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zentshau

[正字] 原来盒子应该是“匣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4 21: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相比其他北吴增生u介音的都是二等字。
盒 是一等字,所以不会多出u来。
发表于 2011-11-14 21: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人 发表于 2011-11-14 21:42
你们相比其他北吴增生u介音的都是二等字。
盒 是一等字,所以不会多出u来。 ...

学习了
发表于 2011-11-14 21: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没有“饭ghah子”,只有“饭kah子”。

饭hra?子,没有饭ka?子。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14 22: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11-14 21:58
上海没有“饭ghah子”,只有“饭kah子”。

饭hra?子,没有饭ka?子。

如果你认为你正确,尽可拿着你认知的“正音”去上海混,保证吃香得来。

你甚至可以拿着“gheh算”去马路上跟人讨价还价,偶不介意的,呵呵。
发表于 2011-11-14 22: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gheh算

ke?算,你这个宁波佬。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14 22: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11-14 22:10
gheh算

ke?算,你这个宁波佬。

“松苏佬”搞地域歧视哦。

吴协对于“地域歧视”是长眼睛的,姑苏客再怎么“宁波佬”或者动辄什么“远方的宁波南通外来户们哪”,或者“十万八千里之外的远方的宁波和江北的客人们哪”之类的骈文也不会被封号,俺随便发了个咸甜不搭界的话题就被封聊,啧啧。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14 22: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何况“合kah算”可恰恰是最最正宗的上海话,“松苏佬”不懂上海话便是了,还闹了一堆笑话,好了俺不接你话了。知道我得罪了你这心肝宝贝,那些视你为神龛的人又要给我搞封号运动了。
发表于 2011-11-14 22: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1-11-14 22:24 编辑

我说宁波佬是指出你的上海话有宁波口音还强辞夺理,你不是说苏州的坏话吗?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14 22: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11-14 22:22
你不是说苏州的坏话吗?

苏州?不清楚唉,从头到脚,除了必要场合引用一下以外,俺什么时候说“苏州”了?
发表于 2011-11-14 22: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饭盒子 苏州一向是读饭ghah子的。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14 22: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11-14 22:22
我说宁波佬是指出你的上海话有宁波口音还强辞夺理,你不是说苏州的坏话吗? ...

我说苏州坏话?莫名其妙!

什么叫“有宁波口音”?我倒是可以认为,“饭kah子”是最正宗的上海话,“饭gheh子”是典型的松江口音。松江口音者,我回击说音不正的是你,不算“地域攻击”吧。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14 22: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姑苏客的话有很明显的松江口音,不会说正宗上海话可以silent一下嘛,何必呢?还非要说别人的口音不正,笑~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1-22 22: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回顾东方语言学论坛上一个有趣的帖子。涉及赣语等南方方言。推荐看一下,有polyhedron的回复。


《少数晓母、匣母读如见母、溪母》


晓母、匣母、见母和溪母同属于见组,在中古的拟音中,晓母、匣母是擦音,见母、溪母是塞音。但是我们发现晓母、匣母有读如见母、溪母的现象。先从大家熟悉的普通话来看:“況”是晓母字,普通话的声母不读ɕ而读kʻ,“軒”、 “蒿”等是晓母字,但是它们的声符却是见母字;“械”、“舰”等字是匣母字,但是它们的声符却是见母字。再从我的家乡话浏阳南乡话(属于湘东赣语)来看,匣母字“系”、晓母字 “戏”、 “喜”、“吸”、“旭”、“晓”、“轩”、“掀”的声母,老年人读kʻ,年轻人读ʨʻ。匣母字“茎”老年人读k,年轻人读ʨ。请教:这种晓匣母不读舌根擦音而读舌根塞音或者舌面前塞擦音的现象,有没有什么动因可以用来解释。


李新魁先生认为:三等韵中的见组字多为开口,见于合口的极少,但三等的晓纽却相反,多出现于合口韵(或独韵),这一种情况正好跟见组三等的情形相反.表明三等合口的见组字(主要是溪纽)在中古时已经变为晓纽,晓纽除一等韵外,基本上无上声字.在三等韵中,晓纽与溪纽字互补. 从谐声上看,以三等字为反切上字的溪纽字与晓纽字的关系较为密切;从"广韵"的又音看,溪晓的又读多数表现在三等韵上;从"广韵"系统的内部结构看,三等韵中的溪纽字与晓纽字互补,而上声字甚缺,这些都表明三等的上声字是晓纽从溪纽分化的条件.这种条件,还要加上"合口"。匣纽只见于于一二四等,三等字中无匣纽.大概是"广韵"之前的喻三就是三等的匣纽,念为 [ɣj]的音.而这个匣纽的三等字,在上古时是读为群纽[ɡj]的."广韵"中的见与喻三、匣与喻三两读的情况多数出现在一二三等的合口韵中。大概“合口”是匣从群、喻从匣分化出来的条件,即三等合口韵字的群,在中古之前变为匣,中古之后又变为喻三。以上三段话皆摘自李新魁《汉语音韵学》(北京出版社,1986版)P152-153。李先生还有一篇文章是《上古音晓匣归见溪群说》(《学术研究》1963 (2))。
发表于 2011-11-23 10: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北宁2 发表于 2011-11-14 22:32
姑苏客的话有很明显的松江口音,不会说正宗上海话可以silent一下嘛,何必呢?还非要说别人的口音不正,笑~ ...

松江我连去都没去过,根本不会松江话。
发表于 2011-11-25 09: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匣儿-ghah ni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2-18 20: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