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2 15:01:26

人生的证明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16 15:38 编辑

姑父的爹是厨师,娘做什么不清楚,出身算好的。后来当兵去,不过大概没捞着党票。复员后在工厂当司炉工,退休后工资一个月有近两千,生活是勉强过得去了。这么一个所谓“出身好”的人,没捞着官,也是牢骚满腹,时常会到苏州公园的墙边,那里聚着一些市民,议论朝政。姑妈说,你不要连名带姓地说,那里有密探的。他说后来为了阻止人家议论,公园把围墙拆成围栏了。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5 20:40:59

密探該種物事,好朆講何裡有,要講何裡沒,明朝再去就有了。
:haha: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5 20:43:18

额额额

钱塘知府 发表于 2013-6-15 21:42:10

这个讲讲是无妨的,杭州一公园不也是有一群人的嘛,现在government也学聪明了,发牢骚的让他们去发好了,退休工人嘛,就喜欢发发牢骚的,只要不上*访就没关系,地方government就怕这个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15 22:07:36

還怕散步。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3:17:26

一天,路过杭州市政府门前,瞧见几十个退休工人聚在门前,要求见市长。你们干部退休工资都那么高,咱们工人做死做活,不应该加工资?

钱塘知府 发表于 2013-6-16 14:06:15

这种工人么大多头脑简单,容易被煽动的,尤其是退休工人,没什么文化的,很多都不讲道理的,杭州话讲起来叫做汪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4:10:20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16 14:14 编辑

钱塘知府 发表于 2013-6-16 14:06 http://wu-chinese.com/bbs/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这种工人么大多头脑简单,容易被煽动的,尤其是退休工人,没什么文化的,很多都不讲道理的,杭州话讲起来叫 ...

他们的工资是低的,只有一千多块钱。离休干部钱已经够多了,住医院还可以白吃白住,住干部病房,公平么?公仆,说得好听,究竟谁为谁服务?苏州的姑妈退休工资才多少?两千三百多块而已。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4:12:52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16 14:13 编辑

在市政府后门见到一个乡下人,拿着一块纸牌,要求见市长,大概是打工受了骗,根本没有人睬他。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4:19:27

听到几个老太婆说,她们纺织厂的退休工人看见厂干部就骂“piao好胚!piao好胚!”,因为他们贪钱啊。

z200052 发表于 2013-6-16 15:42:36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13-6-16 15:45 编辑

过去,看名字大体可以看出主人的地域和社会身份。上海周边,过去人名里多“关”、“根”、“發”、“福”,女的多“招娣”、“跟弟”。行伍中人,士兵常取“得胜”、“得标”。到了城里,这种命名法就不突出了。
现在取名,好像城乡差别不明显了。明显削弱了的是书卷气,从经典上找出来的名字少得多了。有一个生僻字,十几年前很盛行:“贇”,看来很文,其实是“能文能武能赚钱”。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5:52:15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16 15:52 编辑

男的叫根的多的,男子是家的一条根。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5:53:28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6-16 16:00 编辑

有一个生僻字,十几年前很盛行:“贇”,看来很文,其实是“能文能武能赚钱”。

这种字日文难读的,悲哀。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6:02:34

赟:美好

mandarin 发表于 2013-6-16 16:29:14

丰子恺讲,民初乡里选举就流行过名字简化,因为乡下人不大识字,名字太复杂被选中比率就低,所以想升官发财的人就把名字改简单,比方纯甫改成仁夫,益蓀改成一生。学堂里也受风气影响,本来好好叫的润,去改成仁。为啥体?笔画少,好认呀。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7:15:42

mandarin 发表于 2013-6-16 16:2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丰子恺讲,民初乡里选举就流行过名字简化,因为乡下人不大识字,名字太复杂被选中比率就低,所以想升官发财 ...

这个是有道理的啦,名字复复杂杂,谁来认你?日本人也一样啦,看不懂的汉字,对你就没有亲切感啦。像我的名字选举就选不上。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7:18:04

mandarin 发表于 2013-6-16 16:2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丰子恺讲,民初乡里选举就流行过名字简化,因为乡下人不大识字,名字太复杂被选中比率就低,所以想升官发财 ...

爷爷有个儿子叫南荪,南方的香草。

钱塘知府 发表于 2013-6-16 22:07:55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6 14:10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他们的工资是低的,只有一千多块钱。离休干部钱已经够多了,住医院还可以白吃白住,住干部病房,公平么? ...

离休干部那么好当的啊,解放前谁晓得以后的生活啦,现在说说现成话么当然了,参加革命有掉脑袋的风险的呀,人家离休干部一万多一个月就眼红,这种心态不好。一千多么是少了点,但是比下还是有余的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7 09:08:38

心态好,他们一万多块钱根本用不掉。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6-17 09:18:20

我路过的时候是上世纪末了,他们的工资大概只有几百块。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人生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