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jin 发表于 2008-5-16 17:18:16

【转载】脂粉苏州:细柳惊风的妖娆

               http://www.lrn.cn/images/organizationdetail_img_11.jpg         
    苏州人往往被女性化,什么优美、柔和、文静、高雅;姑娘们则被誉为小家碧玉、大家闺秀,还有那够不上“碧玉”的也被呼这为“阿姐”。

http://www.lrn.cn/travel/tavelwalk/tavelsouth/200805/W020080515412930693296.jpg
    苏州人之所以被女性化,我认为其诱因是语言,是那要命的吴侬软语。吴侬软语出自文静、高雅的女士之口,确实是优美柔和,婉转动听。我曾陪一位美国作家参观苏州刺绣厂,由刺绣名家朱凤女士讲解。朱凤女士生得优美高雅,讲一口地道的吴侬软语,那位美国作家不要翻译了,专门听她讲话。我有点奇怪,问道,你听得懂?他笑了,说他不是在听介绍,而是在听音乐,说朱凤女士的讲话likemusic,像美妙的乐章。

    可是,吴侬软语由男人来讲就有点“娘娘腔”了。那一年我碰到老作家张天翼,他年轻时在苏州闹过革命,也在苏州坐过监牢,他和我开玩笑,说苏州人游行示威的时候,喊几句口号都不得力,软绵绵地,说着,他还模仿苏州人喊了两声。这两声虽然不地道,可我也得承认,如果用吴侬软语喊“打倒……”确实不如用北方话喊“打倒……”有威力。

    已故的苏州幽默大师张幻尔,他说起来还要滑稽,说北方人吵架要动手时,便高喊“给你两个耳光”!苏州人吵架要动手时,却说“阿要拨侬两记耳光嗒嗒”?实在是有礼貌,动手之前还要先征求意见:“要不要给你两个耳光?”两个耳光大概也不太重,“嗒嗒”有尝尝味道的意思。当然,如今的苏州人,从幼儿园开始便学普通话,青年人讲地道苏州话的人已经不多了,吴侬软语也多了点阳刚之气,只有在苏州评弹中还保留着原味。

http://www.lrn.cn/travel/tavelwalk/tavelsouth/200805/W020080515412930850121.jpg
    苏州人被女性化,除掉语言之处,那心态、习性和生活的方式中,都显露出一种女性的细致、温和、柔韧的特点,此种特点是地区的经济和文化形成的。吴文化是水文化,是稻米文化;水是柔和的,稻米是高产的,在温和的气候条件下,那肥沃的土地上一年四季都有产出,高产和精耕相连,要想多收获,就要精心地把各种劳务作仔细的安排。一年四季有收获,就等于一年四季不停息,那劳动是持续不断的,是有韧性的。这就养成了苏州人的耐心、细致,有头有尾。苏州人把日常的劳作叫作“爬”,常听见有老苏州在街坊中对话:

    “你最近在作啥?”

    “呒啥,瞎爬爬。”

    “瞎爬爬”是谦词,意即胡乱做点事情。修建房屋,改善居住叫爬房子;做家具,添陈设叫爬家什;侍弄盆景,叫爬盆景;不停地做事,叫“勿停格爬”。爬不是奔,速度可能不快,可却细致、踏实、永不停息,是一种“韧性的战斗”。苏州人细致而有耐性的特性,用不着调查了了解,只要看一下苏州的刺绣、丝绸,游览过苏州的园林后便可得出结论,如果没有那些心灵手巧、耐心细致的苏州人,就不可能有如此精美的绣品和精致的园林。一个城市的生活环境,是传统文化的体现,是人们习性的综合反映。

http://www.lrn.cn/travel/tavelwalk/tavelsouth/200805/W020080515412930855132.jpg
    苏州人被女性化,这也没有什么贬意,喊口号虽然缺少点力度,却也没有什么害处。相反,在当今电子化生产的条件下,苏州人的精细、灵巧、有耐性,却成了不可多得的优点,成了外商投资在人力资源上的一种考虑。我不敢说苏州所以能吸收这么多的外资都是因为苏州人的精细,却听说过有一宗很大的国外投资,在选择投资地点时到处考察,难作决策,可在参观了苏州刺绣研究所后,立刻拿定主意:苏州人如此灵巧心细,能绣出如此的精美的绣品,还有什么高科技的产品不能生产,还有什么精密的机械不能管理呢?现代化的生产已经不是抡大锤的时代了,各种产业都要靠精心策划,精心管理,特别是电子行业,更需要耐心细致,一丝不苟,这一些正是苏州人的拿手。

