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996|回复: 34

[正字] 关于‘炊饭’(*chuvae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9 21: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0-9 23:57 编辑

先说正字。上海人所谓tshyve,宁波人所谓tshyuvae,指的是糯米做的一类的早点,里面包的大多是‘油炸桧’。但这类江南常见的早点,它的写法却难倒了一大片人。常见的大概无非是‘粢饭’‘糍饭’等跟‘米’沾边的写法,而且各派自行其是。但遗憾的是不管是‘粢’还是‘糍’,它们的读音都和早点的名称对不上号,换言之充其量只是俗字罢了。
其实本字是不难考的:‘炊饭’。之所以蒙骗了一大片人,是因为大家都下意识地被原材料糯米给绊住了,而实际上‘炊饭’得名于它的加工方法。炊,蒸也。有个典故很多人多知道:宋仁宗讳赵祯,故武大郎只能买‘炊饼’而非‘蒸饼’——其实都是馒头。南京话更直接,就叫的是‘蒸饭’。今天的宁波话,“蒸”依然可以说‘炊’tsyu。有人说上海的tshyvekau是油炸的,不过别忘记了下锅的米饼都是蒸过的。本字不广为人知的再一个原因是,‘炊’可以有*chu这个白读音,很多人是不知道的;但是联系‘吹’字,就不难豁然贯通了吧。在上海和宁波,*chu就分别成了tshy和tshyu,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炊饭’的正字问题很早就被我注意到了,但是如果用普通话说“炊饭”这个词,恐怕在外地人手里是买不到早点的。路边摊子上‘粢饭’‘糍饭’照写,‘疵饭’只管叫,却让我口是心非得要命。上网搜了一下,似乎在台州和温州向来写作‘炊饭’,是不错的。北边则习非成是,改或不能也随它去吧。
好久没吃过炊饭了,怀念一个。
另,有人知道常州怎么说的吗?好奇。
发表于 2011-10-9 22: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饭团
发表于 2011-10-9 23:09:44 Mobile Device | 显示全部楼层
饭蒸 里的叫 炊饭
镬 里的叫 zuah(zah)饭
发表于 2011-10-9 23:11:49 Mobile Device | 显示全部楼层
斋饭 也是用 饭蒸 炊 的
发表于 2011-10-9 23: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也说 炊饭团
发表于 2011-10-10 00: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tshy vae。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0 00: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sacheong 发表于 2011-10-10 00:37
tshy vae。

放眼全府一看,区别y-yu, ei-eu的能有多少地方……甬城陷入了十面埋伏之中……还好人头多……
发表于 2011-10-10 04: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10 00:42
放眼全府一看,区别y-yu, ei-eu的能有多少地方……甬城陷入了十面埋伏之中……还好人头多…… ...

宁波六区和舟山二区里面,y/yu基本都分啊。我只知道北仑柴桥的一些地方还有江北北边完全不分。
ei/eu全混的貌似只有定海那里吧?我认识的北仑/鄞东人只是部分字混淆(头dei这种)。

闲话讲转来,我听到的都是读成tshy vae而非tshyu vae(包括我一些海曙的同学),“蒸”做“炊”的这个动词也没听过(基本用熯hei),长见识了。
发表于 2011-10-10 08: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越木香 于 2011-10-10 08:25 编辑

炊饭,炊圆,炊糕
蒸基本都是用炊。
熯hie也有,意思跟炊不同,炊是蒸,熯:大火烧,烧的偏干,带有烘烤之意。
如:番薯熯镬
发表于 2011-10-10 21:3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处讲 tshy饭。炊 如果有白读应该读chiu,但是就是tshy饭。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0 21: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0-11 21:21 编辑
sacheong 发表于 2011-10-10 04:06
宁波六区和舟山二区里面,y/yu基本都分啊。我只知道北仑柴桥的一些地方还有江北北边完全不分。
ei/eu全混 ...


我家蒸饭向来用高压锅(我也没见过所谓“饭蒸”),就说‘炊’tshyu。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吹’;因为水沸后会周期性“吹”开阀门泄压,声音也正是tshyu-tshyu-tshyu……据字典,ghaetsau用饭蒸蒸饭时,还有‘头炊饭’deutshyuvae‘二炊饭’nitshyuvae之说。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0 21: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0-10 21:58 编辑
sacheong 发表于 2011-10-10 04:06
宁波六区和舟山二区里面,y/yu基本都分啊。我只知道北仑柴桥的一些地方还有江北北边完全不分。
ei/eu全混 ...


简单地各到各处搜了一下,据零星的记载,各地<yu>和<eu>的情况大致如下:(+者分,-者混。错了不管,资料很少,又很难考。)
甬城+ +
洪塘、庄桥- +
慈城地区- +
观城地区+(y) +(ɤ)
鄞县东部- +
镇海城+ -
北仑港+ +
定海城外+ +
定海城+ -
奉化大桥+ -
看来全分的只有鄞县中西部、北仑到定海除城关这两片(观城地区畸形的,就不说了),其它地方大都缺胳膊少腿的。鄞县老城里至少我没有见过说tshyvae的;否则估计会被说是乡下(大概是慈城那边)口音。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0 22: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人 发表于 2011-10-10 21:30
我处讲 tshy饭。炊 如果有白读应该读chiu,但是就是tshy饭。

节外生枝……
难道真的有两个来源?不过这些读音还是跟米部的那些俗字对不上号。
不过台州写作‘炊饭’,是支持合口的。(宁波的tshyu可以来自*chy,所以证据不算很充分。)
发表于 2011-10-11 12: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enojan 于 2011-10-11 12:42 编辑

炊[chiu]饭。炊,蒸也。
发表于 2011-10-11 16: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cheong 于 2011-10-11 16:29 编辑

问了几个海曙的同学,都说音同“次/刺”而不是“吹/趣”。。。。。。真的没听说过还有读tshyu的。。。。。

另外问了溧阳,江阴和苏州的(都分司书),他们表示都读tshy。
发表于 2011-10-11 18: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忖溫台个「炊」搭北區个tshy有別。
台州个「炊飯」明確是「炊」起个,所以名字噢仔「炊飯」。
但是北區「tshy飯」更像是一隻專有名詞。
发表于 2011-10-11 18: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tshy饭 是读阴去连调的,同 刺饭。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1 19: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Naetsah好玩了。Phoyi真的有两个来源?
我家(我现在只敢这样说)上字tshyu阴平。现拟在我同学之中发起更大范围的调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1 21: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调查了三个同学。第一个好像是海曙的(小时候去定海住过几年),tshyu(“日语的tsu”);第二个是江东的,tshy,追问下说也听过tshyu;第三个本人生于江东(an>a, aon>au),父母是鄞东俞塘和施家桥人,先说是tshy,但其父母说是tshyu。按说俞塘和施家桥离韩岭不远,居然能分,复杂得很。Phale真的有两派。
发表于 2011-10-12 19: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是否“炊”?求正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2-7 22: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