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60|回复: 0

绍兴师爷满天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1 00: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绍兴师爷满天下

    师爷中的第一品牌是绍兴师爷,他们乡情意识强烈,成立门户、相互提携,成了最闪亮的幕友,雍正皇帝还因此而刻意抑制绍兴师爷。
    民间俗语常将“师爷”与“绍兴人”连在一起,因此“绍兴师爷”之称常见于近代各种戏剧小说。实际上,清代各省读书人都具有当一名师爷的才能及可能性,而清代的山东、四川、江西、江苏等省也都出过不少“名幕”,清代幕学著作的作者有绍兴人,也有江苏人、山东人、四川人。不过总的来说,长江中下游及钱塘江下游地区是全国各衙门师爷最主要的供给地,其中又确实以绍兴人最多。

    皇帝都嫉妒的富庶之区

    长江中下游的江西鄱阳湖盆地及赣皖交界地区、安徽的皖南、江苏的苏南太湖盆地、浙北钱塘江下游地区,在明清时是全国最富庶的区域。这一区域是春秋时的吴越故地,经长期开发,成为鱼米之乡和丝绸之乡。同时这一区域水网密布,贯通中国南北的大运河,就从此伸往北方。由于整个中国南方北运物资主要经过这里(赣江——鄱阳湖——长江——大运河),故商品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城市繁荣、文化传统源远流长,乃至教育普及,教育水准也相当高;明清时状元出得最多的,就是这一区域。

    正因为吴越之地士大夫集团较为强大,所以明清两代统治者都有意无意地尽量压抑该区的发展,诸如提高赋税(赋税之沉重冠于全国)、中央直接设机构在此搜刮财富等。政治上,朝廷也力图限制江南吴越地区士大夫集团的势力。这在清代最为明显,如官方规定的生员数额与总人口的比例仅为1.4‰(江苏)、1.7‰(浙江),1.5‰(江西)、1‰(安徽),低于全国总生员数额与总人口之比(1.8‰)。与各省相比,不仅低于京畿之下的直隶(2.3‰),也低于全国其他富庶地区如广东(1.9‰)、四川(1.9‰),更比不上边远省份云南(6.3‰)、广西(3.7‰)、贵州(4.7‰)。(以上数据参见《中国绅士》第二章)

    逼上梁山做师爷

    在考虑到江南吴越地区教育普及程度高、读书人多的情况后,上述比例就更显得苛刻了,因为它大大降低了该地区读书人入仕做官的可能性。生员是士大夫阶层的第一层台阶,削减生员数额不但能限制江南吴越地区士大夫集团的势力,同时还可防止因士大夫过多而使朝廷在该区赋税收入的减少,毕竟有功名的士大夫可以享有免除丁银及官徭杂役的特权,所以多一个生员,国家就少一份赋税收入。

    清朝统治者的这种政策,促使江南吴越地区读书人所面临的科举考试竞争更为激烈。既然入仕做官的机会如此渺茫,很多读书人只得放弃举业,或者暂停举业,转而学幕,走替人佐治的道路。

    话说回来,在作幕这方面,江南吴越地区读书人又是得天独厚——师爷不可能像现代的律师、专家那样利用大众传媒来推销自己,他们主要依靠同乡、师长、亲戚等有特殊关系的官员引荐而获得幕席。江南吴越之地出的进士最多,京官、外官即不少籍隶于此。这些官员或携同乡亲友赴任,或向同事推荐。而幕友又会带着自己的学生、门徒帮忙处理事务。长久下来,如同滚雪球一般,江南吴越地区的幕友遂遍布官场内外。再则,这里是当时全国出版中心,各种幕学书籍经书商推销风行全国,更加传播了吴越师爷的名气。

    人文荟萃的绍兴府

    师爷中名气最响的是绍兴师爷。清代绍兴府包括山阴、会稽、萧山、诸暨、余姚、上虞、嵊县、新昌八个县,位于杭州湾南岸。全地区以会稽山为中心,两翼为浦阳江和曹娥江,山水秀丽,乃古越国腹心之地。自东晋开始,这里即成为全国著名的文化中心之一。道光《会稽县志稿·风俗志》称:“晋迁江左,中原衣冠之盛咸萃于越,为六朝文化中心之薮。高人文士云合景从,遂为江左之冠。唐时文雅不替,风流翰墨昭炳相接,故名人往往爱游其地。”

