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吴人

[语音] 高频误读字正音(2010-11-21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11 20: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更正。
发表于 2007-7-10 17: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弄勿懂

常见声母读错字
穗:应与“随”同声韵母,而不是与“虽”;
乎:同“湖”,不同“呼”
墟:同“区”,不读“虚”
俘孚:同“夫”,不读“浮”
棲:读“西”,不读“妻”
谿溪:读“欺”,不读“嘻”
奚:读“姨”,不读“嘻”
魁:读“窥”,不读“葵”
佩:读“倍”,不读“配”
携:读“姨”,不读“歇”
疵:念“慈”,不读“雌”
期:读“棋”,不读“欺”
绥:念“虽”,不念“随”
涛:念“桃”,不念“滔”
酣:念“含”,不念“汉”的平声
辑:念“七”,不念“寂”或“接”
帆:念“凡”,不念“翻”
俭:念“健”,不念“简”
叛:念“伴”,不念“判”
雀:声母是“资”,不是“次”
询荀:念“新”,不念“寻”“旬”
况:要读“荒”去声huaon,不读“框”去声khuaon
迫:念“百”,不读“魄”
弄:念“龙”去声,不念“农”去声
谱:念“补”,不念“普”
摧:念“垂”,不念“崔”
嵇:念“姨”,不念“机”
苛:念“河”,不念“科”
叛:念"盘"去声,不念"判"
背:除了表示脊背和背在身上的动作以外,均念"倍"(如"背叛""背光")
吴人先生勒上面列出实梗多格“常见声母读错字”。我看仔以后,觉着其中大部分好理解,但是,有格就弄勿懂哉。譬如:
墟:同“区”,不读“虚”
疵:念“慈”,不读“雌”
涛:念“桃”,不念“滔”
酣:念“含”,不念“汉”的平声
迫:念“百”,不读“魄”
摧:念“垂”,不念“崔”
嵇:念“姨”,不念“机”
苛:念“河”,不念“科”

上列格箇些字,我觉着,伲(包括我格上辈,搭仔中学里格语文先生)勒平时念起来,反而侪比较接近后面格所谓“不念”格读音。难道说是伲读错了?还是倷举格字例有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07-7-10 17: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aosuzhou 于 2007-7-10 17:12 发表
墟:同“区”,不读“虚”
疵:念“慈”,不读“雌”
涛:念“桃”,不念“滔”
酣:念“含”,不念“汉”的平声
迫:念“百”,不读“魄”
摧:念“垂”,不念“崔”
嵇:念“姨”,不念“机”
苛:念“河”,不念“科”



苏州有个地方 芦墟 就读 芦区。
涛 是 现在国家主席的名字,这个念 桃 是无疑的。
迫 一般只有文读,念peh。

其他,都是根据古代韵书得到的正音,在生活中可能已经被普通话化的音取代了,但我们还是可以知道正音的念法。
发表于 2007-8-10 10: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涛 很多人都清化了
发表于 2008-1-30 14: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瑾   康熙字典   也有  几隐切  音谨  ,可能应为清浊两读。
摧   康熙字典   也有  催内切  ,可能也应为清浊两读。

可能康熙字典收的音比较多。仅供参考。
发表于 2008-1-30 15: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aosuzhou 于 2007-7-10 17:12 发表
墟:同“区”,不读“虚”
疵:念“慈”,不读“雌”
涛:念“桃”,不念“滔”
酣:念“含”,不念“汉”的平声
迫:念“百”,不读“魄”
摧:念“垂”,不念“崔”
嵇:念“姨”,不念“机”
苛:念“河”,不念“科”
上列格箇些字,我觉着,伲(包括我格上辈,搭仔中学里格语文先生)勒平时念起来,反而侪比较接近后面格所谓“不念”格读音。难道说是伲读错了?还是倷举格字例有问题? ...


老代头里有能读准个只是口语里常用个字,而交关书面语词或冷门字伊达自家也是咬弗准个,也是通过北方音大约摸酌读个。
发表于 2008-1-30 22: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霜竹 于 2008-1-30 15:01 发表


老代头里有能读准个只是口语里常用个字,而交关书面语词或冷门字伊达自家也是咬弗准个,也是通过北方音大约摸酌读个。

不一定哦
发表于 2008-5-11 14: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迫 本人读pheh
餐 本人读tshoe
以上二字,请再斟酌。
发表于 2008-5-11 15: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迫 你读错了,餐 上海有多读。
发表于 2008-5-11 15: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是文读,迫击炮之类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17: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wit 于 2008-5-11 14:07 发表
迫 本人读pheh
餐 本人读tshoe
以上二字,请再斟酌。


主贴比较严格。“迫”念送气的pheh确实很早(20世纪末的苏州同音字表就已经送气)就存在了,现在看来可以不算错读(我个人还是念不送气的)。
餐 字确实也是两读。
谢谢wit的意见,这两个字再斟酌。
发表于 2008-5-11 17: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实际上迫我一直读phah的,呵呵
发表于 2008-5-11 17: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的誤讀:墟棲奚疵携綏況迫譜摧嵇苛碩(根據主帖提供的讀音唸法)

[ 本帖最后由 热度 于 2008-5-11 17:13 编辑 ]
发表于 2008-5-11 17: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苛刻念和刻也蛮怪个
发表于 2008-5-20 14: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不少,实在需要提高!谢谢提供正音表!
发表于 2008-6-25 16: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温州话有很多很大的出入
不过我知道了 温州话肯定是 吴语!!!
发表于 2009-8-9 21: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觉得现在苏州城里的人说的苏州话反而没有城外一些城镇的标准,比如“来火车站接我”的“接”城里人读“结”,而城外的读“节”,刚查了标准读“节”。。。还有”想“都成了”享“应读”箱“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09-8-9 21: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所说的现象是苏州新派 尖团不分。
发表于 2010-11-21 04: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该贴很不错,纠正很多读音,学到很多知识,而且照顾到音系差异,同音字适用范围广。
有3个瑕疵,可考虑再完美一下:

穗:应与“随”同声韵母,而不是与“虽”;
————————
苏州白读同树,zyu,如稻树头、麦树头,蛮常用的,上海也用,zy。虽是文读音。
穗虽是精组字,但分平翘舌的地方,这个字念翘舌,如苏州乡下。止合三的精组字,白读是翘舌的,嘴也是一例。

俭:念“健”,不念“简”
————————
俭是上声字,健是去声字,换成“件”更合适。

瑾:读“勤”,不读“景”
————————
瑾是去声字,勤是平声字,可换一个。
陌陌人  发表于 2010-11-30 15:01:36
$(messag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吴语协会 Wu Chinese Society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11-20 02: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