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81|回复: 1

远去的江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27 07: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都说情人是自己身上的肋骨,用自己的血和泪滋养着。而的文人正是被那绵绵长长的细雨滋养着他们的魂,孕育着他们的魄。有着雨一般的柔美,雨一般的诗意,雨一般的清灵。于是,江南自古多才子,出风流雅士。他们大多厌恶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官场之术;不好一呼百应权倾朝野之势。而是喜与志趣相投者结伴同游,登山临水,赏花观鸟,弄云邀月,或把酒言欢,吟诗赋词,玩棋赏桂,品茗谈艺。乐于过着闲云野鹤似的清幽恬然生活。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贫贱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六如居士的〈桃花庵歌〉道尽了江南文人生活上的恬淡,诉尽了江南文人骨子里的清高。或许是秦淮河上旧时的明月,斜风细雨中婆娑的芭蕉,六朝粉都的哀怨泣喊,有或许是不愿对当权者低腰献媚,不愿声色犬马,让软绵绵的江南将江南才子的意志消磨殆尽,催生出了江南文人弄月吟风的雅怀,遂悠然自得的静做在古色古香的茶楼里品清茗,说茶经;或手那折扇,落脚亭榭,读书作画;或嚼曲含香,吹笙弹筝。这里没有追名逐利的世俗之风,

   “不炼金丹不做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这种消极而又不颓废的人生态度大概也只有江南的才子才做得到罢?连曾国藩这样的大官到了江南也题词“大概浮生若梦,姑从此地消魂”。杜牧到了江南却再也豪放不起来了,醉到在了苏小小的莺歌燕语之中,醉倒在了软玉温润的江南土地上,留下“十年一觉扬州梦”的风流韵事。

  江南的文人用血和泪书写着江南的文化,展现着江南人的气节,放浪不羁却有体恤民生;柔弱缠绵却又不失傲骨禅心。是故,在江南做文人,注定了结局多悲痛,也多悲壮!成吉思汗的13万铁骑能征服半个世界,却征服不了一个江南,虽说吴侬软语的江南多少让江南文人少了些许豪放,少了些须霸气。但是,江南文人骨子里流的却是不屈的血液,江南文人的这种不羁就历史上的小人算计着,识为不识时务,总是酝酿着机会挫挫江南文人的锐气,可是,江南文人不屈的性格却是不买他们的帐,于是也就注定了悲剧的发生。

  历史,往往被小人操纵着,公元1663年5月26日这一天,对于江南人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天,由于小人吴之荣的一番添油加醋的诬告,而使之酿成了中国古代最大的 文字血案——南浔庄史案,此案历时2年,牵涉人数不可谓不广;斩杀人数不可谓不多,影响不可谓不大,但是江南文人的峥峥傲骨却没有妥协,任你统治者再怎么残暴骄横,再怎么杀一儆百,但斩不断的是江南文人的骨,杀不尽的是江南文人的节!

   呜呼!这段血腥而又悲壮的历史已渐渐从江南茶馆里闲做的茶客口中淡去,风已消,云已散,那些江南文人的足迹也越走越远,那块伤疤已被柔风细雨的江南抚平,历史,终归是会沉潜的。

   从江南看文人,多“吟六朝芳草,忆一曲秦淮”的名士;

   从文人看江南,多“雕花门庭,青苔门扉”的古韵。

   究竟是江南的文人书写了江南的文化,还是江南的文化催生了江南的文人,都已经不在重要了,逝者已矣,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南,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南文人!

   如今,

   没有了冷月残阳,残荷苦雨的江南还是江南么?

   没有了歌楼舞榭,画舫游艇的江南还是江南么?

   没有的狂放傲然的风流才子的江南还是江南么?

   ......

   或许,真的有一天,江南已经不在是江南了?那将是江南的悲哀,是江南文人的悲哀,但愿,那一天,不要来到,永远不要......
发表于 2007-5-27 09: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一下:六如居士便是唐八虎,即便不是,那首诗也是八虎写的。
点出来大家看得明白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27 11: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