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972|回复: 8

传说中的吴歌 明清民歌时调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31 07: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说中的吴歌 明清民歌时调集 挂枝儿 山歌 霓裳续谱 白雪遗音

电子书下载:

明清民歌时调集
前言
挂枝儿
私部一
欢部二
想部三
别部四
隙部五
怨部六
感部七
咏部八
谑部九
杂部十

山歌

卷一私情四句
卷二私情四句
卷三私情四句
卷四私情四句
卷五杂歌四句
卷六咏物四句
卷七私情杂体
卷八私情长歌
卷九杂咏长歌
卷十桐城时兴歌
夹竹桃顶针千家诗山歌

霓裳续谱
序一
序二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万寿庆典

白雪遗音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1 07: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试看 山歌叙 山歌卷一私情四句,后面内容不再赘录,请到楼顶自个下载电子书。
山歌



  书契以来,代有歌谣,太史所陈,并称风雅,尚矣,自楚骚唐律,争妍竞畅,而民间性情之响,遂不得列于诗坛,於是别之曰山歌,言田夫野竖矢口寄兴之所为,荐绅学士家不道也,唯诗坛不列,荐绅学士不道,而歌之权愈轻,歌者之心亦愈浅,今所盛行者,皆私情谱耳,虽然,桑间濮上,国风剌之,尼父录焉,以是为情真而不可废也,山歌虽俚甚矣,独非卫衙之遗欤,且今虽季世,而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则以山歌不与诗文争名,故不屑假,苟其不屑假,而吾藉以存真,不亦可乎,抑今人想见上古之陈於太史者如彼,而近代之留於民间者如此,倘亦论世之林云尔,若夫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其功於挂枝儿等,故录挂枝词而次及山歌。
墨憨斋主人题


卷一私情四句

[笑]

东风南起打斜来。好朵鲜花叶上开。后生娘子家没要嘻嘻笑。多少私情笑里来。

凡生字。声字。争字。俱从俗谈叶入江阳韵。此类甚多。不能备载。吴人歌吴。譬诸打瓦抛钱。一方之戏。正不必如钦降文规。须行天下也。


[睃]

思量同你好得场。弗用媒人弗用财。丝网捉鱼尽在眼上起。千丈绫罗梭里来。

笑不许。睃不许。只此便是周南内则了。眼上起。梭里来。影语最妙。俗所谓双关二意体也。唐诗中如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之类。亦即此体。

又余幼时闻得十六不谐。不知何义。其词颇趣。并记之。

一不谐。一不谐。七月七夜里妙人儿来。呀。正凑巧。心肝爱。

二不谐。二不谐。御史头行肃静牌。呀。莫侧声。心肝爱。

三不谐。三不谐。瞎眼猫儿拐鸡来。呀。笨得紧。心肝爱。

四不谐。四不谐。姐在房中吃螃蟹。呀。缩缩脚。心肝爱。

五不谐。五不谐。三岁孩儿搔背来。呀。再上些。心肝爱。

六不谐。六不谐。珊瑚树儿玉瓶里栽。呀。轻轻放。心肝爱。

七不谐。七不谐。外科先生用着鸡蛋来。呀。不要慌。心肝爱。

八不谐。八不谐。扳缯老儿上钓台。呀。曲曲背。心肝爱。

九不谐。九不谐。叫化老儿上船偷木柴。呀。急急抽。心肝爱。

十不谐。十不谐。酒醉人儿坐险崖。呀。莫要动。心肝爱。

十一不谐。十一不谐。鬼儡人儿上戏台。呀。耍得好。心肝爱。

十二不谐。十二不谐。算命先生叫怪哉。呀。死了罢。心肝爱。

十三不谐。十三不谐。搬碗碟的人儿慢慢来。呀。不要丢。心肝爱。

十四不谐。十四不谐。郎在河边等舡来。呀。渡了罢。心肝爱。

十五不谐。十五不谐。耍孩儿撞落油瓶盖。呀。淌出来。心肝爱。

十六不谐。十六不谐。鹦哥儿飞上九层台。呀。下来罢。心肝爱。


[看]