http://www.lrn.cn/travel/tavelwalk/tavelsouth/200805/W020080515412930855289.jpg
    世间事总是有长有短,有利有弊。苏州人的那种女性化的特点,也不是完美无缺,它有一个很大的缺点,这缺点说起来还和苏州的园林有点关系。苏州园林是世界文化中的宝贵遗产,是苏州人的骄傲和生财之道,怎么会为苏州人性格带来缺陷呢?这就要追朔到苏州园林的兴起了。

    苏州园林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看,是一种“退隐文化”的体现。园林的主人们所以要造园林,那是因为厌倦政治,官场失意,或是躲避战乱,或是受魏晋之风的影响,要学陶渊明归去来兮,想做隐士。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隐士也很受推崇,那是清高的表现。做隐士也不必都躲到深山老林里去,大隐隐于市。

http://www.lrn.cn/travel/tavelwalk/tavelsouth/200805/W020080515412931163995.jpg
    隐于市却又要无车马之喧,而有山川林木之野趣。怎么办?造园林。在深巷之中,高墙之内,营造出一片优美闲适而与世相隔的境地。从苏州园林的题名中,一眼便能看出园主人造园的用意。居苏州园林之首的“拙政园”,是明代御史王献臣,仕途失意后归隐苏州所建,他取西晋潘岳《闲居赋》中的意思,把筑室种树,浇园种菜说成是“拙者之为政也”。“拙者”就是自己,自己从此再也不问政治了,而是把浇园种菜当作自己的“政事”,所以把园子命名为“拙政园”。吴江的“退思园”就不用说了,是任兰先罢官之后归乡所建,“退则思过”,故名“退思园”。“思过”是假,退隐却是真情;连那苏州最早的园林“沧浪亭”,也是诗人苏子美在一度不得意时买下的一片荒地而建成的,他要“迹与豺狼远,心随鱼鸟闲”。

http://www.lrn.cn/travel/tavelwalk/tavelsouth/200805/W020080515412931166683.jpg
    退隐、退养而在苏州造园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都不是土财主和暴发户,他们有钱,更主要的是有文化,用现在的话说他们都是知识界的精英。他们退隐在苏州以后也不是无所事事,而是广结名流,著书立说,吟诗作画,那“退隐文化”便主导着当时的文化潮流,影响着人们的价值取向,代代相传,使得苏州人在文化心态上俱有一定的封闭性,容易满足于已有的一方天地,缺少一种开拓与冒险的精神,善于“引进来”,而不善于“走出去”。

    要说一个地区人们的习性,只能是一种大体的印象,并非是绝对的。苏州人也有性情刚烈的,也有勇猛顽强的,也有随着郑和的船队而走遍世界的,随处都可以举出许多事例;特别是在今天,苏州经济繁荣,交通发达,海内外人士纷至沓来,他们到苏州来不是退隐,而是要在这一片有优秀文化传统的土地上大展宏图,谋求发展。传统与现代的文化心态正在相互影响,地区的风貌,人们的价值取向也在逐步演变。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6 17:58:13

苏州人往往被女性化,什么优美、柔和、文静、高雅
这个未必:bitch:

沈小三 发表于 2008-5-16 22:54:45

最后一张图片不好看

mandarin 发表于 2008-5-16 23:12:07

吴侬软语由男人来讲就有点“娘娘腔”了。那一年我碰到老作家张天翼,他年轻时在苏州闹过革命,也在苏州坐过监牢,他和我开玩笑,说苏州人游行示威的时候,喊几句口号都不得力,软绵绵地,说着,他还模仿苏州人喊了两声。这两声虽然不地道,可我也得承认,如果用吴侬软语喊“打倒……”
========================================

可以换局部修正成中州韵啊,ae咯e咯念念ao啊ai啊嘛,说大书说到武场面专门这样处理的,多少气势磅礴,不照样在苏州话音系里

热度 发表于 2008-5-17 00:29:04

張天翼 是不是《大林和小林》作者?

