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251|回复: 13

垃圾的说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2-19 16: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是俺以前写的,拿来凑数。


翻了一下《从方言读音看上古汉语入声韵的复韵尾》(李新魁),见着一条“拉飒”,心想这可不就是“垃圾”“勒色”什么的来源么。原文是这样的:
拉飒 《晋书•五行志中》:“太元末,京口谣:黄雌鸡,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飒栖。寻而王莽起兵诛王国宝,旋为刘牢之所败,故言拉飒栖也。”“垃飒”义为秽杂。音卢合切、酥合切,可拟为 lap sap 。(王莽应为王恭,不知是排版时弄错了还是怎么的,这段引文与下面《台湾语典》的引文原文如此)

结果上网一搜索,发现别人早这么说了,比如《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
http://www.sinica.edu.tw/%7Etdbproj/dict/

2.垃圾
注音一式 ㄌㄜˋ ㄙㄜˋ
通用拼音 lèsè
注音二式 lèsè

穢物、塵土及被棄的東西的統稱。亦作「拉颯」。


239.拉颯
注音一式 ㄌㄚ ㄙㄚˋ
通用拼音 lasà
注音二式 lāsà

汙穢、雜亂。晉書˙卷二十八˙五行志中:「京口謠曰:『黃雌雞,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皮,衣被拉颯栖。』」或作「拉撒」、「垃圾」。



今厦门 lap sap(二字本调阴入)意为肮脏、污秽,“拉飒”与之音义俱合。连横《台湾语典》已指出此点:拉颯謂穢雜也。「晉書」:太玄末,京江謠云:『黃雌雞,莫作雄雞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颯棲』

其他地方的“垃圾”亦当由“拉飒”而来:

黎川(赣):lop sop(前字阳入,后字阴入)
松江(吴):ləʔ  səʔ(见下面的说明)
广州(粤):lap sap(前字阳入,后字下阴入)
梅县(客):lap sep(二字阴入)


黎川、松江读音特殊,这反映了覃谈有别的现象。北部赣语覃谈有别比较常见,覃韵舌齿音字白读一般为 on/t ,高安老屋周家是 om/p ,如:贪潭罈探南男揇簪参蚕惨/答纳杂。黎川属于南部赣语,这种读法常见的只有一个“揇” nom , lop sop应该也属于这个层次。

吴语覃谈有别的格局与北部赣语非常接近,王洪君、郑张尚芳等先生都曾有所论述。就《松江方言志》(张源潜)来说,“贪探潭昙南楠簪参惨蚕”等字韵母是 e ,“糁”是 ø ,“篮”等字则韵母为 ɛ ;入声字里面,“答纳杂”等为 əʔ ,而“腊(臘)”等字则为 æʔ 。松江的情况与高安老屋周家很像,而松江的 ləʔ səʔ 与黎川的 lop sop 都属于覃谈有别的层次。在江西铅山这个说法是 lIʔ  sIʔ ,韵母与“合”字相同,大概也属于这种情况。梅县 lap sep 里的 sep 可能也属于这种情况,其他的客家话里还有一些其他的读音。


《松江方言志》的入声韵分得很细,有 əʔ ʌʔ 之别。“勒色”二字韵母是 ʌʔ  。作者说:“上海话(老派)入声韵母16个,比松江话少两个: ʌʔ  和 iɔʔ  。松江话有 əʔ 与 ʌʔ ,上海话只有 əʔ ……现在松江的老年人中能分辨‘答[ təʔ ]’与‘得[ tʌʔ ]’,‘失[ səʔ ]’与‘色[ sʌʔ ]’的已极少,中青年更不必说了。”

