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6-2-1 13:56:06

拜年的回忆

  以往,正月初一是不拜年的。正月初二后路上来来往往都是人,大人抱着小小孩,或骑马拦拦拦在肩上,稍大的跟在前后。正月里常常不是碰着下雨,或晴天冰冻融化——冻水烊,人们在泥泞小路上高一脚低一脚拣脚行走,因为路上到处是脚吾潭、脚吾墩呀,不时碰上跌得满身泥巴的拜年人,还戏称是拣了元宝。平畈区的路是又泥泞又滑溜,山里人最怕了。
  拜年要带着包,作为礼物。那时有桂园包、荔枝包、黑枣算是上等了,其它较好的是糖包了,又分义乌糖、赤砂糖、白糖、冰糖四等,冰糖是送给最遵敬的长辈的。一般的是糕包:桂花片、椒盐片、京枣 、麻疏糖、麻疏饼、连环糕之类。包是一张大草纸包的,包得棱角分明,最用红纸一张覆面,用蒲草或细纸绳缚好。一般人不大包得好,因此我们有这样说法:“阿妹烂姆拆糕包”,喻拆了东西复不了原 。也有人太穷,不得以包个罗卜絲包去拜年,红纸一贴,外面看不出,反正拜完年临走时,主人家往往客气地要把原包退回,那时推几下老老臉皮拿回来就是了。山里人去外畈拜年除了带着包,还常常杠着浪先桠枝、笤帚、火把、松明之类山货,对外畈人来说实在是很好的礼物。
  小时我母亲带我兄妹俩去大源山去拜年,但山区的路也不好走,路是用鹅卵石砌成的,高低不平,直咯脚,现在苦了平畈区来的客人,走不了多久脚就打泡,二十里山路足夠我们走上大半天,好在那时一华里便有一个涼亭,好休息一阵子。一边休息一边托顺路人带信进去。涼亭骑路而造,所以叫过路涼亭,修桥铺路建亭是民间盛行的善事之举。涼亭外是密密的竹林,阳光好不容易穿过竹叶层才照到地上,涼亭里外就我们三人,显得格外静、冷,我生怕跳出一只老虎什么的……,不久大表哥挑着长环篮来半路上接我们,一头一个把我们挑着,山里人脚穿箬壳草鞋,走起山路來咯吱咯吱直响,一煞功夫就到了他家。
  只见山湾里炊烟枭枭,绿树丛中露出几间屋脊,村口的溪水哗哗直响,上架着简易木桥,原木做的桥板、高高的桥桩,均用铁练连着,防大水冲走。溪边、山上尽是竹林、杉林,风一吹哗啦啦直响,到大了我才知这叫林涛。诗中常用蝉鸣、鸟鸣衬托出山里之幽静,我到认为这流水声、这林涛声不仅共奏着一首美妙的山林之歌,也深深烘托出这山里的宁静,因此此情此景至今我深深难易忘怀。
  到了表母家头一桩事就是吃飯,那时吃飯随到随吃,反正菜是现成的,飯上熯(蒸)一下就成。菜端上来是三三得九碗,整齐地排在八仙桌上。有肉、有鱼、有鸡、有肉元……。但这些菜可不是随便好吃的,路上母亲对我们交代了好多回了。尽管表母非常客气拣着肉元往我们碗里塞,但肉元最后总是回到了那碗上因它离开了产生的那个空洞上,空洞下面是什么?罗卜絲呀,海带絲填底是后来很迟了。鱼也是万万动不得的,叫看鱼,只能看不能吃,如果不小心那个小孩在鱼身上拣了一筷留下一个疤,那下回就得把鱼翻个身,不过只此一回呀。更有甚者,山里过去买不起鱼,就用木头刻一条鱼,上覆白头韮菜,名附其实的看鱼。这些菜端进端出,直到正月十五才好吃。当然还是有可吃的菜了,除了青菜、粉絲之类,就是各种冻了。冻有肉冻,少量的肉(或猪头肉)加上油豆腐、骆笋煮上一锅冷了成冻,因为有一定后备,客人吃了可添满,所以这个可吃,这个冻其实很好吃別有风味,多年不吃了。其它还有以豆腐为主加点鱼的鱼冻。
  吃好飯,端上的是一些炒货:炒蚕豆、炒玉米、炒年糕干、炒栗子、炒苦楮、炒南瓜子、化糕干、馒头干……。化糕干最好吃了,较松脆,不象其它那些有点硬捧棒。水果吗,只有甘蔗、荸荠,吃上桔子很难得了。苹果是很后来的事了,我小时听说飞行员才有得吃,飯后一个,羡慕极了。
  山里的玩,莫过于溪边石滩上拣石子。那是山区植被茂盛,一年四季溪水淙淙,清泏见底,可放木排、竹排。石子被终年的溪水打磨得又光滑又圆润,滩上有各色的鹅卵石子,我最喜欢拣那白色的石子——火石,长大了知道它主要是二氧化硅组成的石英石,拿回家躲在暗处敲击,会发出亮光。
  拜年完毕,小孩子揣上亲戚塞进的压岁钱,虽则一千元、二千元,即今一毛、二毛,那时已很多了。临走,亲戚回上一点东西,当然我再喜欢是用纸包着的化糕干了,小孩子还要送上几支红皮甘蔗。看路上回程的小孩杠着许多支甘蔗,说明他拜了好几家年了。所以看见路过小孩杠着甘蔗走过,路边调皮小孩常会嘲笑他:“拜年、拜年,屁股朝天,摸支甘蔗(勿要)屄臉!”
  一九五六年八月八日那场台风,肆虐浙江。山洪暴发,表哥家村子遭到空前大难,由于乱砍乱伐,村子上游溪边竹林、树林不复存在,原本绕村近二百七十度的溪水走了捷径,整个村子冲得只剩一间房屋,成了废村。表母在水中冲了十余里才得以逃生,后去了金华。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去那里拜年了。
  现在不同了,无论畈区、山区村村通公路,拜年连自行车也懒得骑了,礼物也不再是那些毛纸包了,均是花花绿绿的现代包装,汽车一动,多远的路也一下子就到了。放开吃飯、喝酒,看菜成为历史,主人家巴不得客人把菜吃玩。小孩变得不爱吃菜、吃饭,在大人再三催促下吃几口飯又去玩了,怕陌生好象只是我们这辈的专利,对现代小孩来说见面就熟。时代真前进了。


