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226|回复: 11

端午习俗——萧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7 20: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oon 于 2011-6-7 21:43 编辑

端午这一天除了挂艾草菖蒲吃粽子、“五黄”之外,还要请“五牲”菩萨,端午同八月半一样都属于“人节”,因此端午不能祭祖。
此外,端午这天还需要在把一种叫做nin-waon的东西撒在自家房屋四周,以防毒物来袭。在室内,要口含nin-waon和烧酒的混合物然后喷在各个角落。据说nin-waon掺少量烧酒待水分蒸发之后搽涂还可以治疗一些疾病。这个所谓的nin-waon可能就是硫磺吧?
另外,还可以用点燃艾草烟熏的方法打倒除虫的目的。
发表于 2011-6-7 21: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nin-waon就是雄黄,余杭跟你们一样,也说银黄的
发表于 2011-6-7 22: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吃的五黄是黄鳝、黄鱼、黄瓜、咸鸭蛋(蛋黄)、银黄酒。
发表于 2011-6-7 2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转一篇网上的文章,作者 朱伟达 ,萧山人。
正在消逝的温暖记忆
在坚强的外表下,总会有一颗善感的灵魂,只是,在匆忙之中,我们的心坚硬了,麻木了。
       但如果有这样的阳光与雨露,那颗羸弱的种子便会发芽,生根了……
       早上匆匆忙忙地跑下楼赶去上班,在二楼的拐角处,一抹鲜亮的绿色划过眼际,隐隐传来一阵清香,似曾相识却又恍如隔世……
   收住脚步,定睛仔细打量,那抹绿色竟然是艾草。
       原来,快到端午了……
       刹那间,心头涌过一阵温暖与酸涩,如水的记忆淹没了沉睡的麻木与疲惫……
       老家在农村,而农村对于传统节日的秉承是神圣而庄严的。清明节,要吃青色、白色的清明饺;中元节(鬼节)则要买好多水果祭祀,第二天,照例的这些水果则落入了我们一群小孩的肚子;冬至,则要吃麻团,上好的糯米做成的汤圆在外面裹一层炒米粉,其香无比……
       可是,令我深深不忘的,终是那端午节。
       穿老虎鞋,顾名思义,鞋样子极像老虎,一般由母亲亲自缝制,五颜六色,登在脚下,虎虎生威,颇受小孩子欢迎。画银黄(雄黄),由家里的长辈调制好银黄,在孩子的额头写一个大大的“王”字,说是为了辟邪驱毒。挂香袋,用丝线缠绕成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放上一些香草,也有图方便的,里面放一些樟脑丸,挂在孩子脖间,甚是漂亮,寄托长辈对孩子深深地祝福。吃五黄,黄瓜、黄豆、黄鳝、黄鱼、雄黄酒(好像各地的五黄都不一样,但有一点好像是一样的,都是五样),有些东西在平时,对于我们农村的家庭来说,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此时也会摆上餐桌,令我们这些孩子好不欢喜……
       我的家乡是水乡,而外婆家又在山里,于是,便出雪白的糯米和上好的棕叶,因为都是就地取材,不要花钱,所以,母亲总会乐意为我们姐弟做一些粽子解馋,在那个物质相对贫乏的年代,母亲也就为我们平淡的童年记忆划上了浓浓的一笔。
       粽子有很多种,蜜枣的,豇豆的,好像还有花生的……最差的就是白米的,什么都没有,剥出来就是白白的,光溜溜的,只有蘸着糖吃,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那也已经不失为一种美味佳肴了。最好的,当数蜜枣粽了,而母亲也总会想方设法为我们包一些,蜜枣是一种比较贵重的东西了,往往都是过年的时候母亲藏下来的一些,那个时候也总会佩服母亲一番,竟然会变出那么好些蜜枣来。剥开粽子,又有糯米香,又有棕叶香,更有馋人的蜜枣香,都不用蘸着白糖吃就已经很甜,糯米极有劲道,入口爽滑,唇齿之间,满嘴生香,余味无穷。
