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54|回复: 20

[语音] 调查一下:你的家乡话怎么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9 20: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4-16 02:16 编辑

劳驾各位花个半个小时填一下这张表,把你们的家乡话的音系分享给大家。这实在不算太高要求,只需要把读音填到对应的格子里替换掉相应的例字就可以了:声母表只有八十个格子(不算平行的声母的话就只有二十个字左右),韵母表只有七十个格子。这张表在前面的帖子(通用吴语音韵分析(稿))中已经贴出来过,只不过大家都没花功夫下载下来看而已。二楼会给出宁波话的音系作为例子。
声母
 








 








〈帮〉
 
 

 
 

 
 
〈精〉


 




 
〈滂〉
 
 

 
 

 
 
〈清〉
齿

 




 
〈並〉
 
 

 
 

 
 
〈从〉


 




 
〈明〉
 
 

 
 

 
 
〈心〉


 




 
〈非〉
 
 

 
 

 
 
〈见〉

 

 
 

 

〈奉〉
 
 

 
 

 
 
〈溪〉

 

 
 

 

〈端〉


 
 
 

 
 
〈群〉

 

 
 

 

〈透〉


 
 
 

 
 
〈疑〉

 

 
 

 

〈定〉


 
 
 

 
 
〈晓〉

 

 
 

 

〈泥〉


 
 
 

 
 
〈匣〉

 

 
 

 

〈来〉


 
 
 

 

〈影〉

 

 
 
亿
 

韵母
〈〇〉亩姆儿你吴五鱼煮鼠居锯许虚子厕是
〈徐〉
锄梳
都诉楚数
苦步夫部妇
耻池滞世猪箸苎鼠
暑竖

皮薇疑体西废米艺虑屡蛆徐婿絮去渠
叙取
虑屡
〈帅〉
代在开盖

怀埋






〈回〉

翠追睡对罪税锐
辉块慧背陛






〈怪〉
筛带蔡债芥

拐卖






〈化〉
拿沙牙

画瓜






〈卧〉
罗左歌
妥坐
祸模墓






〈巧〉
闹草罩稍好敲包


朝烧


巧表小要彪


〈秀〉
偷走愁口剖茂浮


昼受


钮秋久幽


〈南〉
贪答婪纳蚕杂岸合
团捋算撮
管斡半末
谄哲战涉
传辍船说撰刷

片别年铁先妾炎热恋劣
全雪
县月
〈版〉
胆捺三蜡产插眼夹

还刮凡袜班八



艰柬甲恰念猎怯荚协贴叠


〈品〉
根纥渗涩
突论讷损猝逊摔
昏窟本没粉物
砧秩肾
椿准出

品密林七隐泣律
笋戌
云橘
〈僧〉
责更厄能特曾色恒克

觥获宏或崩墨
掷成释直仍识


饼觅清寂令迎激行幸凭逼甑息陵凝极

兄疫域
〈冷〉
打摘生策羹客声盛剩只尺石

横掴彭麦
张着掌勺


想爵江学让谑


〈党〉
掌勺床爽党诺仓作抗恶江学

郭亡博邦雹

桩浊双捉床爽

江学


〈蒙〉

六从族崇缩
共哭蓬扑

重竹充蜀



肉熊浴
 楼主| 发表于 2011-4-9 20: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4-16 02:19 编辑

1# shenyileirob

宁波话作为例子在此给出。(为了节省篇幅,合并了一下同类项,也免得各位看着头晕。)

声母表

 


 

①②


④⑥⑧

⑤⑦

〈帮〉
p

〈精〉
ts

 

tɕ
ts
〈滂〉

〈清〉
tsʰ

 

tɕʰ
tsʰ

b

〈从〉
dz

 

dʑ
dz
〈明〉
m

〈心〉
s

 

ɕ

s
〈非〉
f

〈见〉
k

k

tɕ

 

〈奉〉
v

〈溪〉


tɕʰ

 