注:拦——小孩骑在大人肩上   浪先桠枝——晒衣杆与撑火把——山里人在造纸皮鑊中用石灰处理过的竹蔑编成的火把,较不处理的燃烧持久,夜里外出照明之用。 松明——用老油松树之根劈成小片,晚上家中作照明之用。 箬壳草鞋——用箬壳编成普通草鞋,再用箬壳编成鞋邦,雨天当雨鞋穿用。长环篮——环很长的大篮,成双挑着使用,可挑东西,也可挑小孩。冻水烊——早晨泥土结冰,太阳出来融化,此时泥土变得泥泞。熯——蒸热一下

z200052 发表于 2006-2-1 17:04:15

令人发思古之幽情。
城市和交通干线附近,自然环境变化是很大的;偏远一点的,变化可能不怎么大。前几年从绍兴到奉化,路上要经过山区,汽车在山里转来转去,令人不由得想起《祝福》所说的“山里”。
民俗和民风,那变化就很大了。帖子所反映的,最值得怀想的就是当年的“风”和当年的“味”。当然,还有一件无法恢复的就是:当年是小孩子,如今嘛……
现在不少地方在搞“怀旧”,其实最多是搞出一点表面的东西,要恢复当年的“风”和当年的“味”,只怕是办不到的了。

[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06-2-1 17:05 编辑 ]

石铁骨头硬 发表于 2008-4-15 13:52:22

富春山越是不是大原稠溪人啊?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08-8-18 20:33:21

原帖由 石铁骨头硬 于 2008-4-15 13:52 发表 http://www.wu-chinese.com/bbs/images/common/back.gif
富春山越是不是大原稠溪人啊?
只与他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分开20余代。

泖港人 发表于 2008-8-21 18:12:51

这60年的变化恨不得是国外用200年才发生
我们这一代也怕陌生的

keating 发表于 2008-8-23 12:56:32

本来都是送桂圆荔枝的多,用一种比较粗糙的纸包着。
没办法啊,中国人喜欢攀比,有钱就要送更好的。所以这种样子不怎么好看的,就退出市场了。

dorp 发表于 2008-10-2 13:08:48

忖起早日拜年附近个段时间蛮冷个, 出门都望着秧沟窟里霜冰结起都是. 早范呒玩具搞个, 老娘忖眼办法出, 寻个圆个冰盘来(一般嘞许圆个容器里向寻来), 当中央凿爻一隻洞眼, 再驮枝筻竹须来扼断穿过, 骺转来捏手里, 当栾盘驶驶~~美好个回忆啊~
:happyrun:

benojan 发表于 2008-10-3 07:02:50

再驮枝筻竹须来扼断穿过, 骺转来捏手里

个句读弗顺。。。dorp趒来拨音注起来。

dorp 发表于 2008-10-3 10:08:30

回复 8# 的帖子

tse du tsy ganciohshiu le 'ngeh(暫時訓讀)doe chioeku, ieu-cioele nih shiou'li...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拜年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