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 发表于 2009-10-2 01:10:30

关于dz和z声母

本帖最后由 luck 于 2009-10-2 03:04 编辑

刚才看《诸暨方言同音字汇》里面列举的14个dz声母字中,我至少有5个已经完全只读z声母(慈、磁、辞、词、祠)。而列举的z声母字里没有一个可以读作dz声母的。可以看出变化是单向的。

此外还有一批字,如”层“、”财“等字都有两读,文读为dz,白读为z 。

dz朝z的合并在苏沪早已经完成。

下附图

goon 发表于 2009-10-2 10:13:26

临绍体进化……苏沪体!

dorp 发表于 2009-10-2 10:31:16

澄母讀dz殘留。

goon 发表于 2009-10-2 10:42:07

诸暨走的太快,其他临绍片都跟不上啦。处在我们的包围中还能dz->z,我们都还没合并迹象。

钱塘知府 发表于 2009-10-2 15:34:27

我现在很多z和dz分不清了,很多都可以读的

luck 发表于 2009-10-2 17:23:37

诸暨走的太快,其他临绍片都跟不上啦。处在我们的包围中还能dz->z,我们都还没合并迹象。
goon 发表于 2009-10-2 10:42 http://www.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你们在府城的卵翼下屈服于它的淫威,走快了也要被拉回去。

goon 发表于 2009-10-2 20:26:14

6# luck
萧山城区还是很有自己特色的,eu韵都念iou,类似椒江。还有数量庞大的舌面音和绍兴还是有点差异。虽然我们的口音确是绍兴口音。

luck 发表于 2009-10-2 20:51:50

7# goon :cool:

吴人 发表于 2009-10-4 22:44:54

在普语影响下,合并过程很难完成,很大程度上会体现出两个层次来。
前头 我就读zie,但是 前进 就读dzie,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文白异读。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9-10-4 23:23:30

“迟、池、持、慈、磁、驰、辞、词、祠、治、痔、滞、稚”均是dz声母,有时“(保)持、辞(职)”读z声母。
图片上“祠”字后是“阳”字?阳字诸暨读dz声母?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9-10-4 23:29:05

诸暨z声母我们有两字渎成dz声母:瓷、鋤

Salomé 发表于 2009-10-4 23:29:33

衢州是浊擦音和浊塞擦音老早就不分了,全部合并到浊擦音,浊塞擦音完全是后起的文读音,曹志耘提到过金华也有类似现象。

luck 发表于 2009-10-4 23:35:24

“迟、池、持、慈、磁、驰、辞、词、祠、治、痔、滞、稚”均是dz声母,有时“(保)持、辞(职)”读z声母。
图片上“祠”字后是“阳”字?阳字诸暨读dz声母? ...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9-10-4 23:23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应该不是“阳”吧,我看着也像“阳”,所以看不清。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9-10-4 23:54:16

“阳”字也许是阻?诸暨读何音?

luck 发表于 2009-10-5 00:03:16

本帖最后由 luck 于 2009-10-16 21:50 编辑

在普语影响下,合并过程很难完成,很大程度上会体现出两个层次来。
前头 我就读zie,但是 前进 就读dzie,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文白异读。
吴人 发表于 2009-10-4 22:44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我的前头和前进也是这样两层,团化以后的zhie头和jie进。

财主是z,发财就是dz。
现成是z,成功就是dz。
……

luck 发表于 2009-10-5 00:05:58

“阳”字也许是阻?诸暨读何音?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9-10-4 23:54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阻”是清声母的,在诸暨声母是ts,阴上调,。

luck 发表于 2009-10-5 00:40:57

本帖最后由 luck 于 2009-10-5 04:53 编辑

诸暨走的太快,其他临绍片都跟不上啦。处在我们的包围中还能dz->z,我们都还没合并迹象。
goon 发表于 2009-10-2 10:42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确实快了点,找不到合理的解释。虽然用分析移民路径的方法可以很好地解释太湖片通过富春江水路和金衢盆地发生语言的交流和自然过渡(而不是通过诸暨和东阳义乌交界的无人山区),但是解释不了作为移民路上的萧山居然比移民路径末端的诸暨语音更保守。难道每次有移民或者语音影响通过萧山后,又迅速被来自绍兴府城的影响所覆盖?
和省城的距离或许可以用来解释dz声母,但是依然解释不了诸暨咸山摄鼻化韵的丢失。东南西三面围山的布袋状地形使得诸暨成为浦阳江方向的移民末端,外界来的语言影响都必须要通过萧山或者绍兴。——上游的浦江县虽然与诸暨西南面有河谷相连,但由于移民来源方向(富春江->金衢盆地)与诸暨不同,所以不再属于沿浦阳江这一路,边界的方言也依然是泾渭分明的断裂带。

luck 发表于 2009-10-5 05:19:47

本帖最后由 luck 于 2009-10-5 05:32 编辑

衢州是浊擦音和浊塞擦音老早就不分了,全部合并到浊擦音,浊塞擦音完全是后起的文读音,曹志耘提到过金华也有类似现象。
Salomé 发表于 2009-10-4 23:29 http://www.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几个字在我身上就是恰好处于旧文读音失落、新普通话折合音未建立的状态了。

这个问题以前其实讨论过。我又老话重提了好像。

衢州现在是否有只读dz的字,如果有,那是文读层覆盖前没有完成合并呢还是被文读层替换的?:plotting:

goon 发表于 2009-10-6 14:50:54

9# 吴人
和你们一样,比如前/钱就有zhien jien两读

goon 发表于 2009-10-6 14:58:45

本帖最后由 goon 于 2009-10-6 15:01 编辑

17# luck
很难解释清楚,萧山城区鼻化韵也脱落得一干二净,-eu韵进化成-iou(诸暨城区是ou么),但是他们却跳过我们,“看”是kie(也不是全部,个别字城区话受东片影响是oe。),考虑到城区和南片相似,南片再和诸暨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看来同诸暨走的很近么。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dz和z声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