〈端〉
t

〈群〉
ɡ

ɡ

dʑ

 

〈透〉

〈疑〉
ŋ

ɦ

ȵ

 

〈定〉
d

〈晓〉
h

h

ɕ

 

〈泥〉
n

〈匣〉
ɦ

ɦ

ɦ

 

〈来〉
l

〈影〉
ʔ

ʔ

ʔ

 

韵母表





④⑥

⑤⑦


〈徐〉

ɿ

u

u

i

ʮ

y

〈帅〉

e

e

*

†ie



〈回〉


ɛɪ

uɛɪ

†ie

†*


〈怪〉

a


ua

ia



〈化〉

o


†uo

(⑧)


†yo

〈卧〉

ʌʊ

(①)

(①)



y

〈巧〉

ɔ



io



〈秀〉

œʏ



i*ʏ



〈冷〉

ã|ɐʔ

 

uã|uɐʔ

iã|iɐʔ

 

 

〈版〉

ɛ|ɐʔ

 

uɛ|uɐʔ

i|iɐʔ

 

 

〈南〉

ɛɪ|ɐʔ

ø|ɐʔ

u|uɐʔ

i|ieʔ

†*ʏ|*ʏøʔ

y|yeʔ

〈品〉

ɜŋ|ɐʔ

ɜŋ|ɐʔ

uɜŋ|uɐʔ

iɪŋ|ieʔ

*ʏʏŋ|*ʏøʔ

†yʏŋ|yeʔ

〈僧〉

ɜŋ|ɐʔ

 

oŋ|oʔ

iɪŋ|ieʔ

 

yoŋ|yoʔ

〈蒙〉

 

oŋ|oʔ

oŋ|oʔ

 

oŋ|oʔ

yoŋ|yoʔ

〈党〉

ɔ̃|oʔ

 

uɔ̃|oʔ

(⑧)

ɔ̃|oʔ

yɔ̃|yoʔ

发表于 2011-4-12 12: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工程量比较大,楼主可考虑弄一个简洁版,一个音韵地位一个例字,这样应者多。
表里有不少书面字,比如纥、觥、缶,一般人不知道怎么念,删掉更好些。口语里不常用的字,协、瑟等,也删掉比较好。
发表于 2011-4-12 13: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没得空。
 楼主| 发表于 2011-4-16 02: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4-16 11:16 编辑
对不起,没得空。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4-12 13:16

