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83|回复: 2

[衢州街巷]五圣巷一 姑娘在石盆里洗澡(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16 05: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西门中段南面的弄堂就是五圣巷。1940年10月日机抛撒下大量带细菌物品。衢州鼠疫站就设在“五圣巷”里。据63岁的魏子坤老人说:“小时侯听父母讲过,42或44年“五圣巷”口被日本鬼子轰炸过, “五圣巷”口理发店老板毛长贵夫妻等五人中弹身亡”。

我印象中的五圣巷过去可是个热闹场所,有十分热闹繁华的胜利戏院。胜利戏院从天皇巷搬过来的。是用毛竹搭的简陋的棚。戏院门口有茶亭,贩子在卖香烟瓜子,还有一分钱一包的六角大王神仙米。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大约三四十岁上下年纪的绍兴矮人,常见他头顶一个大簸篮,在戏院门口叫卖烧饼。后来不知什么年代,什么原因就不见了,也许是落叶归根回绍兴了吧。如果他还健在,已接近是个百岁老人了。因父亲也是绍兴人,所以我对这小矮人特别关注。乡下的俩个姨妈常来我家,大半是想看戏。当年我母亲也是个戏迷,虽然家境不宽裕,但只要姨妈来我家就会带我去戏院。母亲和姨妈全神贯注地看戏,而我则在戏院里的通道中跑来跑去捡香烟壳。但每逢看到戏台上有武打的戏,我就会安静下来,目不转睛地观看。只见两个背上都插有四面小龙旗的将军在戏台上你枪我刀杀的你死我活。伴随着后台锵、锵、锵剧烈的伴奏敲打声,我和大人一样个个看得如痴如醉。     

                                                                     
毛竹搭的简陋戏院里有许多让我难以忘怀的故事。记忆中最深刻的片断就是“变脸”。其实“变脸”不是四川才有,金华婺剧里也有“变脸”的绝活。除了“变脸”,还有这样一个片断,二个武将在对打,其中一人突然向对方头上扔去一个银色发亮的球,发亮的银球瞬间变成水银般的液态物把对方的头部罩住,把对方锁定,整个头上密不透风。正当台下的观众神情紧张时,只见这个胜者武将的嘴里向对方头上喷出一口火球,对方头上脸上银色的罩象水银泻地般地消失了。真是奇怪之极,至今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国历史文化悠久,象类似希奇古怪又非常精华的表演手法现在有不少都消逝了。难怪世人要兴师动众搞“非遗”工作。


后来胜利戏院搬迁,原戏院的房子成了糕饼坊。当年我来来去去经过糕饼坊门口时,都会被里面的糕饼香味所吸引,经历过大跃进年代、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浩劫的人都有日子过的清苦的体会。那时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平时真的很少有糕饼吃,只有逢年过节或到乡下亲眷家走访才会去副食品店买糕饼。乡下人每逢定亲往往会想方设法买点糕饼。其中红糕、绿豆糕和芙蓉糕最受老百姓的欢迎。现代人怕吃糖要得糖尿病,可那时把糖和糕饼当补品。六七十年代,衢州工厂少的可怜。小小食品厂竟在我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据说除了食品厂,五圣巷解放前还有一家太和肥皂厂,衢龙江常开来此提货的商人川流不息,生意十分兴隆。后来肥皂厂不见了,衢州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用兰溪肥皂。这不竟让我想起一件令衢州人伤心的事情,衢州冷冻厂长期以来杀兔子做出口生意,才有了兔子头下脚料,才有了今天衢州著名的三头一掌名吃。那时间兔子头七分钱一斤,家家户户都是烹调兔子头的高手。那里会象现在的厨师在兔子头里放入十七八样的中药,再倒入斤把辣椒百味具全那样失真。但话又说回来,好歹搞出一个特色名菜总是好的。据说兔子出口生意又转给兰溪经营了,让人感到莫名的失落。
五圣巷旧名叫魏衙巷,亦名刘家弄堂。当年刘家出了一个大户,在小西门建有刘家祠堂。五圣巷是古时衢城较为集中的刘姓家族居住地,人丁兴旺。也许出过不少人物吧,时至今日,我有老朋友是刘姓后人,一说起刘家祠堂的大家族还在津津乐道。


五圣巷位于市区西南部,北起小西门路,南达依锦坊。,长177米,宽3米。以五圣庙得名。五圣巷还有娘娘殿、惜已无存。五圣巷中段走西是五圣巷居委会,这里白墙黑瓦、飞檐翘角的徽派建筑在这里显的格外突出。五圣巷里有一老井,我曾经在这口井边拍了一幅照片:一位妇女在井边洗衣服。一位男子站在井边默默地看着她(它),或许心里在暗暗叹息,这口见证着弄堂里多少悲欢离合,演绎着无数神秘故事的老井将被历史的尘埃所埋没。衢州古城老井多多。但唯有这一口井是在老城改造,老百姓搬家的时段抓拍的。这是一张生生然的江南小巷中展现的彩墨画,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据住在斗潭宫宝宿舍的林锦生说:“小时侯他家住在五圣巷里,听老人讲这口井原名“雨伞”井。井边原来有一个石盆,每逢半夜三更就有一个姑娘在石盆里洗澡。有好事者说,这一定是狐狸妖精,于是人们合力把石盆翻了个转。从此以后,再也看不见姑娘在井边洗澡了。但井水却起了变化,晴天井里几乎没水;雨天井水很满。所以洗衣服往往要撑雨伞呢,井名以此”。                                               


据说五圣巷里曾经有小土地庙,土地庙内的柱子上有:“这一巷许多笑话,我暗笑从不作声”的对联。五圣巷台上演戏,街弄市井鬼唱神泣,只有土地神掩口暗笑,做到心中有数呢。        

                                                                                    
沧海桑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五圣巷(刘家弄堂)已飘然西去,当年繁盛和荣辱的刘家祠堂也如过雨烟云,不留一点痕迹了。但雁过留声,“名片”还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昔日五圣巷(刘家弄堂)已变成宽敞美丽的五圣大道,这里有豪华的的钱塘丰大酒店,有古香古色的书院。有绿树成阴美丽的路边健身公园,人来车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1914da0100hre1.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只户头

x
发表于 2011-2-16 10: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是欢喜搿种矮房子,高楼大厦一点都不好
发表于 2011-2-16 14: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人爲我
我爲人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1-9-18 06: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