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3344 发表于 2013-5-4 22:24:33

很难打出来的沪语字:你们-----

沪语:你们-----

补充内容 (2013-7-5 23:37):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13-5-4 22:34:47

,这个字我们读成ʑyaŋ,船上定柱木捍或竹杆,插船上孔中,定于河床。
这个字怎打呀,望介绍一下。

tg3344 发表于 2013-5-5 08:47:35

这个字一般的字库里没有,所以你的输入法字库就没有,那肯定就打不出来。这是从大字库里找出的来。

z200052 发表于 2013-5-5 10:14:41

这就涉及一个多次谈及的问题:使用方言本字的问题。书面写作方言,用方言本字,想起来是很理想的,做起来却实在不容易。常可以看见有帖子发掘出某字的本字,但是即使字库里有,也属于生僻字,打字的时候要在待选条上找好久;还有字库不收的,比如上面的两条帖文里的本字,能看见的只是。看了帖子,不管想长见识还是参加讨论,都无从“下手”。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5-5 11:08:58

na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13-5-5 11:52:28

本帖最后由 富春山越 于 2013-5-5 12:59 编辑

这个关于船定住杆的音与义,在有关吴语古著作中有。上海人‘你们’为此字出于什么古著?发音是什么?na?

富春山越 发表于 2013-5-5 13:03:55

z200052 发表于 2013-5-5 10:14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这就涉及一个多次谈及的问题:使用方言本字的问题。书面写作方言,用方言本字,想起来是很理想的,做起来却 ...

http://wu-chinese.com/bbs/data/attachment/forum/201305/05/125922zk2ovkbg8aifwbgz.png

胶水 发表于 2013-5-6 10:07:40


http://www.zdic.net/zd/zi2/ZdicE3Zdic91Zdic9A.htm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5-6 13:45:27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3-5-6 13:48 编辑

上海人‘你们’为此字出于什么古著?发音是什么?na?

na

辶辶 发表于 2013-6-23 22:51:02

尔等嗯哚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4 00:25:59

蘇州的“倷”出於什麽古籍呢?

NB拧 发表于 2013-6-24 01:16:47

尔笃的笃当然不是“等”,而是[土耷],是一类方位词后缀。

慈溪就有把“我们”说成“阿得”的地方的,其中的“阿”跟(我nga每m>)“俺”ngam>ngan-一样(类似你ni每m>您nim>nin,他t'a每m>怹t'am>t'an,是早期汉语nga(跟藏缅我说nga)直接脱疑的结果,今冀鲁官话如淄博说“俺”仍保留了nga的疑母,因此读ngan),是“我”nga字的中古早期歌韵a时直接脱落疑母(现代汉语方言中nga>ngou/ngo/ngu),因此“阿得”=“我得”,徽语和浙江西部的一些临徽吴语(如桐庐徽语)也是把“我”说成“阿”的,余杭海宁的“阿拉”也是来自“我腊”的。

http://tieba.baidu.com/p/778571392?pid=8288971163
慈溪话 我们 读 阿拉 还是 读 阿得 ? 搞不零清了

啊 我一到了 观城 他们都阿拉 阿拉 的 啊我到了逍林 他们读 阿得 阿得 的 到底我们读阿拉 还是读 阿得 呀

这里的“得”(当地读tah)跟“笃”(toh)是一回事,都是方位词[土耷]的音变。像苏州话“八”高化pah>poh,也是一个道理。

NB拧 发表于 2013-6-24 01:53:13

类似这种“我[土耷]”(至于苏州话则是第一人称复数方位词[土耷]被另一方位词“里”取代了:我[土耷]>我ngu(ngu歌韵还没来得及变双元音ngou时就直接与li合音)里li>ngli(ngu的u脱落)>伲gni,但是在第二、三人称复数里却保留了[土耷],因此是:我里(gni)、尔[土耷](n-toh)、渠[土耷](gi-toh>擦化>gzhi-toh>腭化>dzhi-toh>定入来>lzhi-toh,最后变成俚笃)

但在第一人称里,ngu却演化出了双元音,u>ou,因此第一人称我读ngou,尽管乡下一些地方估计还有读ngu、ng的。像吴县话里的第一人称奴nou就是ng-nou直接合音而来的。

但是周边部分农村还是保留了我[土耷]的说法,比如湖州长兴的煤山话,我记得就是保留了我[土耷]的,只不过是读我笃罢了,[土耷]高化读“笃”是受苏州话影响。

NB拧 发表于 2013-6-24 02:00:51

上海话的na是n-dah尔垯(尔[土耷]n-tah的前身)直接内爆成n-nah而后失去促尾形成的。

北吴复数无非几种形式,都是以方位或处所词为后缀:1、家,2、里,3、垯[>土耷]、4、门。

这里面除常锡杭的家里门之外,其他所有的“德”-deh(崇明启东等地)“笃”-toh(苏州二三人称复数。一复同无锡,实为里,只不过在其市区方言中我里合音成了伲)“耷”-tah(沪郊及苏南部分地区,慈溪部分地区等)“腊”-lah(宁波)“拉”-la(嘉兴湖州绍兴吴江等地)都可以追溯到早期处所词“垯”-deh(跟东北官话“圪垯”和兰银官话的“垯”一样是汉语族早期词根,但在现代汉语中仅保留在了方言中),但是中间经过了很复杂的语音异化分流。

所以严格地说,上海话的na应“训读”为尔垯n-deh,但从实际发音来看,为和其他吴语已抢先“注册”的“倷”字(如苏州市区周边的二单ne/nei/nø等)相区分,写作[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

tg3344 发表于 2013-7-5 23:36:17

RE: 很难打出来的沪语字:你们-----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7-6 08:22:29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6-24 00:25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蘇州的“倷”出於什麽古籍呢?

陆游有一句诗“家祭无忘告乃翁”,这个乃与苏州的倷有无关系呢?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9-2 11:45:54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7-5 20:2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陆游有一句诗“家祭无忘告乃翁”,这个乃与苏州的倷有无关系呢?

那就都用"乃"好了,舌頭音蟹攝一等本來就分化得比較亂.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很难打出来的沪语字: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