这句话说得我彻底心寒了。我来到这里,苏州上海上海苏州。阁下怕就是吧。诸位不要讲我挑拨离间内乱外患,我只想说:
我根本没想过做给苏州和上海用,已经够了!要研究一个问题,满世界都是苏州和上海的冷饭(冷掉之前也未必是佳肴吧),我吃得已经反胃了。但是!要查别处的资料,要常州没常州,要靖江没靖江,要宜兴没宜兴,要湖州没湖州,要杭州没杭州,要临安没临安,要绍兴没绍兴,要诸暨没诸暨,要余姚没余姚,要临海没临海……有人说你不是苏沪嘉,“非主流”了;好,常熟,昆山,嘉定,海宁,你们通通给我站出来!有人说我太懒,难道不会对着《现吴》《当吴》一个字一个字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去翻吗?我只能说,我一直这样努力地在翻检,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但是只靠这样的单打独斗,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几时才是一个尽头!杭州,堂堂浙江省城,我手头的八份资料中,简简单单的语音事实,描写得异态纷纭、漏洞百出,各种互相甚至自相穿帮、拆台(大家不妨搜来拜读拜读),竟然连一个像样的、能用的音系描写都没有,江南八千万人民共蒙斯耻!别的地方(我现在甚至怀疑苏沪是否如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独善其身了)更可想而知。我有时甚至恨不得把邯郸路搬到紫金港,亲身去调查杭州话,可惜我没有条件!我自知只是一个大一的理科学生而已;这根本不应该成为我所关心的事。但是杭州人自己呢?在等着“专家”从天上掉下来吗?!我前面很“识相”地没有提到南吴,说起来真是笑话,没有丽水,没有。连一个地级市行政中心都没有,其它不太知名的小地方更做什么白日梦,想都不要想。如果诸位寄希望于乘苏州上海的凉,那是彻头彻尾打错了算盘。苏州上海呢?不关心也罢,然而恕我无礼,虽然这里不乏能把苏州上海研究个底朝天的超专业人士,但这些人中井底之蛙也绝对不乏其人。如果愿意把自己继续圈在井栏里面,随各位去。
大家应该都承认,音韵系统应该是我们各项保护和研究工作的起点。如果大家都热心一点,我们(好吧,就算只有我一个人好了;如今甚至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做这些寂寞的事的动机是什么了)的工作就会好做很多。有人总是有借口(在楼上看来我是闲得过分了),诸位都不肯帮自己的忙,我也就没有什么办法;忙完宁波以后,识相地回去干我的音韵学本行。但是只要有一个人需要我出一份力,我还是甘愿奉陪到底的。
如果大家有意见,像三楼那样提出来就很好。什么不胜任之类的,只是“不愿意”的借口而已。即使能力有限,做些细微的工作也一样值得称道。何况大家的专业实力,几年来我看在眼里。我还发现,似乎多数人很喜欢一个字一个字地解决问题,只要是关于各个具体的字的讨论,就讨论得不亦乐乎。既然有这样的劲头,为什么不肯下个决心来一个总的解决呢?一味地追求短平快事实上并不利于长远的前景。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4-16 02: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3# 寒寒豆
谢谢提醒。说实话,我已经反反复复地考虑过简化、通俗化的建议,因为考虑到众人的音韵学功底毕竟有参差,而现在的版本是尽我可能地简化了。(而且这张表上早就已经是几个甚至十几个音韵地位(中古音)一个字了,如果要一音一字,岂不是朝繁化的方向倒退?三楼没看仔细。)我大概必须说明一点,或者四声相承,或者阳入相配,考虑到这一点后韵母表中每一个格子在绝大多数场合都应该可以认为是同韵的(除非像苏州‘酒’≠‘九’,要处理成声母的条件变体),那么每一个格子只需挑一个认识的字(阳入相配需要两个)就可以知道同一个格子所有字的读音,一通百通了。事实上同一个〈××〉之下的字大多数是押韵的,事情就更加简单,多数时候是加一个i、减一个u的差别。列出生僻的字,其实是顺便帮助大家逆向推导读音而已(比如‘损’‘逊’列在同一格,不难知道‘逊’音‘损’去声,只要认识‘损’,把它的韵母填到表格里就可以了);不过确实有一部分没有合适的常用字可以代表,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实在不知道的注明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像‘瑟’可以换成‘涩’之类,是我欠考虑,谢谢提醒。)最后,我一点也不觉得这张表格规模太大。上面说了,不算平行的声母,声母部分只有二十个格子左右,韵母撑死也只有七十个格子。非要说太多的话,怎么看都觉得太过夸张了些。
发表于 2011-4-16 03: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人路过,表示和LZ的口音有些区别,特别是在韵母“徐”那一行。

