被封存,不准取。回来路过国际饭店,打算到十六楼西餐厅吃一段西餐,然后从十六楼跳下来自杀。但西餐厅早已封闭,只得往回走。路过静安寺,到人民银行把她仅有的一万二千元存款全部拿出来……她讲述得很平静,就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晚饭后,她对俞振飞讲:“我想自杀,你死不死?” 俞振飞以为她开玩笑,淡淡地反问:“为什么要死?” 俞振飞从来没想到过要死,他觉得没有自杀的必要,即使自己过去演过一些“坏戏”,也罪不该死。言慧珠见俞如此回答,不再理会,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与俞早就分居)。此后她就写下遗书,交代了后事,吻别了已经睡熟、尚不懂事的十二岁的儿子,穿上一件灰底暗花的连衫裙,吞下一瓶安眠药,用两根《天女散花》中用的红绿长绸带,在浴室的横梁上上吊自尽了。当保姆发现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她把俞振飞喊醒,俞急忙打电话给华山医院,要求派车抢救;同时给戏校“造反派”打电话汇报。当华山医院的医生赶到时,说言的死亡时间已在六小时之上,不可能救活。此时戏校的“造反派”也到了,一检查,发现桌上有遗书一封,现金一叠。遗书上写明:五千元是儿子的抚养费,谁抚养给谁,;七千元是留给丈夫的,说是结婚时用了他很多钱,这些权当补偿。俞振飞一分也不要,全都交给了“造反派”处理。火葬场的收尸车到了,没有人敢去送别,因此只有俞振飞一个人将她送到火葬场,一化了之。一代红伶,就这样成了“文革”的第一批牺牲品。
发表于 2008-3-28 18: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会造声势,小会敲材料
要竹筒倒豆子,不要挤牙膏
这些话假使现在没头没脑地贴出来,肯定会有人问:“是怎么一回事?”
而经历过那一段生活的人是很熟悉的:每次总有一部分人要处在被追得“连死的心都有”的位置上。这次是这百分之一、二、三,下回换另一个百分之一、二、三,十年下来,没轮到的大概不到一半,因为一个大运动当中套着一串小运动,几乎是没有空隙的。我所在的单位,后来有人说70%被整,这当中当然有仅是被人贴贴大字报的,刨掉这部分,大小被“追”过的不会少于一半。于是就会出现我以前提到过的“前半场的革命群众,后半场的清查对象”。
那些清查的“由头”从哪里来?一种是某个单位查一个人,他的“交代”里提到一些人,这个单位就会派人或发函调查。对方单位自然不敢怠慢,也就开始对自己单位的人审查起来。被审查的人,态度大分为两种:坚持不乱讲,或是信口胡编——自然也会有中间状态。胡编的结果是又牵出一串人——链式反应。
还有一种材料来源就是人事干部抛材料,把档案里的历史材料透露出来。这些材料,有的是以前查无实据的,有的是以前查过有了结论的。无论碰到哪一种,当事人都会弄得百口莫辩。你说“过去有过结论”,会上就说“那是走资派包庇的”,现在要老实交代。我见识过两个人事干部,都抛过材料的。后来都因此不得不调到别的单位去,官还是照做的。
06年春节,我的一个老朋友跟我互致问候时提到,有个当年的小青年对他说,当年他胡编了情节,把我这个老朋友攀了进去,所以现在向他道歉(30年以后呀)。这个老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是因为他被追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把我也编进他的故事里去了。于是我才明白,那时向我提出的那些闻所未闻的怪问题是从哪里来的了。
发表于 2008-3-28 21: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演艺界著名人士随便说说就有言慧珠、上官云珠、顾而已、舒绣文、马连良、应云卫、盖叫天、周信芳、严凤英……走上不归路!

怎不触目惊心.
发表于 2008-3-28 21: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会造声势,小会敲材料
要竹筒倒豆子,不要挤牙膏


……………………………………………………

彻底经历过,耳熟能详啊!

老兄提到牵丝攀藤、内查外调,还没说说根正苗红、祖宗三代,那些人当年可神气了,逼死了几化人啊?可是他们统统无需负责,有四人帮顶罪了……
发表于 2008-3-28 22: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人中,好人当然是多数,解放军馈赠军大衣就是一例。

鄙人当初遭遇冤案迫害,就有人私底下对我说:别说你没那事情,就是有也别承认,那些人不是东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10-26 19: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