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arin 发表于 2012-12-16 12:00:37

总结一下上海oe/e两读字

有人称之为“蟹止合口齿音字”韵母读音问题:


实则所含例字已经超出中古齿音范围,如追就是舌音字。是不能以“齿音字”涵盖之也明矣。

现将该问题所涉常用字罗列如下:

蟹合一齿音:催、崔、罪、碎、最
蟹合三齿音:脆、岁、赘、税、芮
蟹合三舌音:缀
蟹合三喉音:锐(以母)
止合三齿音:随、髓、炊、垂、睡、瑞、蕊(文)\虽、绥、醉、翠、粹、遂、隧、穗、锥、谁
止合三舌音:追、槌、锤、坠

发音位置虽以齿音为主,却也兼涉中古舌喉两音。总体来看,并无规律可循。

换个角度来看即可发现,这些字正是官话z(h)ui、c(h)ui、s(h)ui、(rui)几个音节所辖常用字,亦即与官话诸音节重合。凡是来自官话z(h)ui、c(h)ui、s(h)ui、(rui)诸音节之字,都存在发oe的现象。

有人以为这种发音来自松江口音:

但是仔细观察可知,除了山摄字外,松江oe音里还包含同为蟹摄字的猜、揣。如果说是松江口音,为何不将此二字发音带入上海话中?若说是因为与上海早期强势音(苏州音)冲突故而妥协发e,为何其余字不也一并妥协发e了事?

剩下唯一的解释就是以官话为依据,凡是对应官话z(h)ui、c(h)ui、s(h)ui、(rui)诸音节的字都发oe。吴语内部两读之一种不根据吴语,却以官话为取舍,那些指定上海“标准音”的人有否想过这个来历。




乌程仔 发表于 2012-12-16 12:42:18

全部读e!

mandarin 发表于 2012-12-16 12:56:54

姑姑么总归没有话讲了

z200052 发表于 2012-12-16 15:04:56

看起来,我要算进(3)这一类了。好像听和说还是有点差别的。自己说,尽管“随意性较大”,还是相对有“一定之规”的;听别人讲,就是“兼收并蓄”了。

乌程仔 发表于 2012-12-16 19:30:46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2-12-16 19:34 编辑

正宗上海话搭本地口音个上海话

mandarin 发表于 2012-12-16 20:41:54

上海话只有边界,越出界就不是上海话,但内部是大可以通融的,非要定出唯一标准就僵掉了。

热度 发表于 2012-12-17 09:42:11

mandarin 发表于 2012-12-16 12:56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姑姑么总归没有话讲了

10086+

乌程仔 发表于 2012-12-17 11:00:43

热度 发表于 2012-12-17 09:4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10086+

火星文?

胶水 发表于 2012-12-18 12:02:14

我自己:
oe:锐、随、崔、最、岁、炊、税、芮、睡、瑞、蕊、虽、绥、隧、穗、锥、谁、槌

e:催、碎、缀、罪、髓、脆、赘、垂、醉、翠、粹、遂、追、坠、锤

mandarin 发表于 2013-11-9 14:10:28

吴音小字典上海话统读为oe,与实际情况不符,吃醉脱、压岁钿、干脆、纯粹、罪过这几个随便怎么也不可能念oe的

补充内容 (2014-12-2 18:09):
翡翠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11-9 16:17:10

eee

sacheong 发表于 2013-11-9 20:02:32

ei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11-9 22:24:06

應該是按照開合口分的。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11-9 22:39:12

sacheong 发表于 2013-11-9 08:0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ei

也有例外的:“蕊”(白讀),“誰”(中老派),“歲”等字,普遍是合口;“稅”、“炊”、“錐”、“垂”這些與“吹”同韻也很正常,不會聽不懂的。

乌程仔 发表于 2013-11-9 23:06:45

稅se
炊ts'e
錐tse
垂ze
吹ts'uy

sacheong 发表于 2013-11-9 23:17:56

鹦鹉洲散客 发表于 2013-11-9 22:3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也有例外的:“蕊”(白讀),“誰”(中老派),“歲”等字,普遍是合口;“稅”、“炊”、“錐”、“垂 ...

yu都是白讀啦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总结一下上海oe/e两读字