〈徐〉
①锄梳        ʮ
②都诉楚数 u        
③苦步夫部妇 u   
   缶 œʏ
④耻滞    ɿ
   池 ɿ 、i    (两读)        
   世猪箸苎 ʮ  
   鼠 ɿ
⑤暑竖          ʮ  
⑥皮薇疑体西废米艺徐婿        i
  虑蛆屡絮去渠      i(白读)、y(文读)
⑦吹叙取  ʮ  
   岁   ʮ  (白读)、ɐɪ(文读)
⑧鬼    y、ɐɪ
   卫  ɐɪ
  女举  y
  虑屡   i(白读)、y(文读)
----------------------------------------------------------------------
奇怪 一个格子里面的都不同。。。
 楼主| 发表于 2011-4-16 11: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7# sacheong
没有什么分歧。我这里列的只是一些可能的字,具体那些字在哪里用文读哪里用白读,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如’=‘是台州临海话,列出来只是为了让哪些地方的人知道这个格子管到多宽,并不是说我就这么念——否则在湖西河听到这样的音那是相当吓人的。总之,列出那么多字而不是一个格子一个字是为了多给出一些选择(万一有的字不认识或不用),也是为了方便反过头来类推那些读音有疑问的字,并不是说要一致通过。个别的稀奇古怪的字在这里根本不用理会。我在通用吴语音韵分析(稿)中已经列出了全吴语区全部可能的文白异读涉及的字的范围,如果有兴趣可以对着那个表(异读分析)把取文白哪一读落实到具体的字。
也有这样的例子,如我上面所举的,苏州’‘不同韵,上海拿沙’‘不同韵,这些都是很简单的条件变体,写成(i)ʏo/a即可,愿意再费些笔墨的,在下面加个注释唇音、舌齿、喉牙分别怎么读就再好不过。至于宁波’ki’kʰi’ŋe ’he’ɦɛɪ’ ɛɪ这样,表格里不用体现,直接拿同一格的贪蚕’ ɛɪ拿来作数就可以了。这里首先考虑的是先把举起来,才张得开;个别还是张不开的,以后再个别地解决。前者是基础,有馀力可以不妨考虑一下后者。考虑到后者是很繁琐的,我从来都不报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的幻想;但是有人推脱前者说干不了,完全是态度问题。填上几十个格子竟比登天还难吗!
 楼主| 发表于 2011-4-16 11: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4-16 11:14 编辑

7# sacheong
我不用。记录两读,白读zɿ/文读dzu,前者动词,后者名词锄头从未见一音,吓人。白读sɿ/文读su,前者动词梳头,后者梳打饼干,家里一直如此。以上两个字文白读都是规则的。
我不用,母亲指出音’fu,吓我一大跳,但看来错不了。是不是原有’fœʏ的一读阁下最好查证一下。
耻池滞世这些字,就是《中原音韵》齐微韵的字,本来应该不是i就是ʮ(变得和合口一样是因为历史上有卷舌音)。ɿ是从杭州或者南京来的新文读,历史也不算短。有些字是很清楚的,白痴’=‘白鼠’≠‘白雌,因为是口语;’=‘,因为是书面语;ʮ看来要比i要文一些,一生一世’=‘一生一死世界’=‘恕界。至于介于两者之间不文不白的制耻治,就模糊。一般外婆是ʮ,母亲是ɿ,我就没办法,凭着兴致读了。母亲也读i,外婆i,母亲ɿ,我先前i仅用于电池,现在干脆统读i筷箸笼’=‘筷其笼老鼠’=‘老子,是特别的读音。‘米老鼠’‘鼠标’=‘
我家不用。这是一个口语字,照道理应该是tɕʰi(也不能排除tsʰɿ的可能),舟山的记录蛆虫正是此读。即使有文读也只可能是tsʰʮ,不会有tɕʰy的事情。望求证。但若真有此读的话也不好叫人生生憋回去。虑屡绝对不读ly——那是杭州话,上海等地早先也有过,不过早就被淘汰了——‘’=‘,向来就是这样;’=‘,是例外,我不用,我妈一口咬定是如此。花絮’=‘花细,别的词中不知道。
其它都是一样的。其实更加详细的记录可以看原稿(通用吴语音韵分析(稿))。
发表于 2011-4-19 23: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7# sacheong
‘锄’我不用。记录两读,白读zɿ/文读dzu,前者动词,后者名词‘锄头’。从未见‘梳’有sʮ一音,吓人。白读sɿ/文读su,前者动词‘梳头’,后者‘梳打饼干’,家里一直如此。以上两个字文白读都是规则的。
‘缶’我不用,母亲指出音‘府’fu,吓我一大跳,但看来错不了。是不是原有‘否’fœʏ的一读阁下最好查证一下。
‘耻池滞世’这些字,就是《中原音韵》齐微韵的字,本来应该不是i就是ʮ(变得和合口一样是因为历史上有卷舌音)。ɿ是从杭州或者南京来的新文读,历史也不算短。有些字是很清楚的,‘白痴’=‘白鼠’≠‘白雌’,因为是口语;‘逝’=‘是’,因为是书面语;ʮ看来要比i要文一些,‘一生一世’=‘一生一死’,‘世界’=‘恕界’。至于介于两者之间不文不白的 ‘制耻治’,就模糊。一般外婆是ʮ,母亲是ɿ,我就没办法,凭着兴致读了。‘滞’母亲也读i。‘池’,外婆i,母亲ɿ,我先前i仅用于‘电池’,现在干脆统读i。‘筷箸笼’=‘筷其笼’。‘老鼠’=‘老子’,是特别的读音。‘米老鼠’‘鼠标’=‘处’。
‘蛆’我家不用。这是一个口语字,照道理应该是tɕʰi(也不能排除tsʰɿ的可能),舟山的记录‘蛆虫’正是此读。即使有文读也只可能是tsʰʮ,不会有tɕʰy的事情。望求证。但若真有此读的话也不好叫人生生憋回去。‘虑屡’绝对不读ly——那是杭州话,上海等地早先也有过,不过早就被淘汰了——‘虑’=‘利’,向来就是这样;‘屡’=‘累’,是例外,我不用,我妈一口咬定是如此。‘花絮’=‘花细’,别的词中不知道。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4-16 11:08