小年纪后生弗识羞。了走过子我里门前咦转头。我里老公骨碌碌介双眼睛弗是清昏个。你要看奴奴那弗到后门头。

好双谷碌碌眼睛。只顾其前,不顾其后。

 


姐儿窗下绣鸳鸯。薄福样郎君摇船正出浜。姐看子郎君针扎子手。郎看子娇娘船也横。


[骚]

青滴滴个汗衫红主腰。跳板上栏杆耍样桥。搭棚水鬓且是妆得恍。仔细看个小阿姐儿再是羊油成块一团骚。


一云。

东南风起发跑跑。个星新结识个私情打搬得乔。绒帽上簇花毡卖悄。外江船装货满风捎。

亦意同。



真当骚。真当骚。大门阁落里日多站介两三遭。小阿奴奴好像寺院里齐僧来个便有分。我情郎好像撑船哥各人有路各人摇。



真当骚。真当骚。大门前冷眼捉人瞧。姐儿好像杭州一双木拖随人套。我情郎好像旧相知饭店弗俏招。



姐儿心痒捉郎瞟。我郎君一到弗相饶。船头上火着直烧到船舱里。亏子我郎君搭救子我个艄。


[弗骚]

出名虎丘山到弗高。等一等快船到弗是摇。有意思个拳师弗动手。会偷汉个娘娘到弗骚。

弗骚处。正不可及。理会得着。便觉骚者无味。


[学样]

对门隔壁个姐儿侪来搭结私情。得教奴弗动心。四面桃花我看子多少个样。那教我靛池豁浴一身青。

偏是此样。一学就会。


[做人情]

二十去子廿一来。弗做得人情也是呆。三十过头花易谢。双手招郎郎弗来。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当权若不行方便。如入宝山空手回。此歌大可玩味。

 

[无郎]

姐儿立在碧纱窗。眼观孤雁好凄惶。黄连抹子猪头苦恼子。好像个败落山门无子廊。



西风起了姐心悲。寒夜无郎契介个亏。另外里东村头西村头南北两横头二十俊生关来搭。借我伴过子寒冬还子渠。

一云。

开门看见雪花飞。夜冷天寒牵着子渠。绵被三重遮弗得我个冷。只要我里情郎热肚皮。

亦可。


[熬]

二十姐儿弗着在踏床上登。一身白肉冷如冰。便是牢里罪人也只是个样苦。生炭上熏金熬坏子银。


[寻郎]

搭郎好子吃郎亏。正是要紧时光弗见子渠。罗里西舍东邻行方便个老官悄悄里寻个情哥郎还子我。小阿奴奴情愿热酒三钟亲递渠。


[作难]

今日四。明朝三。要你来时再有介多呵难。姐道郎呀。好像新笋出头再吃你逐节脱。花竹做子缯竿多少斑。


[等]

姐儿立在北纱窗。吩咐梅香去请郎。泥水匠无灰砖来里等。隔窗趁火要偷光。



栀子花开六瓣头。情哥郎约我黄昏头。日长遥遥难得过。双手扳窗看日头。


[模拟]

弗见子情人心里酸。用心模拟一般般。闭子眼睛望空亲个嘴。接连叫句俏心肝。

是真境。亦是妙境。


[次身]

姐儿心上自有第一个人。等得来时是次身。无子馄饨面也好。捉渠权时点景且风云。

点景时第一个人何在。

 

[月上]

约郎约到月上时。那了月上子山头弗见渠。咦弗知奴处山低月上得早。咦弗知郎处山高月上得迟。



约郎约到月上天。再吃个借住夜个闲人替子大门前。你要住奴个香房奴情愿。宁可小阿奴奴困在大门前。

姑苏李秀才。贫而滑稽。新冬携一仆就试昆山。黑夜无依。彷徨行路。偶见小门微启。趁入求宿。主妇以独居坚却。李哀恳益力。主妇怒。走入。李竟闭门。憩小柜上。颇闻主妇詈语。亦不复顾。少顷寂然。而冻馁无聊。久不成寐。忽闻户外弹指声。不敢应。已而渐急。乃启门一线。而手持伺之。则男子致豚蹄一盂也。曰。暂往携酒。姑少待我。无何酒至。极暖。李取酒。便欲掩门。而男子一足已入。李极力拦之。男子窃语甚絮。复取李手按其阳。翘然如植铁。明其急也。李不觉情动。忽举。亦以男子手按之。男子惊而逸。李取酒肉与仆潜啖饱睡。天小明便去。尚以锡壶及盂付酒家治朝饔云。奇事。


