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443|回复: 24

[语音] 上海話的簡化大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5 03: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為一個上海南匯人,聽到市區年輕人的上海話,那是各種合併簡化。。。


1、尖團不分
這個就算了,我們也不分,只聽到過一個老人分的。。。
我覺得也沒辦法,尖音發起來有點累,時間一長覺得嘴巴酸。。。

2、合併韻母

aon = an    章 = 張
iah = ih    腳 = 急
yoe = yu    遠 = 雨 ( 最不能忍的就是這個。。。)
eh = ah    刻 = 客(變成一種介於e與a間的音)
o = u    沙 = 蘇(發音者自覺不同音,為什麼我就沒聽出區別呢。。。)
ae = e    班 = 杯(好像還是有點不同,不過也差不多了。。。)
ioh = iuih    浴 = 越(“肉”應該沒變)
uoe = oe    官 = 乾(有次看到某大叔上電視說上海話,怎麼也是這樣的。。。不過我調查的人倒是分的)

3、普化

“環” 讀作 wae
“雪” 讀作 shiuih (“絕”同變)


我暫時就舉出這些例子了,歡迎大家補充。
還有“吃”讀作chih,“育”也聽到過讀yih的。也許幾十年後,入聲韻就只會剩下ih,ah了。

真為上海話感到擔憂啊,小孩子甚至根本不會說,“蝦”讀ha,各種通過普通話來推。
聽年輕人講的上海話著實不好聽啊,調感覺都拉得很高,不像老娘舅裡那麼舒服。跟父母打個電話,講著講著就變普通話了。。。

唉。。。
发表于 2011-1-15 09: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話的簡化大業

還有「如果」讀「蘆果」


- 发送自我的 iPod touch 大板凳应用
发表于 2011-1-15 09: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講回轉來,上海市區本來就是吳越各地混合出來的類似「公約數音系」,音系本生就不複雜。
各地新派一樣在發生類似滬上的歸併現象,從蘇南到浙東,入聲合併比比皆是。
需要著眼的不僅是新派自身,還有大環境的惡劣化。
陌陌人  发表于 2011-1-15 12:26:16
3# dorp


確實啊,政府根本不在乎這個。還要搞什麼普通話水平測試,聽得懂不就行了。。。

粵語的保留完整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香港,各種粵語的電影電視劇以及電視台,對語言的傳承還是很有幫助的。
雖然我覺得現在年輕人講的粵語已經沒有老一輩的好聽了,這也是快節奏所致的吧
发表于 2011-1-15 14: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汇入声韵挺丰富的,曾问过一个出生在南汇乡镇、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的30多岁的上海女同事,不算介音至少6个以上(不含iq)。
还有f读h,奉读像红这类,不知道楼主家乡新老派各是怎样的。
发表于 2011-1-15 14: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還有「如果」讀「蘆果」
alexczar 发表于 2011-1-15 09:19
廬古
发表于 2011-1-15 14: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15 14: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1-1-15 16: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雨朦胧 于 2011-1-15 16:44 编辑

5# 寒寒豆

個人感覺新老派差別不大,主要看是城鎮還是鄉下。

基本上鄉下的年輕人說的話跟錢乃容《當代吳語研究》中的老派無區別:
入聲韻,除介音,以及ɪʔ(國際音標)
oʔ:六
ɒʔ:角
ɑʔ:客
æʔ:插
œʔ:脫
ᴇʔ:出
ʌʔ:測
一聽就聽出來是不同的了。但是不是ɑk,ɒk,ʌk我分辨不出来。。。可能单读的时候会是k,但倾向于ʔ吧

城鎮的話其實合併的也不多,ᴇʔ併到ʌʔ,æʔ併到ɑʔ都聽到過,但不典型。

œʔ這個韻除了脫、奪、掇之外好像不是很穩,鴿很多都讀ʌʔ,喝讀作ɑʔ。
还有,像打嗝(不停得打的那种)叫做 tsɒʔ kœʔ tœʔ 后两字不会写,是癞蛤蟆之意(我也不确定,反正是一种蛙。。。)

f读h的话要看情况,好比福气的福读hoʔ,但幸福的福一般读foʔ,算是文白读吗?。。。
发表于 2011-1-16 01: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3 入声韵   

aeq 八 鸭 袜 喝 iaeq 捏 甲 洽 uaeq 刮 滑   aq 百 麦 客 石 iaq 约 脚 屐 箬 uaq 呱 划   eq 折 出 失 ieq 笔 吃 极 ueq 骨 阔 剐 虢   iq 必 结 薛   oq 博 木 落 各 ioq 扌肉 戳 uoq 扩   auq 北 剥 六 iauq 菊 轴 浴 iuq 缺 屈 血

