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鹦鹉洲散客

[正字] 上海話玉米“tsontsymi”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18 06: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13-6-18 07:13 编辑
“上海人带口音的人比例不小”   

我的那位同事,算起来至少是移入上海的第二代,平时说话听起来也相当正宗。但是在一起谈话多了,就会发现一些和真正上海话不大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拖fen”,他说成“拖fon”。因为知道他的籍贯,也就不当回事了。
由此也可以推想,他要是跑回定海去,跟人讲定海话,老家的人也会觉得他有些上海腔。精通几种语言,要是仅限于读写或加上语言学分析,那还是可以办到的;要做到和当地人通话“无痕”,就难了——弄不好,连母语也受累走了样。
发表于 2013-6-18 08: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8 06:06
“上海人带口音的人比例不小”
正如本協會某君的蘇州雅音。

苏州系上海正音
发表于 2013-6-18 09: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8 05:51
我講嗰就是“玉米”,上海沒有講“六榖”的罷?

現在上海馬路高頭像煞沒哪恁聽到有人講。

6穀——5類穀+1類穀、第6類穀?可能會有歧義
发表于 2013-6-18 09: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8 06:06
“上海人带口音的人比例不小”
正如本協會某君的蘇州雅音。

呿……
发表于 2013-6-18 09: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z200052 发表于 2013-6-18 05:56
上海介多宁波裔,当然晓得“六谷”lau,几十年前“东洋人辰光”,“六谷粉”还是常听见的一个说法。想起来 ...

再過個廿三十年,估計上海人跟寧波人通話要靠普通話語音和詞彙了
发表于 2013-6-18 09: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8 08:14
苏州系上海正音

pon pon mon 再+1
发表于 2013-6-18 09: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z200052 发表于 2013-6-18 06:57
我的那位同事,算起来至少是移入上海的第二代,平时说话听起来也相当正宗。但是在一起谈话多了,就会发现 ...

精通几种语言,要是仅限于读写或加上语言学分析,那还是可以办到的;要做到和当地人通话“无痕”,就难了——弄不好,连母语也受累走了样。


天然的,蠻好。改弗脫就改弗脫,覅去刻意彫琢自己
发表于 2013-6-21 18: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垃上海30+年,从来呒没听到过啥“粽子米”,只有“珍珠米”。
发表于 2013-6-21 20: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垃上海30+年,

勒[le?]
发表于 2013-6-22 19: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實也弗好,容易被【垃圾】這個俗字先入為主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7-2 01: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没听有人把珍tsen珠米读成粽tsong子米的,崇明人沙浪人也不可能,再说那里也不用珍珠米(崇明直接说大du米好像),珍珠米在周边一圈只有上海附近才用(倒是远在浙南台州的部分地区是说珍珠米的。目前就知道这两处是说珍珠米),其他都是什么番米(如嘉定宝山一些地区)、雨麦(类似苏州,估计青浦部分地区)、踽踽米/钻钻米(浦东等东南部片区还有南汇部分地区)、粟米/鸡头粟(松江金山等西南片区)之类。楼主显然是听错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7-2 01: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8 08:14
苏州系上海正音

差远了,十万八千里

周边几个候选项里,宁波市区话是离上海话发音最远的(慈溪余姚镇海话近些),苏州市区稍近,但也是倒数第二近。这两种方言的发音均离你整天叩首膜拜的那个“上海正音”相差很远,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跟上海口音比较近的是嘉兴市区话,比崇明话近。崇明人分从邪很明显,很多其他音位也不同。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7-2 02: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6 23:02
寧波謳“六榖”,大概是因為“珍珠米”來遲了,五穀之外再加一個。

六谷子,有个别人说的,但估计是浙裔(如杭州说六谷,子可能是后来加上去的,亦有说泥粟,不过似乎六谷更多用些。绍兴亦有泥粟、六谷二说,泥粟居多数,湖州则有米粟、苞芦、六谷、苞米等好几说),本地人极少用。此外在上海的一些所谓白完人可能也有用的,因为淮西洪巢话(如芜湖、巢湖这些地方)说六谷子。而吴语一般是极少加“子”的。如宣州吴语跟湖州一样说苞芦、六谷。

此外绍兴话的泥粟、六谷意思似乎略有差异,一个是指带种皮的,一个是指剥开后的。
发表于 2013-7-2 08: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麦(类似苏州,估计青浦部分地区)、

御麦,苏州也说珍珠米。
发表于 2013-7-2 08: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NB拧 发表于 2013-7-2 01:55
差远了,十万八千里

周边几个候选项里,宁波市区话是离上海话发音最远的(慈溪余姚镇海话近些),苏州市区 ...

我的意思是给上海话正正音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7-5 19: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NB拧 发表于 2013-7-2 01:50
从没听有人把珍tsen珠米读成粽tsong子米的,崇明人沙浪人也不可能,再说那里也不用珍珠米(崇明直接说大du米 ...

番米(如嘉定宝山一些地区)
-------
笔误,是番麦
发表于 2013-7-11 09: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6 23:02
寧波謳“六榖”,大概是因為“珍珠米”來遲了,五穀之外再加一個。

我们謳“六榖”或“御粟”,中国原有五谷,近代从拉美来了玉米,是六谷了。又,当年入华其形奇特,贡于皇上,为御粟。粟者,似小米者大叶粮作均为粟:细粟(小米)、芦粟(高梁)、御粟(玉米)。
另,我处玉ɦyo?²与御øy³⁵不同音,所以是御粟而不是玉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1-19 12: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