我并未见到《松江方言志》“垃圾”二字的读音,我翻来翻去也只见到一个<劳少><曹少> ʱlɔ zɔ (垃圾)。这个 ləʔ səʔ 是我根据钱乃荣先生的说法列上去的。看样子钱先生调查的说法是不分 əʔ ʌʔ 的,从方言的对应来看,我推测松江原先分 əʔ ʌʔ 时是说成 ləʔ səʔ 的。普通话的“垃圾”据说来自吴语, la ʨi 可能是读边的结果。台湾读如“勒色”还算比较接近松江吴语的面貌。



钱:上海话(松江话)“垃圾”原来读音作“勒色”,两个都是入声字,[l]是声母,韵母都是倒e加喉塞音,“垃圾”这两个字的读音也本应是这样。可能是一个复辅音sl的字(音节)分化来的。上海话中这类连绵字(叠韵)有不少,“啰囌”也是一个。现今上海郊区凡原松江府地区都还是这个读音。
后来,“垃圾”这词被在上海的文人写进白话文中,为国语吸收,被北方话人读作laji,也许是读了字面音(前字误作“拉”读,后字读右半边)。然后再由普通话南销,上海城里人也跟着北方误读的音,近似读作[lasi],后字又团音化。读如“西”。
我国东南部方言中在150年前,有着大量的相同的词。广东话的读音与吴语同音,即是一例。

http://www.pkucn.com/viewthread. ... page%3D1&page=2


前面已经说“垃圾”来自“拉飒”,这可能是个叠韵联绵词。飒,从风立声,苏合切。也许与“拉杂”有关。《有所思》:“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一般的解释是:“拉杂:拉,掰断,折断。杂,碎,拉杂,折碎。今指没有条理、紊乱。”不过我还是疑心“拉杂”也是个联绵词。《说“拉杂”》(裘锡圭)提到了一些东西,不过我已经记不清是怎么说的了。

《集韵》有<月立><月+夭+韭>,肉杂也;<衤立><衤+夭+韭>,衣敝。两个说法的前字是落合切,覃韵入声字,后字是悉盍切,谈韵入声字。我虽怀疑它们与“拉飒”有关,但《集韵》的两个说法并非叠韵,也许那时已经搞乱了吧。
发表于 2010-9-11 22: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we pronounce it as "La Sie"
发表于 2010-9-11 22: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ləʔ  səʔ,完全同松江
发表于 2010-9-16 22: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oon 于 2010-9-16 22:34 编辑

leh seh
laeh saeh
la shi
另外我处还有两词 垃渣 lo tso     
鏖糟 e tsau
发表于 2010-9-22 16: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词,已经有被“垃圾”代替的趋势,或者说被官话化了,连我母亲讲话,都讲“倒垃圾(to laji)”。但同时,她也频繁使用“勒色”这个词。
发表于 2010-9-22 21: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垃圾leq seq、邋塌laq thaq均用,身上脏物可用邋塌,不能用垃圾。
发表于 2010-9-22 22: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垃shi,后字不知为何,拉飒,第一次看到这样写法,不错
发表于 2010-9-25 02: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loeq soeq
从家乡韵母来看,很可能是咸山摄入声字。
家里意思是乱稻草,和普通话垃圾是不太一样的。
发表于 2010-9-25 09: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派loeh soeh,新派leh seh
发表于 2010-9-25 12: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钱乃荣这个上海文人写法北传再回销的假设太强悍了
发表于 2010-9-25 15: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钱乃荣这个上海文人写法北传再回销的假设太强悍了
mandarin 发表于 2010-9-25 12:15



垃圾,从声旁看,和上海发音很遥远。应是南方其他方言写定的。
发表于 2010-9-25 19: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寒寒豆

圾 可循 㚫鈒 之類,北吳的seh還是很正的。
垃 麼,可循 拉,拉 本音就是leh。
发表于 2010-9-26 00: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寒寒豆

圾 可循 㚫鈒 之類,北吳的seh還是很正的。
垃 麼,可循 拉,拉 本音就是leh。
dorp 发表于 2010-9-25 19:29


谢谢~
发表于 2010-12-4 15: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lah sah
不过现在说 la shi 的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4-5-18 16: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