    中国读书人的才智只能献给帝王,因此绍兴读书人自然也热衷于科举考试。清代王先谦任浙江学政时,称“天下通材,浙省最盛”。他在同治四年(1865)至光绪二年(1876)间所主持的六次乡试中,每次参加的考生都在万人以上,而录取举人的名额才94个。据《绍兴县志资料》记载,清代绍兴人中进士的有630名,中举人的有2361名。

    落榜生转眼变书吏

    既然有这么多人科举得官,相对地被淘汰者也就更多。何况雍正年间还因汪景祺、查嗣庭的“文字狱”,以浙江人“风俗恶薄”,下令停止浙江乡、会试,让浙江读书人,尤其是绍兴读书人,受到一次重大打击。

    其实早在明代,科举落第的绍兴读书人,已盛行做衙门书吏。明人王士性在其所著《广志绎》中说:“山阴、会稽、余姚,生齿繁多,本处室庐田土半不足供,其儇巧敏捷者,入都为都办,自九卿至闲曹细局,无非越人。”明代小说《醒世恒言》卷三十六《蔡瑞虹忍辱报仇》中也称:“原来绍兴地方,惯做一项生意:凡有钱能干的,便到京中买个三考吏名色,钻谋好地方做个佐贰官出来,俗名唤做‘飞过海’。怎么叫个飞过海?大凡吏员考满,依次选去,不知等上几年。若用了钱,挖选在别人面前,指日便得做官,这谓之飞过海。还有独自无力,四五个伙计,一人出名做官,其余坐地分账。到了任上,先备厚礼,结好堂官,叼揽事管,些小事体经他衙里,少不得要诈一两分钱。到后觉道声息不好,立脚不稳,就悄地逃之夭夭,十个里边,难得一两个来去明白、完全名节。所以天下衙官一大半都出绍兴。”可见明代不能完成举业的绍兴读书人,主要走做吏官这条路。明代沿元代旧制,吏员每三年一考,三考合格,即为考满,可以至吏部选官。绍兴人做吏的多,又会玩“飞过海”把戏,抢在别人前面选上官,以至天下衙官都是绍兴人市面。

    地方优势培养专业人才

    清代制度有所不同,虽然仍允许吏员选官,但实际上很难候到实缺。对于朝廷各部书吏多为绍兴人的局面,清朝皇帝也深表不满。例如雍正元年(1723),皇帝特意下诏,“六部经承(书吏的正式名称)不许专用绍兴人”,即着意打击绍兴人的势力。

    绍兴人既不能由吏选官,又无法在朝廷各部站稳脚跟,最后只得从“作吏”转为“作幕”。比较起来,做吏虽有选官的可能,但也只是佐贰官而已,相形之下,作幕身份更为自由。

    其实幕友所从事的工作,无非也是刀笔簿书而已,这种专门技巧的掌握需要一定时间的学习培育。在元明时期,这种技巧称为“吏学”,到了清代,就纳入“幕学”的范畴。既然元明时绍兴人就已经以吏学见长,那么传到清代,此一地方优势自然而然成为培养大批“师爷”的动力。所以绍兴不能完成功名举业的读书人,也就很自然地改从幕学,形成绍兴师爷遍及全国的局面。据说清代绍兴做师爷的不下“万家”,各省幕友新年团拜以及幕友之间的联谊活动亦大多在浙会馆或宁绍、仁钱会馆举行。这样一来,“师爷”也就成为绍兴人的一项专利了。

    绍兴官话是流行语言

    按照清嘉道年间官至督抚的福建人梁章钜(他本人在中进士之前也是幕友出身,自号“儒林参军”)《浪迹续谈》一书中的说法,随着绍兴师爷的遍布全国,绍兴的特产——绍兴黄酒也行销各省,“可谓酒之正宗”;官场中除了“京片子”外,绍兴口音的“绍兴官话”居然也是流行语;再加上绍兴师爷对于刑名、钱谷事务的垄断,号为“绍兴三通行”。而清末曾在浙江长期任官的湖南人罗信北在其所著《公余拾唾》自序里也表示,天下的刑名、钱谷幕友大多是绍兴人,“父诏其子,兄勉其弟,几于人人诵法律之书,家家夸馆谷之富”。而且绍兴师爷“积习至严且忌”,自己起草的各类公文,竟自视如《春秋》一样经典,主人觉得很有问题的部分,也只能委婉商量,绝不可自行修改,否则“一举笔,则以为暴其短”,立即卷铺盖走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4-6-16 12: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