我整理的,现存的就这几个了。
发表于 2011-1-16 01: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原来记载的老派相比,新派的主要特征:   1 一是带紧喉的缩气音?b、?d为p、t代替,变为与今上海话相同的不送气清塞音。   2 是双唇音Φ、β、?W为唇齿音f、v、?υ代替,?υ有的读?(u)。   3 不分尖团音。将=姜,秋=丘,小=晓,趋=区   4 入声韵大量合并 磕=刻=渴;笔=壁。在本表中保留了笔的原声韵。而前者因为已经无人能区分,故合并为一。   5 原有的[iu]韵母并入[yø]。

 与上海话的差异之处  
        1 分司书

  上海话中司=书 sy,而松江话中司sy,书xiu。同样朱资、时树在松江话中都是区分的。

  2 分打党

  张/赃、蚌/帮、打/党、长/上、厂/唱在上海话中同音,而在松江话中前一组字的韵母都是aen。

  3 分袜麦

  袜/麦、八/百在上海话中同音,而在松江话中前一组都是aeq的入声韵。

  4 其他

  上海话南=暖,归入eu韵。而松江话中前者读e韵。上海话中笔=瘪、滴=跌、踢=贴、吃=七。松江话中前者都归入ieq入声韵。 
发表于 2011-1-16 01: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1 放弃后鼻音,多用前鼻音。普通话中的en eng in ing 原在我处一律读后鼻音ieng,而如今有跟随市区朝前鼻音发展趋势。
2 如果的如 发成lu,而非jiu
3 银行的银发成 yin或者yien, 而非ngien
4 枫风锋峰封等字发成fong 而非hong
5  容发成long,而非yong
6 其他普通话中r声母的字有用l做声母的趋势。最常见的大润发的润,多数人会念成len而非zen
7 飞非费废肺等读fei,而非fi
8 朱 书 等字跟随市区读成tsy sy , 而非ciu 、xiu
发表于 2011-1-16 01: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死恸瞑 于 2011-1-16 01:39 编辑

楼主勿晓得屋里啊里啊?好交流下哇?
事实上我觉着覅去话市区哪能哪能,五十步笑百步呒啥意思,大家侪危险,要一道努力救亡侪好

我现在拉努力寻找上海郊区个同志,一道脱郊区音系、词汇等整理出来,希望侬也来参加!目前只寻着一个金山跟一个奉贤个。我qq411325365。楼主有意可联系我
发表于 2011-1-16 11: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郊县有瞑暝在就不怕了,
专家们侪是温吞水,资料都不放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6 14: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13# 神死恸瞑

我是南匯周浦的,你是松江的嗎?

關於你10樓整理的入聲韻,就像我九樓所說的,我處肯定存在œʔ與ᴇʔ的入聲韻,只是ᴇʔ趨向與ʌʔ

雙唇音應該沒有吧,都是f,v。縮氣音我聽不來。。。

司書之分的話,書、廚、樹等都是iu,但朱的話好像都是說tsy的。

南的話肯定都是ne,可能還有鼻化韻的成分。但是轉、專、傳、船、穿、川之類的字,有人說e,有人說oe

ieq的入聲韻很多都不分了。我感覺極、級、漆、撇幾個字都是ieq的。其實很多都併到iq了

ien的話多數應該合併到in了吧。但是聽我外婆說話,我覺得她今說的是cin,擎說的是jien,像川沙的前後鼻音區分

不過,語言我感覺本來就是一個一直在簡化、吸收的過程,俗語的缺失也必不可免。
當然,如果ZF要求在學校里必須開設方言教學,那麼情況才能有所改觀吧。不然憑幾個人也沒有用。。。
ZF不重視啊。。。
发表于 2011-1-16 20: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寒豆 于 2011-1-16 20:39 编辑
5# 寒寒豆