楼主的这些,家乡是这样的:

梳sy,不同于输syu
锄zy,不同于橱zyu
鼠sy,不同于水syu
以上3个都是生活用词读音。

缶,不知
蛆tshi,同妻,生活用词。



发表于 2011-4-20 00: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我可给你填一下,不过许多字因我们根本不用,不知土音了,较难办,这些字空在那?
发表于 2011-4-20 00: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这些,家乡是这样的:

梳ɕy,
锄dzɿ/zi,
鼠ɕy,。
缶,不知
蛆tɕhi,同妻。
 楼主| 发表于 2011-4-21 01: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我可给你填一下,不过许多字因我们根本不用,不知土音了,较难办,这些字空在那?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11-4-20 00:00


我好失败,这个问题我自认为讲得足够清楚了,结果发现所有人都误会了……


下面以我自认为最最通俗的语言再申说一遍:
1我要的是一个纲要,一个纲要!列成小小一张表的目的是便于调查记录,更特别便于各地方言的比较分析。(一张同音字表动辄几千字,假如能够对着两张同音字表(比如说一张吴江一张诸暨)盯上一分钟就能说出异同之处一二三四来,请无视我的雕虫小技。)
2可以相信,这个表格适用于所有北部吴语(是不是有人以为我是只写给宁波府那几个县看的了?非也),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同一格的声母或韵母应该是完全一样的。(我建立这个系统辛苦就辛苦在这里。)所以不认识的字、不规则的字根本不用去管它。一格之内有分歧的时候,挑一个最有代表性的读音填到格子里去就可以了。(实在都很有代表性,可以都列出来;没兴趣就算了,有兴趣的话,不妨注明唇音这么读、舌齿音那么读、喉牙音怎么怎么读。)
3至于我给出的例字,只是一个代表,大家自己举一反三:比如有,那么很明显它代表了孙村之类的字。(也许我最大的失算是高估了大家的音韵学功底。我自认为每一类挑一个字点到即止就好了,但估计大家想要查究竟哪些字被代表了可能不像我那样方便。既然如此,我打算再做一个全字表,干脆把所有可能管到的字一口气列全。)

