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3 03:43:43

寧波兒化第二式

本帖最后由 鹦鹉洲散客 于 2013-9-2 15:44 编辑

第一式有舊帖了,即“鑊”音“紅”、“屋”音“翁”的原理,即n(兒)接在前字之後而鼻化,
第二式“蝦”音hoe,“婆”音“boe”,“宿舍”音“sohsoe”,啥道理呢?

吴人 发表于 2013-9-3 21:01:01

第1式儕是-k,k後頭接n大概就只好變ng。
第2式儕是陰聲韻,難嚜ho-n, bou-n so-n,儕跟咸山一淘鼻化、脫落到oe。

热度 发表于 2013-9-3 22:47:26

寧波,鑊屋也儕有兒化音?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3 23:18:00

吴人 发表于 2013-9-3 09:0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第1式儕是-k,k後頭接n大概就只好變ng。
第2式儕是陰聲韻,難嚜ho-n, bou-n so-n,儕跟咸山一淘鼻化、脫落 ...

還有“鴨”變“晏”ae(聲調不同),未必陰聲的。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3 23:19:19

热度 发表于 2013-9-3 10:47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寧波,鑊屋也儕有兒化音?

市區弗一定,西面奉中腔、四明腔儕有個。

sacheong 发表于 2013-9-4 01:55:22

本帖最后由 sacheong 于 2013-9-4 01:58 编辑

入聲韻、陰聲韻+ng,根據主元音的不同分化到各個陽聲韻中,然後再演化。
鑊、屋主元音都是/o/之類的音,兒化後肯定進入on韻。
蝦兒化成oe說明當時此字主元音應該較偏後,可能為/ɒ/之類的韻?婆也是,可能兒化的時代甚至為雙元音?
兒化的時代韻母和現在並不完全相同,所以並不能以現代寧波話直接推導,應該考慮到寧波話的演變和簡化。比如現在同為ah韻的伯和鴨,兒化後卻分別是an韻和ae韻,說明當時這兩個韻母並不相同。對比今日別處吳語即可發現,伯ah主元音發音明顯靠後,而鴨aeh明顯靠前,符合兒化後的變化。
但是我不清楚兒化的年代具體是什麼時候,所以假設在ptk都變成喉塞之後,所以沒有考慮入聲韻尾的影響。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4 04:01:42

sacheong 发表于 2013-9-3 13:55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入聲韻、陰聲韻+ng,根據主元音的不同分化到各個陽聲韻中,然後再演化。
鑊、屋主元音都是/o/之類的音,兒 ...

現在“貓”的主元音也很靠後,卻兒化成了ae.
至於韻尾,比較難說了,p/t尾字兒化的例子太少。

吴人 发表于 2013-9-4 07:53:49

鸭-t
伯-k
符合我上头个推断。
猫 嚜 原来主元音是a。

Salomé 发表于 2013-9-4 09:44:12

猫的儿语我们叫 猫猫儿儿-mau mae ng

sacheong 发表于 2013-9-5 04:53:17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4 04:0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現在“貓”的主元音也很靠後,卻兒化成了ae.
至於韻尾,比較難說了,p/t尾字兒化的例子太少。 ...

猫 可能还是双元音,主元音/a/。
宁波的小称、儿化残留不多了,特别是城区腔。逆推回去还是有些困难的。

热度 发表于 2013-9-5 10:13:58

吴人 发表于 2013-9-4 07:5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鸭-t
伯-k
符合我上头个推断。


鴨發音弗同於壓:hoho:。
要形聲也該跟隨甲的韻尾:)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7 06:18:15

sacheong 发表于 2013-9-4 16:5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猫 可能还是双元音,主元音/a/。
宁波的小称、儿化残留不多了,特别是城区腔。逆推回去还是有些困难的。 ...

對,真的要研究兒化還是要往南走。

benojan 发表于 2013-9-12 13:07:54

宁波的儿化不成系统。台州就系统多了,舒促相应。入声词儿化发对应的舒声韵。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寧波兒化第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