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uyee 发表于 2013-6-24 22:17:05

“宁波”的读音

“波”上海话应该是读bu,而不是bo(同“北”)
“宁波”两个字,为什么上海人要读成ning bo,而不是ning bu
宁波人自己都是读ning bou的啊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5 08:37:33

上海读宁波ninpu

z200052 发表于 2013-6-25 08:49:30

什么原因不知道,只知道几十年来说“宁波”的时候就说“宁北”,说“波浪”的时候就说pu浪。宁波人,要么是开宁波话,不然,对着上海人也说”宁北“。

热度 发表于 2013-6-25 09:30:06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5 08:37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上海读宁波ninpu

半秒鐘內儂就畀踢出上海主城區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5 09:35:34

單講寧波就是ninpou.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5 09:45:18

無錫怎麼樣呢,是否入聲?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5 10:09:34

阿會亦是蘇州腔調?

正宗上海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5 10:10:24

z200052 发表于 2013-6-25 08:4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什么原因不知道,只知道几十年来说“宁波”的时候就说“宁北”,说“波浪”的时候就说pu浪。宁波人,要么是 ...

应是受宁波话影响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5 10:12:45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26 09:17 编辑

热度 发表于 2013-6-25 09:30 http://wu-chinese.com/bbs/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半秒鐘內儂就畀踢出上海主城區

踢出就踢出,上海这个堕落的城市咱也不想呆,音都发不准,学的宁波人。你们到底是宁波人还是上海人?怪不得连上海郊区都受不了你们,变态!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5 10:13:27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25 13:38 编辑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5 09:45 http://wu-chinese.com/bbs/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無錫怎麼樣呢,是否入聲?

查吴越语小辞典是pou

chauyee 发表于 2013-6-25 22:19:39

无锡话应该是入声,无锡人只有在说“宁波年糕”的时候会叫“宁北年糕”,其他单讲的时间都是ninpou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6 09:18:17

chauyee 发表于 2013-6-25 22:1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无锡话应该是入声,无锡人只有在说“宁波年糕”的时候会叫“宁北年糕”,其他单讲的时间都是ninpou ...

所以说不是入声

热度 发表于 2013-6-26 10:16:05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6 09:1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所以说不是入声

阿,是入聲/舒聲?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6 10:25:05

热度 发表于 2013-6-26 10:16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阿,是入聲/舒聲?

入声

热度 发表于 2013-6-26 15:06:35

阿孃、阿姨、阿是穴:boss:

NB拧 发表于 2013-6-26 17:20:43

东南华南方言(襟吴带楚壮丽东南?)的阿确实很难听。阿鸡阿猫阿狗。鸡猫狗欢叫时的象声词。

热度白字很多,盪浴么给你写成滰浴(尼玛,“竟”能收唐韵,还浊声母,基础语音学知识都不要的),本地NB人别被误导了。

哪儿嫩?阿是?(其实哪儿都不嫩)

这里的“阿”是“可”脱落见组声纽,跟粤语“柯”读o一个道理

宁波人对上海当地人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两词。

我也会,很简单,小学水平就会。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6 18:21:17

“阿是穴”的“阿”读什么,我真的说不上来。因为口语里从未遇见过。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6 20:32:10

NB拧 发表于 2013-6-26 05:20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东南华南方言(襟吴带楚壮丽东南?)的阿确实很难听。阿鸡阿猫阿狗。鸡猫狗欢叫时的象声词。

热度白字很多, ...

“竟”能收唐韵,还浊声母,基础语音学知识都不要的
你知道有個eastling作啥不查一查再講?

NB拧 发表于 2013-6-26 23:45:52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6 20:3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竟”能收唐韵,还浊声母,基础语音学知识都不要的
你知道有個eastling作啥不查一查再講? ...
不用查。我说的就是“竟”,不是“滰”。

因为“滰”这类字都是晚出的俗字,其本身的拟音是没什么价值的,因为宁波话里这类字非常古老,早已跟广韵中原音韵这个时期相应韵典中的字分道扬镳,不可能指望参考对这些后起复合字的拟音来推测,只能根据声旁。这个“滰”字N年以前在CNNB上方言板块里我就谈过,现在想来好笑。典型的凑义符+读音(词典里去查一堆读qiáng、jiàng的字,看见是个三点水旁的就随手抓来凑,也不管凑不凑得上,对不对?)。事实上“滰”字跟“沐浴”的含义一点关系也没有。

本处“盪浴”之盪,与“趤马路”之“趤”同为阳去,而与“犟头倔脑”之“犟”(阳上)不同调:由于甬江小片像鄞城话的阳上阳去合并,仅七调(老派镇海话还是八调的),没法判别这两者的区别,但用保守八调定海话一分就能分出,前者是223,后者是13,根本不同。而老派镇海话的阳上阳去也是不混的,拿来一判就能判出。所以这里有些人从词典上凑来的“滰”字于义于调都是错的。“盪浴”的“盪”字上“汤”下“皿”,而你应该知道古汉语和现代日语一些场合“汤”是什么意思,把“汤”置于“皿”上,什么意思,不用我多言。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27 12:35:25

chauyee汉人穿着满族服装,很不雅啊很不雅!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宁波”的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