下面以我自认为最最生动的例子再演示一遍:
0.〈徐〉部第4字不用,不必理会,用同一格的
〈南〉部第3 ‘字不认识,可改用同类的。(同类,指换个同为唇音/舌齿/喉牙的声母。脑子里实在没有印象可以查广韵。)
1.苏州,〈秀〉部第6格:九tɕiʏ;但酒tsøʏ,丢tøʏ,流løʏ
那么这一格可以记成“iʏ(舌齿øʏ。至于为什么不是反过来“øʏ(喉牙,参照别的部就知道,舌齿øʏ是特别的。
2.上海等地,〈化〉部第1格:拿no,沙so;但家ka,牙ŋa
那么这一格可以记成“o(喉牙a。至于为什么不是反过来“a(舌齿o,参照同一部第23格就知道,喉牙a是特别的。
3.宁波,〈南〉部第1格舒声:簪tsɛɪtsʰɛ,贪tʰɛɪ,婪lɛɪki,看ki,岸ŋe,蚶ɦeɦɛɪ,安ɛɪ
那么这一格可以简单记成“*ɛɪ” (最好标上*以提示特别的注意)。
4.温州,〈南〉部前3格舒声:簪tsø,参tsʰø,贪tʰø,婪ky,看ɦy,蚶ɦø,韩ɦøy||,乱,钻tsø,算||kykʰaŋø,欢ɕy,缓ɦy,碗y
那么这三格记成“ø||ø||*y”就可以。这样一来眉目就清楚多了。至于这里丢掉的信息,进一步研究时再细说;我们先要有的是一个初步的概念。
发表于 2011-4-21 21: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用吴拼赵元任90年前就做过了。。
发表于 2011-4-21 22: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某些字处于同一行表示极大鸭梨。。。
发表于 2011-4-24 21: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梳sy,不同于输syu。词语头梳(普:梳子)
锄zy,不同于橱zyu
鼠sy,不同于水syu

同楼上
 楼主| 发表于 2011-4-24 22: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16# keating
想不到竟有人把“鼠”念sy的……宁波城关“老鼠”只念“老子”tsy,其馀一律念“取/处”tshyu(虽然我这辈子一次也没用过)。
各位请明确注明自己的大本营好不好,详细到镇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已经明确表示我是宁波城关的,而且是正中心。
另外怎么发现大家只和〈徐〉部叫上劲了……
发表于 2011-4-25 11: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寧波城關正中心是哪裡?三江口?海曙樓?城隍廟?
发表于 2011-4-25 12: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用心,例字也很多,音韵覆盖也广。
地域兼容性估计楼主也考虑到了,有些细节是否可再改进一下,比如:


1.有些字普遍有特殊读音,往往不合群:

蕊:各地有读njieu、njiu、nji、mi等,比较特殊
左:有普遍读tzi的。
模:苏州一带,m后不区分o和u,因此该字无法体现应该读音。
八:太湖周边普遍出韵。
王:有老音yaon
梦:苏沪乡下喜欢读maon/man不读mon。

这些是否可考虑不用?或者用特殊形式列出。

2.还有些细节:

掷成释直仍识
——

掷字苏州白读是石(zaoq),不适合和“成释直仍识”放在一起。(这个字可能楼主误放了)

翠追睡对罪税锐
————
翠追和对罪性质不同,很多地方是前者文读和后者白读的巧合相同。

……

最后祝楼主调查有所成。
陌陌人  发表于 2011-4-25 18:47:59
18# 热度
当然是海曙楼啦,四明伟观……城隍庙还像一点,三江口要出城门的……
具体地说是醋务桥,你晓得不?月湖芙蓉洲的东北角,偃月街和迎凤街路口。大本营是小时候外婆家,十岁以前基本上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那里过的。正经家在江东徐戎,但是当时在那边除了偶尔(laepae;我妈有一天忆旧地告诉我说老底子有讲laho的)和我妈讲讲宁波话以外基本上没有用的机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2-20 21: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