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44|回复: 4

[语音] 文读的误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6 00: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andarin 于 2011-7-6 00:19 编辑

现在的文白异读说到底都是口语词汇层次的发音,文读只是那些书面语色彩较强的“词”中发音。但文读的根本性质是汉“字”的读音,其最终标准不在于讲话时“词”中的发音,而在于辞书里每个“字”的反切。用对应近代汉语正音的方言音类切古反切,这才成其为文读。
最终标准是理论上的标准,实际操作可以不完全遵循(比如况读huang)。
发表于 2011-7-6 08: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理解不能求普及……
 楼主| 发表于 2011-7-6 11: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要经过韵书检验,不能停留于口头念法
发表于 2011-7-6 12: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读其实蛮符合韵书的,不合的都是新的所谓“文读”。现在文读和毗陵片一样是垃圾桶,啥乱七八糟东西都能塞,却让人不能正确认识到里面王道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1-7-6 12: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读的传统状态是根据古反切:


朱淑人道:“《四書》浪‘射’字倒是四個音:‘射不主皮’,神夜切;‘弋不射宿’,音實;‘矧可射思’,音約;‘在此無射’,音妒。”席間同聲稱贊道:“再要想一個倒少囗!”葛仲英道:“三個音末,《四書》浪勿少。‘齊’、‘華’、‘樂’、‘數,可惜是三個音。”

  尹癡鴛忽抵掌道:“還有兩個,一個‘辟’字,一個‘從’字:‘相維辟公’,音壁;‘放辟邪侈’,音僻;‘賢者辟世’,音避;‘辟如登高’,音譬。‘從吾所好’,墻容切;‘從者見之’,才用切;‘從容中道’,七恭切;‘從之純如也’,音縱。一部《四書》,我才想過哉,無撥第五個字。”

  齊韻叟卻掀髯道:“我倒有一個字,五個音哚。”席間錯愕不信,韻叟道:“請諸位吃杯酒,我說。”大家飲訖候教。韻叟未言先笑道:“就是癡鴛說個‘辟’字,壁、僻、避、譬四音之外,還有‘欲辟土地’一句,注與‘囗’同,當讀作‘別亦切’。阿是五個音?”席間盡說:“勿差。”高亞白做勢道:“一部《四書》才想過哉呀,陸里鉆出個‘辟’字來?嚇得我也實概‘辟’一跳!”尹癡鴛道:“比仔說匆出總強點。”陶云甫四顧微哂,道:“倪說匆出也有兩個來浪。”癡鴛乘勢分辨道:“說匆出是無啥要緊。單有俚末,自家說匆出倒說啥十三個音,海外得來!”說得席間拍手而笑,皆道癡鴛利口,捷于轉圜。

  華鐵眉復道:“再有個花樣:舉《四書》句子,要首尾同字而異音,像‘朝將視朝’一句樣式,故末《四書》浪好像勿少。”齊韻叟道:“‘朝將視朝’,可以對‘王之不王’。”史天然道:“‘治人不治’,也可以對。”朱淑人說:“‘樂節禮樂’。”葛仲英說:“‘行堯之行’。”高亞白隨口就說:“‘行桀之行’。”尹癡鴛道:“耐末單會抄別人個文章,再有‘樂驕樂’、‘樂宴樂’,阿要一淘抄得去?”亞白笑道:“價末‘弟子人則孝,出則弟’阿好?”癡鴛道:“忒嚕蘇哉!我說‘與師言之道與’。”

  以下止剩陶云甫一個。云甫沉吟半晌,預告在席道:“有是有一句,嚕蘇個囗。”大家問是那句,云甫恰待說出,記意刺斜里叉出來,把陶云甫話頭平空剪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7-14 20: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