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398|回复: 4

一书出普通话和崇明话两版引争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8 23: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书出普通话和崇明话两版引发业内争议方言写作,锦上添花还是多此一举6 F: m  d: ~9 }  J* H7 X( }0 a4 ^
时间:2011-05-23 07:04:32 来源:解放牛网 解放日报
* d) b* w, t. p$ [) t; T: {5 Y$ k5 M$ t* m
    本报讯 (记者 姜小玲)上海签约作家沈飞龙历时六年、十四易其稿、删减18余万字才“磨”出来的长篇小说《书远堂六年记》,近日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其作品一书两版——普通话版和崇明话版,在近日举行的作品研讨会上引出一番争议:方言写作,对文学作品来说是锦上添花还是多此一举?方言写作该怎样把握“度”,才不至于让不熟悉这一方言的读者“雾里看花”?( b; l' h6 t- j$ A4 C% i# y

1 F* E2 @" J( m: ], l& O  R    《书远堂六年记》以崇明岛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宅为背景,通过众多人物在1960年至1966年不同命运的描写,展示了极为特殊的恶与善并行的画卷;通过展示小主人公全面发展的成长历程,引发人们对中国学校教育“唯分数”怪圈的深刻反省。小说以多元的生活积累提炼和丰富的细节描写见长,大量崇明方言入书尤显新奇独特。作家赵丽宏认为,崇明方言要用文字还原是很难的,如果不加解释,一般读者根本看不懂。 “但作者这一尝试很有价值,因为那些地方风俗只有用崇明话来描写才更贴切、更生动。 ”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认为,小说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和历史文化传承,体现了作者自觉的文化追求和执着的价值立场,对于开放的时代和市场化的社会有巨大的现实意义。- t  R. a' `7 k

6 Q% y. }" ?8 o6 [& L3 D4 g" S不要把普通话和方言对立起来
1 Q/ w  I2 v+ p( r% ?7 b8 K
. J; ~9 ]: R" d0 w7 z    陈建功提出,不同地域文化的融合与汲取,对于文化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是一个福音。但在这融合与汲取中,强势文化对于弱势文化有着信息单行道的格局,因此造成了原本缤纷的地域文化有被强势文化“同质化”的危险,由此引出对地域文化包括方言的抢救。其实,这种抢救的自觉,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开始了,20年代中期北京大学风俗研究会所组织的,由顾颉刚、容庚、容肇祖、孙伏园和庄尚严进行的“妙峰山调查”,从各学科不同角度对北京走会民俗事象的探究,就有某些抢救性质。在文学创作方面,老舍、李吉力人、沙汀等作家,也都有意识地保留方言特色。
( a! r* R, E" O2 J) n4 r8 @5 p: d8 Q
    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博导张振兴提出,吴语是方言写作最强大的一种语言体系,很多有影响的作品都用方言写作,比如《海上花列传》至今仍是一部经典。用方言写作是吴语地区的传统,我们不要轻易把这个传统丢掉,更不要把普通话和方言对立起来。
2 g4 ^1 r  i. n4 m) \# [: F6 f' N& H, M1 `
方言写作需要把握好“度”  O) d- E9 A# a* W( V2 ~

: B- y( j1 z8 ?    中国的白话小说确实有掺用方言的传统,如《金瓶梅》、“三言二拍”等。但主要掺用在对话之中,而且很少确定其流行的具体区域。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崇明方言研究专家张惠英认为,沈飞龙不但把方言的掺用扩大到对话之外的整个叙述,而且全部用真实地名,这就增加了使用方言的难度。
1 j5 t7 M* v8 b" J 3 r$ s, R+ v& F5 s; ^3 H, c8 G6 s
   不过,在肯定方言写作带来“耳目一新”感受的同时,专家也提出,对一些不熟悉方言的读者来说,读这些作品颇有些艰难。比如记者随手翻阅看到一句:里场心聚了勿少小囡,一个小胖子轻蔑地扫了兄弟俩一眼说:“原来两个小娘精,剥卵脬打八折(没用)。 ”确实让人不知所云。作家叶辛认为,小说是语言的艺术,方言运用得好,可以凸显地方特色,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但弄得不好反而弄巧成拙。当年小说《欧阳海之歌》也因融入方言引发争论。后来,陈毅出面说了一句:叙事用普通话,对话可用方言突出地方特色。总算平息了这场争论。由此可见,小说用方言写作要把握好一个度,否则难以让读者接受。
发表于 2011-5-30 15: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小娘精,剥卵脬打八折
0 s: B$ Q' F' Q: S, l
发表于 2011-5-30 17: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妈的,用啥个语言写小说还要陈毅来批!文言文岂不是更加看不懂。爱看不看!
发表于 2013-4-5 06: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鹦鹉洲散客 于 2013-4-5 06:37 编辑
& W. _) d& N  O, S( Y1 b
钱塘知府 发表于 2011-5-30 17:24
3 n0 p) G& u2 _( _; S6 V" j他妈的,用啥个语言写小说还要陈毅来批!文言文岂不是更加看不懂。爱看不看! ...
+ r5 d% F  @9 [9 U- O! e; T) h
因为组织上不批就是死路一条,' `$ l2 F% _  {) f) E5 _2 m( P+ g
而奢求批者皆识文言,其呓语也乎?
发表于 2013-4-9 11: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鹦鹉洲散客 于 2013-4-9 11:43 编辑
3 g7 y+ W* _3 e1 r0 l6 W" _9 j9 O. E! o/ Z) ?( E( Z# U  J2 ^0 V
現代吳語文學簡直是一片空白了,只靠《海上花》之類撐門面絕對弗來事,近代有近代嗰環境,如今自然要有新創造,也大可不必處處借用,模擬官話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4-7-19 06: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