[引]

郎见子姐儿再来搭引了引。好像铜杓无柄热难盛。姐道我郎呀。磨子无心空自转。弗如做子灯煤头落水测声能。

引。旧作殷。欠通。今从引。而以平声为土音。甚妥。



爹娘教我乘凉坐子一黄昏。只见情郎走来面前来引一引。姐儿慌忙假充萤火虫说道爷来里娘来里。咦怕情哥郎去了喝道风婆婆且在草里登。

萤火虫。娘来里。爷来里。搓条麻绳缚来里。及风婆婆草里登。喝声便起身。
皆吴中相传小儿谣也。


[走]

郎在门前走子七八遭。姐在门前只捉手来摇。好似新出小鸡娘看得介紧。仓场前后两边廒。

一云。

结识私情隔条桥。对门酒店两边标。黄拍皮做子酒标标得奴肚里介苦。百万仓相对两边廒。


[半夜]

姐道我郎呀。尔若半夜来时没要捉个后门敲。只好捉我场上鸡来拔了毛。假做子黄鼠狼偷鸡引得角角哩叫。好教我穿子单裙出来赶野猫。


[娘咳嗽]

结识私情窗里来。吃娘咳嗽捉惊。滩塌草庵成弗得个寺。何仙姑结了髻两分开。

[瞒娘]

阿娘管我虎一般。我把娘来鼓里瞒。正是巡检司前失子贼。枉子弓兵晓夜看。近来弓兵惯与贼通气。

正恐学阿娘样耳。



昨夜同郎做一头。阿娘困在脚根头。姐道郎呀。扬子江当中盛饭轻轻哩介铲。铁线身粗慢慢里抽。


[扯布裙]

姐在弄堂走一遭。吃情哥郎扯断子布裙腰。亲娘面前只说肚里痛。手心捧住弗伸腰。


乖娘又乖。姐又乖。吃娘捉个石灰满房筛。小阿奴奴拚得驮郎上床驮下地。两人合着一双鞋。


[看星]

姐儿推窗看个天上星。阿娘咦认道约私情。好似漂白布衫落在油缸里。晓夜淋灰洗弗清。



小阿奴奴推窗只做看个天上星。阿娘就说道结私情。便是肚里个蛔虫无介得知得快。想阿娘也是过来人。


[娘打]

吃娘打子哭哀哀。咦见情郎踱搭来。黄丝草无根天养活。荷花荡里藕船来。

是惹祸太岁。又是散闷冤家。



吃娘打得哭哀哀。索性教郎夜夜来。汗衫累子鏖糟拚得洗。连底湖胶打弗开。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吃娘打子吃娘羞。索性教郎夜夜偷。姐道郎呀。我听你若学子古人传得个风流话。小阿奴奴便打杀来香房也罢休。


[瞒夫]

急水滩头下断帘。又张蟹了又张鳗。有福个情哥弗知吃子阿奴个多少团脐蟹。我个亲夫弗知吃子小阿奴奴多少鳗。

 


姐听情哥拍面来。再吃我里亲夫看见子了两分开。小阿姐儿好像吃子黄豆大青梅当弗得酸溜溜又介苦。我郎君好像冷饭无茶噎噎里介来。


[打双陆]

姐儿窗下织白罗。情郎搭子我里个人打双陆。只听得我里个人口里说道把住子门捉两上。吓得我满身冷汗手停梭。


[瞒人]