       而母亲包粽子也是极有讲究的。一般都在三四月份去外婆家的时候就采回来一些鲜嫩亮丽的棕叶,那棕叶刚从竹子上摘下来,质地厚实,又阔又大,脉络清晰,色彩鲜亮。取回来洗净,在太阳下凉干,扎捆,然后找一通风的地方放好备用。糯米则需自家种的雪白饱满的,在前一天掺一些晚米,拿水桶浸一夜,让米充分吸水浸透。浸涨的米,滚圆、结实,洗净之后则鲜亮无比,冽水后,加入豇豆、花生或者蜜枣等佐料,就可以包粽子了。
       此时,我们几个孩子总会围在母亲身边,蹦蹦跳跳,兴奋极了。女孩子偷偷学着手艺,我们男孩子则偷偷吃着蜜枣,塞进一颗,紧闭嘴唇,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没偷,话则是不敢说的,一溜烟冲出屋子。此时,母亲一般都是不说的,或者笑笑,如果我们偷得多了,母亲则会生气,嘴里则叨唠着:“要不够了,要不够了,不能再吃了……。”我们则笑笑,散去了。
       粽子是需要用土灶大锅慢慢煮的,火要小,时间要长。现在买来的粽子总觉得缺少这个味道,或许和这有关系吧。这样棕叶香家糯米香就飘满了整个屋子,甚是诱人,而且又入味。此时,引得我们这群小孩子从屋里窜到屋外,从灶头窜到灶尾,胆子大的,还偷偷去掀开锅盖,看一看,闻一闻,那种满足的样子啊……
       母亲总是会先给我们姐弟剥好粽子,放在碗里,或者用筷子插住,让我们尽享美味,自己却洗淘萝、洗碗去了。姐姐比我懂事,总会喊母亲一起吃,母亲则笑笑,“你们先吃吧,这可是好东西,瞧把你们馋的哟!”然后又转向我们说,“慢慢吃,可不能多吃啊,要囤牢的哟。”还没等她说完,我早已经吃完了,正伸手剥第二个呢。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粽子竟然还可以用酱油肉来包的,而且味道比蜜枣棕极鲜美一百倍,可是,于我,却从来不曾留下什么遗憾,我觉得从母亲双手里妙笔生花变出来的粽子,在那个贫乏的年代却是美味无比的家醅,年代愈久远,甘冽而醇厚的香味愈久浓烈,在唇齿之间,在疲乏的生活里,慰藉愈益麻木的心灵。
       如今,端午节的粽子,已经变得极稀松平常了,蛋黄的,细沙的,咸的,淡的,可是,我却越来越吃不出粽子的味道了,
       哪里才该有我道地的家乡的味道啊?哪里去回味我那份渐行渐远的温暖的记忆啊?
发表于 2011-6-7 22: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活30幾年,過節從沒那麼多講究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6-8 10: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3# tjm1068
我们是黄鳝 黄鱼 黄瓜 黄酒 银黄豆
 楼主| 发表于 2011-6-8 10: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oon 于 2011-6-8 10:33 编辑

“五牲”菩萨貌似是绍兴特有?我只晓得渠住在米缸里,保佑家堂,五谷丰登之类。
发表于 2011-6-8 11: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吃茶叶蛋
发表于 2011-6-8 16: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吃茶叶蛋
luck 发表于 2011-6-8 11:13

榧帮就是蛋蛋多
发表于 2011-6-8 22: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牲”菩萨貌似是绍兴特有?我只晓得渠住在米缸里,保佑家堂,五谷丰登之类。
goon 发表于 2011-6-8 10:32


应该不是的。我们这里也有的。
发表于 2011-6-8 23: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蘇武宰羊 于 2011-6-9 05:12 编辑
榧帮就是蛋蛋多
tjm1068 发表于 2011-6-8 16:43

杭伢儿没蛋蛋
陌陌人  发表于 2011-6-9 05:10:49
杭伢儿没蛋蛋
蘇武宰羊 发表于 2011-6-8 23:5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9-24 16: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