個人感覺新老派差別不大,主要看是城鎮還是鄉下。

基本上鄉下的年輕人說的話跟錢乃容《當代吳語研究》中的老派無區別:
入聲韻,除介音,以及ɪʔ(國際音標)
oʔ:六
ɒʔ:角
ɑʔ:客
æʔ:插
œʔ:脫
ᴇʔ:出
ʌʔ:測
一聽就聽出來是不同的了。但是不是ɑk,ɒk,ʌk我分辨不出来。。。可能单读的时候会是k,但倾向于ʔ吧

城鎮的話其實合併的也不多,ᴇʔ併到ʌʔ,æʔ併到ɑʔ都聽到過,但不典型。

œʔ這個韻除了脫、奪、掇之外好像不是很穩,鴿很多都讀ʌʔ,喝讀作ɑʔ。
还有,像打嗝(不停得打的那种)叫做 tsɒʔ kœʔ tœʔ 后两字不会写,是癞蛤蟆之意(我也不确定,反正是一种蛙。。。)

f读h的话要看情况,好比福气的福读hoʔ,但幸福的福一般读foʔ,算是文白读吗?。。。
夜雨朦胧 发表于 2011-1-15 16:39


谢谢夜雨朦胧楼主的介绍。
苏州附近分2种oq的口音,像常熟等地还能听到,分3种eq的是听不到的。
关于oeq韵,不知道以下这些字,在楼主家乡,新派和老派分别是什么韵?
老派如果没把握的话,说说新派发音也不错。

(苏州东乡oeq韵字)
没(水淹)、夺(~过来)、掇(搬)、脱(~衣服)、说、loeq soeq(乱稻草,垃圾的来源)、葛(姓)、鸽、合1~买)、割、颌(~腮:鱼鳃)、咳(~嗽)、磕(碗~碎)、合2~作)、月、杌(凳)、抈(扭,~腰)、折1~纸头)、折2~本:亏本)、折3(断骨)、佛、八、北、拨、钵、泼、末

还有一些本字不明显的,苏州东乡发oeq韵:
boeq(回头,~转来看看)
boeq(搬重物,~石头)
boeq(摔跤,~跟朵)
boeq(弄明白,~不清爽)
phoeq(政府拨款)
thoeq~子:铸范)
thoeq食(狗、猪吃食)
goeq(抱)
走路khoeq转(走路弯腰)
ngoeq(抓)
tzoeq(撒,~田粉)
tshoeq(多人合搬,~八仙桌)
soeq(散,饼干~脱)
oeq(盖住)
发表于 2011-1-16 20: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像打嗝(不停得打的那种)叫做 tsɒʔ kœʔ tœʔ 后两字不会写,是癞蛤蟆之意(我也不确定,反正是一种蛙。。。
——我处讲 打eh-teh
发表于 2011-1-16 23: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奉贤的。希望楼主有空可以联系我QQ一起来交流啊!郊区方言记录整理工作刻不容缓!
应该是捉蛤𧍒。一种青蛙。因为打嗝时的头部动作和声音类似蛤𧍒的叫声,所以得名。我们这还有一种农家小吃米蛤𧍒呢……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1-1-17 23: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16# 寒寒豆
嗯,我就按照自己的感覺來吧~
以下的eh表示ᴇʔ,ek表示ʌʔ,oeh表示œʔ,aeh表示æʔ
没(水淹):meh
夺(~过来):doeh
掇(搬):toeh
脱(~衣服):thoeh
说:suoeh/soeh/seh
loeq soeq(乱稻草,垃圾的来源):不會。。。
葛(姓):不是很清楚,沒怎麼聽到過,koeh/kek/keh吧
鸽:kek/keh
合1(~买):keh,和合算的合一樣的吧
割:koeh/kek
颌(~腮:鱼鳃):不知道。。。
咳(~嗽):kheh
磕(碗~碎):kheh
合2(~作):gheh
月:nyoeh
杌(凳):不知道,字也不認識。。。
抈(扭,~腰):同上。。。
折1(~纸头):tseh
折2(~本:亏本):zeh
折3(断骨):zeh吧,大概
佛:veh
八:paeh
北:poh
拨:peh
钵:不知道,感覺沒聽到過。。。peh/poh?
泼:pheh
末:meh

後面的感覺沒幾個聽到過的。。。故不列舉了
发表于 2011-1-18 00: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折2(~本:亏本):zeh

迭个字应该是 蚀,蚀本

楼主哪能勿睬我啊?现在郊区方言音系等等呒啥人整理啊,真正需要侬来帮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20-2-22 08: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