结识私情要放乖。弗要眉来眼去被人猜。面前相见同还礼。狭路上个相逢两闪开。


人人说我与你有私情。寻场相骂洗身清。你便拔出子拳头只说打。我便手指子吴山骂洞庭。



姐道我郎呀。你要来时便自来。没搭子闲人同走来。闲人便是屋头顶上个星老鸦口。未到天明喊出来。



搭识子私情雪里来。屋边头个脚迹有人猜。三个铜钱买双草鞋我里情哥郎哥郎颠倒着。只猜去子弗猜来。


[赠物]

结识私情人弗觉鬼弗知。再来绿纱窗下送胭脂。仰面扫尘落来人眼里。算盘跌碎满街珠。



结识私情人弗觉鬼弗闻。再来绿纱窗下送汗巾。寿器上剥灰材露布。老阴阳到处说新坟。


[捉奸]

结识私情未曾曾。外头咦话捉奸情。歪嘴油瓶吃了个口弗好。沼池中臭泥出弗得好香菱。


一云。

眉来眼去未着身。外头咦要捉奸情。典当内无钱罗弗说我搭你有。月亮里提灯空挂明。

亦可。

弱者奉乡邻。强者骂乡邻。皆私情姐之为也。因制二歌。歌之。
一云。

姐儿有子私情忒忒能。无茶有水奉乡邻。 巡盐个衙门单怕得渠管盐事。授记个梅香赔小心。

一云。

惯说嘴个婆娘结识子人。防别人开口先去骂乡邻。六月里天光弗怕掀个冻疮皮。行凶取债再是讨银精。



捉贼从来捉个贼。捉奸个从来捉个双。姐道郎呀。我听你并胆同心一个人能介好。罗怕闲人捉耍双。



古人说话弗中听。那了一个娇娘只许嫁一个人。若得武则天娘娘改子个本大明律。世间罗敢捉奸情。

此余友苏子忠新作。子忠笃士。乃作此异想。文人之何所不有。


[捉头]

姐听情郎刚上得楼。弗知个星闲神野鬼罗里听着子了咦把住后门头。撕破了个灯笼个个眼里火。惯赌囊家要捉头。


[失眠]

昨夜同郎说话长。失眠直困到天光。金瓶儿养鱼无出路。鸳鸯鸭蛋两边光。

[孕]

结识子个私情又怕外人猜。路上相逢两闪开。姐道郎呀。我听尔生牛皮做子汗巾无人拭得破。只怕凤仙花子绽笑开来。



来一遭。摸一遭。看看短子布裙腰。只有孕字写来弗好看。里头子大奶头高。



路来行来逐步移。腹中想必有跷蹊。谷雨下秧传子种。六月里个耘苗满肚泥。



眼泪汪汪哭向郎。我吃腹中有孕耍人当。娑婆树底下乘凉奴踏月。水涨船高难隐藏。



姐儿肚痛呷姜汤。半夜里私房养子个小孩郎。玉指尖尖抱在红灯下看。半像奴奴半像郎。

 


情哥传下小风流。罗帐里无郎教我那亨留。浦席包来对子荷花池里只一丢。思量几遍跌心头。



姐儿嘱咐小风流。只有吃个罗帐里无郎弗好留。你打听得情郎听我有个成亲日。依先到我腹中投。


[不孕]

结识私情赛过天。弗曾养得介个男女接香烟。好像石灰船上平基板。常堂堂白过子两三年。


常堂堂白过子两三年。并无疤瘢惹人传。世间咦弗怕断绝子风流种。何消得男女接香烟。
发表于 2008-1-10 10: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了,谢谢提供!不过此书只适合方言研究,内容不可取
发表于 2008-1-10 11: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与古典文学版的《明清民歌选》甲乙集有啥区别?是否这个收集的民歌量大些?
发表于 2008-1-10 1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贴的是《山歌》吧。
发表于 2008-1-10 12: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跑上來一眼看到『私部』……差點誤會
发表于 2008-1-21 11: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
发表于 2011-2-19 23: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請問樓主可以提供非exe格式的電子書麼…吾不用windows,看不了啊…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9-25 14: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看看,回帖是一种美德












快乐之都棋牌 http://yule.383k.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17 21: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