人人头 发表于 2008-5-17 14:26:09

苏州人在文化心态上俱有一定的封闭性,容易满足于已有的一方天地,缺少一种开拓与冒险的精神,善于“引进来”,而不善于“走出去”。

人人头 发表于 2008-5-17 14:28:29

也只是一部分人了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4:43:44

吴侬软语由男人来讲就有点“娘娘腔”了。那一年我碰到老作家张天翼,他年轻时在苏州闹过革命,也在苏州坐过监牢,他和我开玩笑,说苏州人游行示威的时候,喊几句口号都不得力,软绵绵地,说着,他还模仿苏州人喊了两声。这两声虽然不地道,可我也得承认,如果用吴侬软语喊“打倒……
这是不折不扣的偏见!无知之谈!不过“打倒”用北部吴越语说的确不大得力,也不是苏州一地,上海也一样。:bitch:

[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08-5-17 15:04 编辑 ]

热度 发表于 2008-5-17 15:04:42

『打』字介有力道呃,又是前an又是不送氣音:pat: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5:06:34

e咯念ai啊嘛
e有必要改成ai么?没有必要。:hoho: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5:07:32

原帖由 热度 于 2008-5-17 15:04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打』字介有力道呃,又是前an又是不送氣音:pat:
呵呵呵:satisfied:

mandarin 发表于 2008-5-17 15:53:46

原帖由 乌程仔 于 2008-5-17 15:06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e咯念ai啊嘛
e有必要改成ai么?没有必要。:hoho:

“来者何人,还不快快报上名来”

总不见得k'ue k'ue报上名来吧:knock: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8:06:35

原帖由 mandarin 于 2008-5-17 15:53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来者何人,还不快快报上名来”

总不见得k'ue k'ue报上名来吧:knock:
:happynewyear:

[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08-5-17 18:09 编辑 ]

沈小三 发表于 2008-5-17 18:50:49

为了照顾杭州,我们要敢于打破北吴共性

沈小三 发表于 2008-5-17 18:52:57

原帖由 蔡佞 于 2008-5-17 14:26 发表 http://www.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苏州人在文化心态上俱有一定的封闭性,容易满足于已有的一方天地,缺少一种开拓与冒险的精神,善于“引进来”,而不善于“走出去”。
所以,温台文化虽然远不如苏南文化精致,但是他们敢于闯出去
现在海外据说到处能听见温州话,“事实存在”也是一种安全性

mandarin 发表于 2008-5-17 19:05:58

原帖由 乌程仔 于 2008-5-17 18:06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happynewyear:


不带的好伐,武打场面怎么苏白出来的啦,又不是内心读白咯,文白错乱得来姑姑:teathfight: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9:06:40

原帖由 沈小三 于 2008-5-17 18:52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所以,温台文化虽然远不如苏南文化精致,但是他们敢于闯出去
现在海外据说到处能听见温州话,“事实存在”也是一种安全性
太过繁衍也不好,会引起别人的忌恨,君不记在米兰温州华侨曾和意大利警察冲突吗?当然,温台地区的生存环境是严峻的,最不能忘记的是每年夏季的台风!:supermann:

[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08-5-17 19:10 编辑 ]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9:09:18

原帖由 mandarin 于 2008-5-17 19:05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不带的好伐,武打场面怎么苏白出来的啦,又不是内心读白咯,文白错乱得来姑姑:teathfight:
不要紧,不要紧,武打也可用苏白。:bitch:

mandarin 发表于 2008-5-17 19:23:22

两个市井泼皮无赖打架场面要么:nosedigging:

乌程仔 发表于 2008-5-17 19:38:29

原帖由 mandarin 于 2008-5-17 19:23 发表 http://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两个市井泼皮无赖打架场面要么:nosedigging:
要要要啊,我不大听评弹的。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转载】脂粉苏州:细柳惊风的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